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36章:现真相

    她的这个动作让她的身体几乎贴服在了马到成的肩膀上,马到成用眼睛的余光瞥过去发现正好可以从领口处看见里边若隐若现的光景,而且伴随着她的身体散发出的特殊香气,立马让马到成有些心动过速……

    然而,美仑提出的问题必须立即给出答案才行啊,不然的话,还不被她发现老子开了小差!

    “这个我还真不会,不过,咱们先往后看,总有近景的时候吧……”马到成凭直觉认定,不会总是这样远景的镜头吧,总有来者靠近探头的时候吧!

    “嗯,你说的有道理……”美仑似乎感觉到自己靠得太近了,因为她也嗅到了来自马到成身上的男人特殊气息,反过来想,他也一定感受到来自自己的气息吧,所以,马上直起腰来,这样说道。

    果然,没多大工夫,进来的人就到了一个监控探头附近的地方,美仑一下子认了出来:“是牛欢!”美仑一眼就看出了图像中出现的人是谁!

    “他有咱家的钥匙?”马到成的第一反应是:没有钥匙的话,来者不可能如此顺利地步入的。

    “肯定是这小子私下里配制的……”美仑马上给出了这样的解释,看来她已经确认了牛欢一定是这样的人品,或者是受了牛得才的指使,为了他们阴谋诡计得以实现之后,才早就留了这样一手。

    “他知不知道咱家有监控设备?”马到成一听牛欢连家里的钥匙都配了,是不是连监控录像的事儿也知道了呢?

    “这个他肯定不知道,只有我和牛得宝知道,连美奂都不知道呢!”美仑却给出了这样的保证,“一个是安装监控录像是秘密进行的,二是刚刚安装不到一个月,所以我断定,家里有监控录像的事儿,牛欢和牛得才应该不知道……”

    “嗯,看他进来的样子,一点儿提防被监控的样子都没有,应该是不知道家里有监控录像的——那他对咱家熟悉吗?”马到成又提出了新的问题。

    “很熟悉,经常倚小卖小,跑到这里来蹭吃蹭喝,到处乱窜,而且见到什么他想要的东西就软磨硬泡地让他二叔给他,牛得宝总是碍于情面答应他的各种无理要求……”美仑说出了这个牛欢跟二叔牛得宝之间的关系。

    “嗯,看来,牛欢偏偏在这样特殊的时段,趁你离开之后潜入咱家,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目的,再往后看吧……”马到成这样判断说。

    “可是,平时这个牛欢表现的还算乖呀,不可能来这里干出什么太出格的事儿吧!”美仑凭借自己的判断居然自言自语般地这样说道。

    “常言道,知人知面不知心,既然有绝对的利益之争,也就会让人的行为开始变形,特别是在以为不为人知的情况下,很少有人能把持住自己的行为不偏不倚吧……”马到成却根据他之前的人生经验,给出了这样的回应。

    “看来,只有让监控录像证明咱俩谁说的对了……”美仑似乎还不敢相信牛欢会对自己的高仿真充气塑胶女人做出那种不堪入目的勾当来的……

    接下来,在马到成的操控下,美仑眼睁睁地看见了牛欢潜入她家的各种行径。

    他先是鬼鬼祟祟地进了家门,四处观察,确定没人了,才开始四处寻觅,像在找一个十分重要的东西,但显然是有备而来,才奔可能藏匿他要找的目标的地方进行搜寻,一楼的房间几乎都窜遍了,没发现什么,又跑到二楼,也是挨个房间进行快速搜寻,没发现什么,就蹽到了三楼,还是匆匆忙忙的一无所获,这才从楼上下来,站在客厅里,琢磨了一会儿,像是想起了什么,直接奔地下室而去……

    到了地下室,见到可以藏匿什么地方就进行翻找,猛地被什么吓了一跳,定睛一看,原来是二叔家养的那只名贵的猫咪,顿时心生愤恨,估计当时心里一定在骂——真倒霉被你这个活物给看见了——上去一脚将猫踢飞,那只猫咪显然是被吓坏了,落地之后,惊慌失措,立即逃之夭夭了……

    定了定神,牛欢才继续在地下室的各个角落里寻找,最后终于发现了那个大型的冰柜,蹑手蹑脚地走了过去,打开手机上的照明,对准了,一手将冰柜的门给打开了,顿时吓得后跳了一步……

    蹲在地上喘息了一阵,才二次过来,掀开冰柜,看见了冷冻在里边的牛得宝的尸体,喘息了一阵,确定冰柜中确实是二叔的尸体之后,还用手机连续拍了几张照片,这才盖上了盖子,什么都没动,什么现场都没破坏地退到了一楼,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喘息了好一阵,才算平静下来……

    转而一下子变得兴奋起来,猛地从沙发上跳起来,到处走动到处抚摸,就好像从这一刻起,这里的一切在不久的将来都将属于他了呢,各种爱不释手,各种喜出望外,都从他的表情动作里显露出来,很显然,他这是在确定了二叔真的死掉了之后,觉得这里的一切在不久的将来就都会顺理成章地成为他们父子的囊中之物了!

