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51章:大姨妈

    想要成功,必须先在气势上压倒对方才行!

    咋压倒?靠墙站着就给她来个壁咚!没墙的话,有树就给她来个树咚,连树都没有的话,那就给她来个地咚……

    现在是在床上,没墙没树也没地,那就因地制宜给她来个“床咚”吧,凌驾在她之上,拿出男人的强势气度,先压住了她的身体,还怕压不住她的眼神?

    有了这样的心理准备,加上立即付诸的行动,一下子把美仑都给弄蒙了,以为马到成这是要趁机霸王硬上G呢,但却没有一点儿急眼的意思,只是轻轻地问了一句:“你这是干嘛?”

    “好了,这回咱俩对视吧……”马到成费了这么大的劲儿,居然还是回到了原初的话题上……

    “你可真逗……”听了马到成的话,美仑居然噗嗤一下笑了出来,本以为他会不管不顾直接就跟自己做了夫妻好事呢,想不到,他兴师动众地拉开了架势,摆出了阵势,末了还只是对视个眼神儿而已,心说:你呀你,让我说你句什么好呢!

    “不开玩笑,这次我肯定不会输你,也肯定不会流鼻血……”马到成居然这样信誓旦旦地表示说。

    “好好好,不用对视了,我认输了还不行吗?”一听马到成如此认真地跟自己较真儿,美仑突然意识到,这样的情况下,再与他对视的话,怕是没等咋地就会忍俊不禁笑出声来,所以,直接认输,免得回头让他误解自己对他不认真。

    “为啥认输了?”马到成却不懂美仑到底是啥意思。

    “你看你现在的架势,这哪里是要跟女人对眼神呀,这分明就是要跟女人那个嘛,哪个女人在这样的情况下,能静下心来跟你对什么眼神呢!”美仑直接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那……你到底希望我怎样呢?”马到成一下子不知道自己该咋办了,进退两难,骑虎难下的感觉了……

    “你想怎样就怎样呗……”美仑却给出了这样一个笼统的回应。

    “那我要是真的跟你那样了,你不会怪我吧……”马到成心里咚咚乱跳起来——你不会真的同意老子在你身上随心所欲为所欲为了吧,不行,还是丑话说在前边的好,就这样问了一句。

    “你说呢?”美仑此刻完全步入到了可以完全敞开自己接受对方一切的状态中,所以,媚眼朦胧地这样反问了一句。

    “我哪里知道你心里是咋想的呀,万一违背了你的意愿,取消了我假冒牛得宝的资格,扫地出门,我可就瞬间被你打回原形了……”马到成居然将心里的余悸都说了出来……

    “你那会儿不是说过,试管婴儿是脱裤子放个屁,没必要费那个二遍事吗,那咱们现在就……”美仑十分明确地表达了她的意愿,但末了还是有些羞于出口,就只说了半截话,不过她的意愿已经充分地表达出来了。

    “那你不再怕他尸骨未寒你心里过不来那个劲儿了?”马到成说完这句话,自己都觉得大煞风景,女人把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你还磨叽啥呢?机会往往都是稍纵即逝,你错过了,可就追悔莫及了!然而,话还是从嘴边溜了出去……

    “既然注定你替他活了,那我就当他根本没死,哪里还有什么尸骨未寒的说法呢?”美仑这次完全彻底将自己的心里话给表达出来了……

    “那好,那我就懂你想要什么了,那我马上就给你想要的一切……”马到成这才算卸下了全部包袱,精神抖擞地就要来他个拎枪上马!

    然而,就在马到成排兵布阵,张弩搭箭,即将一蹴而就的时候,美仑却一下子撑住了他,说了句:“等等……”

    “怎么了?”马到成差点搂不住一个猛子扎下去,紧急刹车来了个悬崖勒马,才一下子停顿在了半空中……

    “不好,亲戚来了!”美仑的声音有些慌乱。

    “谁呀,我咋没听见有人敲门呢?”马到成立即竖起耳朵,想听听是不是真的有人来了……

    “不是咱家来人了……”美仑却又这样说。

    “那是谁家来人了……”马到成更加懵懂了。

    “我的身体亲戚来了……”美仑只好说白了。

    “你的身体?啥亲戚呀?”马到成还是没反应过来。

    “大姨妈呗……”美仑一语道破天机!

    天哪!我勒个去!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老子最关键的时候突然来了,这是倒了什么血霉,把好端端的桃花运瞬间变成了狗屎运啊!

    马到成像泄了气的皮球,一下子从美仑的身上滚落下来,躺在一边直喘粗气……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美仑好像犯了错一样,还这样解释说。

    “这样的事儿还能故意吗?”马到成还真没怪美仑是成心捉弄他。

    “那我也觉得对不住你……也好,趁这工夫,给我讲讲你是咋样练成了那些神奇的功夫吧……”美仑马上凑过来,这样央求马到成说。

    尼玛,这样的时候,你不让老子缓一缓呀,就好像刚从炉前回来你还让老子烤火一样!

