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41章:报应啊

    “

    咋不对呀?这不是咱们最想要的效果吗……”牛得才却觉得这样的效果太好了,这相当于当众宣布了牛得宝的死亡,也就意味着,牛家的全部财富都是咱们父子俩的了。

    “可是,我看二婶的样子,好像希望大家都去看二叔的尸体呀,一点儿害怕的样子都没有啊,是不是她知道是谁害死了二叔啊……”牛欢被二婶徐美仑的举动给弄蒙了,不知道是不是她发现了什么真相,所以,才这样心慌意乱地问道。

    “慌什么,你二叔死在家里,还被她藏在了地下室,最大的嫌疑人不是她徐美仑会是谁呢?”牛得才认定了这个通常的道理。

    “那,咱们要不要也到现场去呢?”牛欢一听父亲如此自信,也释然了好像,这样问道。

    “当然要去呀,而且,还要拿出我失去了弟弟,你失去了二叔的悲愤之情冲在所有人的前面呢!”牛得才立即这样阴险地出主意说。

    “可是我担心!”牛欢似乎还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劲儿。

    “什么都别担心,越是害怕就越容易出毛病,越是不怕,就越是啥事儿都不会发生——爹就不信,咱们两个爷们儿,斗不过一个娘们儿!走,看爹的眼色行事!”于是,牛得才父子也跟随大波人员直奔了牛得宝的家而去……

    在去牛得宝家的路上,常务副市长方俊杰和林涛区副区长赵春来,俩人一对眼色,马上心有灵犀一点通——发生命案的时候从政的人就不好直接参与了,脚底抹油溜之乎也吧!

    只是,在常务副市长方俊杰的授意下,副区长赵春来马上给市公安局打了电话,说了常务副市长方俊杰的意思。

    于是,公安局副局长魏成松立马亲自带领刑侦二队的队长关向锋还有两个探员直奔牛得宝住的地方而去……

    而以牛旺天为首的一行人,匆匆忙忙赶到了牛得宝的家,物业的朱经理吓了一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问行色匆匆的徐美仑:“家里的猫咪又出事儿了?”

    “没你们的事儿,一边呆着去!”徐美仑才没心思去理物业的人呢,直接带着大家进了自家的一楼院子,只不过,在进门的时候,只允许公公牛旺天,他的律师兼管家孙广义,还有牛得才,牛欢,以及省市两级公证处的代表各一人进屋,其余的,都被安排在了院子里凉棚下喝饮料等候消息……

    进了客厅连口气儿都没喘,强打精神的牛旺天就要求立即到一楼的冰柜去看个究竟,于是牛得才主动请缨,跟牛欢一边一个,将老爷子的轮椅给抬了起来,步下了去往地下室的楼梯……

    到了地下室,徐美仑亲手打开了电灯,那台大型冰柜就展现在了大家的面前……

    “得宝在里边?”牛旺天伸出颤抖的手,指着那个冰柜,声音也有些发颤……

    “嗯,我亲手放他进去的……”徐美仑立在轮椅旁边,这样回应说。

    “打开,快打开……”牛旺天眼瞅就在老泪纵横的边缘上,痛心疾首地这样吩咐说。

    可是在场的人却面面相觑,不知道谁最合适上前打开冰柜的门,让真相大白。

    “牛欢……”牛旺天这样强忍着某种不可名状的痛楚,这样叫道。

    “哎,爷爷,孙儿在!”牛欢马上凑够来,乖宝宝一样对爷爷说。

    “替爷爷打开冰柜的门……”牛旺天这样简单地吩咐他说。

    “好的爷爷!”牛欢瞅了父亲牛得才一眼,见他似有似无地点了点头,才这样答应了一句,然后,上前几步,到了冰柜跟前,像他之前来过的时候一样,十分娴熟地将冰柜的门给打开了……

    冰柜的门打开的瞬间,一股子白色的冷气弥漫而出,白气散开,里边的真相瞬间大白……

    一定是牛得才故意为之,就在牛欢打开冰柜门的瞬间,他刻不容缓地将父亲牛旺天的轮椅朝前推了上去,所以,牛旺天算是第一个看见牛得宝遗容的——乌紫的嘴唇,黑青的眼圈,眉毛头发上都结满了冰霜……

    “得宝……我的好儿子……”牛旺天似乎再也无法回避这残酷的现实,竟一口鲜血喷出口来!

