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50章:纯天生

    脱得只剩背心了,马到成才发现,美仑的两个膝盖都有很大一块淤青,一定是车库的地面比较平滑,才没擦伤,但由于是奔跑中被推搡着摔倒的,所以,着地的地方虽然没有摔破,但淤青总是免不了的……

    还有一只胳膊肘也有淤青,另一只手腕子像是崴到了,几乎不能动——看来美仑不是娇气也不是矫情,确实是受了伤,确实是自己行动不便了,才让老子抱她,才让老子帮她脱衣服的……

    虽然有了这么多的淤青,但丝毫没影响美仑曼妙身材的标致白净水嫩细滑,还是让马到成开了眼界,饱了眼福……

    “还脱吗?”一看只剩下背心了,马到成就不敢再擅自下手了,何况已经有些瞳孔放大,呼吸不畅了……

    “不脱咋往身上抹沐浴露,咋洗干净啊……”美仑却用反问来回答马到成的问题。

    “那我可真帮你脱了……”马到成再次确认道。

    “嗯,脱吧……不过……”美仑的声音很小,但也很清晰。

    “咋了,你又要给我约法三章?”一听美仑说“不过”马到成立即心虚虚地这样猜测说。

    “看你紧张的,我是怕你再流鼻血……”美仑嫣然一笑,给出了这样的答案。

    “估计不会了吧……”马到成一听美仑揭了自己的短儿,脸上有点挂不住,心说,别他娘的总拿老子那点糗事当话柄行不行啊!马上这样回应说。

    “咋了,你开始对我没感觉了?”美仑却这样理解道。

    “不不不,可能是我们之间了解更多,也熟悉更多了吧……”马到成一听美仑问他是不是对她有感觉了,尼玛,这是什么意思啊,啥叫有感觉了?老子见到你的第一眼就有感觉了!换句话说,不是有感觉了,而是太有感觉了,所以,被你的眼神都给弄得流了鼻血!难道这都是老子的错?所以,马到成这样纠正美仑的说法。

    “那好,你有这样的心理准备就好……脱吧……”美仑这才允许马到成行动了……

    可是呢,不脱不知道,一脱吓一跳,美仑前面的风景完全展现在他眼前的时候,才恍然大悟为什么在车库里拉她奔跑的时候她的速度总是上不来——前边有两个如此饱满的重磅累赘,换了谁也跑不起来吧!

    “你这里……不是隆过的吧……”马到成问完这句马上就后悔了——万一是隆过的,岂不是揭了她的短儿吗——女人最怕的就是被人家识破整过容的!

    “才不是呢,纯天生的……”美仑马上给出了明确的答复。

    “那可真是奇迹了……”马到成一听原来都是与生俱来浑然天成的,不但如释重负,还马上这样夸赞说。

    “咋了,没见过这么大的吧……”美仑两手托住了两个天生的宝物,显得更加饱满坚实了……

    “是啊,想不到,你的身材那么苗条,这里却这么……”马到成觉得自己的心脏就堵在嗓子眼突突乱跳着,连句整话都说不出来了。

    “连我自己都觉得奇怪,真不知道发育的时候吃错了什么,才长出这么两个累赘的玩意儿,害得我走路快都觉得是累赘……”美仑边说边摆弄这两个累赘。

    “可这是多少女人梦寐以求的呀,有的还不惜重金去隆它,你天生就有这样傲人的两个,应该暗自高兴才对呢……”马到成听美仑这样说,心里马上就骂道:尼玛,换了别的女人,偷着乐来来不及呢,你咋还觉得是累赘呢!

    “有什么可高兴的,除了自己的男人,其他任何地方都要尽可能地遮掩回避,生怕被别的男人看到了,生出不必要的麻烦来……”美仑又说出了更多的烦恼。

    “是啊,尤其是你的脸蛋儿长得迷人,身材又一级棒,是个男人大概见了你都会情不自禁想入非非吧……”马到成都不知道该如何赞美才能表达他对美仑的好感和印象了。

    “你就是这些男人之一吧……”美仑一看马到成脸红脖子粗的样子,居然这样盯看着他问道。

    “那当然,不过,没有老天赏赐给我的这个机会,让我长得跟牛得宝酷似,让你接受了我这个冒牌丈夫,怕是一辈子都没法与你这样的超级美女接近的机会,就更别说能如此接近地目睹你的全部风情了……”马到成完全将目光移开,心情才平复一些,说出了这样的话来。

