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31章:美人坑

    不过马到成很快意识到一个严重问题:这个娘们儿不是口口声声说她一旦睡着了,天打五雷轰都醒不过来吗?咋这么快就醒来了,而且是在这样紧关节要的时候醒来并且抓了自己个现行呢?

    妈了个大西瓜,老子真的被骗了,居然被这个娘们耍戏得一个楞一个楞的!

    现在好了,之前的努力大概都白费了,被她抓住了这样一个把柄,就说你小子人品有问题,喜欢窥淫不说,还要藏匿录像带,一定怀疑老子不是想抽空继续观看,就是想拿在手里将来作为要挟她的一个筹码!

    唉,想不到,老子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居然在这样的小事儿上阴沟翻船,前功尽弃,功亏一篑呀!

    被她一票否决都算是轻的,兴许直接就炒了老子的鱿鱼呢!

    心里七上八下翻江倒海这样追悔莫及的时候,额头上的汗珠子汇集在一起居然流进了眼睛,弄得眼睛极不舒服,就有眼泪跟着流了下来……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这样做的……可是,我想知道你是怎么发现这些的?”马到成差点儿两个膝盖酸软站不住直接给美仑跪下!

    “二楼有监控录像,一楼发生了什么,当然尽收眼底……”美仑马上解释了为什么她对什么都了如指掌。

    “可是,你当时为什么不揭穿我呢?”马到成在心里骂道:尼玛,明明你已经发现了,为什么从楼上下来的时候,却假装找不到那盘录像,不直接揭穿老子已经看到的事实真相呢?害得老子现在如此被动窘迫!

    “当然是要看看你藏匿了这盘录像之后到底想干什么……”原来美仑是想放长线钓大鱼!

    “那你现在知道我要干什么了吗?”马到成立即这样反问道。

    “我才不关心你到底要干什么,我只想在你拿到手的时候,直接抓住你……”美仑却给出了这样出乎意料的答案。

    “好了,现在我的把柄被你抓住了,要杀要剐随你便吧……”马到成一听,原来美仑就是重要抓他个现行,怕的就是当初揭穿的时候,他来个死活不承认让她自己也下不来台,现在好了,人赃俱获,无法抵赖,看你还有什么话说!马到成知道罪名已定,无法更改,索性硬着头皮说出了这样的话。

    “本来呢,你偷看录像带并且藏匿的行为我是无法忍受的,应该严厉地处罚你,但由于刚才你的表现很令我满意,所以,功过相互抵消了,我也就不再追究你了……”美仑一看马到成来了个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来抵触她,马上给出了这样的答案。 “床上的表现?我对你什么都没做呀!”马到成一听美仑这样说,非但没有如释重负的感觉,反而一下子紧张起来——尼玛,老子刚才在床上是动了不少歪想法,但对你什么也没做呀,连揭开被子看看你裸睡的样子都没有,你咋还说老子在床上的表现令你满意呢?你这话到底是啥意思呢?

    “正是因为我假装睡着了,你对我什么都没做我才觉得你是个可靠的男人……”美仑这才给出了最终答案。

    “假装睡着了?你说你一旦睡着了天打五雷轰都不会醒原来是蒙骗我的?”马到成心里这通臭骂呀——好你个诡计多端的娘们儿,原来都是设计好了骗老子的天真啊!原来你根本就没这样的毛病,只要老子碰你一点儿你都会做出强烈反应,抓住老子的把柄不依不饶吧——这个美仑比美奂可怕多了,可得多加小心才行啊!

    “是啊,我就是挖个坑看你跳不跳的……”美仑居然对她的行为供认不讳!

    “可是,万一我把持不住,对你兽性大发了,你岂不是亏大了吗?”马到成一听美仑完全承认了就是要设计他,一时冲动,居然说出了这样的话。

    “都说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我若是不舍出自己的安危,咋能试出你到底是条涩狼还是条走狗呢?”美仑的回答是那么的从容不迫……

    尼玛,这分明是说老子的表现是“走狗”啊,太他娘的难听了,不过总比涩狼强吧!马到成心里这样想着,才回应说:“那——对你这条经过考验的走狗还满意吧!”

