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29章:要全力

    然而,仅仅过了一秒钟,马到成的转变了想法——管他多少钱一支呢,又不让老子花一分钱,免费让你品尝,你他娘的还转啥呢!抽!

    学刚才美仑抽雪茄的样子,从那个精致的盒子里拿出一只来,先用是放在鼻子底下深呼吸几次,仔细闻那来自顶级雪茄的特殊气息,然后才用圆形切刀切掉了烟头,放在嘴里,拿起那个价值万八千的打火机,叮的一声打着了火,轻而易举将这支价值3000块的雪茄给点燃了……

    尽管没什么吸烟的经验,尤其是抽雪茄的经验,但凭借之前在影视剧中见过的那些大亨阔少们抽雪茄时候的样子,做比成样还真将那些烟雾深深地吸进了马到成的肺里,稍加体味才徐徐从鼻孔呼出……并且配以高高翘起的二郎腿,俨然一副抽雪茄老手的气派架势……

    “咋样,抽出什么味道来了?”美仑一刻不停地仔细观察马到成抽雪茄的样子,整个过程和动作还都令她满意,跟牛得宝平时抽雪茄的样子差不多,挑不出什么毛病来,但他是否能抽出雪茄的味道来,就不得而知了,所以才这样问道。

    “刚刚拿在手里,就好像感受到了雪茄制作的时候,技师卷制手法的精准娴熟和完美力度,放在鼻下一闻,醇正的烟草气息便馥郁弥漫,芳香徐来,至于点燃后,吸食一口,瞬间便被那醇厚的芬芳所攫取,真可谓浓重但不刺激,独特却不妖娆,那醇厚又柔和的风味将视觉味觉嗅觉甚至触觉的每一个细节都展现得淋漓尽致,恰如其分……”马到成并非刻意谬赞而是发自内心谈及自己的切身感受,调动他全部的神经来感受刚才吸食这只雪茄的感觉,就这样描述了自己刚刚的真实体验!

    “你小子是不是又骗我了?”美仑听了马到成抽完雪茄的第一感受,马上这样惊异地问。

    “骗你什么了?”马到成一时没懂美仑这话是啥意思,难道自己刚才说的完全是驴唇不对马嘴,不是抽完雪茄应该有的感受?

    “是不是你早就是个抽雪茄的老手了?”美仑看了马到成抽雪茄的样子,又听了他如此老练专业的评价,真觉得他并非抽雪茄的白丁,而是曾经有过类似的经历,所以,这样来了一句。

    “天地良心,就我这样的穷光蛋,抽普通香烟都要掂量是否囊中羞涩,哪里还敢奢望能抽到如此高档的雪茄呢?”马到成立即给出了这样的坦诚解释。

    “你——真的是平生第一次抽雪茄?”美仑还在将信将疑。

    “对天发誓,今生今世还是头回接触雪茄,骗你是小鳖犊子!”马到成连发誓都透出了**丝的风范!

    “嗯,想不到,你不但对红酒有品鉴的天赋,对雪茄也有独到的领悟,你再次让我感到了惊喜……”美仑心里还有更多的赞叹但却只说了这么一点点……

    这个牛得宝的替代品,居然在很多时候不介意间就表现出了只有在富人圈子里历练很久才会形成的“富人气质”,除了他对每样东西的价格大惊小怪刨根问底还像个**丝苦逼之外,更多的时候,表现出的天生优质却令人惊喜不断……

    美仑似乎对自己做出的这个让马到成成为牛得宝替身去跟牛得才进行你死我活斗争争取到属于自己财富的决断倍添了信心……

    听了美仑如此高的评价,马到成当然有点受宠若惊,居然羞赧地低头回道:“给你惊喜就好,我生怕我什么做错了,让你失望呢……”

    “你到目前的表现还令我满意这样吧,时间不早了,咋们吃点夜宵就洗洗睡吧……”美仑似乎感觉到了某种疲倦,就这样提议说。

    “夜宵?我从来没有吃夜宵习惯的……”马到成其实是想知道,在富人的家里夜宵能吃些什么,不会也像自己在别墅里发现的冰川水还有西班牙火腿肠那么死贵死贵的吧!

    “今后必须学会牛得宝的这个习惯不可……”一听马到成这样说,美仑立即拿出了一副谆谆教诲的口吻,来修正马到成各种穷小子的习性习惯。

    “我尽力吧……”马到成不想违背美仑的意愿,马上这样回应说。。

    “不是尽力,而是要全力,任何一个细节,可能都会导致咱们满盘皆输,你懂我的意思了吗?”美仑再次强调学会牛得宝各种习惯的重要性和必要性……

    “我懂,没一个成功都是细节堆砌起来的,有一个细节脱落,都会功亏一篑,前功尽弃……”马到成竭力理解美仑的意图,给出了这样的回应。

    “知道这些就好,那就从吃夜宵这样的细节小事儿开始吧……”美仑这样总结说。

    “那好,恭敬不如从命了……”马到成心说,反正不用老子花钱,还有各种高级享受,何乐而不为呢,也就给出了这样的回应。

    “来吧,这是澳洲进口的a2全脂鲜牛奶,是从澳洲空运来的,半年四十八瓶,每周定时送到家中,不用你问,半年不到2000块钱,一瓶才40块钱,这个不算奢侈吧!”美仑似乎已经知道马到成凡事都要问问价格了,也就不等他问,直接就说了出来!

