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43.第43章:顶级的

    “

    对对对,我想起来了,你爹是挺神奇的,不过远水解不了近渴,我老爸刚刚吐了一口血,得马上去医院去救治呢,也就不麻烦你老爹了……”被杨水花这么暗中一掐,马到成顿时感觉骨酥筋麻——该死的娘们儿,没500年的修炼绝对成不了你这等迷死人的狐狸精!但嘴上还是这样回答说……

    “记住我的电话,有需要只管来找我……人家从来不出门的,整天都在家……随叫随到,有求必应……”杨水花也是看美仑不在身边,才趁机塞给了马到成一个卡片,上边一定是她的各种联系方式吧。

    “好好好,有事儿一定去找你……”马到成这工夫看见美仑拿着一些去医院必备的东西出来,赶紧接过了杨水花递过来的名片,揣到了裤兜里,心说,像你这样艳浪的狐狸精,谁敢沾你的边儿啊,大概闻闻你的骚味儿,都会被自己的女人打翻醋坛子吧……

    果然,美仑走到马到成的跟前,低声问道:“那个四楼的狐狸精跟你说什么了?”

    “她说她老爸是个神医,如果我老爸需要的话,可以去找她……”马到成当然要避重就轻,挑那些不会引起美仑误会的情况来如实汇报了。

    “那你咋没说你老爸多年没碰过女人了,就需要她这个浪货做药引子才能延年益寿呢……”美仑显然是在吃醋了,所以,才嘴下无德这样臭骂道。

    “哎呀,看她那如狼似虎的样子,跟她一说,只要钱给足了,她兴许真能答应呢!”马到成最爱看美仑为自己吃醋的样子,故意这样没脑子地跟了一句。

    “答应你个头啊,我看是你自己想跟她那样了吧……”美仑说这话的时候,居然用拳头打了马到成肩膀一下,这样的动作,不是多年的夫妻还真不会有!

    “哎,你可别瞎吃醋啊,我跟她可什么关系都没有,要说有,也是之前牛得宝留下的余孽,跟我可没啥大关系!”被美仑这一打,加上刚才被杨水花那么暗中一掐,马到成居然有点莫名其妙的亢奋,心说,难道老子真的就这么轻而易举做梦般地成了林海市首富家的二公子牛得宝,还被各种女人这样青睐甚至争风吃醋了?

    “只要你不想有关系,也就不会有关系,好了,你老爸在车里等急了……”美仑的一句话,将马到成一下子扯回到了现实,跟着美仑那迷人的屁股,钻进了那辆一定价值不菲的劳斯莱斯轿车……

    老爷子牛旺天的座驾停下来的时候,马到成和美仑被请下了车,这才发现,原来这就是牛家最大的物业——旺天大厦!

    “怎么不去医院?”马到成小声问美仑。

    “老爷子有一处为自己量身定制的私人医院,就在这座大楼的十八层……”美仑马上这样介绍说。

    “咋选十八层呢?”马到成心说,尼玛,这个老爷子也太不讲究了吧,十八层那都是地狱啊,咋会选在十八层给自己当康复的地方呢?

    “因为租不出去呗,老爷子索性自己留用了,还是,即便是地狱他也要改造成天堂,所以,就在十八层给他自己建造了一个顶级的私人诊疗康复中心……”美仑似乎听出了马到成的意思,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顶级是什么概念?”马到成这样的穷**丝,对于“顶级”的具体概念有些模糊。

    “设备是目前世界上最先进的,医护人员也都是从省市最好的医院花最高的薪酬给挖来的,至于京城的名医挖不来也都聘为客座医生,走穴大夫,一把一利索,钱给到位了,鬼都能推磨的道理你懂吧……”美仑很是耐心地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哎呀,那一年下来要花多少钱呀……”马到成的老毛病又犯了,情不自禁就用钱来衡量事物了。

