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33章:有情况

    “

    你觉得,今后你还能给牛得才跟你一起洗澡的机会吗?只要你还想活下去,只要你还想长期扮演牛得宝这个角色,那你就尽可能地避开牛得才这样狼心狗肺阴毒损坏的家伙,永远都不让他发现你到底是谁,永远都不给他真正了解你的机会!”美仑不直接回答马到成的话,而是提出了这样的反问,意思是,既然知道可能会露出马脚,那就再也不给牛得才这样的机会了,不就行了吗!

    “那你想把牛得宝的尸体留存到什么时候呢?”马到成将话题又回到了冰柜里一言不发的牛得宝的身上来。

    “只要你没败露,那就永远用不到他了,他就可以在这里长眠了……”美仑居然是这样打算的。

    “假如你真的这样决定了,我建议不能就这样简单地放在冰柜里,因为不能保证一个外人不来家里,一旦被外人发现了,那可就不好圆场了……”马到成还这样提醒美仑说。

    “是啊,这只是临时措施,长久的办法还真没想好呢,你有办法吗?”美仑也知道这只是权宜之计,但也没别的办法暂时。

    “若是这地下室里还有个密室就好了,外人进来根本就不知道还有那样一个密室。”马到成这样异想天开地说道。

    “这个不容易,现挖的话,肯定瞒不过物业的,追究下来,还是要露出破绽的……”美仑将马到成的这个想法给否决了。

    “至少,应该将冰柜的海鲜都清空,然后将牛得宝用睡袋包装好,放在冰柜的最下边,然后上边放上各种海鲜之类的东西作为掩饰,即便是有外人打开冰柜,也只能看见那些冰冻的海鲜而已……”马到成只好说出这样暂时处理尸体的办法了。

    “这个办法短期还可以,长期还是怕不行……”美仑明明知道不行,但也没别的办法。

    “那就等明天的遗嘱公证酒会开完之后,我们一起想更好的办法来保存牛得宝的遗体吧……”马到成一时也没什么好办法,就这样安慰美仑说。

    “嗯,有你在,我的心里踏实多了……”此刻的美仑还真觉得有了这个冒牌的牛得宝让自己有了精神支柱,有了可以撑下去的主心骨,看他的眼神一下子就柔和很多。

    “只要你不嫌弃我,我这辈子都可以留在你和美奂的身边,当你们俩的——走狗!”马到成想起了美仑之前提到的一个词汇,这样自我调侃地保证说。

    “别挑我理,我只是个比喻而已,是跟涩狼相对应的一个比喻,你千万别往心里去才好……”美仑马上道歉和解释说。

    “能给你和美奂这样的美女当走狗,也是我马到成这辈子的最大福分了……”马到成居然不在乎这样一个难听的称谓,继续调侃说。

    “就喜欢你这样善解人意的性格,好了,我们把这里处理一下,然后就回楼上休息去吧……”美仑说完,就跟马到成一起,按照他刚才说的方案,将冰柜中所有的东西都清空了,然后找来睡袋,将牛得宝给包裹住,然后放在了冰柜的最底层,再将那些估计永远都不会有谁吃的冰冻海鲜逐一都放进了冰柜,将牛得宝的遗体彻底“卧底”掩盖在了下边……

    这些都忙完了,美仑很是感激地看了马到成一眼,眼神里中充满了谢意——没有这样一个男人的出现,现在哪里会有这样的局面呢!

    “走吧,我们一起上楼去休息吧……”美仑这样说的时候,居然用手挽住了马到成的胳膊……

    “这回——我睡哪里好呢?”马到成一听又要睡觉了,多少还是有些顾虑,还是提前说明白的好,省得再遇到什么尴尬麻烦让老子窘迫不堪,就提前这样问道。

    “随你便吧,跟我同床也行,睡书房也可以……”美仑此刻对马到成的态度完全跟你之前不同了,她越来越觉得,这个假冒的牛得宝似乎比死掉的那个丈夫还要值得她依靠和信赖,只要他想,这个时候跟她同床共枕甚至过夫妻生活她都不会拒绝反对吧……

    “我还是……睡书房吧……”一听美仑这么说,再瞄了一眼她那温柔融洽含情脉脉的眼神,马到成的心却立即揪了起来——不会又是她挖的一个美人坑吧,虽然老子一而再再而三的表现优异,也觉得她似乎想对老子敞开心扉,可是谁知道她的心里到底在打什么算盘,她美艳绝伦的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迷药啊——还是小心驶得万年船吧……

    “咋了,你怕我了?”美仑乜斜着勾魂的眼睛这样盯看着马到成说。好像到了这个时段,情况完全反转了,不是美仑提防马到成对她咋样了,而是反过来,马到成开始忌惮美仑对他有啥想法了。

    “不是不是,我是怕我睡着了打呼噜影响你睡眠……”马到成反应还算快,真正的原因哪能说出来呢,只能用这样咋说都挑不出毛病的理由来搪塞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不是吧,你是怕趁你睡着了我占你便宜吧!”美仑这样说的时候,居然一把抓住了马到成的胳膊,还贴得很近这样扬着俏脸问道……那眼神,那神情,完全是一副撩拨吸引的暗示!

