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39章:没开机

    看老爷子的意思,牛得才清楚地知道,像他这样的败家子不会分配多少财富的,即便是能给到牛欢和牛畅名下一定数量的财产,但与老爷子喜爱的牛得宝相比,肯定得到的是九牛一毛,这样的结果是牛得才死都不愿意看到的,他必须下黑手,出险招才能乱中取胜,为自己,也为一双跟他一样没啥本事只会惹事败家的儿女争取到足以随意挥霍一辈子的财富,才是当务之急!

    正是在这样的主导思想下,牛得才才与儿子牛欢密谋了谋害牛得宝,逼迫牛旺天将全部家财都留给他和牛欢牛畅继承的既成事实!

    而牛旺天完全想不到同父异母的俩兄弟最后会闹到这一步,还与跟随他多年的管家兼律师孙广义商量:“你觉得,我立这个遗嘱的必要性有多大?”

    “牛爷为啥这样问?这不是明摆着吗,不立遗嘱的话,百年之后怕是两个儿子起纷争,一旦立了遗嘱,也就有了法律依据,省得谁觉得不公平,将来闹出是是非非来呀!”这个孙广义四十岁的时候在香港的律师行遇到点纠缠不清的麻烦,就来投奔一面之交的牛旺天,俩人从此就像绑定在了一起一样,成了不可或缺的伙伴,所以,大事小情的,牛旺天总是要跟他来商量。他也都如实回答自己的想法。

    “我也是这么考虑的,才要立这个遗嘱,可是我真不情愿将一半的家业分给老大这个败家子,一旦到了他的手里,怕是没几年就给折腾没了……”牛旺天最担心的就是这个了。

    “这也是没办法呀,你遗嘱中少给他的话,怕是您还没撒手人寰驾鹤西去,那个老大怕是要动用黑道的手段来整治老二了吧,这也不是牛爷想看到的结果吧!”孙广义跟随牛旺天多年,对他们家的家庭结构,人员状态了如指掌,所以,设身处地地这样回答说。

    “可也是,按说遗嘱这个东西都是在人百年之后才公之于众的,我之所以邀请了各路名流来参加这个遗嘱公证酒会,就是要当众公布我遗嘱的内容,从法律角度到道德层面都让老大和他的儿女没话可说,省得他不知道我遗嘱的内容,暗地里对老二下毒手,那我这辈子打拼出的天下,可就付诸东流了……”牛旺天还是老眉紧锁,忧心忡忡。

    “牛爷放心吧,遗嘱公证酒会的事儿我都安排妥当了,省市两级最权威的公证部门肯定到位,市里能请到的有头有脸的人也都会悉数到场,只要遗嘱公证酒会顺利结束,您的心也就可以放回到肚子里去了……”孙广义也只能这样来安慰自己的主子了。

    “但愿如此,千万别节外生枝啊……”牛旺天仰天长叹,这样感慨了一句……

    牛旺天的遗嘱公证酒会就设定在了旺天大厦十层的旺天会议中心举行……

    下午两点不到,各路人员就陆续到场了。

    最高领导就是林海市的常务副市长方俊杰了,像牛旺天这样的人物,一举一动都对林海市的政治经济产生一定的影响吧,所以才受到了市政府的重视,哪怕是个遗嘱公证会,邀请也会亲自莅临……

    旺天大厦所在地的林涛区副区长赵春来,林海市政府与牛旺天的企业公司有关联的职能部门也都派来了主要负责人前来参加。至于在商业领域与牛旺天有千丝万缕联系的企业公司,就更是悉数到场,无一缺席……

    省城的明光公证处,市里的正先公证处的代表也都提前来到了现场,做了各种公证需要的准备。

    不到两点半,能容纳200人的旺天会议中心也就差不多座无虚席了。

    最后到场的当然是今天的主角牛旺天以及他的家人,还有市里区里和市里职能部门的主要领导……

    还差十分钟就要到下午三点,牛旺天遗嘱公证酒会就要开始了,牛旺天东张西望地看了一圈儿,差不多都到齐了,咋就是看不见二儿子牛得宝还有他妻子徐美仑呢?

    “广义呀,打电话问问,牛得宝两口子咋还没到呢?”牛旺天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在老二牛得宝这块出纰漏。

    “禀牛爷,刚刚给家里打过座机,没人接……”原来孙广义早就发现牛得宝迟迟没出现,已经提前打过电话了。

    “手机呢?”

