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35章:谁干的

    错愕之余,美仑无比惊恐的眼神盯看着马到成……

    尼玛,什么意思?难道你怀疑是老子干的?

    千古奇冤!老子面对你这个睡着了天打五雷轰都不醒的真美女都坐怀不乱——不,是同房不乱了,还会跑到这书房来搞这个仿真的你?

    士可杀不可辱,你可千万别怀疑老子是“奸夫”!跟美奂搞在一起老子毫不含糊坦坦荡荡地承认并且给出了承诺,可是这个高仿真的塑胶女人老子可真的没碰过呀!

    难道你怀疑老子要求来书房睡就是为了再能跟这个高仿真的塑胶女人寻欢作乐?

    天哪,老子怎样才能让你明白真相呢!

    正当马到成被美仑看得心慌意乱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时候,美仑却开口喃喃地说:“咋会这样呢?”

    “是不是近期牛得宝用过没清洗呀……”马到成一听美仑不是怀疑他,如释重负,马上这样帮美仑想到底为什么会这样。

    “不可能……”

    “咋不可能啊?”

    “近几天牛得宝一直在外边与牛得才进行老爷子遗产公证会前的争辩较量,经常夜里不回家,即便是回家了,近一个时期他也都是在我身上发泄获得满足的,很长时间没碰过这个高仿真的塑胶女人了,所以,才会放在这个柜子里的……”美仑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那就奇怪了,牛得宝没碰过,谁会碰它呢?”马到成搜肠刮肚地琢磨着,到底会是谁干的好事……

    “你说呢?”美仑再次用了某种特殊的眼神去盯看马到成。

    “你别这样看着我,绝对不是我干的!我可是从进来到现在,从来没离开过你的视线,即便是在你睡着的时候我偷偷下楼去了,可是你也是马上就跟下去的吧……”马到成立即心惊肉跳地这样为自己辩解说。

    “我才不会怀疑你呢——你是头回来我家,哪里都不熟悉,咋会如此精准地找到这里,干出这样的勾当呢?”美仑看见马到成那副胆怯的样子,再次忍俊不禁地边笑边这样说道。

    “哪会是谁呢?我想知道,还有谁知道咱家有这个高仿真的塑胶女人吧!”马到成一听,原来美仑这样看着自己是想让老子帮她想答案,而不是怀疑是老子就是那个干好事的家伙——这才像话嘛,不然的话,老子可就跟你急眼了,大美女!

    “你说啥?”美仑听了马到成的提问,像是没听懂,就这样反问。

    “我说还有谁知道家里有这个东西,或许可以顺藤摸瓜找到这个家伙呢!”马到成以为美仑走神了,没听见他刚才说啥,就重复了一遍。

    “不对,你刚才说了‘咱家’两个字……”原来美仑是从马到成的话语中,听到了这样一个说法,十分敏感地抓住不放了。

    “我说了吗?你觉得不对就算我口误吧!”马到成一听美仑偏偏挑出了“咱家”这样一个字眼儿跟自己较真,是不是听起来很刺耳啊,难道老子不该这样说吗?

    “不不不,我听了特别舒服,之前牛得宝说话的时候,就总是用‘咱家’这个词儿的,你刚才说话的时候,我真的恍惚了一下,以为是牛得宝在说话呢!”

    尼玛,原来你是喜欢呀,吓得老子激灵一下,以为真的口误了呢!

    “既然你喜欢,那以后我也就不把自己当外人了,说啥都带上咱……”马到成马上这样如释重负的回应说。

    “嗯,只有这样才让我感觉到你就是真的牛得宝了呢……对了,你刚才问我什么了?”美仑这次回答刚才的话题上。

    “我问还有谁知道咱家有这样一件高仿真的宝贝……”马到成再次重复了刚才就提出的问题。

    “知道的人不多,可能也就是几个知近的亲属吧……”美仑竭力回想着,大概在心里逐一过了电影,然后才这样肯定地回答说。

    “那,这些亲属中,谁曾经对这个宝贝有过兴趣呢?”马到成居然开始顺藤摸瓜了。

    “这个我可不好说,他们知道了牛得宝定制了这样一个高仿真的塑胶女人回来,都过来参观过,当时也都开过各种玩笑什么的,可是大家都没往心里去呀……”美仑却说不出具体谁特别感兴趣。

    “这些人里,包括牛得才父子吗?”马到成却缩小了范围。

    “当然包括呀,别看暗地里争斗得你死我活的,可是表面上,还都装得亲亲热热的像一家人一样……”美仑马上给出了这样的回应。

    “我怀疑是牛得才父子干的……”马到成居然如此直截了当地说出了自己的怀疑!