    “我是个大男人,哪里会怕美女占我的便宜呢……”尽管马到成还不能直接从壁咚变成地咚,直截了当办了她,可是理性却阻止了他的一时冲动,还道貌岸然地挺直了腰杆,拿出一副老子天不怕地不怕还怕美女占便宜的样子来。

    “那你为啥不敢跟我同房了?”美仑更加妖娆露骨地这样撩拨说。

    “真的没别的意思,就是怕这样冷不丁地跟你这样一个倾国倾城的大美女睡在一起,而且还是裸睡的那种,回头我辗转反侧睡不着,像烙饼一样翻来覆去的肯定影响你的睡眠质量,明天还有那么多的重要事情要做呢,还是分开了睡比较好……”

    美仑越是朝他放电传情,马到成的心里就越是不托底,一定是陷阱,一定又是美人坑,老子才不再上你的当了呢,还是见好就收,知道自己到底是谁,乖乖地到一个不跟她沾边的地方去睡觉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那好,那我尊重你的选择,你就去睡书房吧……”美仑终于答应了马到成的请求,一起回到了一楼,简单洗漱了一下,美仑才带着马到成到了二楼牛得宝的书房,打开灯对他说:“进来吧,这里就是牛得宝的书房,床不很大,不过一个人睡还算舒服……”

    马到成觉得只要不跟美仑同床,自己肯定能睡着的,管他是个什么样的床铺呢,就欣然走进了门,朝书房里往日牛得宝睡的床铺走了过去……

    “被褥在书柜下边的柜子里,想要什么自己去拿吧……”美仑指着一组精致的黄花梨书柜下的柜门儿这样对马到成说。

    “还是当着你的面拿吧,省得我到处乱翻乱找……”马到成边说,边蹲下来,拉开书柜下的橱柜,本想拿出被褥来让美仑帮自己铺好了再让她离开,想不到,柜门刚刚拉开,里边居然一下子倒出一个几乎裸身的女人来!

    马到成吓的妈呀一声,差点没魂飞魄散,惊叫一声:“有人!”一个后跳就蹿出两三米远!

    可是,令人匪夷所思的是,柜门里突然倒出一个果女来,把马到成吓个半死,美仑却波澜不惊,看见马到成魂飞魄散的样子,居然还噗嗤一声来了个开心一笑!

    尼玛,什么情况,突然冒出个人,而且看上去的个果女来,就出现在牛得宝的书房,美仑咋会笑得出来呢?

    难道她被今天发生的一系列状况给弄得疯癫了?精神不正常了?面对这样突如其来的情况,做出的反应也就异乎寻常了?

    马到成正在心里搞不懂牛得宝的书房橱柜里为啥会冒出果女,特别是搞不懂美仑到底为啥这样的反应的时候,却听到美仑收住忍俊不禁的笑容对他说:“看把你给吓的……”

    “这谁呀?你认识?”马到成一听美仑这样问,觉得她的精神很正常啊,那就是老子不正常了?这到底是咋回事儿呢?

    “我当然认识啊……”美仑却十分笃定地这样回答说。

    “到底是谁呀?”马到成此刻定睛去看那个倒在柜门外的果女,再次心惊肉跳起来,咋还一动不动呢?难道这里又多出一具女尸来?

    “这是另一个我呀……”美仑的回答十分顺畅自然。

    “另一个你?你是双胞胎?”马到成的脑子乱成一锅粥了,对如此急转直下的情况完全难以适应。

    “不是双胞胎,算是克隆吧……”美仑这样回答说。

    “克隆?怎么可能呢?”马到成这点常识还是有的,当代的科技还只能或者允许克隆牛羊之类的动物,人类目前还没听说有克隆的报道,你们牛家咋会有个克隆的美仑呢!

    “不是通常说的那种克隆,准确地说应该叫复制……”美仑又这样解释说。

    “复制?”马到成一直没敢正眼去瞧那个“复制”的美仑,尼玛,复制的技术也太逼真了吧,每个细节都他娘的跟真的一样,甚至有几个特殊的地方比真的还要吸睛,免不了让人看了瞳孔放大,呼吸不畅,不好,一旦多看一眼,居然有了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