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46.第46章:美女蛇

    “我可以全脱,可是你在场……我全脱了不合适吧……”脑子里翻江倒海了一阵,马到成还是恢复了理智,尽可能心平气和地这样对俏护士这样说道。

    “宝哥哥,您今天是咋了……”唐小鸥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很是好奇地这样问道。

    “我咋了,跟以前不一样了?”马到成心头一紧,是不是老子露怯了呀,让她感觉到跟之前的宝哥哥不一样了呀,就这样问道。

    “是啊,上次宝哥哥来的时候可不是这样的……”果然,唐小鸥红着粉嘟嘟的脸颊这样回应说。

    “上次?我上次什么时候来的?”马到成的心肝儿为之一颤——他娘的,果然这个牛得宝不是省油的灯,原来跟这个俏护士唐小鸥有过接触啊!

    “哎呀宝哥哥,真是贵人多忘事,宝哥哥忘了去年的开春的时候,偷偷跑来这里,趁您父亲不在医院,就让人家带你来这里取精,说是要查查是不是你的虫虫有问题,为啥妻子总是怀不上孩子……”唐小鸥说出了这样的情况。

    “还有这事儿?一定是我喝大了,做了这样的事儿居然一点记忆都没有了——对了,去年我查出什么问题了吗?”马到成一听,原来牛得宝也怀疑过是不是他有病,还偷偷的来过这里,做过取精检查呀!

    “根本就没来得及查结果,宝哥哥就匆匆忙忙地离开了……”唐小鸥却给出了这样的回答。

    “到底咋回事啊,我不是来查到底有没有毛病吗,干嘛没查明白就匆匆忙忙地离开了呢?”马到成着实不懂牛得宝当时的所作所为,有点不合逻辑呀!

    “宝哥哥真的忘了去年的事儿了?”唐小鸥却歪着头,十分羞赧地这样问道。

    “我不是说了肯定是喝酒喝多了,到底做了什么,干了什么都不记得了吗?”马到成当然浑然不知去年的春天,到底在这里都发生过什么了,只能说是喝多了,做了什么都忘得一干二净了。

    “哎呀,那人家去年可就白白对宝哥哥好一把了……”唐小鸥这样说的时候,头脸低得不能再低了,一看就是娇羞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了……

    “你对我好了?好成啥样了?”马到成心头一颤,奶奶的,一定是牛得宝占了她的便宜了,可惜老子来晚了,没赶上,白瞎了一次机会呀!

    “这个……人家咋能说得出口呢?”唐小鸥更加忸怩羞赧了……

    “说不出口,那你就做给我看……”马到成这样说完自己都吓了一跳——你疯了吗?你忘了美仑的约法三章了吗?牛得宝碰过的女人难道你还想旧情复发?

    “宝哥哥,你坏……”唐小鸥的这个说辞和连带动作,完全是有过亲密接触的男女之间才会有的表现。

    “你看你,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想知道我去年来这里都做了些什么,到底是咋取的精,求你了,快点告诉我吧……”马到成越是看见唐小鸥这样羞臊忸怩就越是觉得她和之前的牛得宝假借“取精”有过不一般的亲密接触。

    “宝哥哥真想知道?”唐小鸥好像渐渐适应了,抬起水灵灵的大眼睛,直盯盯地看着马到成的眼睛这样问道。

    “那是当然啊,咋说你宝哥哥也是顶天立地的大男人嘛,好汉做事好汉当,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儿,回头也好多给你点补偿不是吗!”马到成像是被逼上了道,不得不说出这样的豪言壮语了。

    “真的呀,宝哥哥说话可要算数……”唐小鸥好像一下子抓到了救命稻草一样。

    “当然算数了,我是谁呀,我是牛家的二公子啊,我说出的话还能不算数?”马到成嘴上这样说,心里也担心,假如这个唐小鸥说她去年跟牛得宝接触之后怀上了宝宝,现在已经生出孩子来了,那可咋办?可开弓哪有回头箭,说出去的话就像泼出去的水,哪里还收得回来呢!

    “那好,那啥也不说了,宝哥哥闭上眼睛,人家就把去年跟宝哥哥做的再做一次吧……”唐小鸥这才算下了最后的决心,这样说道。

    “闭眼睛干嘛呀,闭眼睛我还能知道你对我是咋好的吗?”马到成心说,大饱眼福的时候到了,咋能闭上眼睛呢!

