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44.第44章:好清爽

    到了十八层,马到成在美仑的指引下,拿出了牛得宝的身份证,在门禁上刷了一下,门才开了。

    进到一个封闭的过道,自动喷雾来了个全身消毒,再往里走,才被要求穿上了鞋套,罩衣罩裤,最后还穿上了一件医护人员同款的大褂,这才允许进入其中……

    尼玛,一个私立医院用得着搞得如此壁垒森严吗!

    跟着美仑往里走,到了最里边的一个套间病房,再次让马到成刷了牛得宝的身份证,门才打开了,拐了两三个弯儿,才看见了老爷子呆的病房……

    然而,却被孙广义给拦住,请他们两口子到了另一间陪护室去休息。

    “你大哥正跟牛爷说话呢,老爷子吩咐,让你们等一会儿再去见他……”到了休息室,孙广义才说明了原因。

    原来,在牛得宝的家里,得到老爷子的允许,牛得才扛起被死而复活的二叔吓得晕死过去的牛欢就出了地下室,到了外边,将儿子塞进他的悍马越野就直奔了牛家自己的医院。

    到了地方,牛欢很快得到了救治,也很快醒来了,但精神上好像受到了强烈刺激,躺在病床上,一副病病殃殃的样子。

    没多大工夫,老爷子也到了自家的医院,可是刚刚到了他的病房,大夫们正忙着给他做各种检查治疗呢,他就急不可耐地对孙广义说:“快把老大给我叫来,我有话跟他说!”

    “牛爷还是等病情缓解一些再说吧……”孙广义这样劝阻牛旺天说。

    “不行,我心头这口恶气不出,神丹妙药都救不了我——你们都出去吧,快点让那个孽障来见我!”牛旺天觉得不痛痛快快的把心中的郁闷给宣泄出去,真的就无药可救了!

    孙广义当然拗不过牛旺天,只好遣散了医务人员,将牛得才从他儿子的病房叫了出来。

    “老东西找我什么事儿?”牛得才背地里,居然这样称呼牛旺天!

    “说是要紧的事儿,连医护人员都打发走了……”孙广义十分聪明,不说具体啥事儿,只说具体氛围。

    “是要把临终遗言告诉我吧……那我可得打开手机的录音功能……”牛旺天居然想到了这个,立即兴奋起来。

    “具体在下也说不清,您见了牛爷就知道了……”孙广义一听牛旺天的这个大儿子居然如此厚颜无耻急功近利脸上略过一丝不为人知的轻蔑,不带任何表情地这样回了一句。

    可是牛得才兴冲冲地到了父亲牛旺天的病房,一看老爷子怒目圆睁的样子,心里就开始打颤了——老爷子这是要兴师问罪呀!早知道就回避不来了,还以为是临终遗言呢,该死的孙广义,回头看老子如何收拾你!

    “老爸这么着急叫我来,有啥要紧的事儿吗?”牛得才觉得事情有些不妙,就赶紧这样问了一句。

    “你小子还有脸来见我?”牛旺天开口就是一副怒火中烧的样子。

    “老爸呀,孩儿也没做错什么呀!”牛得才虽然心惊肉跳,以为老爸知道了真相,但嘴上还是这样装傻充愣地问道!

    “事到如今你还想抵赖?”牛旺天一点余地都不想给这个孽障留了好像。

    “老爸说什么哪,我干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儿,需要遮掩需要抵赖呢?”牛得才还是硬着头皮拿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来。

    “明明就是你害死了老二你还抵赖狡辩!”牛旺天索性挑明了他到底犯了什么罪孽。

    “哎呀老爸,这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啊,可不好随便怀疑你的亲儿子啊!”牛得才一听,果然是老爸怀疑到自己了,但还是宁死耍赖,绝不承认。

    “没有铁的证据,我会怀疑你们爷俩!”

    “老爸有啥证据证明是我们害了牛得宝呀,再说了,他现在不是活得好好的吗?”

    “还硬着头皮说瞎话,我在牛得宝的家里看了他家的监控录像,假如不是你给牛得宝下了药,为什么要派牛欢潜入他家去查找牛得宝的尸体,为啥在地下室里,找到了牛得宝的遗体还要拍照留下证据?你以为全世界就你们爷俩聪明,你以为你们做了伤天害理的勾当会神不知鬼不觉?这是老二两口子心眼好,没直接揭发你们父子,不然的话,杀人未遂是要判重罪的,你和你儿子一旦入狱这辈子可就再也见不到天日了你懂不懂啊!”牛旺天真的说出了铁的证据。

