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53.第53章:点死穴

    “报复啥呀,跟肖老道学的功夫根本就没法用来格斗打杀什么的,一年之后我回到家里的时候又赶上我奶奶因为想我害了重病刚刚过世,我爷爷就对我说,你小子要是没点出息对得起谁呢?我也觉得再不努力真的对不起这个世界上我最后一个亲人——我爷爷了,我就重返高中,努力学习,终于靠上了理想的大学……

    “本想毕业了,找个好工作,赚很多钱,好好给爷爷养老送终呢,可是还没毕业呢,爷爷就积劳成疾,一病不起,等我毕业回家看他的时候,只跟我说了一句话——到成啊,爷爷只能供你到这里了,剩下的路,你自己走吧……

    “爷爷撒手人寰,我就再也没有一个亲人了,小半年都没缓过来,之后出去找工作考研考公务员都不顺利,打拼了很久才明白,有了文凭和能力都白扯,有爹拼才会顺风顺水,想什么来什么,所以,我都混到了弹尽粮绝,意外得到了你家别墅钥匙的时候,居然直接找到主人,索要一定的报酬来解决我的温饱问题的程度……

    “从这个角度上说,我学的功夫是不是跟我读过的大学一样,连温饱问题都解决不了呢!”马到成对自己以往的经历和之前的遭遇都一股脑地告诉美仑了,说明他真的不把美仑当外人了……

    “你学功夫的经历还真是有趣,就像好看的电影里发生的情节一样……”美仑对他的以往不做任何评价,只对他学功夫的经历给了这样的说法。

    “那些都不算什么奇迹吧,我能被你们认可,一步登天成了牛得宝的替身,受到了你和美奂的青睐,给了我做梦都想不到的艳遇,这才真的像某个神奇的电影情节一样,令人心驰神往,更令人不可思议呢……”马到成发自内心地感激美仑美奂给他的礼遇和青睐。

    “对了,今天发生的事儿太多了,都忘了给美奂打电话了,正好我来事儿了,做什么都不方便,我这就打电话让回到这里来好好陪陪你吧……”美仑一听马到成提到了美奂,马上想起了什么,立即这样说。

    “这有点……太让我受宠若惊了吧……”马到成一听,美仑如此善解人意,她的身体来事儿了,居然还打算让美奂回到市里来陪自己,真是太暖心了。

    “客气啥呀,若不是我大姨妈来了,也就不用叫她回来陪你了……”美仑说这话的时候,完全是多年亲密无间关系的男女才会有的。

    “你对我太好了,我咋回报你呢?”马到成真觉得自己太幸运了,遇到了美仑美奂这么好的姐妹。wˇwˇw.②⑤⑧om

    “啥都不用,你我之间发生过的一切,跟美奂只字不提就是对我最好的报答了……”美仑却提出了这样简单的要求。

    “这个我一定能做到,我发誓……”马到成知道美仑提出的这个要求是啥意思,马上就答应说。

    “不用发誓,用行动证明吧……”美仑说完,马上就给美奂打了电话。

    美奂好像一直在苦苦等待,听到是姐姐,马上就问今天的遗嘱公证会咋样了。美仑却说,电话里说话不方便,你回来再说吧……就挂了手机。

    “趁美奂没回来之前,咱们吃点夜宵吧,你等着,我去弄……”美仑放下手机,马上这样对马到成说。

    “你的腿伤不要紧吧……”马到成还这样关切了一句。

    “刚才在浴池里被你给按摩得几乎没什么不好感觉了……你等着,夜宵很快就好了……”美仑这样解释着,就直奔西式厨房了……

    马到成趁机在长沙发上躺了下来,回想起今天发生的一切,真像坐过山车一样大起大落惊心动魄,同时也有蚀骨**的舒爽悱恻,无论是跟那个甜美的护士,还是跟变冷艳为温情的徐美仑,马到成觉得自己真是时来运转,真是一步登天,有一种在云端飘飘然的感觉了……

    时间过了也就十几分钟,正在一起吃夜宵的马到成和美仑就听到了门铃声……

    “这么快,她是飞回来的吗?”马到成以为是美奂回来了,就抢着去开门……

    然而,令马到成无论如何都想不到的是,站在门外的不是徐美奂,而是那个今天刚刚跟自己认识并且发生太多亲密接触的护士唐小鸥同学!

    一看来者不是徐美奂而是穿着一身淘宝上淘来的廉价碎花连衣裙的唐小鸥,马到成的肝儿都颤了一下,一步蹿出去,将唐小鸥拉到一边,压低嗓音责问道:“你来这里干嘛,你想害死我呀!”

