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42.第42章:轻轻地

    听了牛旺天这句话,扮演牛得宝的马到成赶紧去看徐美仑的脸,见她微微点头,才扑通一下跪在了牛旺天的面前,拉住他的手说:“老爸呀,儿子真的被害死了呀!”

    “笑话,那你告诉老爸,你现在是人是鬼!”牛旺天苦笑了一下,这样问道。

    “当然是人哪,但昨天儿子真的经历了一场生死,真的到阎王爷那里走了一遭啊……”马到成居然可以带着哭腔十分逼真地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具体咋回事儿,说给老爸听听……”一听牛得宝这样说,牛旺天立即心疼了好像,儿子能死而复活,已经令他大喜过望了,所以,马上让他说说到底是乍回事儿。

    “昨天回到家里,就觉得肚子里肝肠寸断地疼,回想一下,一定是有人在我喝的东西里下了什么毒药,赶紧让美仑给我找出早就防备被下毒备下的各种解药,初步判断是断肠散,可是,还没来得及用了断肠散的解药呢,人就口吐白沫快不行了,若不是美仑果断地给我强行灌下了解药的话,您儿子现在真的就是冰柜里的一具硬邦邦的尸体了……”马到成按照事先跟美仑商量好的口径,这样回复牛旺天说。

    “谁干的知道吗?”牛旺天居然直接这样问。

    “当然知道……”马到成也不假思索直接这样回答。

    “你怀疑是你大哥和牛欢干的?”牛旺天阅尽人间繁华,第一时间就给出了这样的判断。

    “不是我怀疑,而是有证据!”马到成心里很高兴,因为都是按照事先假想的,这个时候老爷子还真的问了这句话,也就好不含糊地给出了这样的回复。

    “什么证据,拿出来我看看……”牛旺天居然微微一惊,本以为牛得宝会回避矛盾,吃个哑巴亏都咽进肚子里去呢,想不到,他居然还能拿出证据来,倒要看看他能拿出什么让老子信服的证据来!

    “老爸等等……”马到成此刻示意美仑,俩人合力,将牛旺天的轮椅抬到了一楼,然后,将监控录像中记录的那段牛欢潜入家里的视频调出来给牛旺天看!

    在铁的证据面前,牛旺天一声叹息:“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这回,老爸原谅我和美仑今天的做法了吧……”马到成趁机寻求牛旺天的谅解。

    “只要你还活着,老爸什么都原谅你!”此刻牛旺天老泪纵横,当然都是喜悦的泪水了……

    原来,这一切还真都是马到成和美仑事先设计好的。

    当时看了牛欢来到家里在地下室找到了牛得宝的尸体并且拍照留证之后,美仑觉得走投无路,绝望至极的时候,马到成却说他有了解决困局的办法。

    “现在只好将计就计了……”马到成似乎心里已经有了主意了。

    “咋将计就计啊?”美仑却是一脸的茫然——这样的情况下,还有什么办法来破解困局呢!

    “既然牛欢知道了牛得宝的尸体藏匿地点,也就没法再回避了……”马到成这样分析说。

    “可是,一旦大家知道牛得宝死掉了,咱们的努力岂不是前功尽弃,让牛得才的阴谋彻底得逞了吗?”美仑最怕的就是这个。

    “所以我们才要顺水推舟来他个将计就计呀……”马到成也知道美仑最担心的就是这个。

    “快说说具体想法吧,我都快急死了!”美仑急于知道马到成的心里到底是咋想的。

    “我觉得吧,咱们应该这样……”马到成就说了今天在遗嘱公证酒会以及家里发生的这一切过程……听得美仑心惊肉跳的:“哎呀,这能行吗?”

    “只有这样才能达到咱们想要的结果——第一,只有这样,牛得才父子才不会再拿牛得宝的尸体说事儿了,因为牛得宝死而复生了嘛;第二,牛得宝被人害死这件事儿,被那么多人知道了,今后牛得才父子也就再也不敢明目张胆地迫害牛得宝了,咱们的日子也就相对好过一些了;还有,通过这样戏剧性的变化,可以让我这个假冒的牛得宝脱胎换骨,真的成为牛旺天的二儿子,并且备受他的珍爱和呵护了……”马到成居然能事先就总结出一旦这样做了,会产生那些有利的成果。

    “嗯,能有这么多的好处的确是个好办法,我只是担心你在冰柜里装死人,会真的冻坏你呀!”美仑也觉得马到成的应对计划可行,但却担心这个环节。

    “咋了,真的舍不得我了?”马到成却趁机一脸坏笑地问道。

    “别没正经的,快点告诉我,你能在里边坚持多长时间?”美仑嘴上这样说,心里却忽然想起了牛得宝活着的时候,两口子打情骂俏的情景——奇怪呀,咋跟这家伙越来越没有陌生感了呢,咋越来越喜欢跟他在一起的感觉了呢?