    “老爸呀,这都是他们成心搞的把戏来坑害我们父子俩的吧,我可是老爸原配亲生的,牛欢也不是野种,也是牛家正宗的长子长孙啊,您可别听信别人的唆使,回头害死了自己的亲生儿孙啊!”即便是听到老爸说出了无法抵赖的事实真相,但牛得才还是要无理搅三分地这样继续抵赖说。

    “老爸才不是那听风是雨的人呢,假如你觉得你和牛欢是清白的,我马上就让老二报警,并且将他们掌握的证据都提供给警方,让他们抓到真正要谋害老二的凶手!”牛旺天一看这个孽障死到临头还死不承认,就亮出了他的撒手锏。

    “千万别呀老爸,毕竟我和欢欢都是您亲生的吗,不看僧面看佛面,念在我老妈的份儿上,您就放了我和牛欢一马吧……”牛得才一看真的瞒不住了,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这样央求说。

    “老爸可以放你一马,但你要答应今后再也别跟老二作对,再也别干这样伤天害理的勾当了,假如还有下次的话,老爸绝对不再包庇容忍你们父子这样的孽障!”牛旺天马上提出了这样的前提要求。

    “老爸放心吧,孩儿再也不敢了,假如还有下次,天打五雷轰,不得好死还不行吗!”牛得才边这样口头发誓,边眼睛在提溜乱转。

    “我不听你发誓,我看你的行动——”

    “好好好,我和牛欢一定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再也不干那些伤天害理的坏事了——老爸,还有别的事儿吗?牛欢还没缓过来呢,我需要去照看他……”牛得才想尽快脱身。

    “你去吧,记住我刚才跟你说的话……”牛旺天居然真的放过牛得才了。

    “记住了老爸……”

    “不是简单的记住,而是要刻骨铭心永世不忘!”牛旺天再次耳提面命地这样叮嘱说。

    “一定一定,那老爸我先走了……”

    “走吧,顺便说一句,你还要管好你的儿子,千万别再耍小聪明,人在做天在看,别以为做了坏事没人知道!”牛旺天又苦口婆心地给了这样的提醒。

    “好好好,我一定好好管教他——对了老爸,儿子想顺便问一句,遗嘱公证的事儿?”牛得才一看老东西知道了真凶却没把自己和牛欢咋样,就给脸上鼻梁子地问出了他最关心的问题。

    “这个就再也不用你操心了,老爸没死之前,再也不做什么遗嘱公证了,省得你们亲兄弟之间自相残杀,假如你们表现的好,我会秉公合理分割我的遗产给你们,假如你们再这样相互明争暗斗,甚至闹出人命来,别怪老爸将所有遗产都捐给社会!”牛旺天也不回避这个敏感话题,十分果断地给出了这样的回复!

    “老爸放心吧,再也不会了,再也不会了,好了老爸,好好调养身体吧,我这就去照看欢欢了……”一听父亲说出了这样的话,牛得才似乎感觉到真的不能像从前那样跟牛得宝明目张胆地斗下去了,嘴上马上这样答应着,心里又在琢磨不会被人发现的新的鬼点子鬼主意了……

    牛得才离开之后,孙广义才将一直等候在陪护室的牛得宝和徐美仑叫到了牛旺天的病房里……

    虽然刚刚跟牛得才对话的时候,又被他那烂泥扶不上墙的人品和样子给气得不行,可是看见死而复生的二儿子进来,昏花的老眼立马闪烁出了一丝喜悦的亮光……

    “老爸没事儿了吧……”这样的称谓和语气都是美仑事先教给马到成的。

    “你小子没死,老爸就没事……”牛旺天的心情一下子雨过天晴了一样,一片清爽。

    “老爸放心吧,托老爸的福,儿子的命大着呢!再说了,儿子属虎,属于猫科,应该有九条命呢……”马到成的演技超强,真的模拟出了牛得宝的口吻和神态这样说道。

    “别以为你总会这么幸运!”牛旺天马上这样提醒他说。

    “是啊老爸,昨天不就刚刚用掉了一条嘛!”马到成也马上顺势回应。

    “唉,你都快三十的人了,命再多,也保不齐有用光的那一天,特别是经历了这两天的生死劫难之后,有件事儿老爸不能再等,一刻都不能在耽搁了……所以,老爸今天把你们两口子叫来,就是要命令你们一件事,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牛旺天似乎在心里有了一个想法,想直接命令牛得宝按照他的意愿去做。

    “有啥指令老爸只管说好了,二儿子今生今世唯一的使命就是听从老爸的指令……”马到成学牛得宝的心态口气已经到了炉火纯青天衣无缝的程度了……

    只不过他无论如何都想不到,牛旺天命令他做的那件事,让他瞠目结舌,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