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37章:越雷池

    “原本以为牛得才和牛欢不会知道牛得宝已经死了,才想用你这个酷似牛得宝的人来冒充顶替,等到老爷子的遗嘱公证完成了,成了既成事实再说呢,可是,现在知道了真相,牛得宝死掉的事实已经没法掩盖了,牛欢凭借手机中的照片,随时随地都可以将真相揭穿,大白于天下,到时候,怕是还要给我的头上,加上一条谋害亲夫的罪名吧!”美仑这样说的时候,居然浑身颤抖,整个人都处在了绝望的境地,仿佛一点希望都没有了一样……

    “是啊,看了监控录像,从牛欢的各种表现中,可以推断牛得宝就是他们害死的,牛欢就是受到了牛得才的指派,来确定牛得宝是否真的死掉了,现在他们拿到了确切的证据,可以证明牛得宝真的死掉了,而且就藏在家里地下室的冰柜里……”

    说到这里,马到成停顿了一下,看到美仑绝望至极的表情,转而又说:“只不过,狗肚子承不住二两香油的牛欢得意忘形,在玷污高仿真塑胶女人的时候,情不自禁地暴露出了他的真实面目,虽然只是几句话污言秽语,但从中也可以推断出他们的如意算盘——一旦牛得宝不在人世了,原本属于牛得宝的财富,甚至包括家里的所有东西,大概都有可能被这个小银棍牛欢给接手继承吧,所以,他才会癫狂到那个程度,不顾纲常伦理,做出了那么不堪入目的勾当来……”

    马到成将情况掰开了、揉碎了分析给美仑听,似乎这样能缓解她的绝望和极度的愤恨。

    “你说了这么多,到底有没有办法来应对他们呀!”美仑只关心用什么办法能化解目前的危机。

    “很显然,用原来的设想怕是行不通了——假如明天我假冒牛得宝出现在老爷子的遗嘱公证酒会上,已经确定牛得宝死亡,并且有照片为证的尸体藏匿地点,估计他们当场就会揭穿真相,绝对不会让公证会顺利进行的……”马到成也知道美仑担心的是什么,就将可能遇到的最大难题说了出来。

    “我愁的就是这个呀,这可咋办呢,这下怕是真的山穷水尽了……”美仑一筹莫展,绝望至极的样子。

    “别急,我们也不是一败涂地到了没有办法翻盘了……”马到成这样的时候却说出了让人眼前一亮的话,

    “你想出办法了?”果然,美仑听了马到成的话,立马眼前一亮,以为他想出什么应对的办法了。

    “还不很成熟……”马到成却不直接说,似乎也没有十分的把握。

    “管他成熟不成熟,快说出来我听听,死马当成活马医,现在管不了那么多了!”美仑却急于知道马到成想出的任何办法,真是到了山穷水尽,有病乱投医的时候了。

    “我的想法是这样的……”马到成试着将他琢磨出来的办法一五一十都告诉给了美仑。

    “天哪,这个办法好啊,就是不知道你受得了受不了……”美仑仔细听着马到成的办法,听完之后,就好像在水里憋得要死,突然付出水面,呼吸到了新鲜空气一样,豁然开朗起来!

    “我没事儿,只要你能沉得住气,不中途穿帮露馅就行了……”马到成却这样回答说。

    “我肯定不会穿帮露馅的,这个办法好,也只有这个办法能彻底解决咱们目前的危机呢!”美仑却对马到成想出的办法充满了信心,觉得这样做肯定会化险为夷,反败为胜的!

    “是不是真的行,我也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但只要我们共同努力,应该有把握粉碎牛得才和牛欢父子的阴谋诡计,反败为胜,占据我们想要的制高点,让他们一败涂地……”马到成没有把话说得太满,不是给自己留什么余地后手,而是面对如此复杂的情况,谁都无法保证想出的办法万无一失,但他还是充满了必胜的信念。

    “太好了,我敢说,即便是牛得宝活着,遇到这样的难题他都没你这么有章程,想出这么绝妙的办法来化解几乎无法化解的危机的……真的!”美仑此刻再看马到成的时候,真觉得眼前的这个男人就好像是上帝在她失去了一个好丈夫之后,又给他派来一个更加优秀的男人来拯救她于危难之中,所以,居然一下子将他紧紧地抱住,将她的全部身体都紧紧地贴服在了他的怀抱中……

    而此刻的马到成也一下子感受到了美仑拥抱中给予的信赖、认可甚至爱恋,尽管只有短短的一天时间,俩人居然有了风雨同舟患难夫妻的感觉……

    此时此刻,此情此景,马到成的心里在想——这工夫,老子要了她,她一定连半推半就的过程都没有,直接敞开了一切跟老子像真正夫妻一样尽情欢愉吧……

    再说牛欢这个小兔崽子,上午奉他老子牛得才的命到二叔牛得宝的家门外去监视美仑的一举一动,目的就是想确认昨天给他下的“断肠散”是不是真的奏效,是不是真的不在第一现场将他给毒死了。

