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28章:抽雪茄

    “

    是啊,很快我就跟牛得宝恋爱结婚了,因为真的怕美奂这个爱冲动的丫头真的抢先跟牛得宝生米煮成熟饭,回头让我这个大她六岁的姐姐无比尴尬,尽管没谈几天恋爱就匆匆忙忙地结婚了,但我们之间的感情一直很好,除了我的肚子一直没动静,让我们俩多少有些遗憾之外,还真找不出我们的婚姻有什么大问题。”美仑也说出了她与牛得宝的婚姻状况。

    “你没能怀孕生孩子到底是谁的问题呢?”马到成连这样的话都问出口了,说明已经觉得自己跟美仑可以无话不说了。

    “我偷偷到医院检查过了,啥毛病都没有……”美仑这样自信地说道。

    “那就应该是牛得宝有问题了吧!”马到成马上这样说。

    “也许吧,不过,我最担心的就是当年他挺身而出救我和美奂的时候,被几个坏蛋狠狠地踢过命根子,或许就是那个时候给踢坏了,所以,我也就不敢跟他提及让他也去做个检查看看是不是他的问题的要求了……”美仑之所以一直没在这个问题上较真,原来是出于这样的深层原因。

    “是不是他那方面的能力都不行了呀!”马到成忽然想起来,之前美仑抓住他的反应说过比牛得宝大不只一号的话,就趁机这样问道。

    “谁说不行了?”美仑脸上似乎有点挂不住的样子了,就好像任何人都不可以评价她男人那方面的能力一样。

    “我咋觉得,他其实给不了你那方面的幸福呢!”马到成也有属于自己的直觉预感,单凭她在不同情况下,看见自己的反应的时候那种眼神和神态,还有亲口承认老子的反应比她男人的大出不止一号上看,她那方面肯定得不到真正的满足,都说三十如狼四十如虎,老子不信到了她这样的年龄的她会在这方面不渴求!

    “谁说的,我们好着呢!”美仑一听马到成居然这样说,俏脸一阵红一阵白的,马上这样苍白无力地争辩说。

    “我不信!”美仑越是争辩,马到成也就越是坚信自己的判断。

    “你以为我是那种一天都离不开男人崇幸那方面需求特别旺盛的浪妇吗?”美仑似乎真的急眼了——她嗔怒的时候似乎更加能体现出傲娇女王的防范来!

    “我不是那个意思……”马到成知道自己就快捅马蜂窝了,赶紧往回收敛。

    “你什么意思呀!”美仑似乎对这样的话题很是敏感和反感,所以,态度有些生硬,马上反过来逼问道。

    “我只是想知道你跟你丈夫的关系到底是个什么程度,这完全是为了熟悉他和你之间的关系嘛,真的没别的意思!”马到成一看美仑有点承受不住这样的话题了,就马上这样自圆其地说。

    “好了,不说这个了,进行下一项吧!”美仑似乎也觉得,跟一个冒牌的丈夫认真地争辩这样的环节有点过分和无聊了,所以,马上转移话题说。

    “下一项是什么?”马到成也觉得美仑的身上也有一定的底线,不是随随便便可以触碰的,记住这个底线,下次一定绕开了就是了。

    “难道你没看见牛得宝在老爷子的寿宴上一个特殊举动?”美仑第一次这样埋怨马到成。

    “什么举动?是当众抱起你过一个水沟那下,还是趁没人注意跟你热烈亲吻的那下?”马到成以为美仑指的是在录像上看到的,牛得宝的这些举动呢。

    “你说你,注意力都集中在什么地方了!”美仑一听马到成只关注这些细节,俏脸居然红了一下,马上这样嗔怪说。

    “到底什么举动啊,直接指出来就行了……”马到成还真是想不起来,刚才看牛家老爷子80大寿录像的时候,牛得宝有什么特殊的举动了。

    “就是他抽烟的样子啊——你之前抽烟吗?”美仑只好直接指出自己指的是什么细节了。

    “只在别人的婚礼上抽过喜烟……”马到成只好实话实说了——不是老子不抽烟,而是实在没有抽烟的钱呀!

    “其实牛得宝平时也不抽烟的,但他父亲为了让他显得很老练,居然逼迫他抽烟……”美仑这样解释说。

    “你是说,我要想扮演好牛得宝,还要学会抽烟?”马到成似乎知道美仑为啥要提及牛得宝的这个习惯了。

    “嗯,而且是雪茄!”美仑还这样补充了一句。

    “雪茄?听说那种烟老贵了!”马到成居然又露怯了,首先想到的就是雪茄这种传说中的只有黑老大才抽得起的烟一定价值不菲吧!

