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32章:别再近

    第下到地下室,立马感觉到了阴森的凉意迎面袭来,真不知道是地下室的温度低,空气潮凉导致的,还是一想起这里的冰柜里躺着一个长相跟自己几乎一样的男人的尸体而产生的不寒而栗,反正马到成还真有点心惊肉跳的感觉,只不过,当着美仑这样的大美女的面儿,要装出若无其事、脸不变色心不跳的男子汉大丈夫的样子来才行。

    到了地下室马到成才发现,这里的装修一点儿都不含糊,除了没有窗户之外,其他跟上边的结构和装修没什么两样,都是那种极尽豪华之能事,不说装修到了牙齿也算是面面俱到没有一点含糊之处。

    到了最里边的一个房间,美仑打开那个房门之前对马到成说:“可能样子有点可怕,你要有心理准备……”

    “别担心,我见过死人的,就是你别受到惊吓就行……”马到成当然不能表现惧怕,那样在美仑面前多掉价呀!

    “就是我把他装进去的,我怕什么呀……”于是,美仑带头将马到成领到了那间屋里,打开灯,一眼就看见了靠墙有个两米来长的大型冰柜,显然是从里边掏出了一些冰冻的海鲜之类的东西才装进去一个死人的,那些冰冻的海鲜包装已经开始融化,有些水已经渗透出包装了……

    美仑跨过那些湿漉漉的各种海鲜包装盒子,上前就掀开了冰柜的盖子,一股子白色的冷气冒了出来……仿佛牛得宝的阴魂忽然飘散出来了一样……

    马到成觉得后背凉飕飕的,头皮一阵阵发麻,但这样的时候不能露怯装熊吧,也只好跟了上去,一眼就看见了满脸铁青颜色,仿佛睡在北极冰寒天气下的牛得宝,奶奶的,看上去真像老子死在里边了呢!这种感觉谁他娘的都不会有吧!

    马到成真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能判断出他是咋死的吗?”马到成为了舒缓见了“另一个”死掉的自己那种恐惧心理,这样转移话题说。

    “听田龙邸虎说,昨天夜里牛得宝和牛得才一直在一个包厢里争吵个没完没了,他们俩也不允许靠前,到了后半夜,他们俩才看见牛得才带着儿子牛欢离开了,马上进去看牛得宝,这个时候他还是清醒的,只不过愤恨至极,又骂人又摔东西的,一直到了凌晨一两点钟还在借酒消愁,都快天亮了,才醉到在了包房里……是早上我给牛得宝反复打电话,田龙接的,说是牛得宝喝多了,还在睡觉。我当时就急眼了,责骂他们俩:你们的大哥喝多了为什么不送回家来!还命令他们俩务必马上把牛得宝给送回家里!“美仑这样描述牛得宝昨天回家之前的情况。

    “那个时候牛得宝还没死?”马到成这样问道。

    “是啊,我听田龙和邸虎说,当时只以为牛得宝是喝多了,还没醒酒,就一边一个架着他出来,可是到了家,打发走了田龙邸虎之后,我想给牛得宝喝点解酒的饮料,却发现倒在沙发上的他已经口吐白沫,眼瞅就不行了……”美仑说了牛得宝是什么时候中毒身亡的。

    “你当时咋没打110或者120报警急救呢?”马到成又提出了这样的质疑。

    “我当时都蒙圈了,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为什么偏偏在这样的紧要关头牛得宝出了这样的状况,生怕是牛得才他们陷害的结果,也就不敢声张,生怕惊动了谁,回头更不好收场了……”美仑解释自己为什么没报警,也没打急救电话。

    “牛得宝临死前就没留下什么话给你?”马到成想知道更多细节。

    “当然留了,只不过我没听懂他在说什么……”美仑眨了眨眼睛,还真想起了什么。

    “他都说什么了?”马到成觉得,牛得宝临死前说的话一定很重要。

    “我见他口吐白沫,眼瞅就不行了,就狂扇他嘴巴子让他醒醒,告诉我这到底是咋回事儿,到底是谁害死了他……可是他的神志已经不是很清楚了,听见我的呼唤,只是反复地磨叽一句话……”美仑说这些的时候,脸上还充满了恐怖的神情。