    “我就爱听你说话,句句都觉得顺耳……”美仑对马到成的回答十分满意。

    “我说的都是心里话,句句都发自肺腑的……”马到成还这样补充了一句。

    “你呀,也就是嘴皮子上的功夫,一到真格的时候就掉链子了……”美仑却趁机一下子揭穿了马到成的老底儿。

    “你指的是我流鼻血吧……说实话,我到现在还不敢直视你的眼神呢,不知道为什么……”马到成只好承认自己的致命软肋所在。

    “我的眼神里究竟有什么,会对你有那么大的杀伤力?”美仑也对马到成的这个表现有所怀疑。

    “我也不知道啊,你看,我现在看到你的全部了,我都没流鼻血呢,咋一看你的眼神就不行了呢?”马到成也对自己的表现不可思议。

    “那……要不要试一试,看看你现在是不是经过历练不再那么流鼻血了呢?”美仑居然还要再试一次。

    “好啊,你想试,那就试试呗……”马到成居然毫不犹豫,直接同意了。

    “不行,这样试不公平……”美仑却又反悔了好像。

    “咋不公平了?”马到成莫名其妙地这样问。

    “我什么都没穿,你却穿戴整齐,这样的情况下,你觉得公平吗?”原来美仑说的不公平指的是这个。

    “你是让我也脱成你这样?”马到成再次确认。

    “对呀,那样才算公平呢……”美仑给了明确的答复。

    尼玛,你以为老子不想啊,早就想扯掉人类所有的服侍与你赤果果地相对,然后,能发生点什么就发生点什么了!

    “好吧,我什么都听你的……”马到成心说:你以为老子怕在你面前脱光啊,回头你见了老子身上大的地方别尖叫起来就行!

    脱,谁不脱谁是王八犊子!

    “你这里,也没隆过吧!”美仑见了马到成的反应,用手拿住,这样问道。

    “跟你一样,胎里带的,纯天生的……”马到成此刻居然还能正常回应,连他自己都觉得自己越来越有出息了。

    “那你奔跑的时候,就没觉得是个累赘?”美仑也提出了同样的问题。

    “那要看在什么情况下……”马到成很喜欢被美仑把玩的感觉,边享受那种酥麻,边这样回答说。

    “我没懂你的意思……”美仑抬眼看马到成的眼睛这样问道。

    “我是说,有反应的时候带着它奔跑当然是个累赘,用下象棋的术语说,那叫一个‘別腿儿’可是平时蔫头耷脑的时候,也就几乎感觉不到它的存在了……”马到成根据自己多年的经验,给出了这样形象生动答复。

    “那你今天在车里里奔跑的时候,是在一种什么情况下呢?”美仑居然联系实际,提出了这样的问题。

    尼玛,不带提这样问题的吧!当时老子保命不说还拉扯着你这样一个天生丽质祸国殃民的累赘奔跑,哪里还会有什么反应呢?如果那个时候有了反应,自己别了自己的腿儿,那肯定成了那辆车的轮下鬼了,哪里还会在这里跟你这么心平气和地说这些废话呢!

    但马到成嘴上却回答说:“当时都吓得魂飞魄散了,根本就没注意它是个什么状态……”

    “对了,今天在车里里,你推倒我之后,我趴在地上看见你跑的像豹子一样快,还有,眼瞅车子就要撞上你了,你却腾地拔地而起,让那辆车从你的脚下嗖地穿过,你却高高地跃起抓住了顶棚的消防管道——还有那天你救丫蛋儿的时候,也能一下子腾空跳起那么高,你到底练过什么功夫啊……”这样的时候,美仑居然还想知道这些。

    “想知道吗?”马到成的心里早就翻江倒海波澜壮阔了,这样的时候,哪里还有心思讲老子如何学到的那几样功夫呢,心里有了主意,就这样问了一句。

    “当然想知道啊……”美仑真的好奇,马到成咋会有如此逃生和救生的功夫。

    “等咱俩洗完了澡,对完了眼神儿,我若是没流鼻血,我就全部都告诉你……”马到成的心里还在惦记这个早已开头的话题呢。

    “那好啊,那现在开始吧……”美仑似乎也没法回避了,就这样答应说。

    于是,俩人先是洗了个“冲浪浴”……

    由于美仑被马到成抱进顶级冲浪浴缸之后,她顺手拉上了浴帘,所以,里边究竟发生了什么,也就不得而知了……

    洗了足足半个来小时,马到成才将洗得干干净净的美仑给抱出了卫生间,回到美仑的卧室,将她放在了床上,俩人才穿着浴衣坐在床上,面对面地开始了眼神对视……

    在没开始之前,马到成的心里在暗暗发誓,这回老子若是掉链子的话,就学黑帮里的人,剁掉自己一根手指头作为耻辱的纪念!

    刚才跟她赤身面对的时候都没流鼻血,进而一起在那个冲浪浴缸里鸳鸯戏水般地亲密接触了半个来小时也都没事儿,这工夫,只是四目相对,眼神相交,若是老子再血流成河败下阵来,那在她面前可真是一辈子都没法翻身,没法说上句,没法抬头做人了!

    有了这么多的心理准备,马到成暗自发狠,这次对视,只能成功,不能失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