    “不是贵不贵的事儿,现在是你能不能抽的事儿,很多人根本就受不了雪茄的冲劲儿,只抽一两口就咳得不行了……”美仑担心的却是这个。

    “哎呀,我还真没试过……”马到成自己也心里没底,别说是雪茄,就是普通香烟也没抽过高档货呀,也就是在同学的婚礼上,抽过玉溪中华红塔山什么的,其他对于烟草这一块还真是知之甚少。

    “那现在就试试吧!”美仑边说,边到橱柜下边拿出一个精致的木盒来,连同一只从未见过的金属质感的银色打火机,放在了马到成的眼前,“打开抽一支我看看……”

    “尼玛,这么高档的包装,一定很贵吧!”这是马到成心里的叫嚷,嘴上却说:“从来没抽过雪茄,你教教我吧!”

    “好吧,第一次,我就教教你怎么抽雪茄……”美仑边说,边拿起那个精致的木盒子,打开了,就展现出了里边的足有普通香烟几倍粗细的雪茄来,拿出一只,用木盒里的一个环形切刀将一头切掉了,然后叼在嘴里,右手拿起打火机,叮的一声,就神奇地打出了火苗,然后,完全是一副男人抽雪茄的样子,点燃雪茄,还象征性地抽了一口!

    尼玛,这样的动作简直迷死人了,让马到成一下子想起了一个在大学期间迷恋过的香港女星梅艳芳,刚才美仑抽雪茄的样子,真的跟梅艳芳的神态有一拼呀!

    “轮到你抽了……”美仑吐出了吸纳到肺部的烟雾,然后轻柔地这样来了一句。

    “给我吧!”马到成以为,美仑这样说,是要将她点燃的那支雪茄给到自己手里继续抽呢!

    “我是让你学我抽雪茄的全过程!”美仑却直接将她手里的雪茄给丢弃在了一边。

    “那这支就浪费了?”马到成说完就意识到又要挨批了。

    “你什么时候能彻底摒弃你的穷人思维,见到什么都想到它很贵,什么都不舍得浪费行不行!”果然,又招惹美仑一阵口诛笔伐。

    “行是行,不过,我还是想知道这样的雪茄是什么牌子的,到底一支价值多少——还有,这个打火机好像也很值钱的样子!”马到成索性还是要知道了这样的雪茄到底多少钱一支,抽起来也才知道自己的身份几何吧!

    “你呀你,真拿你没办法!告诉你吧,这样的雪茄是古巴生产的,不是从正规渠道买来的……”美仑还是妥协了,开始说雪茄的出处了。

    “走私来的?”马到成马上跟了一句。

    “这个你就别管了,连牛得宝都不知道他父亲是如何弄到这么名贵雪茄的,但他父亲要求他,无论到了什么公开场合都要像电影里,周润发的做派那样抽这样名贵的雪茄……”美仑还是避重就轻,只说抽雪茄对于牛得宝的身份如何加分,而没说这款雪茄的具体价格。

    “说了半天,这样的雪茄到底多少钱一盒呀!”马到成还是耿耿于怀这个。

    “先说这只打火机吧,是原装正品的都彭

    LIGNE2朗声火石气体打火机,市场价不到七千块钱,这款是特殊定制的,算加价不到一万块钱……”美仑先你那个打火机,这样介绍说。

    尼玛,不就是用来点烟的嘛,一两块钱就能买到打火机,为啥要花万八千的买这么一个小小的玩意儿呢?有钱人真该死,太他娘的奢侈了!

    尽管心里这样骂着,但马到成的嘴上却再说:“真看不出来呀,这么个打火机就万八千的——那这些雪茄呢?”

    “告诉你吧,这款雪茄是上个世纪60年代推出的一个著名的古巴雪茄品牌——科伊巴。当时并不贵,每盒25支。每盒的价格92到750美元之间。而我们现在抽的这种,是2006年为纪念科伊巴品牌诞生40周年而限量生产的雪茄。该雪茄由古巴卷烟工诺尔玛·

    费尔南德斯一人亲手卷制而成,全球限量发行100盒,,每盒40支,共计4000支雪茄,一盒1.5万欧元,大约合每支470美元,号称世界上最贵的雪茄!”美仑居然给出了如此详尽的介绍!

    “470美元?一支?也就是相当于每支3000人民币左右?”马到成一听价格,完全傻掉了。

    “差不多吧!”美仑却波澜不惊地这样回答说。

    “这么贵,我哪里敢抽啊!”马到成拿起一支价值3000元的雪茄,手居然有些抖动了!

    尼玛,一支就3000块,老子拼死拼活给TM黑心老板干上一个月也就赚3000多块钱呀,这TM一支雪茄就要3000块,唉,贫富差距太大了,老子的小心脏有点承受不起呀!他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