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45.第45章:密室里

    “你小子变得越来越会说话了,之前一提到这件事儿,你可总是避之不及的……”牛旺天忽然觉得,这个二儿子比较之前更加对自己的心思了,不但言听计从了,而且还更加善解人意了。

    “都说小孩子病一次长大一些,到了而立之年,则是死一次飞跃一次,经过这两天的生死考验,儿子明白了一个道理,就是老爸的话一句都不能忤逆,老爸的话,都是为我好,老爸说啥,儿子肯定不折不扣地赴汤蹈火在所不辞……”马到成借题发挥,又给出了这样完美的解释。

    “那好,那老爸现在就指令你,务必尽早尽快生出一男半女来,不然的话,老爸的心就一直悬在半空中,怕是最后也会死不瞑目吧……”牛旺天终于说出了他的意愿……

    “老爸呀,别的事儿还都好办,唯独这件事急不得呀……”一听牛旺天说的是这件事儿,马到成马上去看坐在一边一直一言不发的美仑,因为来之前,别的话题都想到了,唯独这个没商量过。

    “为啥这样说,你们结婚都六年了,为啥还一点动静都没有?啥都别说了,老爸今天叫你们两口子来,就是要一锤子定音,直接见分晓的……”牛旺天的口气还真是刻不容缓的样子。

    “老爸呀,这样的事儿,那是一朝一夕就一蹴而就的呢,咋地也得有个过程吧……”马到成从美仑的眼神中没看出什么内容来,也只好这样说来拖延时间。

    “啥过程都不用了,我已经跟这里最好的医生说过了,你们俩马上去检查身体,假如都没病,立即做试管婴儿的准备……”牛旺天却毋庸置疑地给出了这样一个怀孕生子的路径来……

    “试管婴儿?”马到成惊得目瞪口呆!

    “对,就是取你的精,取美仑的卵,通过科技手段做出胚胎,然后再植入美仑的子宫,这样的话,生孩子的几率可就成倍地增加,不说百分之百,也是**不离十吧……”牛旺天连具体的方案都说出来了,看来他已经跟这里的医生大夫做过沟通了。

    “老爸呀,是不是有点操之过急呀……”马到成再次到美仑的眼睛里去寻求答案。

    “不是操之过急,而是刻不容缓!不是遇到今天的突发事件,老爸还下不了这样的决心呢,老爸不想眼睁睁地看着牛家的百亿家产将来都败在你大哥和他的那个败类儿子手里,所以,首先你要给老爸好好活着,其次就是刻不容缓地给老爸造出孙子来……”牛旺天再次说明了牛得宝尽快为牛家繁衍子嗣的重要性和必要性。

    “老爸呀,这样的事儿是我们夫妻的事儿,咋地也得容我跟美仑商量一下吧……”马到成三番五次地到美仑的眼神里去寻找对策和答案,但始终不见她回应,就只好直接这样提了出来。

    “没得商量,马上,立刻,这就听从医生的安排吧,我要马上听到结果……”牛旺天却根本不给马到成和美仑商量的余地。

    “老爸呀,这么多年没怀上孩子还指不定是谁的毛病呢,假如不是美仑的毛病,是儿子毛病咋办呢?”马到成擅自主张,居然问出了这样的难题。

    “假如真的是那样,就是老天要灭我们牛家呀!“牛旺天给出了这样的回应。

    “那万一是美仑有病,不也是生不出来吗?”马到成索性把所有的可能性都说了出来。

    “那可就别怪老爸独断专行了,随便找个你喜欢过的女孩子,重金借用她的卵子,人工胚胎之后,植入美仑的子宫,生出来我还认作是我的孙子……”牛旺天不假思索居然给出了这样的回答。

    “老爸呀,能不能考虑一下美仑的感受呢?”马到成看见美仑始终一声不吭,低头顺目地坐在一边,就这样来了一句……

    “不用考虑我的感受,就按照公公说的做吧,我完全同意!”想不到,美仑抬起明眸的一瞬间,给出了这样出乎马到成预料的答复来……

    尼玛,这是虾米意思呢!

    难道你们就不考虑老子的感受了?

    取老子的精?配上美仑的卵,人工合成试管婴儿的胚胎,再植入美仑的子宫?

    这他娘的完全剥夺了老子觊觎已久的美仑的美色,连她的毛都没沾就成了她孩子的爹了?

    这不是脱裤子放屁费二遍事嘛!直接让老子跟美仑过几把夫妻生活或许就怀上了呢!

    唉,谁承想这个任性的老爷子会如此霸道性急,居然不顾老子的感受,直接作出了这样荒谬的决定——最不可思议的是,美仑居然无条件同意了!

    你什么意思呀美仑,大事小情的你都跟我商量之后才决定的呀!咋到了这么好的事儿,你却招呼都不打,直接就同意了呢?你把老子当什么了?免费播种机?除了种子连个舒爽痛快的机会都不给?这哪里是把老子当人看哪,老子连配种的畜生都不如了呢!

