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38章:扒拉醒

    当时牛欢这个小银虫就对这个跟二婶徐美仑几乎一模一样的高仿真塑胶女人垂涎三尺了,很多次在梦中已经做过苟且之事,甚至还在梦中梦见带着这个高仿真的塑胶二婶私奔到了一个世外桃源,用神奇的方法唤醒了她,让她有了呼吸有了心跳甚至有了床上的呢喃叫声……

    只不过,那都是黄粱美梦,一直没有真正的机会来宣泄他压抑的情感而已!

    今天似乎一下子解放了,可以无拘无束地随心所欲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了,牛欢完全忘记了他爹牛得才对他再三叮嘱的,一旦得确定了二叔牛得宝已经死亡,就立即撤离决不可以动任何东西,更不可以流连忘返的要求,居然色胆包天地以为,反正二叔家里没人,到处都死一般地寂静,这个时候,自己了了之前的一个心愿有何不可,正所谓搂草打兔子,捎带着顺手牵羊,岂不是千载难逢的大好机会吗!

    正是这样的心理,才让这个小兔崽子冲进了二叔牛得宝的房间,很快找到了藏匿在柜门里的那个高仿真的塑胶女人,不由分说,就酣畅淋漓地展开了肆意的亵渎,舒爽到极点的时候,居然还将心里话都低吼出来了!

    他哪里知道,他的所有行径都被秘密设置的监控设备给记录在案,更不知道,事后会被二婶徐美仑亲眼目睹他的无耻行径还有在干坏事的时候,吼出的那些足以暴露一切的污言秽语!

    三番五次地折腾直到筋疲力尽再也没了囊劲儿,才匆匆忙忙地收起了那个高仿真的塑胶女人,然后不着痕迹地退出了二叔牛得宝的家,以为他禽畜不如的所作所为真的是神不知鬼不觉呢,离开之后,开车回家,不见父亲的身影,又一时困意来袭,就倒在他自己的房间里,呼呼睡着了……

    一直睡到快天黑了,才被他父亲牛得才给扒拉醒了:“我让你小子办的事儿有眉目了吗?你就在这里睡的像个死狗!”

    “爹看这个……”牛欢别的不说,直接摸出最新款的苹果手机,调出了拍的二叔死在冰柜里的照片给牛得才看……

    “你确定真的是你二叔?”五十出头的牛得才老奸巨猾地这样问道。

    “千真万确,距离不到一尺远,打死我都认不错的!”牛欢边说还边比量他跟二叔牛得宝的尸体照面的距离。

    “你确定家里没人?”牛得才似乎还不放心,生怕儿子行事不利,留下什么蛛丝马迹给徐美仑抓住把柄。

    “几乎每个房间我都去过了,除了那只叫丫蛋儿的猫叫了一声,被我踢了一脚,就不知道逃到哪里去了,其他的,连个喘气儿的都没有了……”牛欢无意中说出了这样一个细节,似乎才解释通为什么那只猫咪好好的会从家里出逃,躲到了院外的梧桐树上……

    “嗯,只要确定你二叔真的死掉了,咱们父子的如意算盘可就得以实现了……”牛得才听儿子牛欢这样说,似乎也觉得,这次的阴谋诡计,十有**板上钉钉,胜券在握了……

    马上吩咐儿子牛欢,女儿牛畅,还有十几个心腹手下,全力备战明天老爷子牛旺天举行的遗嘱公证酒会,每个细节都经过了精心安排,就等到时候,来他个出其不意,浑水摸鱼,让他和儿子女儿不费吹灰之力,就将老爷子的全部财富都无条件地继承到他和儿子的名下了……

    位于林海市市中心黄金地段有一座标志性的建筑群叫盛地广场,其中最显眼的一座叫旺天大厦。

    听名字就知道,这是牛得宝年过八十的父亲牛旺天打拼了一辈子树立起来的里程碑建筑。

    这里就是牛旺天创立的家族企业的总部,大厦的底部三层连同地下两层分别囊括了各种餐饮,百货,超市,旅店,药店,美容院,健身中心,洗浴中心,儿童天地,影剧院,美术馆等等。

    四层以上则绝大多数是旺天集团的职能部门,比如房地产设计建筑销售中心,金属煤炭采挖工艺研究设计中心,中医药开发研制中心,绿色食品种植研发中心,进出口高级食品代办公司,广告与传媒综合有限公司,旺天综合会议中心等等。