    “宝哥哥,你听我解释啊……”唐小鸥一脸焦急地这样回应说。

    “有什么好解释的,这是我家,让我老婆看见你来找我,能轻饶了我?赶紧离开,现在还来得及!”马到成生怕美仑知道是白天给自己取精的护士这么晚了跑到家里来找他了,身上长一万张嘴也说不清老子跟她的关系了,所以,二话没有,就是要撵她走!

    “可是我真的有要紧的事儿要告诉宝哥哥的呀……”尽管被马到成推着后背下了逐客令,但唐小鸥还在执着地这样解释说。

    “再要紧的事儿你也不能这么晚了直接上门来找我呀,让我老婆知道了你可就死定了!”马到成这回开始用这样的口吻来吓唬对方了。

    “不会吧,她应该感激我还来不及呢,咋能整死我呢……”唐小鸥却这样争辩说。

    “你脑子没病吧,天下之大,哪有不吃醋的女人啊,你快走,趁现在还没被我老婆发现你是谁……”马到成却从这样的角度来警示对方,一旦被徐美仑发现你谁,你真的要吃大亏倒大霉了!

    “不行啊宝哥哥,这件事儿可重要了,我必须第一时间告诉宝哥哥才行呢!”唐小鸥竭力挣脱马到成的推搡,站稳了还是这样坚持说。

    “你可别耍白天我碰过你一把,到了晚上你就怀上了之类的讹人把戏……”马到成一下子就下意识地这样怀疑对方这么晚了突然来家里找他的原因了!

    “宝哥哥,人家真的有更要紧的事儿要告诉您的!”唐小鸥却还是焦急和一本正经地这样说道。

    “不行,啥话别说,赶紧离开,现在还来得及……”马到成这次是真的下了决心,一猫腰扛起唐小鸥就想将她快速地送出徐美仑能见到的地方……

    “放下人家呀宝哥哥,人家真有重要消息告诉您的……”唐小鸥无论如何都想不到,这个宝哥哥会这样强烈地反对她来这里,还做出了这样出乎意料的举动,就挣扎着继续坚持说。

    “赶紧闭嘴,有话改天再说!”马到成才不想听唐小鸥说什么消息呢,只想尽快让他从这里消失,省得给老子招惹不必要的麻烦!

    然而,偏偏在这样的时候,听到了美仑的声音:“既然来了,干嘛不让她进屋说话呀!”

    马到成立即像被点了死穴一样,戛然而止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了,心说:坏菜了,一旦被美仑发现唐小鸥怕到家里来找他了,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然而,已经被美仑发现了,也就不能在往前走一步了,只好扛着唐小鸥转过身来,对美仑说:“她是不速之客,来这里无理取闹,我觉得没必要让她进屋,所以……”

    “她不是口口声声说有要紧的事儿要告诉你吗,咋了,是不是今天在医院取精的时候,你们俩之间发生了什么特殊的情况,所以你害怕她到屋里说清楚啊?”美仑双手抱夹,拿出一副深究原因的样子来。

    “没有没有,你可千万别误会……”马到成的心肝儿猛地跳动了起来——尼玛,真的要被这个突然出现的夜猫子给害死了呀!

    “想不让我误会,就到屋里说清楚吧……”美仑说完,扭头就进屋了。

    马到成这辈子头回真正体验什么叫骑虎难下,尴尬中,只好放下了唐小鸥,小声对她说:“那你就进屋说清楚吧……”

    唐小鸥的两脚一落地,还真就不客气,直接进屋,见了饮水机,还自己接了一杯,咕咚咕咚地喝了下去,然后走到了马到成和美仑跟前,从兜里掏出一样东西来,张开了手指,就展现在了他们俩面前……

    一个白色的纸杯里,放着一只粉红色的套子!

    马到成真的被唐小鸥的这个举动给弄得差点没晕厥过去!

    本来她就不该来家里找老子,那么驱赶她她都不肯离开,末了美仑干预下让她进屋说清楚,她二话没说,直接亮出了这个熟悉的套子——今天取精的时候用的就是这个套子——她这是要干啥呢?难道真的要拿着这个套子讹老子点什么?

    之前感觉她不是那种为了赖上宝哥哥才肯献身的女孩子呀,咋突然间就变成了一个趁火打劫的女强盗了呢!

    马到成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了,真不知道自己刚刚稳定下来的身份,会不会因此轰然崩塌,被这个小小的女护士给弄得前功尽弃,落得个鸡飞蛋打,瞬间把老子给打回原形啊!

    马到成的眼睛都红了,直勾勾地盯看着唐小鸥,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你到底要干嘛!要死要活给老子个痛快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