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54章:留下来

    这样的时候,美仑却表现得异常冷静平和,边拉唐小鸥坐下,边对她温和地说:“你叫唐小鸥,是我家医院的护士吧,快坐下来说话……为啥这么晚了,到我家来送这个套子呢?”

    得到了女主人的礼遇和允许,唐小鸥马上将她今天的见闻和来这里的原因一股脑都说了出来……

    原来,今天下午医院里很闲,唐小鸥和几个年轻护士正在值班室里叽叽喳喳地开各种姑娘们之间的玩笑呢,却看见护士长瞿凤霞匆匆忙忙地进到了护士值班室,休完产假刚上班不久的她,身体比之前肥胖了差不多一倍,脾气也随之增长了差不多一倍,进到值班室就对几个护士发脾气说:“看看你们现在的样子,院长看见了,统统把你们给开除了!”

    看见唐小鸥和几个护士一下子都被她的淫威给镇住了,马上又说:“来活儿了,谁去?”

    “啥活儿呀?”唐小鸥算是这帮护士的小班长,就带头问道。

    “取精,做试管婴儿……”护士长瞿凤霞这样回答说。

    “取精?给谁呀!”唐小鸥似乎对这个差事很打怵。

    “问那么多干嘛呀,难道还要挑选是谁你们才肯去做吗?”瞿凤霞没好气地这样质问说。

    “咋地也得知道对方的基本情况,也好做好应尽的服务吧……”唐小鸥却这样回答说。

    “是牛爷的二公子牛得宝,结婚六年妻子没怀上孩子,现在牛爷逼迫他们两口子立即采精取卵,然后育成试管婴儿再植入妻子的子宫来达到怀孕生子的目的——知道是谁了,你们谁去帮二公子取精去?”瞿凤霞不但说了是谁,还说了为啥要取精。

    几个护士你推我一把,我掐你一下,嬉闹着谁都想去但又都推推搡搡地假装都不好意思去!

    “唐小鸥,去年是不是你帮二公子取的精?”护士长一看几个年轻护士没个正经的,就直接这样问道。

    “……是……”唐小鸥一脸羞涩地这样点头说。

    “那今年还你去……”护士长瞿凤霞马上这样决定说。

    “可是我……”唐小鸥似乎有点不很情愿的样子。

    “咋了,你不愿意我马上换人!”瞿凤霞似乎早就看出了唐小鸥的心里是愿意去的,但嘴上却还要矜持那么一下,以此显示她是被动的情况下去做这样令人脸红心跳差事的,回头也省得其他年轻护士对她说三道四的……

    “好吧,一切都是为了工作,我去……”唐小鸥的心里巴不得有机会跟心仪已久的牛家二公子有这样特殊的接触呢,所以,马上就答应下来了……

    整个取精过程很顺利也很刺激,完全出乎唐小鸥的预料,一下子将她和二公子牛得宝的关系拉得这么近,差不多可以算是相好了,所以,完事儿之后,唐小鸥特别高兴,拿着取精的套子就要去交差的时候,却被护士长瞿凤霞给半路拦住了:“把取好的精给我吧,正好我要去培养室……”

    当时唐小鸥也没多想,她是护士长,连任务都是她布置的,所以,成果给她算是顺理成章交差了吧……

    可是往护士值班室走的唐小鸥半路像是想起了什么,就返回去想跟护士长说个事儿,却在护士长办公室的门缝里,意外看见了护士长正背对着她往脚边的垃圾桶里扔一样东西,一道粉红色的弧线让唐小鸥觉得那应该是自己刚刚交给护士长的套子吧!

    当时唐小鸥无论如何都不信这是真的,还觉得是护士长将套子里的虫虫给转移到了某个器皿中,之后才丢弃的套子呢……

    可是接下来唐小鸥看到的护士长瞿凤霞的行为,就大惑不解了——她匆匆忙忙地从护士长的办公室里出来,就直奔了副院长黄幼祥的办公室,进去之前,鬼头鬼脑地四处观瞧,发现没人,才敲门,然后,刺溜一下就闪身就步入了……

    一直尾随护士长瞿凤霞的唐小鸥,之前知道这个副院长黄幼祥直勾勾地一直在追求瞿凤霞,但总是没等得手,可是今天看到的这一幕,唐小鸥觉得,这俩人一定是有了那样的关系了,不然的话,瞿凤霞的神情不至于你们鬼鬼祟祟生怕谁看见她进了副院长的办公室吧……

    唐小鸥就大着胆子要探个究竟,凑近了,俯首帖耳在门上听里边的动静……

    果然传来了哼哼唧唧的声音,早已知道男女之事的唐小鸥一听就知道俩人正在啪啪啪,心里跳个不同,联想起之前瞿凤霞刚刚丢掉的那个套子,心里猛地有了个不祥的预感,觉得这个休产假刚刚上班的护士长今天的表现一定有问题,立即跑回了护士长瞿凤霞的办公室,直接到那个垃圾筐里,捡起了那个粉红色的套子,放在眼前一看,里边的液体根本就没被取出,这是完整地给丢弃了呀!

