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30章:完犊子

    马到成现在不用担心美仑跟自己同床会主动跟他咋样,他是担心跟这个裸睡的大美人同床会激活自己内里的那个潜伏的无形畜生,万一爆发出本能的当量,自己控制不住,酿出的后果将是什么,谁他娘的知道啊!

    “你还磨叽啥呢,我可不等你了,我先睡了……”美仑躺在床上眯了一会儿,见马到成迟迟不上来睡觉,就这样催促了一句。

    “好好好,我这就上来了……”马到成的心里可谓是翻江倒海七上八下,这算什么呢?难道她这么轻而易举地就默认了老子是她的男人了?这么随随便便地允许老子跟她同枕共眠了?

    这也太快了吧,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这也太那个了吧!

    边掀开被子钻了进去,边在心里不住地琢磨嘀咕:是不是又在耍什么花样来考验老子的定力呀,假如老子不假思索,真的像牛得宝那样,上去就跟她来一通啪啪啪的夫妻生活,万一她突然翻脸,将自己扫地出门,那老子可就前功尽弃了,之前所有的梦想可就瞬间都破灭了呀!

    可是,万一她就是那样的女人呢?

    完全不在乎上不上她呢?

    既然已经认同老子做她的丈夫了,也就可以随便过夫妻生活了吧?

    假如是这样的情况,那老子岂不是错过了千载难逢的美人好意?辜负了她荡漾的一片芳心?浪费了一刻千金的良宵!

    唉,奶奶的,真是应了那句话,女人心,海底针,咋这么难以琢磨呢!

    此时此刻,已经躺在了美仑的身边,就在一张床上一个被窝里,而且俩人都是裸睡,只要一个翻身,便可以一蹴而就做成一段佳话美事……特别是很快就听到了她轻轻的鼾声,就更让马到成闹心无比——她刚刚声称了她轻易睡不着,可一旦睡着就天打五雷都轰不醒她!

    那她现在睡着了,是不是老子对她做什么,她都浑然不知,是不是不做白不做,白白浪费了这美景良宵呢?

    悄悄将手伸了过去,居然一下子就触碰到了她的手臂,却好像一下子碰到了火炭一样,瞬间就缩了回来——不对劲呀,这么冰雪聪明的一个女人,咋会如此疏忽大意,先告诉一个刚刚认识的男人说一旦睡着就跟死狗一样咋弄不醒,然后还完全不设防地跟这个男人裸睡在一张床上,这也太明显是个陷阱了吧!

    虽然得到美仑要比得到美奂令人亢奋惬意百倍千倍,可越是这么难得的女人就越是不能“操之过急”!

    俗话说的好,瓜熟蒂落水到渠成,是好饭就别怕完,急于求成肯定忙中出错……假如在她“不知情”的情况下就在她的梦中把她给办了,回头她不是这个意思,一急眼炒了老子鱿鱼,那可就亏大了!

    仔细想想,只要老子不违背她的意愿,凡事都在她设定的框架里行事,估计她不会轻易过河拆桥卸磨杀驴吧,咋说对于她们姐妹俩来说,老子这个假冒的丈夫和赝品姐夫也是特殊时期她们的精神支柱吧,面对牛得宝的哥哥牛得才以及牛欢牛畅的时候,没了牛得宝这张王牌,她们姐妹俩即便有三头六臂也难以招架即将面临的灭顶之灾吧!

    既然老总在她们姐妹俩的心目中如此重要如此不可或缺,那在做事情的时候就该审时度势,三思后行,决不可以因为贪图一时的痛快,就丢了大好的局面……

    假如美仑是成心考验老子的定力,在获得诸如救猫咪,喝红酒,抽雪茄等方面的惊喜之后,还要看看当她“睡着了”之后,老子到底是个什么德行的男人吧!

    那——面对如此千载难逢却又危机四伏的局面,老子到底他娘的是办她还是不办呢?

    老子到底该咋办呢?

    马到成躺在美艳绝伦的美仑身边,触手可及的美色就在一步之遥,是进是退着实大费周章地折磨得马到成思绪万千……

    假如自己得知她一旦睡着“天打五雷轰”都不醒这样的信息之后,还知道她是在裸睡,换了别的畜生不如的男人会这样做呢?美仑一定是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无论之前这个冒牌丈夫表现的多么好,一旦在这个看似夫妻间的小事,却能看出一个男人的品性德行的大事中,得出她最后的结论!

    也许这样做了会给她一个全新的惊喜——毕竟她亲口承认老子比她男人大出不止一号吧,然而,这样的惊喜却是在她熟睡的时候做的,即便她偷偷受用了,也不会真正地承认这个惊喜吧!