    可是,哪里还有商量的余地呢!

    看美仑的脸色好像还挺满意公公这样安排似的,笑脸红扑扑地好像很是暗爽的样子,尼玛,难道你觉得这样怀孕生孩子相当于彻底剥夺了孩子父亲梦寐以求的乐趣,是你求之不得的唯一方式吗!

    哇呀呀,好恼哇!可是又没有任何理由改变和回绝老爷子的决定,和美仑的无条件同意……

    幸亏一眼看见了负责“取精”的是个俏生生的小护士,心里才有了些许安慰——或许,取精的过程能让老子的心理找到些许平衡吧……

    也就不再在心里继续呐喊呼号和挣扎了,乖乖地跟随那个俏丽的护士,朝一个十分特殊的房间走……边走马到成有了新的发现——有钱人就是牛掰啊,自家的医院都能请到如此娇媚的女护士,尽管穿着护士的制服,带着护士的小帽子,可是无法掩盖她那青春四溢的活力与魅力,看那每走一步都要款款摆动的小蛮腰,看那每走一步都要左右摆动的大臀股!

    他娘的,看上去也就二十左右的小模样,咋会有比美仑还迷人的背影呢!

    索性紧走几步,到了她的侧面,倒要看看她有了后翘是不是还有前凸……果不其然,高高隆起的前方,挂着的胸牌上写着一个好听的名字——唐小鸥,估计是海边出生的妹子吧,难怪见了她,就有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感觉呢!

    呵呵,发福利了,发福利了,逮住机会,老子一定睁大眼睛,好好享用这免费的福利哈!

    终于拐弯抹角到了一个相对封闭的小屋里,也就不到十平米吧,没窗户,没桌椅,只有一张铺着洁白床单的诊疗床和一个简单的床头柜,旁边有个脸盆架,脸盆里有事先打好的清水,估计是用来事先事后洗手用的吧,另外,墙上有几张带些挑逗的大美女图片,估计是打灰机的时候用的,房间里边的两个棚顶拐角上吊挂着两只音响,估计是进行中怕弄出的动静太大,来点音乐掩盖一下,或许能舒服一些吧……

    还有就是在一面墙上有一块一米来宽两米来长的镜子,这样的装置不知道目的是啥,难道是让来这里取精的人随时随地都能看见自己的每个动作?获得更多的刺激以便更好地完成这个简单的过程?马到成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和那个俏生生的小护士,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在这里还要设置这么一块大面积的镜子……

    这样的地方之前马到成也曾听说过,大学期间有那“不正经”的男同学去捐过精,回来描述也就是这样的房间差不多,被护士领到地方,关好门,也就可以自己架起高射炮,戴上防护罩,开始打敌人的灰机了……

    那个时候马到成的日子还算好过,因为爷爷奶奶还在,所以对这样“没出息”说出来“丢人现眼”的差事理都没理,只不过是当花边新闻听听而已。

    可是现如今,老子化身成了富二代,成了身家百亿的牛旺天的二公子**替身,却被带到了这样一个取精的小房间来,弄出一管儿虫虫来给牛家完成传宗接代!想想真的荒诞好笑!

    本以为像同学传说的那样,这个俏生生的小护士把牛得才领进来,交代几句注意事项,转身带门就离开呢,想不到,进来之后居然对他说:“宝哥哥,准备好了吗?”

    尼玛,你叫老子什么?宝哥哥?这是林黛玉发嗲叫贾宝玉的称呼啊,你咋敢叫的出口呢?不对,这个小护士一定跟之前的牛得宝有过接触,不然的话,语气神情不会如此亲切接近!

    “还准备啥呢?”马到成都害怕自己了,因为这样说的时候,两只眼睛不错珠地直勾勾盯住小护士的眼睛不放,里边的内容,要多猥琐有多猥琐,要多坏蛋有多坏蛋!

    奶奶的,老子这是咋了呢?有过美奂的那些好事,应该不饥饿了吧,咋突然变得像个不折不扣的涩狼了呢?

    “宝哥哥,先把衣服脱了吧……”俏护士居然这样回复马到成的问题。

    脱衣服?从来没听说过取个精还要脱衣服啊,难道这里是私家医院,而且是老板家的二公子,就给了什么特殊的待遇?取个精也要脱了衣服进行?

    “是只脱外衣还是连里边的都脱掉?”马到成有点搞不懂脱衣服到底脱到什么程度这个概念,就这样问了一句。

    “当然是都脱了……”小护士一脸羞红地这样回答说。

    不是吧,取个精不过是局部作业,哪里还用脱光全部衣服呢?

    尼玛,情况不妙,八层之前的牛得宝跟这个俏生生的小护士真的有故事,而老子蒙在鼓里,浑然不知吧!

    这可咋整呢,后悔刚才没特地问问美仑这个小护士姓字名谁,是否跟牛得宝有什么勾连,现在完全是零信息的情况下与之零距离接触,真是要了老子的亲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