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47章:蹚雷区

    “爷爷吐血了,他们当然要护送到这里来,这有什么稀奇的……”牛欢却不觉得这算一个什么特别的消息。

    “二叔二婶来这里不稀奇,稀奇的是,我听见了一个特别的消息!”牛畅又这样强调说。

    “啥消息啊?别卖关子了,快点说出来,没工夫跟你浪费时间……”牛欢这样不耐烦地说。

    “我听见爷爷是让二叔二婶马上取精摘卵配成试管婴儿,再植入二婶的身体里,然后怀孕生出孩子来呢……”牛畅的消息还真是灵通。

    “爷爷真是老糊涂了,有咱们两个还不够给牛家传宗接代吗?干嘛还要让二叔二婶费这样的牛劲啊!”牛欢最恨也最怕的就是这个了!

    “明摆着就是不想把遗产给爹哋和咱俩呗……”牛畅马上给出了这样的解读。

    “那咱俩可不能听之任之,必须马上阻止才行!”牛欢咬牙切齿地这样说道。

    “咋阻止啊,我都看见二叔二婶已经被护士领进各自的诊疗室了……”牛畅以为哥哥要阻止的是这个。

    “那就等他们出来,然后……”牛欢好像已经有了主意。

    “哥想干啥?”牛畅就像猛地吸了白粉一样,精神抖擞地压低声音问。

    “哥想让二叔二婶有了试管婴儿都没地方十月怀胎生出来了……”牛欢的眼神有些虚幻,仿佛看到了这次行动之后,他想要的理想效果。

    “哥就说具体咋办吧,具体行动都由妹妹来办……”牛畅主动请缨地说。

    “你现在开车门的技术咋样了?”牛欢却突然这样问。

    “无论什么车,20秒之内肯定打开车门,10秒之内肯定发动开走!”牛畅十分有把握地这样回应说。

    “那好,那你听哥说……”牛欢居然想出了一个惊天的谋杀办法告诉给了牛畅!

    “哥就等妹的好消息吧……”牛畅说完,片刻不等,立即行动……

    从那个取精室里出来,马到成觉得自己的两条腿像踩了棉花一样,有点云里雾里飘飘忽忽的感觉了……

    之前只在网上看过日本的某家医院在“取精”的时候,用美艳的护士以身试法,动用一切可能动用的方法来完成这样一个简单的任务,想不到,今天,刚刚,在老子的身上实实在在地发生了!

    马到成忽然觉得,富家子弟就是福利多多呀,这么一个简单的取精都会演绎出一段风花雪月般的情爱故事来,唉,不知不觉中,又有了一步登天,入了天堂的感觉了……

    在贵宾休息室里,马到成见到等候他的美仑的时候,突然觉得有点愧疚心理——不是吧,这有啥好愧疚的呢?只不过是之前的牛得宝明修栈道搞过的一个小护士,老子今天暗度陈仓地趁机爽了一把,有什么好内疚的呢?

    何况美仑刚刚说过的给牛得宝的约法三章里,也只不过是不许染病,不许生娃,不许离婚结婚之类的吧,也没说不许碰美仑以外的其他女人啊,咋一见到她,居然有了在外边偷鸡摸狗,招蜂引蝶的丈夫才有的愧疚感呢?

    美仑却没发现什么特别的问题,看见马到成也出来了,起身迎上去,还问了一句:“还顺利吧?”

    “就那么回事儿……”马到成竭力掩饰刚刚经历的荡魄**后遗留的余温尾热,随口这样回了一句。然后也跟了一句:“你呢?”

    “我的怕是不行……”美仑却给出了否定的答复。

    “咋不行?”马到成有点惊异——咋不行,难道你真的有病?

    “大夫说是行了,可是我自己觉得不行……”美仑却给出了这样精准的答案。

    “到底为啥不行呢?”马到成不假思索直接这样问。

    “具体我也说不准,反正我觉得他们取走的卵子不是我最理想的……”美仑似乎也不能准确地说出为啥不行。

    “哎呀,那你该跟他们提出终止啊,别到时候做出来的试管婴儿不理想……”马到成马上这样忧心忡忡地劝导说。

    “皇上不急太监急,你跟着着什么急呢?”美仑却这样呛白马到成说。

    “不是,我的意思是,你的若是不行的话,干嘛我的这么着急就给采集了呢?”马到成也马上说出了自己为啥这么着急的原因。

    “假如这次采集的用不上,下次你不是又可以痛痛快快地爽一把了吗?”美仑说完,转身就走……

    “哎,我说你这是啥意思啊,我咋没懂呢?我们这是去哪里呀?”马到成感觉美仑好像知道了他跟那个唐小鸥同学之间发生的情况,不然咋会是这个态度呢?