    尼玛,一瓶牛奶40块钱,还说不贵,老子连一块钱一袋的牛奶都舍不得喝呢!

    但马到成似乎学精了,回答美仑却是:“是啊,对于你和牛得宝这样身家的人,这点钱算什么呢……不贵不贵……”

    “来吧,你一杯我一杯,再来两块甜点就算是咱们的夜宵了……”美仑边说,边从冰箱里拿出一个环形的盒子来,打开了解释说:“这是曼谷莲花大酒店特制的甜点拼盘,在当地售价不到七百美金,运到国内当然就翻了一番……”

    尼玛,一盒饼干要一千五百多美元,还只是夜宵而已,尼玛这帮富人的生活也太奢靡了吧!但此刻马到成似乎已经习以为常见怪不怪了,从盒子里拿出一块红绿相配的饼干状的甜点来,放在嘴里咬下一口说:“嗯,还真是物有所值呢!”

    听马到成这样说,正在喝牛奶的美仑居然噗的一声笑了出来,不小心将牛奶喷到了桌上,马到成倒是没去追究美仑为啥听他这样说笑喷了,而是注意到美仑喷出的牛奶有几滴溅到了她自己敞开的脖子下,而且,开始向下方流淌而下……

    估计很快就会直接从她那深不可测的事业线直接流入她那真空的腹地吧……

    美仑似乎也感觉到了,急忙用手伸进了前边的睡衣,直接将那几滴牛奶给阻拦,然后居然将手指上的几滴牛奶直接抹进了嘴里,边吮手指边还用眼神去看马到成的反应!

    尼玛,这又是什么意思呢?本来就美感的嘴唇被粘了牛奶的手指突入之后形成了某种令人荡魄**的画面,这工夫还用眼神来乜斜老子,没反应就绝对不是男人了!

    然而,正当马到成指望美仑可能借题发挥,让事态朝着更加扑朔迷离的方向发展的时候,美仑却喝光了最后一点牛奶,起身对他说:“好了,今天先到这里吧,明天下午3点之前还有时间做别的准备,咱们先睡吧……”

    “睡觉?我睡哪里呀?”马到成听到睡觉这两个字,心头一紧,尼玛,用了“咱们先睡吧”这样的说法,这是虾米意思呢?马上这样反应说。

    “当然是跟我同睡啊!”美仑却波澜不惊,特别自然地这样回应说。

    “你就不怕我夜里畜生不如兽性大发把你给办了呀!”这句话从心口窝一直冲到了马到成的嗓子眼才激灵一下被他的理性给憋在了嘴里,缓了片刻,从嘴里出来的却是:“不行吧,我夜里打呼噜一定让你睡不好……”

    “这你就放心吧,我这个人你还不了解,轻易睡不着,可一旦睡着了,即便是天打五雷轰我都不会醒过来的……”美仑这样的美人居然口无遮拦地说出了她这么个秘密的毛病,是疏忽还是放松抑或是成心这样设计什么?

    “那你第二天早上咋醒来呢?”马到成脑子有点麻木,但还是提出了这样的好问题。

    “自然醒啊,到点儿我就自然醒来了,也不用谁叫我……”美仑却笑吟地一扬俏脸落落大方地给出了这样的答复。

    “哦,那我就不担心打呼噜会吵到你了……”马到成似乎没什么可说的了。

    “好了,男左女右,赶紧睡吧,我今天还真是累坏了,困极了,估计脑袋一挨枕头就会睡着的……”美仑这样说着,很快就到了那张不知道价值多少的高级双人床的右侧,掀开不知道价值几何的高级被子,脱下睡衣,刺溜一下子就钻了进去!

    尼玛,裸睡呀!

    还说睡着了天打五雷轰你都不醒,这话啥意思呢?

    跟这样一个裸睡的大美人睡在一张床上,更准确地说是睡在一个被窝里,这让老子情何以堪啊!

    难道是这个娘们儿真的把老子当成了牛得宝的替身,真的要跟老子过标准的夫妻生活,同眠共枕,欢愉敦伦,做什么都在情理之中,做什么都不需要事先请示,只要你想,就可以直接上马,囫囵行事?

    马到成的脑子一下子乱成了一锅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