    在一楼兴奋了一阵,忽然想起了什么,直奔了二楼的书房而来,进来就到处翻找,结果,从那个橱柜里找到了牛得宝重金定制的、美仑的高仿真实体塑胶女人,兴奋得一下子给扑倒在了书房里的床上,就边叫嚷着什么,边开始了不堪入目的各种行动……

    尼玛,见过猥琐的坏蛋,也见过下作的混蛋,可是像牛欢这样的畜生还真是头回见到啊!马到成心里一通乱骂,但却没发出任何声响。

    “咱家的监控设备有录音功能吗?”马到成觉得只看动作没有声音不能更加准确地知道牛欢来这里的全部目的,就这样问美仑。

    可是此刻的美仑已经蹲在了地上,像是看到了牛欢的恶劣行径感觉到了一阵阵的恶心,连胃口都开始痉挛了一样,也就没回答马到成的问题。

    马到成也对牛欢的行径打心里往外愤恨至极,因此,就更想知道他在这样干坏事的时候,到底都喊叫了什么,所以,马上翻找说明书,居然真的找到了如何在回放的时候,听到同步录下的声音!

    将牛欢进到书房的这段录下倒回去,重新带声音播放,让马到成和在场的美仑彻底知道了这个才二十几岁的牛欢低声叫出的到底是什么……

    这个牛欢一定是之前早就想这么干了,只不过没得到这样的机会而已,现在终于害死了二叔,等到了机会,就完全无法控制在内心中折磨了他很久的欲念,直奔了二叔牛得宝的书房,找出了那个他觊觎很久朝思暮想着要酣畅淋漓操作一番的高仿真实体塑胶女!

    而且,一旦步入到了亢奋状态,也就完全不顾及这是在偷鸡摸狗,居然低吼着发出了声音:“哈哈,都是我的了,都是我的了——什么都是我的了!”

    更令人发指的是,他居然边用极其下作的动作操控那个高仿真塑胶女人的时候,居然还不停地吼着不堪入耳的污言秽语,动作异常粗暴,神情特别凶猛,在场的美仑先是闭上了眼睛屏蔽这不堪入目的画面,而后又捂住了她的双耳,拒绝受到那种禽畜嚎叫带来的声音污染……

    真相就这样大白了。

    马到成终止了查看监控录像,将佝偻着身体蹲在地上,双手抱头的美仑给搀扶出来,回到了卧室,将她扶到床上平躺下来……

    “看来,你的直觉是对的,牛得宝真的是牛得才父子害死的,这些录像充分说明,牛欢一直在外边监视你的一举一动,发现你离开了,才精准地趁家里没人潜入进来,目的就是要确认牛得宝是不是真的死了,死了之后,你为啥没报警,为什么又匆匆忙忙地离开了,也就潜入家中来探个究竟,由于他很熟悉家里的情况,也就很快找到了藏匿牛得宝遗体的冰柜,确定之后,还拍了照片……”马到成利用这样的分析来缓解美仑受到的极端恶劣的视听冲击……

    “这可咋办呀,我都快被这个小兔崽子给气死了!”美仑猛地从床上坐起来,想起刚才看见他玷污高仿真的自己的样子和说的那些污言秽语,真不敢相信,平时装出一副乖宝贝样子的牛欢居然有如此肮脏龌龊的欲念压抑在心里,一旦找到机会,居然会如此肆无忌惮地宣泄出来!

    美仑的心里害怕至极,恶心至极,一时间,脑子乱成一锅粥了,真不知道明天参加那个遗嘱公证酒会的时候,该如何面对牛得才和牛欢这样杀人不眨眼的同时,还禽畜不如的父子!

    “别急,你先喝口水,咱们慢慢分析一下情况,总有办法应对的……”看到美仑受到恶性刺激之后的强烈反应,马到成越发感觉到了她和美奂生存环境有多么的恶劣,面对的不单单是攫取财富的饿虎,还要面对觊觎她和美奂美色的虎豹豺狼啊!

    -----------------------------------------------------------------------------------------------

    亲,码字不容易,跟读到这里,该收藏的就收藏啊,你的举手之劳,是对写手最大的鼓励啊,谢谢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