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52.第52章:抄家伙

    “是啊,这个肖老道看上去什么也没教给我们,可是他奇葩的训练方式,却让我们在饥饿求食的追逐中,都练就了腾空飞跃的能力,我在那波学员中算是中等的,但原地起跳也能轻松跳过自己身高的,也就是挖个没到头顶的深坑,可以一跃就跳出坑外……有的居然能跳出伸手才能够到坑口那么深的高度呢……”马到成这样解释给美仑听。

    “你跟这个肖老道就学了这一个功夫?”美仑似乎还想知道更多关于马到成的故事。

    “当然不止这一个,等到我们这波学员差不多都能够到肖老道吊挂在树上的食物了,他就改变了饥饿的训练模式,骑上他那匹矮脚马,驼上食物在山路上跑,我们谁能追上谁就有东西吃……

    “开始的时候,我又是一天下来什么也没追到,累得半死也饿得半死,眼瞅就要崩溃了,还是葛大壮偷偷给我送来一块饼子,对我说:像你那么追,累死也追不上。我就问,难道还能投机取巧?他就说,没有捷径可走,我教你一招保证灵验。

    “第二天,葛大壮就给我的两腿绑上了十多斤重的沙袋,我当时就臭骂他,我什么都不带都撵不上师父的矮脚马,你还让我绑上这些东西追,那不是成心要累死我吗!

    “葛大壮却不急不躁,慢条斯理地对我说:谁说让你带着沙袋追师父了,我是让你平时一天到晚就这么带着沙袋生活,等到师父放马带着食物训练的时候,你把沙袋摘掉再试试?

    “还真是管用,没几天,我脱下越来越沉的沙袋,整个人就像身轻如燕了一样,跑起步来也健步如飞的感觉了,没出仨月,别说肖老道的那匹矮脚马,怕是来个传说中的千里马,我追它都不在话下了……”马到成说到这里,一脸的自信和成就感。

    “难怪你今天在停车场里跑得那么快呢,原来你还练过这样的功夫啊……”美仑联系实际,马上明白了为啥今天在停车场里,亲眼看见马到成快步如飞奔跑的速度,原来是练过的呀,不然咋会跑那么快呢!

    “不行了,好多年没练习了,今天跑的也就是当年一半的速度吧,不过也算是逃过了一劫……”马到成却这样解释说。

    “你这一跑一跳的功夫还真是管用呢,今天你在停车场的那一跳,真像是什么大片里的人物瞬间腾飞起来一样,看得我都傻眼了……还有爆炸之前你抱起我朝相反的方向猛跑的时候是那么的迅速,我现在才明白,你的神奇从何而来,原来早年就练过这样神奇的功夫啊……”美仑还对马到成当时神奇地脱离险境的身手赞不绝口呢!

    “其实已经荒废好多年了,只不过,近几年为了生计而奔波的时候,也相当于在磨练腿脚,特别是我之前住过的地下室,窗户就在屋顶一尺的地方,想看到外边的情况,必须搭梯子,而我则原地拔高一跳,就能看清外边的情况,这可能就是我现在原地起跳能力还建在的原因吧……”马到成说明了自己的跳功一直保持的原因。

    “那你跟这个肖老道学了多长时间的功夫啊,你又是什么时候考上的大学呢?”

    “学会了腾跳,又学会了速跑,接下来肖老道又给学员们出了一道奇葩的难题,想吃到食物,跳得高不行,跑得快也不好使,必须抄家伙打得着才行……”马到成继续讲述他学的另一个功夫。

    “抄家伙?打得着——是什么意思?”美仑好像没听懂。

    “要不咋说肖老道是个邪门的师父呢,完全不按照传统的套路来教学员真正的功夫,而是奇思妙想地弄出许多歪招来折磨学员,让他们在极端饥饿的情况下,拼命激发出原本的能量,最终才能获得超出常人的神奇功夫……

    “肖老道接下来不把食物放在树上吊挂让学员们够,也不把食物放在马背上,快速奔跑让学员们追,而是将食物按照一定距离吊挂在远处的树上,让学员们随便找东西投掷过去,打中什么,你就吃什么,打不准打不中,对不起,你就只好饿着了……

    “更绝的是,肖老道把难吃的食物放在近处,十米外挂是玉米饼子,十五米则是白面馒头,二十米就是香肠方便面之类的,三十米则是烧鸡烤鸭什么的,五十米的地方居然画了一只羊头,说是谁打中了,就请谁去山下吃烤全羊!