    牛欢在小区内的一个角落停好了他的那辆法拉利双门跑车,就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看着二叔牛得宝家的情况……

    一直到了上午十点多钟,才发现美仑匆匆忙忙地开着二叔牛得宝的那辆胭脂红的宝马X6驶出了车库,直接出了小区,不知去向了……老爸当成给牛欢的任务不是盯梢美仑的踪迹,而是等到家里没人的时候,潜入进去查看二叔牛得宝是否真的死掉了!

    所以,没理美仑到底去了哪里,而是瞅准了没谁发现他,用事先早就配好的钥匙,打开了房门,步入到了二叔牛得宝的家里……

    由于主要目的就是进来查清二叔牛得宝到底是死是活,为啥美仑没报警也没通知家人二叔牛得宝咋样了,这里边到底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一旦二叔牛得宝还活着的话,那明天爷爷的遗嘱公证会可就没法阻止爷爷将一多半的财富让二叔牛得宝来继承了……

    所以,牛欢进到二叔牛得宝的家里,快速敏捷地对他熟悉的每个角落进行了突击搜寻,就是想找到二叔牛得宝此刻在什么地方,是死是活。

    其他地方都找遍了,不见二叔牛得宝的身影,或许真的被那包神不知鬼不晓放进他的饮料中的断肠散给毒死了,而二婶徐美仑却没有声张,将二叔牛得宝的遗体藏在了家里的某个角落,然后,仓皇出去想辙去了……

    这样想了之后,聪明绝顶的牛欢就想到了二婶徐美仑可能将二叔牛得宝的遗体藏在什么地方了——不可能是卧房的床面,床底下,也不可能是其他的箱包柜子,只能是不让尸体变质腐烂的冰箱冰柜了吧,而牛欢早就知道二叔牛得宝有储藏珍稀海鲜的习惯,家里的地下室里有个大型的冰柜,应该就藏在那里吧……

    牛欢真是聪明,一下子就猜对了,到了地下室,打开冰柜,真就看见了二叔那被毒死后铁青面容的遗体就躺在里边!尽管知道是这样的结果,还是把这个小兔崽子吓得心惊肉跳,缓了一阵,才想起他爹牛得才的叮嘱,见到二叔的尸体一定要拍照留下铁证,不然的话,怕徐美仑这个聪明过人的娘们抵赖不认账!

    所以,牛欢才二次打开冰柜,用手机给冰箱里二叔牛得宝的尸体拍了几张不同角度的照片,这才算完成了他爹牛得才交给他的重要使命……

    一旦确定了二叔牛得宝真的被毒死了,牛欢仿佛看到了他跟父亲勾画出的未来的美好前景——一旦二叔死了,那爷爷牛旺天的全部财富岂不是就都由他的长子长孙给顺理成章地继承吗!哪里还会有外姓人,特别是没给牛家生下一男半女的徐美仑分一杯羹的机会呢!

    这样想着,牛欢立马打心里往外欢呼雀跃起来,得意忘形的毛病也就马上犯了,忽然对二叔家里的所有一切都感觉到无比亲切了,好像不久的将来,这些东西宝贝就都是他和父亲的了,甚至包括二婶徐美仑还有小姨徐美奂,也都归他牛欢来调遣摆布了吧!

    想到这里,脑海中立马出现了当初听说二叔牛得宝从国外按照二婶徐美仑定制的那个高仿真塑胶女人来!

    觊觎二婶徐美仑的美色很久了,虽然叫她一声二婶,其实也就比他大五六岁而已,还有那个小姨徐美奂,还比他小一岁呢,这样的年龄差异,让这个混球小子完全没有伦理概念,时常做白日梦跟二婶或者那个小姨怎么怎么样,甚至啪啪啪什么的,只不过有那个贼心没那个贼胆儿,尝试几回碰了钉子,也就不敢越雷池一步了。

    可是现在不同了,二叔牛得宝已经死了,二婶徐美仑已经成了寡婶,虽然现在她本人牛欢还找不到机会办了她,但她的那个高仿真塑胶女人总可趁机以亲热一番了吧!

    这样想着,牛欢就直奔了牛得宝的书房,因为他之前跟二叔牛得宝假装亲热的时候,问过二叔牛得宝把那个宝贝塑胶女人放在什么地方了,傻乎乎的牛得宝居然毫不隐晦,告诉牛欢就放在他的书房里,甚至在一次家庭聚会之后,还特地领他见过这个高仿真的塑胶二婶的真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