    可是马到成很快就做出了心态调整——本来好事就要办成了,无奈美仑的大姨妈不期而至才导致了这场欢爱瞬间搁浅,这完全不能怪罪对方,更不能因此就表现出自己小肚鸡肠耿耿于怀的德行来吧!

    不过这不打紧吧,有了这样的铺垫,下次就没这么障碍了吧,何不表现得气度敞亮,胸襟开阔的样子,满不在乎地赶紧用别的话题岔开这样的尴尬呢!

    “好啊,那我就告诉你,我身上的这几样功夫是咋练出来的吧……”马到成赶紧收起一塌糊涂的心绪,讲起了他当年学功夫的故事……

    “我之前跟你提过,我读高中的时候,暗恋一个女同学,因此学习成绩下滑,女班主任找我谈话,哈腰的时候让我看见了她领口里的光景,我的鼻血就止不住——对,那是我第一次流鼻血……

    “不说流鼻血的事儿了,说我为啥去练功了吧。我暗恋的那个女同学叫夏欣欣,傲娇得像个公主,绞尽脑汁想跟她有那种不期而遇来制造萍水相逢后的一见钟情来,可是每每都被讨厌的副班长刘德明给发现搅黄,甚至还纠集校外的小坏蛋对我打击报复,好像跟我有杀父之仇夺妻之恨一样。

    “更令人难以忍受的是,每次我被打之后,他还假装路过发现了,大喊一声驱散了那些揍我半死不活的小坏蛋们,装出一副同情和拯救我的样子来让我对他感激不尽。

    “高二的时候,我再也无法忍受这样的屈辱生活了,听一个同学说,百里外的深山老林里,有个肖老道专门收二十岁以下的徒弟传授独门功夫,我就偷了爷爷的退休金一万多块,离家出走,居然在长白山深处真的找到了那个肖老道,而且看见了他的山洞里有十个八个跟我差不多慕名而来的小徒弟!

    “可是交了钱,换上了简单的道袍,开始跟这个五十多岁、消瘦得就剩筋骨模样的肖老道学习所谓独门功夫的时候才发现,哪里有什么独门功夫传授啊,一天下来,连顿饱饭都不给吃,想吃的话,就自己原地起跳到高高的树杈上去够!

    “这个该死的肖老道,将学员的食物都挂在树杈上——你能够到,就有的吃了,你够不到,对不起,那你就活该饿着!

    “开始的时候,我跳得不高,根本就什么都够不着,越是够不着,就越是没吃的,越是没吃的,就越是饿得头昏眼花跳不高,一天下来,人都快不行了,可是肖老道不闻不问,只顾那个蝇甩子,也就是所谓的拂尘,坐在一块石头上,煞有介事地闭目坐禅,完全不管我这样新来学员的死活!

    “幸亏有个叫葛大壮的师兄天黑之后凑到奄奄一息的我跟前,偷偷给了我一个馒头说:吃吧,明天我教你这样才能跳得高,够得着食物!

    “这个葛大壮生得憨厚高大,因为父亲被村长谋害母亲被霸占,一气之下卖了自家的牛,拿钱进山来跟肖老道学功夫,想学成之后回去找欺男霸女的村长报仇雪恨……

    “可是他来了之后,肖老道根本就没啥真功夫交给他,只让他跟其他男孩子一样,天天到树下去够一天比一天高的食物……不过他脑瓜并不笨,很快找到了可以跳跃更高的办法,也就总能够到更多的食物,不过他不吃独食儿,自己吃不了的,就分给那些新来的、够不到食物的学员,渐渐的,在这里混成一个二师父的角色,大家都叫他大壮哥,也都尊他为头领,大事小情也都听他的……

    “第二天,葛大壮就带我去到了后山的树林里,让我用铁锹在树下挖坑。我不明白他什么意思,他就说,挖个坑往上跳,能跳上来就继续挖,什么时候挖的深度你跳不上来了,你就回填点儿土,继续跳,能顺利跳上来,就继续深挖……

    “我明白了他这是用最笨的办法教我如何能原地起跳够到想要的食物,也就真的按照他的方法每天挖坑上跳,还别说,弹跳力很快就明显提高,加上我身体素质好,还有刻苦练习,没出半月,我居然从高高的树下够到了第一块食物!

    “当时可有成就感了,也看到了这个肖老道无为而治教授学员练习神功的良苦用心,也就更加上心练习原地起跳了……”

    “你的功夫就是这样练成的?”美仑一直饶有兴趣地听马到成讲他练功的故事,到了这个时候,才插了这么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