    当然,在十八层以上到三十五层又形成了各种观光式的特色餐饮,酒店,KTV娱乐,休闲酒吧等休闲娱乐的场所,通常都是一层一个特色,几乎不重样。

    当然,也有相当一部分的楼面租给了其他依附于旺天集团的中小公司作为办公地点……

    正是以这里为核心,辐射了整个林海市甚至周边的城市,有的已经在省城也形成了一条龙或者连锁的态势,应该说,在牛旺天的苦心经营和不懈打拼下,牛家的产业远近闻名,如日中天,每年净收入都过亿,积累这么多年,牛旺天的身家早已超过了百亿,在林海市是当之无愧的首富了……

    然而,正当牛旺天雄心勃勃,还要百尺竿头再进一步的时候,耄耋之年的他,一连闹了好几场大病,有一次,险些没出来重症监护室……

    蒸蒸日上的事业和每况愈下的身体让牛旺天再也没了一飞冲天的雄心壮志,转而开始考虑自己身后的大事了……

    按说,他本该在十几年前就将担子移交给30岁的时候在香港生的儿子牛得才,可是牛得才人都快五十岁了,还是个吃喝嫖赌,不学无术的败家子,自打他从香港投奔到林海市来找牛旺天的那天起,就成了一个无底洞,为了填平他招惹的大大小小的事端,花费和损毁了差不多一个亿之多!

    别看牛旺天是林海市的首富,但每一分钱都是他耗费心血得来的辛苦钱,不是大风吹来的,也不是发的不义之财,这样让大儿子和他的一儿一女无度地挥霍糟蹋,牛旺天的心疼的要命,但还是念及当年是因为自己摊上了一个官司,不离开香港怕是有血光之灾,才抛妻别子地到了大陆来隐姓埋名求发展……

    所以,当大老婆在香港去世之后,大儿子牛得才也因为吃喝嫖赌败尽了家产,身无分文,走投无路,又招人逼债追杀的时候投奔了牛旺天而来。牛旺天看见了大老婆的骨灰盒,痛不欲生地纠结了半晌,最后认下了大儿子牛得才还有他带来的一儿一女——牛欢和牛畅。

    开始以为大儿子牛得才随着年龄的增加,都四五十岁的人了,可以委以一些重任,给他一些公司让他作为主管进行经营,哪成想,给他一个,败掉一个,不但让公司垮掉了,还总是要赔个老底朝天,几经折腾,牛旺天再也不敢给他任何事儿做了,宁可让他和一儿一女白吃白喝地白养活他们,也不让他再参与牛家的各种事业了……

    所幸的是,牛旺天在五十岁来到大陆发展之后,遇到了知书达理相夫教子的二老婆潘玉莲,虽然年龄上大她一倍,但俩人一见钟情很快就奉子成婚,转过年就诞下了二儿子牛得宝。

    在大儿子牛得才没来林海市之前,牛旺天还一点儿戒心都没有,但经过几次大小事件之后发现,大儿子牛得才恨不得弄死他这个同父异母的兄弟,将来牛家的财产可就都归他和他的儿子牛欢和女儿牛畅所有了。

    牛旺天一旦意识到了这一点,也就开始了对牛得宝的多重保护,不是送到外地去读书,就是让他到部队去参军历练,直到长大成人不会轻易被害了,才让他回到林海市,娶了理想的妻子徐美仑之后,一直留在他身边,协助他打理各种集团的大小事务,每每都能从他天性善良正直和聪颖的天资上,看到当年他自己年轻时候的影子,这很令牛旺天欣慰……

    等到牛得宝成家之后,渐渐的放手让他去独立经管一些中大型的公司,结果正好跟他大哥牛得才相反,原本业绩不佳的公司,经过他的管理改革调整之后,都有了巨大的变化和起色,而那些本来经营的有声有色的公司一经他手,总会是百尺竿头更进一步,锦上添花让该公司更加业绩辉煌,这样一个优秀的儿子对于牛旺天来说,当然就是最理性的接班人了。

    也正是越来越多地显示出了这样的意图,才让大儿子牛得才越来越羡慕嫉妒恨,不止一次给牛得宝设置障碍甚至暗里公开进行捣乱,想诋毁他的名声,打消他的气焰,但还没到了势不两立,置于死地的程度……

    然而,牛旺天打闹了几场疾病,险些撒手人寰去见阎王之后,透露出要立下继承牛家百亿家产的遗嘱,省得百年之后,俩儿子因为财产纷争弄得同室操戈自相残杀……

    牛得宝得知老爷子这样的决定,没有什么非分之想,遵从父亲的遗愿是他最起码的选择。

    然而,牛得才得知老爷子要立下遗嘱,分割牛家财富的消息,立即调动起他全部的脑筋进行精心谋划,制定出了一整套灭绝人性的谋害亲兄弟的计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