    “宝哥哥随便吧,人家现在就开始了……”唐小鸥却像是真的豁出去,居然不怕她接下来做的一切都被这个宝哥哥看见了……

    大概是与此同时吧,牛欢的病房里,牛得才一副沮丧的样子对醒过来的牛欢说了见到那个老不死的都说了些什么。

    “爹哋,咱们不能就这么罢手了吧……”牛欢听了之后,居然一点儿悔意都没有……

    “哪里还敢再动事儿啊,这次差点儿就……还是暂时收手吧……”被牛旺天训斥之后,尤其是拿出了铁的事实当头棒喝不要在同室操戈,自相残杀了之后,好像真的受到了触动,抑或是受到了惊吓——再不收手,老爷子不再“豢养”他们父子父女,那可就成了丧家之犬,再也不会有现在如此奢华的富裕生活了,所以,才暂时甘拜下风了好像……

    “爹哋真是孬种,任由二叔夺走本该属于我们的一切吗?”牛欢却是一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架势,连他老爸都敢骂。

    “你不是孬种,咋见了你二叔死而复活吓成了这样呢?”牛得才马上揭儿子的短儿!

    “我那是智慧!”牛欢却切了一声,撇嘴这样回应道。

    “啥智慧呀?装死也是一种智慧?”牛得才继续嘲讽揶揄说。

    “对呀,很多动物和昆虫都懂的逃生智慧,那就是装死……懂不懂啊老家伙!”牛欢马上用教训的口吻这样对老爸说话。

    “你今天是装死?”牛得才还真有点不信。

    “对呀,那样的情况下,孩儿不装死岂不是等死!”牛欢居然供认不讳。

    “好好好,就算你聪明,就算你智慧,就算咱们逃过了这一劫,可是爹哋咋总觉得斗不过你二叔和你二婶呢!”经过这次生死较量,本来胜券在握的他,居然被死而复生的牛得宝给弄得完全失去了斗志。

    “爹哋真是吓怕了,气馁了,爹哋若是不敢做了,就交给我们兄妹好了……”牛欢一看父亲那副残兵败将的样子,一脸的鄙夷,这样回应道。

    “打住,你可别再把你妹妹给牵扯进来,她惹的事儿够多了,几进几出的,若不是爹哋从你爷爷那里诓骗来的钱多每次都让她化险为夷,怕是身上早就背上不知道多少污点了……她才十七八岁呀,你可别再拉她下水了,爹哋求你了……”牛得才一听牛欢要跟他妹妹牛畅继续跟老二和他媳妇儿斗,生怕再出什么乱子,马上这样劝阻说。

    “那爹哋就带领孩儿继续跟二叔二婶斗,直到他们不再是咱们的竞争对象,直到爷爷的全部家产都名正言顺地归我这个长子长孙来继承为止……”原来牛欢的斗志都来自这样的心理诉求啊!

    “不行了,爹哋的身心实在是太累了,需要休息了,你小兔崽子一装死就啥都不管了,老子吓得屁滚尿流不说,末了还要背着你逃离现场……打住,爹哋听你爷爷的话,偃旗息鼓,鸣金收兵,刀枪入库,马放南山……”牛得才还真是一败涂地了。

    “那好,那爹哋快去休息吧……”牛欢一看父亲的熊样,满心的厌恶和蔑视都掩藏起来,只这样说了一句。

    “你小子也不能随便动事儿,任何行动都要经过爹哋的同意才行,尤其是你不能拉上你妹妹跟你一起再去冒险,知道了吗!”牛得才真觉得自己太累了,这次的阴谋没有得逞还险遭不测让他耗尽了心血也灭杀了锐气和斗志,他需要退隐了,他需要休息了,同时,也不希望儿子女儿再这样整天提心吊胆地跟那个小他20多岁的同父异母的兄弟争斗下去了……

    “知道了爹哋……”牛欢居然痛痛快快地答应了。

    然而,牛得才离开没多久,牛欢就给牛畅发短信,让她即刻就到他的病房有要事相商。

    “哥,你妹就在医院呢,也有要事相报……”牛畅的短信出现没超过半分钟,居然真的出现在了牛欢的病房里。

    “哥找妹啥事儿?”还不到十八岁的牛畅一身名牌紧身皮装,将她刚刚发育成熟还略显削薄的身材勾勒得像个动漫里魔鬼身材的女杀手。特别是她特立独行的黑紫唇色还有遮了半张秀脸的染彩短发,更平添了桀骜不驯的美女蛇般的刁毒气质,大概只有见了她的哥哥牛欢才会展现短暂的撒娇和温柔,转而,便会成为冷血的动物,把世间的一切都看成一片灰冷颜色,然后用黑冷的手段随时抗击搏杀……

    “先说你要告诉哥啥事儿!”牛欢当然也是那种高档地痞坏蛋的帅气长相和酷毙打扮,这兄妹俩绝对是天生的一对社会渣滓,仿佛昼伏夜出的凶猛动物一般,变态的心理以及过往的经历,让他们俩在很多方面比他们的父亲牛得才还要心狠手辣……

    “我看见二叔二婶来这里了……”牛畅马上这样披露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