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40章:不再等

    徐美仑是踩着点儿到的遗嘱公证酒会现场,刚一出现在门口,就看见牛欢嬉皮笑脸地迎了上来:“二婶可真沉得住气,不到最后一分钟不来,比市长的派头都大呢……”

    徐美仑一看见牛欢这张流坏蛋氓的脸就想起了昨天在监控录像里亲眼目睹的,他亵渎牛得宝书房里那个高仿真的塑胶女人的丑恶嘴脸,瞬间就觉得再也没有什么更恶心的了!居然干呕了起来……

    “二婶……这是怀上了吧!”牛欢一看徐美仑干呕,居然上前来假意搀扶实际上是揩油地抓住了徐美仑的胳膊。

    “松开你的狗爪子!”本来已经够恶心了,一看牛欢假如厚颜无耻,以为谁都不知道他都干了什么好事地上来触碰自己的胳膊,徐美仑立即用自己的LV包将他的手给打开了……

    “哎呀二婶,咋跟亲侄子动怒了呢,二婶动怒的时候就不好看了!”

    “你还知道你的辈分呀……”

    “当然知道啊……”

    “那就滚一边去别烦我!”美仑这样低声呵斥牛欢的时候,正好手机震动起来,一看是孙广义的手机号码,也就没接。但她心知肚明,这一定是老爷子到这个时候还不见牛得宝的身影着急了才让管家兼律师的孙广义打来的,但按照事先的计划,这一个电话不能接。

    接下来又是重拨又是短信的,徐美仑还是没理,直到老爷子的手机号码显示在了手机屏幕上,美仑才觉得时候差不多了,接通了……

    至于老爷子发怒,甚至挂断手机都在美仑的预料之中,所以,即便是时间到了,省市两级公证处的代表询问牛旺天遗嘱公证酒会可否如期进行的时候,看见牛旺天挥了挥手手表示可以,才有个代表清了清嗓子,宣布:“各位来宾,各位领导,先生们女士们,今天大家汇聚于此,共同见证林海市首富牛旺天先生的遗嘱公证,时辰已到,现在程序开始……”

    “等等!”

    听到这声喊,大家的目光都集中过去,谁都想不到,喊停的人居然是牛旺天的大儿子牛得才。

    就连牛旺天都吃惊不小,这句话应该老子喊的,谁的拉链没拉上,把他给露出来了!

    “牛得才先生,有话请讲……”公证处的代表认识牛得才,就这样客气地说道。

    “今天是我父亲牛旺天的遗嘱公开公证会,目的是要在百年之后,牛家的财产可以公平分割,可是到现在为止,最有资格与我分割父亲财富的牛得宝却没出现在现场,这样的情况下,是不是显得不公平,别回头我父亲因为牛得宝不出席遗嘱的公证会,取消了他继承牛家财富的资格,怪我这个当大哥的没提醒大家,回头落下什么埋怨我可担当不起!”

    牛得才此言一出,全场哗然——可不是嘛,大家这才到处寻找牛旺天著名的二儿子,也是他看好的未来的接班人,偏偏在这样重要的场合没露面,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呢?

    转而,大家的目光和期待,又都转到了轮椅上精神几乎崩溃的牛旺天的身上来,都想从这个今天的主角身上,得到最终的答案……

    老爷子牛旺天毕竟经历过太多的沧桑巨变商海沉浮了,本来不该受到如此重创和打击,可是偏偏是他最看中、最信赖、最指望他能担起牛家祖业振兴重任的二儿子牛得宝,在这样关键的时候缺席甚至连个解释都没有,这才让他心如刀割,义愤填膺,整个精神差点崩溃垮掉……

    还好,历练了半个多世纪的精神毕竟还算坚强,一看大家都在期待从他的嘴里听到最终的解释和答案,稍微缓了一会儿,清了清嗓子,开口说:“大家见笑了,犬子顽劣,不谙世事,偏偏这个时候跟老子耍小孩子脾气,大家给老朽个面子,再等他半个小时……”

    其实牛旺天并非胸襟博大,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要再给二儿子牛得宝半个小时的时间来挽回局面,而是在心里反复掂量权衡之后,还是觉得,一时冲动下,将二儿子继承牛家祖业的资格给取消了,怕是彻底沦为大儿子牛得才的败家节奏了,那样的后果,比用刀子直接捅死他还难受不堪啊!所以,忍了又忍,还是给出了大家这样一个超乎想象的回应……

    然而,更令在场所有人都瞠目结舌的时候,身穿一袭黑色晚礼服的徐美仑,却在这样的情况下,大声宣布说:“不用等了!”