    护士长瞿凤霞这是要干嘛呢?

    正这样想呢,却听见走廊里有急匆匆的脚步声,唐小鸥知道自己躲闪不及了,赶紧藏在了护士长办公室的窗帘后边,果然看见护士长瞿凤霞匆匆进来,顺手从兜里拿出一个白色的套子,放在了一个带编号的器皿中,然后整理了一下汗津津的头发和还没消退的亢奋情绪,然后,才带着那个带编号的器皿,走了出去,唐小鸥跟出来,发现,她径直朝培养室走去了……

    一口气,唐小鸥将事情的来龙去脉都给说了出来……

    “你确定,这个套子是你帮你宝哥哥取精用的那个?”美仑听唐小鸥讲了事情的全过程,沉静了一会儿,就这样问道。

    “当然认得呀,我熟悉这个味道……”唐小鸥这样说的时候,脸颊一片绯红,好像她突然意识到,这样说暴露了她对套子里的味道有过亲密接触一样……

    “嗯,这个情况是很重要,谢谢你能把这么重要的情况告诉我们……”美仑说着,随手从拿出一张购物卡来递到唐小鸥的手里:“这是一张五万元的购物卡,你可以在牛氏家族任何门店进行消费购物……”

    “美仑姐,我可不是为了要这个才来报告消息的……”唐小鸥居然起身推辞说……

    “那你是为了什么?”美仑还真有点出乎意料,像她这样的年轻护士,一年下来都未必赚到五万块钱,现在奖励她这张牛氏家族的白金消费卡,她居然推辞,有点惊异地这样问道。

    “我觉得今天是我负责给宝哥哥取精的,假如将来出了什么问题,我要负连带责任的,所以,我发现其中有问题,当然要来报告情况啊,绝对不是为了要什么报偿的……”唐小鸥给出了这样实实在在的解释。

    “想不到,你还有这样的境界……也好,等到事情水落石出真相大白之后,你可以跟我提任何一个我能做到的要求来一并报答你的……”美仑越是听唐小鸥这样的回答,也就越是承诺将来要给她更多更大的回报奖励。

    “美仑姐,我真不是为了报酬才来报信的……”唐小鸥却再次这样强调,边说,还边用眼睛去看一直坐在一边一言不发的宝哥哥。

    “好了,不说这些了,时间不早了,留下这个套子,你可以回去了……”美仑似乎觉得这个年轻护士有了某种非分之想,也就不想再留她了。

    “我不能回去呀!”唐小鸥却又坐了下来。

    “为什么?难道你害怕有人因此害了你?”美仑只能这样想了。

    “那倒不是……”唐小鸥却立即否定美仑的猜测。

    “那你怕什么?为什么不能离开这里?”美仑倒要问个明白。

    “我不想让这个套子再离开我的视线,直到它被证实是被丢弃的那只……”唐小鸥居然是为了这个才要执着留下来的!

    “也好,那——这个套子就一直由你保存,今天夜里你就睡在我家的客房,明天一早我们出发一同到医院去揭穿真相,这样行吧……”美仑一听,理由很充分,或许真的应该这样,也就马上答应了……

    “嗯,我就是那个意思……”唐小鸥一听女主人允许自己留下来过夜了,马上放松下来……

    这个时候,美仑将马到成给拉到了一边,小声问道:“坦白说,她给你取精的时候是不是有过亲密接触……”

    “这个……”马到成一听,美仑这是要兴师问罪吗?吓得肝儿都颤了。

    “这个不重要,我不会追究你什么,你只要承认是还是不是……”美仑为了让马到成说出实话,给出了这样的宽容意图。

    “是,她把我当成了真正的牛得宝,而且……”马到成欲言又止。

    “而且什么?”美仑觉得马到成一定有什么重要的情况要说。

    “她刚才不是提过吗,一年前,牛得宝来取过精,也是她帮助的……”马到成说出了这样一个细节。

    “一年前,我咋不知道?”美仑这才突然意识到了唐小鸥提及的这个细节,就是因为她去年就帮牛得宝取过精,所以,那个护士长才命令她今年继续的。

    “估计是牛得宝怀疑自己是不是有病,就偷偷地到自家的医院去检查了吧,就是那个时候,牛得宝跟这个唐小鸥认识的,所以,今天她轻车熟路地就跟我有了亲密接触……”马到成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好了,你承认了就好,这个小丫头我给她五万的答谢她都不要,而且还要套子不离她的视线,我看这个小丫头不简单,胃口一定不小——我只提醒你,今后的接触中,保护好你的种子,可以播撒但不能生出根来,开出花来,结出果来——你懂我的意思吗?”美仑给马到成提出了新的要求。

    “我懂,那你说,突然出了这样的差头,咱们该咋办呢?”马到成赶紧转移话题。

    “别问我呀,我正要问你该咋办呢!”美仑也是一筹莫展束手无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