    “为什么这么说,有啥证据?”美仑听马到成这样说,有些吃惊,这样的丑事不可以轻易怀疑谁的,除非有绝对的证据。

    “具体我也说不清,只是一种直觉和预感。”马到成只能这样说了,因为他确实拿不出具体的证据来,只觉得,除了牛得才父子,还有谁能干出如此缺德带冒烟儿的丑事来呢!

    “这可不是闹着玩的,这样的事儿一定要有真凭实据才行呢!”美仑十分仇视牛得才父子,但具体到这件事儿上,还真不敢相信就是他们干的,毕竟自己是牛得才的弟媳妇儿,是牛欢的二婶子,他们再没有人性,也不至于潜入家中,对高仿真的塑胶女人做出这样见不到人的丑事吧!这也太荒谬,太下作,太令人发指和不可思议了吧!

    “真凭实据——对了,之前我听你说过,咱家不是安装了监控录像吗,是不是即便人离开了,咱家的监控录像还在干活呀!”马到成却在这个时候,突然提出了这样的问题。

    “对呀,都把我给气糊涂了,咱家是有监控录像,当初安装的时候我还反对牛得宝呢,说那样的话,家里成了什么样了,可是他却对我说,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安装了秘密监控录像,对那些不速之客的擅自闯入可以记录在案,一旦家里出了什么状况,事后会找到铁的证据!”美仑一经提醒,马上豁然开朗并做出了这样的解释。

    “太好了,咱们这就去检查监控录像吧……”马到成一听果然有监控录像,立马觉得真相马上就要大白了!

    美仑很快将马到成带到了位于二楼北侧的一个特殊间壁的密封小房间里,开了灯马到成发现,里边的监控设备还真是小有规模,大概每个楼层每个房间都有一个监测的屏幕,一刻不停地运转工作着。

    擦,有钱人就是牛掰,这么多的设备,安装调试运转光是电钱一个月也得不少吧!马到成突然庆幸自己没在这里随心所欲地做出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来,不然的话,这些监控设备还不都给录制下来,成为美仑指控老子铁的证据了?

    “监控的录像保留多长时间?”尽管马到成不是这方面的专家,但从之前的一些影视剧中,还是见过监控设备,以及保留多长时间监控录像的常识,就这样问了一句。

    “设定是一个月……”美仑把她知道的马上说了出来。

    “别的时间现在没工夫看了,就看今天你离开这里去凯撒庄园别墅的时间段吧,因为只有那个时间可能进来人……”马到成的脑子就是快,马上分析判断出具体需要查看的具体时段。

    “可是,之前这些设备都是牛得宝摆弄的呀,我不知道如何调看之前的录像啊!”到了这个时候,美仑居然这样来了一句。

    “有使用说明书吗?”马到成却没有气馁,立即这样问道。

    “等一下,我找找看,我记得牛得宝有个习惯,把家里电器的说明书都放在书房的一个专门抽屉里……”美仑这样回答说。

    “好,尽快给我找出来吧……”一听有说明书,马到成就觉得没什么大问题了。

    “好,你等着……”美仑说着,立即回牛得宝的书房去找使用说明书去了……

    马到成却直接坐在了监控设备的桌前,开始试着操作,虽然之前完全没接触过,但操作电器对于马到成来说,一直没什么心理障碍,尽管他穷得基本上没接触过特殊的设备,但在校期间,被人抓劳工出苦力每次大型活动都让他帮助搬扛那些音响摄录等设备,也偷着学会了一些调试的手段,所以,对这些电器的操作并不是完全的陌生,只不过,细节的地方还需要看过说明书才可以准确操作的……

    很快,美仑就把监控设备厚厚的一摞说明书给找来了,马到成阅读的能力似乎比一般人强一些,一目十行,过目不忘,很快就读完了说明书上关于如何回看监控录像的章节,马上进行操作,很快就找到了当天上午,美仑听到美奂摊牌说跟姐夫好上的消息之后,匆匆忙忙离开家里之后的一两个小时的时段录像……

    开始阶段家里静悄悄的空无一人,但美仑离开家仅仅五六分钟,就有个人影鬼鬼祟祟十分顺利地进来了……

    “看清是谁了吗?”见到真的有人潜入家中的身影,马到成立即这样问身后的美仑……

    “看不太清,能放大看吗?”美仑俯身凑近了屏幕,眯起眼睛仔细观看还是认不出那个暗影中的人到底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