    “我是个苦命的穷孩子出身,去年还在大冬天里,到河套的违禁地带去刨冰偷鱼呢,一蹲就是一宿,零下二三十度都没把我冻咋地……”马到成却给出了这样的回答。

    “那你也没必要很早就躺在冰柜里装死吧……”美仑还是更多地为马到成着想。

    “嗯,那倒是没必要,死人的妆我倒是可以先画好,至于进到冰柜的时间——至少要提前十分二十分的,让我的头发眉毛能生出霜来吧……”马到成给出了这样一个提前量。

    “那这样,一旦我在遗嘱公证酒会的现场引爆了此事,老爷子决定来这里亲自查看的时候,我就给你发短信,你就立即进到冰柜……”美仑也说出了通知他的一个节点。

    “行,你就给我发‘狗熊’两个字吧……”马到成居然想到了这样一个谁都发现不了真相的暗号。

    “为啥要发狗熊啊!”美仑也莫名其妙地问。

    “因为狗熊冬眠呗,你一发狗熊两个字,我就知道,我该到冰柜里去冬眠了……”马到成说出了其中的原因。

    “那好,那我就发狗熊给你,你见了这俩字就开始行动吧……”美仑听了,心里更是一阵荡漾——这个家伙鬼点子还真多,这样的男人,还真值得自己去信赖和依靠呢!

    “我都想好了,用浇花的喷壶往头发眉毛上喷点雾水,进到冰柜没多大工夫就会长出冰霜来的,看上去,一定像是死了很久了……”马到成连这样的细节都想到了。

    “我还是担心你被冻坏了……”美仑这工夫,真的像患难夫妻之间一样,担心和关爱起对方了。

    “放心吧,只要心是热的,我就不会冻死的!”马到成趁机给出了这样的神回复……

    听马到成这样说,美仑看他的眼神居然是发自内心的一往情深了……

    正是因为有了马到成灵机一动想出的办法,才化解了一系列的危机,也真的实现了他事先预估的三个成果——牛得才父子俩险些暴露他们的恶行,估计一段时间之内,不会再起什么杀心了,也不会再给他们那样的机会了;而且牛得宝的尸体也就不会再有人来问津了,从此也就实现了马到成说的“他替我死,我替他活”的移花接木计划了;当然,经过了这场逼真的死去活来,让牛旺天对这个宝贝儿子更加认同和倍加呵护了……

    “好了,既然你没事儿了,老爸也就放心了,快点送老爸去医院去静养几天吧……”牛旺天得知了全部真相,很是欣慰和高兴,除了叮嘱牛得宝和徐美仑守口如瓶不要家丑外扬,将牛得才和牛欢谋害亲兄弟的事儿传扬出去之外,也就想赶紧养好身体,多活几年,也好让这个羽翼尚未丰满的小儿子真正成长起来,什么时候他能顶天立地独当一面了,什么时候才可以撒手人寰驾鹤西去……

    想不到,马到成和徐美仑推着老爷子的高级进口轮椅从家里出来,刚刚和等候的孙广义一起利用车子自动弹出的一个升降平台,平稳快捷地将老爷子弄到那辆劳斯莱斯座驾上,一转身,那个叫杨水花的女人突然冒了出来……吓了马到成一跳,好在从她的身上弥漫过来一股令人亢奋不已的香气,才让马到成没有怪罪她的情绪了。

    “哎呀,家里出什么事儿了,一下子来了这么多人,还来了警察,都快把人家吓死了,牛总没事儿吧!”一定是刚才闹央央地来了很多人,又没告诉大家发生了什么事儿,警察也来了,还拉了警戒线,就让这个住在四楼的,整天无所事事的被某官员豢养的外宅觉得纳闷,其他人都不住在这里,唯独她有闲有时间非要等出个结果来才能心里踏实。

    “没事儿,就是我老爸太著名了,身体稍微有点异样就会惊动很多人,连警方都惊动了,我老爸邪乎吧!”马到成一看美仑不在身边,也就不用请示,直接这样回答对方说。

    “哎呀,老爷子得啥病了,能告诉人家嘛,我父亲可是东北著名的神医,牛总忘了吗,上次你得了一种怪病,要死要活的,都是我跟我父亲随便要了一个祖传秘方,牛总吃了,马上就药到病除了?”杨水花这样说的时候,顺势一把挽住了马到成的胳膊,还轻轻地掐了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