    “开始的时候,我什么都打不中,而且一天下来,膀子都打肿了,手臂也抽筋了,累得半死,却连个饼子都没打下来……

    “半夜的时候,师哥葛大壮拿着一根香肠钻进了我的被窝,对我说:吃吧,吃完我告诉你投掷的技巧……我狼吞虎咽吃掉了香肠,赶紧问他窍门是什么?他就说,想用手臂投掷东西击中目标,必须在你的心里事先就设置一个经纬线,横线竖线交叉的地方,就是你要击中的地方……

    “我就问葛大壮,这些道理好懂,可是咋样才能找到和击中这个交叉点呢?葛大壮就说,明天你跟我到一个地方就知道了……

    “第二天,我就跟葛大壮去了一个地方,发现有一棵同根生的树木,两个树干并驾齐驱地长向天空,中间只有拳头大小的一个缝隙,从一米高一直延续向上三五米,才开始散开各自的树冠……

    “葛大壮就示范给我看,还说这是先练习击中竖着的那条线,我就跟着他,反复将石头投掷过去,目标就是能从那个拳头大小的树缝里穿过去,这样练习了几天,我还真是对竖着的东西可以一下子就击中了……

    “葛大壮又领我去了一个地方,这回是个横着的树干缝隙,让我再练习他说的那条横线……几天下来,我对横线的击中率也明显提高,等到也很顺利就能击中的时候,葛大壮又带我去了一个地方,将两根木棍绑成一个十字,让我先打竖的再打横的,然后,再打那个交叉点……

    “很快我就掌握了抛掷东西击打目标的要领了,加上刻苦练习,到了一个半月的时候,居然能自己打下三十米处的烧鸡和烤鸭了!

    “吃到那些烧鸡和烤鸭的时候,真是泪流满面啊!就好像是自己的手臂变成了特制的猎枪,可以随时抛掷石头击打任何看得见的猎物,然后瞬间将将它们变成美味佳肴一样,那种成就感,从来没有过……”马到成说道这里的时候,还使劲儿咽了口吐沫,好像当时的味觉刺激现在还有条件反射呢。

    “按理说,那天你救猫之后,杨水花来找你,说他儿子的风筝挂在了树上,你应该随便捡块石头丢上去就给打下来的呀,你咋没用这个功夫呢?”美仑的思维还真是跳跃,想起这档子事儿,直接这样问道。

    “我跟她不认识,生怕她赖上我,所以,也就没敢露这一手……”马到成的解释也算自然。

    “你不是怕她赖上你,而是怕她爱上你吧……”美仑听了马到成的回应,不咸不淡地这样来了一句。

    “话可千万别这么说,之前牛得宝跟她关系咋样我完全不知道,所以,见到陌生的女人,我还是少显摆自己的能力好,省得招惹不必要的是非……”马到成知道必须这样回答才不犯毛病。

    “嗯,这样的回答我很满意,对你跟那个肖老道学的几样功夫也很满意,别的不说,单是跑功和跳功不但救了我的猫咪还救了我的性命呢,所以,我觉得你的师父虽然奇葩,但也算教会了你们这些徒弟实实在在的真功夫,比那些花拳绣腿的功夫实用多了……”美仑给出了这样的评价。

    “难得你这样理解,我对那个肖老道也是这样评价的……”马到成一听,美仑居然认同了他那个奇葩师父,心里还是比较欣慰的。

    “后来你又见过肖老道吗?”美仑居然还关注马到成这个师父的下落。

    “好多年没师父的消息了,也不知道他现在咋样了,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新的学员再肯跟他学这样差不多要饿死人才能练成的功夫了……”马到成还真不知道那个肖老道现在如何了,之前自己一直疲于考学上学毕业了也是疲于找工作维持生计,哪里有心情有时间去关心那个收了钱就不管学员死活的师父呢!

    “对了,你说的那个师哥葛大壮现在什么地方,我听你的故事里,他差不多算你的二师父了……”美仑又这样说。

    “是啊,没有他,我真不知道能不能挺过来,很多学员都是半途而废白交了学费却啥功夫都没学到的……我听说这个葛大壮回到村里并没有找村长报仇,而是到城里的某个保安公司当保镖去了……不过一直没联系,他现在这样我也不知道了,兴许什么时候,还能再遇到他吧……”马到成也说出了这个师兄的下落。

    “那你学到了这些本事之后,没回去报复那个夺你初恋,欺你太甚的副班长吗?”美仑连这样的细节都记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