    现场所有人的目光一下子都集中在了这个穿着貌似孝服的美艳儿媳身上。

    “你……”牛旺天一听这话,再次遭受到了沉重打击一样,咋给你们两口子留一条活路你们都不要了呢?这不是作死又是什么呢?难道我的意思你们还没懂吗,还要让我让步到什么程度你们才能接受呢?

    牛旺天差点儿没一口气上不来背过去,但还是说出了那句话:“你到底在说什么?”

    “我是想告诉大家,牛得宝真的永远都不能出席这样的会议了……”徐美仑很是笃定地这样说道。

    这句话,像一记重磅炸弹一样,将现场给炸开锅了!

    “他,他,他怎么了?”牛旺天似乎有了一种不祥之兆,虽然十分不情愿这个儿媳说的话是真的,但凭借他多年的人生经验来判断,牛得宝这样人品出众的孩子是轻易不会跟自己较劲拿把胁迫邀功的,他不出现,八层真的出了什么事儿了吧!

    “他被居心叵测的人给毒死了……”徐美仑说这话的时候,眼睛居然直勾勾地盯看牛得才。

    “你胡说,”这个时候,牛得才像被钉子扎了屁股,腾地一下子跳了出来,大声嚷嚷说:“不会是你偷情养汉,到了这样关键的时候,像潘金莲一样毒死了亲夫,然后指望老爷子在遗嘱里,也给你一份儿财富吧!”

    “谁毒死的谁心里清楚!”徐美仑立即针锋相对地来了一句。

    “你这话什么意思,你说话是要负法律责任的!”牛得才被美仑这样呛白了一句,干咽了一口吐沫,声嘶力竭地这样反扑道。

    “难道真正的凶手反而不用负法律责任了?”徐美仑一副越战越勇的样子。

    “你……你……你个泼妇,你……你……你这话什么意思呀!”牛得才似乎有点招架不住了,磕磕巴巴地这样反问道。

    “什么意思你心里最清楚!”徐美仑毫不相让,步步紧逼。

    “你……你……你!”牛得才几乎就要崩溃了!

    “好了,你们都给我闭嘴!”听见大儿子牛得才和二儿媳徐美仑在大庭广众之下这样争吵,牛旺天知道真正的家丑怎么可以这样外扬,才攒足了一口气,这样阻止说。

    “父亲,一定是这个潘金莲与奸夫合谋谋害了亲夫,想在您的遗嘱公证会上分得一杯羹,父亲可千万别中了这个荡妇的奸计呀!”牛得才马上气急败坏地这样挑唆父亲说。

    “闭嘴,滚一边去……让大家见笑了,容我问个明白给大家个说法……”到了这个时候,现场一片混乱,牛旺天定了定神,还是拿出了商业老大的派头,安抚了在场的人之后,才招呼说“徐美仑,你过来,我有话问你……”

    徐美仑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所以,马上走到了牛旺天的跟前,而且,扑通一下跪在了他的面前……

    “说吧,牛得宝到底是死是活……”牛旺天似乎不信牛得宝已经死掉了。

    “被人毒死了……”徐美仑这样肯定地回答说。

    “人在哪里?”牛旺天强打精神,咬牙这样问道。

    “我家地下室的冰柜里……”徐美仑居然十分镇定和准确地回答了具体位置。

    “什么时间死的?”牛旺天好像眼瞅就坚持不住要昏死过去了,但还是坚持这样问道。

    “昨天上午……”徐美仑还是十分镇定地这样回答说。

    “为什么不报警?”牛旺天咬牙切齿地这样责问道。

    “我担心这样的家丑不该外扬……”徐美仑马上给出了回应。

    为什么也没第一时间告诉我?”牛旺天几乎到了崩溃的边缘。

    “我怕您承受不了……”徐美仑还是振振有词!

    “走,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我这就要去看看牛得宝是死是活!”牛旺天似乎还不死心,不亲眼看到儿子的尸体,他真的不信那么好的二儿子会被人毒死了,会躺在他家地下室的冰柜里……

    “儿媳带路!”徐美仑立即欣然接受了公公的请求。

    牛旺天跟徐美仑有了这样的对话之后,居然还邀请在场的主要领导以及省市公证处的代表说:“既然大家今天是来为我的遗嘱做公证的,遇到了这样的突发事件,也帮助老朽一起去见证一下我二儿子到底是死是活,到底是怎么死的吧!”

    一听牛旺天这样说了,被邀请的人都觉得人命关天的,是该多些人见证才好,也就都碍于情面答应到现场去了……

    正当大家纷纷离场乱哄哄的时候,牛欢慌乱地将父亲牛得才拉到一边小声问道:“情况有点不对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