    “一定是这个荡妇干的好事,报警吧父亲,抓了这个害死得宝的女人吧!”牛得才第一时间居然做出的是这样的反应……

    “报……报……”吐血后的牛旺天几乎到了筋疲力尽奄奄一息的程度,连句整话都说不出来了……

    “牛欢,没听爷爷说什么呀,快报警啊!”牛得才又是挤眼睛又是拿话催促。

    可是就在牛欢手忙脚乱地拿出手机,准备拨打报警电话的时候,却听见牛旺天说全了他的意思:“报应啊!”所以,牛欢不知道还要不要报警,就去瞅他父亲牛得才。

    “你小子一到关键时刻就掉链子,手机给我,我报警!”牛得才一看牛欢听了爷爷说的不是“报警”而是“报应”犹犹豫豫迟迟疑疑地还不报警,就一把抢过了牛欢手中的手机,快速地点击了报警号码,但就在他即将点击发送的时候,却忽然听到一个瘆人的声音:“别报警了……”

    在场的人都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先是面面相觑,然后是毛骨悚然,谁都不愿意相信,这个声音是从冰柜里那个死者的嘴里发出来的声音!

    然而,那个声音再次发声了:“别难为我媳妇儿……”

    在场的人被冰柜里的死者突然复活都吓得心惊肉跳,省里公证处来的那个中年女人居然吓得尖叫起来,但晕倒的却是连叫都没叫出一声的牛欢!

    估计是这小子之前潜入这里一次,见过死掉的二叔,确定无疑,所以,当这个死掉的二叔突然复活的时候,完全出乎意料,振聋发聩,年轻的小心脏再也无法承受这突然的剧变,立马晕厥过去……

    “欢欢,欢欢!”虽然牛得才也差点吓破了胆儿,可一见儿子被吓得晕死过去了,马上松开了假惺惺搀扶着的吐了血的父亲,直接扑过去管他儿子去了……

    这突如其来的剧变,倒是给奄奄一息的牛旺天打了一针强心剂,一下子喜出望外地大声叫喊着:“我就说你小子的命大,没那么容易死掉嘛!”老泪纵横,上前就抓住了牛得宝从冰柜里伸出的一只手!

    这工夫,公安局副局长魏成松以及刑侦二队的队长关向锋赶到了牛得宝的家,又是封锁现场,又是锁定在场人员的,忙了好一阵,才持枪到了牛得宝家的地下室……

    魏成松见了牛旺天马上就说:“牛爷放心,案子我亲自来抓,命案必破!”

    “呀呀呀,原来是魏局长亲自驾临了,惭愧惭愧,实在对不起,我儿子没死,是虚惊一场,虚惊一场啊……”牛旺天边说,边拉扯冰柜里的牛得宝从里边出来……

    魏成松和同来的警员都看傻眼了——难道真的死而复活了?

    “您的意思是?”魏成松能当上这个副局长,多半是当初牛旺天的鼎力举荐和破费,他深知牛旺天对自己恩重如山,所以,遇到案子一定身先士卒,亲力亲为,但如果老爷子有了别的想法,他也绝不会忤逆违背的,就这样问道。

    “这是牛家的内部矛盾,我们能解决,劳烦你们出马劳顿了,回头少不了我要去慰问和犒劳你们,快点收队吧,别让左邻右舍都为牛家担心不是?”

    “好好好,都听牛爷的,都有了,这里的警戒解除,马上收队!”魏成松说完这些,再次俯首帖耳地对牛旺天说:“牛爷再遇到什么难题,直接打学生手机,第一时间,保证火速到场!”

    “有你这句话爷的心里就安顿了,回吧,我还要处理好多家里的事情呢……”牛旺天这是委婉地在下逐客令了。

    “那好,那学生回了!”魏成松说完,还恭恭敬敬地敬了一个礼,然后带头收队离开了。

    “你们也都请回吧,遗嘱公证的事儿暂时无限期地推迟,什么时候再举行,我的律师会通知你们,至于这次劳烦你们前来的费用一分钱都不会少,而且每人都有额外的打赏,都请回吧……”看见公安的人都撤离了,牛旺天又将省市公证处来的人也都给打发了。

    “你还愣着干什么,快点送欢欢到医院去抢救啊……”看见省市公证处的人也都离开了,牛旺天这样吩咐牛得才说……

    “就去就去……”牛得才被这样戏剧性的变化给彻底弄蒙了,即便是看见儿子牛欢被死而复活的二叔给吓死过去了,也没敢带他离开,生怕自己和儿子的行径已经败露了,还不知道老爷子如何发落呢,所以,一听父亲这样命令他,立马背起儿子就跌跌撞撞,慌慌张张地离开了……

    “广义啊,快去找两个人来把我从这里抬回去……”末了,牛旺天连这个贴身的管家和律师都要给支开。

    “好的牛爷,在下立即去办……”跟随牛旺天多年,哪里看不出牛旺天的意图呢,孙广义立即起身离开了地下室……

    “说吧,是不是你们两口子成心设的局!”牛旺天经历了二儿子牛得宝死而复生的闹剧之后,似乎一眼就看出了其中的端倪,等到就剩下牛得宝和徐美仑的时候,直截了当这样问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