    “回家,我有一台备用的车子就停在地下停车场里,咱俩到-C层去取车吧……”美仑给出了这样的回应,然后,带头走进了电梯间。

    马到成边跟着美仑的后屁股走,边琢磨她刚才说的那句阴阳怪气的话,难道她已经知道了老子跟那个唐小鸥同学刚刚发生的一切?

    甚至就站在那个取精室的隔壁,也就那面镜子的后面,就像影视剧中的审讯室一样,镜子里边看不到外边,但镜子外边却可以洞悉室内的没一个细节发生?!

    奶奶的,根据之前牛得宝和徐美仑能在家里安装监控录像的行为来推断,十有**会这样吧!

    不好,假如真是这样的话,那刚才老子跟那个唐小鸥同学的所作所为岂不是都被美仑给尽收眼底,看了个通通透透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了吗!

    尤其是情到浓处老子还他妈的问了那句:“是不是天天都在想宝哥哥!”唐小鸥边喘气边回答:“天天想,日日想,都想了整整一年多了!”老子居然还很投入地问:“那要是今年哥不来,你不是白想了吗?”这个唐小鸥同学居然说:“那我就想宝哥哥一辈子,等宝哥哥一辈子!”

    尼玛,这样的话若是让美仑给听去了,心里会咋想呢?告诉给美奂的话,还饶得了老子!

    特别是看见那个俏生生的唐小鸥同学跟老子为了一个简单的任务玩出的百变花样,美仑还不在心里把老子恨出老大一个疙瘩,这辈子都解不开了呀!

    唉,富二代还真不是那么好当的,感情太泛滥,关系太复杂,之前欠下了那么多的花心债,偏偏又是老子这等纯情本分的人品接替了他,偏偏让这方面饥饿多年的老子来还,稍有不慎,就会阴沟翻船的感觉啊!

    不对,假如美仑真的目睹和听到了这些的话,还能像现在这样跟没事儿人一样?

    或许她只是猜测吧,或许只是凭借之前牛得宝做过的那些风情韵事直接转移到了老子的头上,以为老子也跟牛得宝是一个德行的男人吧……

    算了,想破脑袋也搞不懂美仑到底知道不知道真相,还是不想了,爱咋咋地,由他去吧!

    “其实吧,我觉得咱们俩今天做的事儿……属于脱裤子放屁……”然而,电梯里没人,马到成还是没话找话地想试探一下美仑此刻的心情,就这样来了一句。

    “你这话啥意思啊?”美仑立即警觉起来,好像对方一下子触碰到了她的某个底线一样。

    “这还不明白吗?两口子若是都没病,还用得着这样隔山打牛,费这样的周章吗!”马到成没直说,但意思也算表达出来了——何必这么做呢,咱俩合房不就完了嘛!

    “你的意思是,没让你在我身上爽,却成了孩子的父亲是吧……”美仑当然懂了马到成的意思,但却用了这样揶揄的口吻来反问他的真实意图。

    “你想多了,我是觉得他们弄的试管婴儿未必靠谱……”马到成的意思一旦被说穿了,顿时感觉自己很没面子,但也找不出别的解释理由,就只好这样说道。

    “你跟我合房直接弄出的孩子就一定靠谱?”美仑其实是在设套。

    “至少是天经地义自然而然吧……”马到成果然中计。

    “可那不是老爷子的意思……”美仑却没马上爆发出来。

    “老爷子不是不知道他真正的儿子已经不在了,早已狸猫换太子,暗度陈仓成了我马到成了嘛……”马到成越陷越深。

    “你到底想咋样吧,难道你在我丈夫过世还不到三天,尸骨未寒就让我跟你同房?”美仑这才一下子爆发出来,好像责难的眼神能直接将对方给杀死一样……

    “没没没,我可没那个意思……”马到成顿时就没电了,心说,尼玛,至于这样跟老子说话吗,老子可都是出于好意才要无私奉献的,好心赚个驴肝肺,这是什么世道啊!

    “那你什么意思啊!”美仑的眼睛都有点红了,这样逼问道。

    “我的意思是,总觉得他们弄的试管婴儿不靠谱,假如真的需要这个孩子的话,不如咱们就……”马到成硬着头皮还在表达自己的那个不靠谱的意图。

    “三年之内你就别想了……”美仑居然给出了这样的时长度表示对方的想法根本就不可能!

    “为什么呀?”马到成有点蒙圈了!

    “你说为什么?换了你死了朝夕相处的老婆,没过几天你就能跟别的女人同房!”美仑终于说出了她内心深处的苦痛,失去丈夫的痛还真是没人能替代和知晓啊!

    “我不是……现在取代了他嘛……”马到成居然停不下来,还往雷区里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