    “没开机……”

    “闹什么元宵,这个时候玩儿失踪!”老爷子牛旺天与二儿子牛得宝相处多年还是头回遇到这样的情况,特别惊异地这样问。

    “在下想请示牛爷,要不要给牛得宝的内人徐美仑打电话问问。”通常来说,牛家有事从来不直接跟外姓人联系的,包括儿媳妇,所以,孙广义才要这样请示。

    “都什么时候了,还请示什么,打,马上打!”牛旺天越发觉得此刻发生的情况有点蹊跷,心慌意乱中,就这样催促说。

    “是,牛爷!”孙广义这才翻找出了徐美仑的手机,拨打过去,嘟了几声,居然被挂断了,然后俯首帖耳地对牛旺天说:“你二儿媳妇……不接电话……”

    “什么情况,再打,再不接你就发短信告诉她,耽误大事他们两口子后果自负!”牛旺天一听,牛得宝的媳妇徐美仑居然不接电话了,什么情况,一股邪火就蹿上了脑门儿。

    “是,牛爷……”孙广义再打,还是响几声就挂断,只好措辞委婉地发短信传达了老爷子生气的意思,指望对方能尽快回话说明情况……

    可是,综合会议厅里的时钟已经马上就要到下午三点了,孙广义的手机居然一点儿动静都没有,急得他汗都快下来了,小心翼翼地对牛旺天说:“禀牛爷,您二儿媳妇短信不回……”

    “反了他们两口子了,用我的手机直接给她打,看她接不接!”牛旺天终于要动用他的撒手锏了。

    “是,牛爷!”孙广义知道,老爷子的手机轻易不给谁打电话,除非到了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才会动用这把尚方宝剑的!赶紧接过牛旺天递过来的一款很普通的手机——对于牛旺天来说,新款的智能手机总是用不惯,所以,一直还用他那款用了十来年的诺基亚手机……

    孙广义用牛旺天的手机直接拨通了徐美仑的手机,才响一声,居然马上就接通了……

    “牛爷,接通了……”孙广义马上将接通的手机递还给了牛旺天,牛旺天接过来就破口大骂道:“你们两口子吃错药了,这样的场合怎么会迟到呢!”

    “公公息怒,这就到了!”手机里传来徐美仑没有任何表情的声音。

    牛旺天一听徐美仑这样回答,马上抬头去看会议厅的门口处,果然看见了穿着一身黑色晚礼服的徐美仑,顿时用手机骂道:“你这是参加老子的葬礼吗?真令老子失望!”

    “公公息怒,容儿媳解释……”手机里传来了徐美仑压低的声音。

    “我不听你这个不会下蛋的鸡解释,快让牛得宝滚到我的面前来,我听他解释……”牛旺天之前对这个二儿媳还很客气,但结婚都六年了,没给牛家添丁进口,就令他很是失望,但听牛得宝一直在他耳边说徐美仑如何贤惠如何格守妇道也就没为难过她……

    然而,今天一下子撞在了他恼火的枪口上,才失去理性地连这样的话都冒出来了,可想而知,此时此刻,老爷子的心里愤恨到了什么程度。

    “公公息怒,您二儿子怕是来不了了……”而稍微沉默了一会儿之后,徐美仑在手机里居然给出了这样的回应。

    “放屁,这么重要的场合他来不了了?难道牛家的半壁江山他不要了?”牛旺天几乎要从轮椅上跳起来了!

    “公公息怒,容儿媳解释!”徐美仑还是跟刚才一样的口吻。

    “什么都不必解释了,既然你们两口子如此懈怠荒谬,那就别怪老爹跟你们翻脸了……”牛旺天失望之极,瞬间像霜打的茄子一样,仿佛自己理想中的大厦瞬间倾覆了一样,精神一下子就垮了下来……

    “公公容儿媳解释呀!”徐美仑此刻的声音有些焦急了。

    “解释你妈了个天!”牛旺天居然怒不可遏地这骂了一句,挂断了手机!

    一旁的孙广义都吓破了胆,从来没见牛爷发过这么大的火,可也是,他的全部心思都在二儿子牛得宝的身上,还指望他能继承他的主要家业,不至于让牛家败在老大牛得才的手里呢,可是偏偏在这样关键的节点上,居然掉链子了,居然连面儿都不朝了,难道是要拿一把,抗议不该给老大一半的家产,觉得这样的遗嘱不公平?

    牛得宝从来都不是这样秉性人品的人啊!

    这个时候跟老子玩失踪,藏猫腻,耍脾气,这不是把老子的如意算盘给无情打了个稀碎,直接扔进了茄子地吗!

    难道是这个美若天仙却不会给牛家传宗接代的儿媳妇吹了枕边风,鼓捣牛得宝跟老子耍了这么一通幺蛾子?

    对,这一定不是牛得宝的本意,这一定是听了妇人之见才玩儿的轮子!

    牛旺天见过多少风风雨雨惊涛骇浪,从来没动过这么大的怒气,一时间连气儿都喘不匀了,心脏也急剧绞痛,整个人眼瞅就要旧病复发,坚持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