    “不花钱,还赚钱……”美仑没有因此再揶揄马到成,而是出人意料地给出了这样的回答。

    “怎么会呢?难道老爷子自己赚自己的钱?”马到成却绕不过这个弯儿来。

    “才不是呢,开始的时候老爷子只想给自己弄个自用的私人诊所,可是后来发现了商机,就在同楼层开辟出了多个跟他享用的高级病房一样的单元,专门对那些年事已高的富一代来这里就诊修养康复,当然也收纳那些虽然已经离休但还有一定权势的老干部,这些人只在乎能健康长寿,根本就不在乎钱,而这里的医疗设备、诊疗水平还有医护服务都是顶级的,所以,他们都愿意到这里来花钱保命……”美仑又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哦,这样啊,可是,为啥刚才不让咱俩一起进去呢?”马到成从美仑的嘴里了解了牛得宝的父亲为啥不去市里的医院,而是到了这里自己的私人医院的情况,但不明白为什么不让他和美仑一起进去……

    “级别不够呗……”美仑好像话里有话。

    “是他儿子也不够资格?”马到成有点莫名其妙。

    “儿子是够啊,可是儿媳就不够了,老爷子今天算是开恩,怕我这个外姓人孤单寂寞,才让你跟我一起下车的……”美仑说这话的时候,脸色有点难看,声音也有几分阴阳怪气。

    “都是儿媳妇了,咋还不够资格呢?”马到成还是有点没懂其中的道理。

    “没开怀给牛家生儿育女的就还没算牛家的人呢,死了都进不了牛家祖坟的……”美仑说出了这样的根本原因。

    “哦,原来是这样啊——可是,没咱俩帮忙,老爷子自己咋上去呢?”马到成的意思是,叫上老子和美仑一起来,不就是在关键时刻帮忙抬老爷子的吗,咋到了地方反而给轰下车了呢!

    “傻瓜,老爷子上楼是有专用通道的……”美仑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专用通道不是也得有人陪护吗?”马到成还是没明白其中的奥妙。

    “老爷子的专用通道是一架特制的电梯,车子直接开进去,想去几楼,电梯停下来,老爷子直接从电梯里,划着轮椅从车里出来……”美仑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这么神奇啊!”马到成这才恍然大悟——尼玛,原来如此先进啊!

    “所以,只好委屈你,跟我这个外姓人坐普通电梯上到十八楼,经过门禁消毒更衣之后,才能步入其中的……”美仑将具体细节也都说了出来。

    “这么神秘……”马到成越来越觉得顶级富人与普通民众之间的巨大差异了!

    “好了,别愣着了,快点进楼等电梯吧,时间拖得长了,老爷子会不高兴的……”美仑觉得马到成的问题太多了,就这样催促说。

    在步入这幢旺天大厦之前,马到成一个仰望看到了整幢大楼的轮廓,心中骂道:奶奶个熊,难怪牛家的财富超过百亿呢,单是这幢航母一样的大楼本身就值很多个亿吧,而老子摇身一变,居然成了这幢大楼未来的继承者之一,甚至有一天,老子会成为这里的主人,也像老爷子一样,有自己的专用通道和私人医院,享受那只有顶级富豪才能享受的待遇吧!

    哈哈,一步登天的感觉就是爽啊!

    然而,在步入大楼,抵达电梯间,等候电梯的时候,马到成忽然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而且居然笑眯眯地朝马到成这边凝望。由于美仑就站在身边,马到成立即感觉到了空前的窘迫,压低声音问美仑说:“朝我看过来的这个女孩子是谁呢?”