    别以为老子年轻没有章程缺乏韬略,别以为老子在凯撒庄园的别墅里办了美奂就一定在你美仑面前也暴露出“动物”的一面!老子越是到了这样关键的时刻,还就越是理智越有定力,不会被你的美言美色给魅惑左右,老子自有自己的打法,你给老子挖的美人坑老子偏偏不跳!

    想想自己这一天的经历,马到成的脑海像过电影一样仿佛看了一部由自己主演的爱恨情仇的大片——一个穷途末路的苦逼**丝,弹尽粮绝出去找食儿却被人误认成了牛先生,将一串儿至关重要的钥匙给到了他的手里。

    然后为了讨要几百块或者几千块钱的回报,竟直接去了钥匙能打开大门的高档别墅,本以为没人在家,放下钥匙顺他个价值三五千的东西就离开呢,却遭遇了一个漂亮到迷死人的傻逼小姨子,口口声声地喊老子姐夫,还使出浑身解数半推半就欲拒还迎地愣是把老子神魂颠倒地给弄上了道!

    欢度之际,却又接到了她姐姐打来的电话,十分严厉认真地说她姐夫被害了,这个傻逼小姨子却笃定她身上正在办好事的男人就是她亲姐夫,所以,居然认定是她姐姐用这样的歹毒方式来捉奸的,一怒之下居然跟她姐姐摊了牌,将她与姐夫的“奸情”索性公开了!

    而她姐姐也蒙圈了,完全不信自己的亲妹妹此刻会跟已经被毒死,就放在地下室的冰柜中的姐夫在办事儿——到底是出了什么状况,妹妹到底是见了什么鬼,她这个当姐姐的,一定要弄清事实真相才行,居然真的飞奔到了别墅来“捉奸”了!

    结果令她瞠目结舌大吃一惊,妹妹还真是跟她“姐夫”在一起呢,只不过,这个姐夫是假冒的赝品,除了不经意间露出的大腿膝盖内侧的一颗黑痣让她知道了真相,别的还真让人分辨不出这个陌生的男人不是牛得宝!

    美奂激动地摊牌,美仑却做出了惊人的选择,将计就计,既然弄死牛得宝的人就是想利用他的死在明天下午的遗嘱公证会上玩儿个一招致胜的把戏,那老娘就借用这个与牛得宝相貌酷似的男人也打对手一个措手不及!

    之后所发生的一切,就都顺理成章地为了这样一个终极目标而发展行进,速度之快令人目不暇接,仿佛在梦中一样,显得不很真实,但又都是切身的体验!

    越是回想起今天这样突如其来的变化和翻天覆地的经历,马到成就越觉得自己是到了时来运转,桃运盛开,否极泰来,一步登天的时候了!

    而越是这样鸿运当头的时候,老子就越是应该冷静冷静再冷静吧,不能让裆下的那个小畜生坏了自己的大事吧!

    只要自己把握这样一个天赐的良机,审时度势与美仑美奂密切配合,发挥自己的各种长处,为她们赢得巨额利益的同时,自己也该彻底改变之前的苦逼命运了吧!

    想到这里,再听身边美人的鼾声,再闻身边美人的香气,马到成居然有了十足的信心和定力——迟早有一天,会让身边这个女人主动求欢索爱,到了那个时候,再满足老子的各种欲求,那才是一个男人的最高境界吧!

    正惬意自己忽然高级无比的境界和选择呢,却忽然想起一个关键的细节——之前在客厅里看各种录像的时候,趁美仑到书房去找更多的录像带,自己偷偷看了她和牛得宝入洞房的录像,当时心慌意乱地简直都有点把持不住了,听到美仑下楼的声音赶紧给退出带仓,慌乱中一下子给藏在了沙发的缝隙中……

    这样的一个举动虽然不算什么,可是万一被美仑发现被自己给藏在了沙发的缝隙真,老子在她心目中的形象就会大打折扣甚至瞬间颠覆吧!

    不行,必须立即趁美仑睡得“天打五雷轰”都不醒的时候,到一楼客厅的沙发缝隙中,找出那个录像带,然后,放在书房的某个地方,回头美仑发现了,也不至于怀疑是老子偷偷地看过了,还藏匿在沙发里,误以为老子日后还要反复观看她跟牛得宝洞房欢爱的光景呢!

    想到这里,马到成觉得刻不容缓,立即蹑手蹑脚地下了地,穿上了睡衣,就像做贼一样,出了美仑的卧房,下到一楼,借着微弱的光线,摸到了沙发处,凭借记忆,找到了看录像的时候坐过的沙发,到了缝隙中,摸出了那盘录像带,心里那块悬着的石头刚要落地,却突然听到有人在身后说话了:“我就知道是你藏起来的……”

    听到了美仑的声音,马到成差点儿吓掉了魂儿,特别是客厅里的灯也被打亮了,马到成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心说,完犊子了,这下彻底他娘的败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