    “一句什么话?”马到成似乎觉得,这句话也许就是搞清楚牛得宝死因的关键吧,就马上追问道。

    “他反复说——要死大家一起死……”美仑皱着眉头边思索边这样回答说。

    “他说的‘大家’指的是谁呢?是酒桌上的某个人,还是指的是你和美奂?”马到成觉得这句话很重要,特别是指的是谁更重要。

    “我就是搞不懂他为什么要这样说呀,就反复追问他……”美仑却无法回答马到成的问题。

    “他咋回应你的呀?”马到成以为牛得宝临死前还应该多说点有价值的话来,就继续追问道。

    “没啥别的回应了,他临死前说的最后一句话还是‘要死大家一起死’……”美仑好像绞尽脑汁地回忆,但还是没有新的信息了。

    “唉,看来问题很诡异呀,到底是谁害死了牛得宝,到底是谁给他下的药,送他去了西天,单从他的这句话上根本就没法判断啊!”马到成也觉得牛得宝的死迷雾重重。

    “就是啊,我当时完全蒙掉了,看见牛得宝没多大一会儿就一动不动了,吓得连脚步都挪动不了了,真不知道应该如何面对这样的局面了,想报警吧,怕一旦有警方介入整个牛家就会翻天覆地了,尤其是明天就要举行老爷子的遗嘱公证酒会了,这个时候两个主要继承人中的一个不幸身亡将导致颠覆性的变化呀,而直接受害者将是我和美奂……

    “我们真的没有丝毫准备应对这样突如其来的变故,我根本就没有把握应对在报警之后出现的各种麻烦,只想到假如报警指控是牛得才谋害的牛得宝,将他绳之于法了,我跟美奂其实还是什么都捞不着,老爷子的财富大概顺理成章地就都落在了牛得才的儿子牛欢和女儿牛畅的名下了——

    “不行,暂时还不能报警,暂时要掩盖住牛得宝暴毙身亡的消息……只有这样,才能给自己和美奂赢得一点时间,哪怕是到明天下午这短短的二三十个小时也好,哪怕是让我和美奂用这点时间租一套房子,然后将这里和别墅能搬走的东西搬走一些也算是我跟了牛得宝一场能得到的补偿啊!

    “所以,我才急三火四地给美奂打电话,让她即刻回到市里商量对策,主要就是想在牛得宝暴毙的消息公布之前,转移我们姐妹俩能转移的东西,包括牛得宝留在保险柜中的一些钱物,省得被牛得才他们给查封了,我们再想动比登天都难了……”

    美仑终于说出了她为什么要藏匿牛得宝的尸体,为什么没有报警也没打急救电话的根本原因。

    “想不到,你给美奂打电话的时候,却听见她正跟姐夫好呢!”接下来的情况马到成就知道了,就这样跟了一句。

    “是啊,当时我都彻底蒙掉了,美奂的姐夫刚刚死掉,刚刚被我给弄到地下室,搬出这些冰冻的海鲜将他给放了进去,留待日后需要尸体的时候在报警抓到凶手,可是,美奂咋会在这样一个紧要关头,正跟姐夫搞在一起,还跟我翻脸亮出了底牌呢?

    “我这个人从来不信鬼神的,可是在那一瞬间,还真有点含糊了,真是搞不懂是不是牛得宝的魂灵出窍之后,趁着还没魂飞魄散,就跑到了别墅去了却他生前一直都不敢了却的,跟小姨子男欢女爱的心愿呀!

    “我当时毛骨悚然的,但听到了美奂那么坚定的声音,还有男人喘气的声音,我确信,美奂真的在跟一个男人好,至于是不是牛得宝的鬼魂附体在了那个男人的身上,我当时真的含糊了,就飞奔别墅而去……”美仑继续说她曾经的经历。

    “你是见到了我,发现我不是鬼魂,而是个大活人,才决定让我顶包假冒牛得宝,去参加明天的遗嘱公证会,从而保全你们姐妹切身利益的?”马到成想知道美仑当时是咋想的。咋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而美仑听了马到成这样问,居然上前一步,凑到相互可以交换气息的距离,才柔声细语地回答他的问题……

    尼玛,别再靠近了,再靠近,小心老子直接壁咚你!

    美仑似乎听到了马到成那慌乱的咚咚心跳,这才稍稍退后了半步,让相互不再直接交换气息的距离才开始回答马到成的问题。

    “是啊,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我的心里完全没有底,完全不知道你是个什么货色的男人,不过,单凭美奂没认出你不是她亲姐夫,还真的委身给了你,我知道,只要你肯,一般人还真是分辨不清你是真是假,只要你自己不说破,我和美奂守口如瓶,估计一直扮演下去谁都看不出破绽的……”美仑这样解释说。

    “难道牛得才他们对牛得宝不是很熟悉?比如说,没在一起洗过澡?一旦有过,岂不是就能发现我身上的这颗黑痣跟牛得宝不一样了吗?”马到成生怕自己会在牛得才面前露出马脚,就这样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