    “你们认识?”美仑望过去,看清了那个朝这边眉目传情的女孩子是谁,竟有点吃惊,这样问道。

    “昨天就是她在这里把我误认为是牛先生,还把别墅的钥匙给我的……”马到成马上说明了自己为啥认识这个跟牛得宝有某种未知关系的女孩子。

    “哦,她叫肖丽达,牛得宝生前钦点的顶层ktv娱乐中心的领班……”美仑十分淡定地这样介绍说。

    “那,我该咋样对待她呢?”虽然美仑没表现出什么吃醋的样子,但马到成还是有些紧张,既然已经真的变成了牛得宝了,对于之前他有过亲密接触的女人,老子到底该咋办才对呢?这是一个小问题,但也是一个严重的问题,还是事先问明白了好,省得日后遇到了某个女人被美仑给抓住不放,可就麻烦大了……

    “继续暧昧吧……”美仑居然给出了这样的回答。

    “你——真的允许……我跟这个女人继续相好?”听了美仑的简单回答,马到成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尼玛,哪里有老婆允许自己的老公跟她以外的女人搞什么暧昧甚至相好的呢?不会是她偏偏要正话反说,来试探老子的选择吧!

    “牛得宝这样的身份在过去有个三妻六妾的都不为过吧,现在他不能纳妾也不能娶小老婆,再不允许他有几个红颜知己暧昧着、勾搭着,你觉得他不会憋得疯掉吗?”美仑却一本正经地这样解释给马到成听。

    “可是,你这个原配也太宽容了吧,换了别的老婆,肯定是精神和**都不许出轨的!”马到成还是不信美仑说的是心里话。

    “当然我也给过牛得宝约法三章……”美仑的意思是,她也不是撒手不管,任由发展的。

    “啥内容啊?”马到成越发觉得富人家夫妻关系的微妙了。

    “第一能不能染上脏病,第二不能怀娃生娃,第三不能跟我离婚娶其中的任何一个为妻……”美仑居然真的说出了具体内容!

    “原来你如此胸襟开阔,大度包容啊!”马到成还真是对眼前的美仑刮目相看了,尼玛,原来你不是个动不动就打翻醋坛子的妒妇啊!

    “谁让我嫁给了林海首富家的二公子呢……”美仑一语中的地说明了自己之所以这样是因为什么。

    “那我呢,今后我咋面对牛得宝之前的这些相好的呢?”马到成忽然意识到了这样一个严峻的问题——尽管美仑可以容忍原谅牛得宝在她之外还可以跟很多女人搞各种暧昧甚至发生各种关系,可现在情况不一样了,牛得宝已经死翘翘了,人已经换成老子马到成了,这样的情况下,再遇到之前牛得宝相好的女人该咋应对呢?你这个原配夫人给个痛快话吧!

    “随你便呀,但我给牛得宝的约法三章同样适用你……”美仑在跨进电梯之前,居然给马到成丢下了这样一句话……

    整个乘坐电梯的过程中,马到成的心里可就翻江倒海地琢磨起美仑的这句话了……

    听美仑话里话外的意思,即便是现在牛得宝人没了,阴差阳错地换成了老子马到成,但之前积淀下来的各种人际关系还要继续维系,也就是说,牛得宝之前的暧昧相好还没过期,还要继续与她们眉来眼去打情骂俏,甚至与她们发生亲密关系,只要不触碰美仑说的那三条底线就ok?

    不得脏病不生孩子不跟美仑离婚娶对方就可以任由老子去如何撩拨,把妹泡妞?

    原来富二代还有这等福利,原来嫁到富家当儿媳妇还要有这样的胸襟,对男人在外边搞女人如此的睁一眼闭一眼,得过且过呀!

    看来脱胎换骨一步登天成了牛得宝还真是一个惊喜接着一个惊喜啊,只不过,除了美奂之外,老子还没真正跟任何牛得宝之前缠绵的女人有过什么真正的交集呢……

    不对,那个杨水花算是已经有了苗头了吧,今天趁美仑不在的时候,她暗中掐老子的那一把,还有那勾魂的眼神,明显是老子咋弄她她都满心欢喜甚至不求回报吧!

    艹,等老子找到机会,非去办了那个浪不溜丢迷死人的杨水花不可!

    正在脑海中这样胡思乱想做他的白日梦呢,叮的一声,十八层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