    “若是没有藏匿录像带这件事儿,那就更满意了……”美仑还是拿录像带说事儿。

    “我当时也是误打误撞看到了这样的录像带,谁会知道,你们会把入洞房拍成样片呀,当时看了我就毛骨悚然的,听到你下楼的动静马上就给退出来,一时慌乱,生怕你知道我看见了这样的录像带对我有想法,所以,才顺手藏匿在沙发的缝隙中的……刚才我实在睡不着了,回想这一天发生的一切,别的还都说得过去,唯独这件事儿让我心神不宁,也就趁你睡着了,想下楼来找到了,然后,偷偷地放回书房呢,想不到,刚刚拿到手,就被你给人赃俱获了……”马到成只好将自己误看录像带以及只好发生的事情都如实说了出来。

    “难道你不是想找到了藏起来,将来找机会再偷偷地观看?”美仑说出了她心中的怀疑。

    “你也太低估我的人品了吧,我还真不是那种窥淫成癖的人,假如事先知道内容是这样的,我压根儿就不会看的……”马到成却趁机义正词严地冠冕堂皇起来。

    “这句应该是撒谎了……”美仑却居高临下地这样评价说。

    “我说的是真话,真的,我真没骗你……”马到成有点急赤白脸地为自己争辩说。

    “鬼才相信是个男人不喜欢看这样的录像呢……”美仑却乜斜着她的媚眼这样对马到成阴阳怪气地说。

    “说实话吧,我不是不喜欢看这样的录像,只不过,一旦涉及到你的,我肯定会竭力回避的……”马到成忽然觉得,这个美仑太不好对付了,一定要加十二分的小心才行。

    “为什么呢?”

    “因为我知道一旦我看了这些就会伤害到你,就会让你很不舒服很不愉快,权衡利弊,我还是能分清孰轻孰重的,我是因小失大,在这样的环节上犯低级错误的……”马到成说出了自己灵机一动想出的理由。

    “嗯,算你解释的还令我满意,不过,既然这盘录像带你已经知道了,而且已经看了一部分,那就继续把它看完吧,省得在你内心深处还是总惦记着什么时候再能看到它……”美仑似乎对马到成的表现再也挑不出什么毛病了,但去又提出了这样的要求。

    “不不不,我再也不会惦记看到它了……”马到成十分敏感地回绝说。

    “你不惦记我惦记——我最了解男人的心理了,不看到还好,一旦看到,一定耿耿于怀念念不忘,还不如让他一次看个够,以后也就不再惦记了,大家也就相安无事了……”美仑居然说出了如此奇葩的理由来坚持她的意见。

    “我求你了,我真的不想在看这些了,我对天发誓!”马到成真的再也不敢涉猎这个敏感的话题了好像。

    “不用发誓,现在又不是你自己要看的,是我要求你,并且陪你一起看的,这总行了吧!”美仑说完,居然直接开始操作了……看她那执着的样子,就好像今天不看这盘录像就不让马到成过关一样……

    “且慢!”马到成的心里不是不想再看美仑跟牛得宝洞房花烛夜的时候做的那些好事,可是事情已经闹到这个程度了,美仑硬是要逼迫老子一起观看这样的录像,这样的情景想想就让人心惊肉跳——这比动刑还让人难以煎熬啊!

    难道这又是美仑在考验老子的定力?

    是不是那种她说什么就是什么,不分青红皂白,也不管是非曲直,只要她说的自己就随波逐流,就亦步亦趋毫无原则,完全没有自己的主张了?

    不行,别的问题还好商量,这样的情况下,老子若是真的听了她的话,末了还要被她抓住话柄,回头说自己意志不够坚定,潜意识里还是想观看她和牛得宝的那些光屁股录像!

    老子没那么傻,关键时刻头脑异常清醒,别想再挖坑让老子往下跳了!

    所以,就在美仑操作遥控器,即将播放那些令人热血喷张画面的时候,马到成一下子夺过了遥控器,十分严肃地对美仑说:“要看你就带我去地下室看看他本人吧!”

    美仑听了马到成的请求有些惊异,反应了几秒钟,才答应说:“是啊,我答应到了深更半夜的时候带你去地下室去看他的,你不提醒,我差点都给忘了!”

    尼玛,别的事儿能忘,你爷们儿被人弄死了,就放在地下室的冰柜里呢,这样的事儿你还会忘?

    分明是老子这次考验又顺利过关了,她精心挖的坑老子硬是没跳!

    哈哈,涉险过关的感觉还真有点惊心动魄呢!

    这还不说,还给她提出了一个无法回绝的建议,估计这回在她心里又开始佩服老子给她的惊喜了吧!

    于是,马到成跟随美仑一起拿着手电,朝存放牛得宝尸体的地下室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