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25章:流鼻血

    “那个……我想知道……牛得宝跟你能对视多久……”马上就要对视了,马到成觉得阵阵心虚,居然这样结结巴巴地问了这个问题。

    “他盯看我一宿都不会眨巴一下眼睛的!”美仑嘴角嫣然一笑,心说,听你这样问,就知道你输定了!

    “那是不是说,他早就对你风情熟视无睹了?是不是对你的美艳,早已经审美疲劳,甚至有眼无珠地视而不见了?”马到成听美仑这么说,心中骂道——好你个牛得宝,面对这样一个绝代佳人,你居然可以看上一宿眼睛都不眨一下,是不是早就喜新厌旧,睁着眼睛像是再看美仑,其实心里指不定想的那个娘们儿呢,比如今天救猫的时候见到的那个杨水花!心里有了这样的想法,说出口的话也就变成了这样。

    “少废话了,你再不跟我对视,我可就不给你这个机会了!”马到成的话似乎触到了美仑的痛处,所以,立即这样严肃地对马到成说。

    “好了好了,我什么都不说了,不过,我要喝口水——不知道为什么,嗓子眼儿特别发干!”马到成知道自己的话伤到了对方的痛处,所以,赶紧转移视线……

    “是不是手心也在一直冒汗呀!”美仑一听这样的时候,他居然还要去喝水,就趁机揶揄道。

    “你咋知道的?”马到成还真是两个手心都汗津津的。

    “你呀,处处都给我惊喜,唯独这方面太幼稚,太没经验了……”美仑拿出一副过来人的姿态,居高临下地这样评价马到成说。

    “那你就趁机教教我,咋样才能获得经验呢?”马到成反应倒是快,立即嬉皮笑脸地这样央求说——似乎这样能大大地环节即将开始的惨烈对视的压力。

    “少拖延时间偷换概念,快点坐好了,开始对视吧!”美仑似乎看出了马到成的鬼心眼子,就这样提醒他说。

    “等等,我真的渴极了,容我喝口水行不?”马到成还坚持要喝口水然后再开始。

    “不行!”

    “为啥呀?”

    “你有见过**的男女见了面,还有闲工夫喝水的吗?”美仑居然举出这样的例子来阻止马到成这样的时刻还要离场喝水。

    “哦,你承认咱俩之间是**一样的男女了?”马到成一脸坏笑地反问说。

    “再废话,信不信我马上收回刚才说的话?!”美仑听了差点儿被他给逗乐了,但还是竭力让自己严肃地说出了这样的话来。

    “好好好,我不喝水了,我马上跟你对视!”马到成知道自己再也没有理由逃避这场不见硝烟的视觉厮杀了,也就坐稳了,与美仑面对面,使劲儿咽了几口吐沫,还深呼吸了几次,这才对美仑说:“好了,可以开始了!”

    说来还真TM地奇怪,马到成本以为,只要自己咬牙坚持,十秒钟转瞬即逝,应该不至于败下阵来吧,硬着头皮也能扛过来吧!

    可是不知道为啥,头三秒还好,直视美仑的眼睛还没觉得咋地,顶多有点心动过速,瞳孔放大,手心冒汗之类的反应,可是到了四五秒的时候,不知道为啥,心脏突然停跳,大脑出现空白,仿佛自己的眼神被对方那火光电弧般的眼神给烧焦碳化了一样,等到六七秒的时候,整个人都好像被熔炉给融化了一般,**秒的时候,一股热流从马到成的鼻腔奔涌而出!

    奶奶的,马到成万万想不到,出事儿的不是俩眼睛,而是俩鼻孔!

    之前看见有的男生见到美女会流鼻血还以为是狗血桥段的夸张,现在轮到了自己的身上,居然比谁TM的流的都邪乎!

    不不不,不是老子太没出息了,而是美仑眼神的杀伤力太强大了!

    居然坚持到了9秒的时候功亏一篑!

    难道美仑算好了可以在10秒之内秒杀老子?

    而且是用老子自己的血来秒杀老子?

    尼玛,输了也就输了,干嘛输得这么惨烈,血哧呼啦的,早知道是这样的结果,干嘛还瘦驴拉硬屎跟美仑这样的美女打这样的赌啊!活该你一败涂地,活该你铩羽而归!

    唉,真是没脸见人了,真是糗出大了!唉,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你——不要紧吧!”一看马到成鼻口流血的样子,反倒吓坏了美仑,本来给了他10秒这么短的时限,就是给他个机会,到了十秒自己就认输,然后给他个看自己庐山真面目的机会饱饱他的眼福,也让他彻底了解自己的曼妙身材有多么的迷人靓丽呢,哪成想,10秒钟他都坚持不了,居然冒出了这么多的鼻血——难道自己的眼神具有如此的杀伤力?还是这个貌似牛得宝的家伙其实还是个情场白丁?见不得这样的阵势?还没冲锋陷阵就已经倒在阵前了?

    也不对,面对美奂的时候,他咋那么自信,咋那么果敢,一举将美奂给拿下了呢?

    问题出在哪里呢?

    先别管这些了,还是先帮他止住鼻血吧!

    “你仰躺着别动,我去拿急救箱来!”美仑立即行动,很快从另一个房间找到了一个高级急救箱,从里边拿出了高级药棉来帮助马到成止血,还让他继续仰躺着别动,立即用手机上网去查,男人流鼻血了如何处理……

    一下子居然跳出了好多种,什么冰敷啊,什么左鼻孔出血举右手,右鼻孔出血举左手啊,什么用蒜泥抹脚心啊,什么立即用热水泡脚啊……一时间美仑乱了阵脚,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给我投个凉毛巾盖在头上就行了……”这工夫,马到成倒是冷静下来了,给出了这样的建议……

    “好好好,你等着!”美仑立即冲到了卫生间里,打开水龙头将毛巾冲洗一下,拧干了,就跑了回来,一下子就放在了马到成的额头上……

    “对不起……我是不是……很没出息呀!”马到成对自己的表现太失望了,心灰意冷地这样问道。

    “嗯,想不到,我的眼神对你有如此的杀伤力……”美仑嘴上这样说,其实心里反倒觉得马到成有些可爱了,假如他是那种情场老手,跟她对视反过来让她败下阵来,她还真的不敢继续跟他相处了,或许那样的话,自己也就无法驾驭这个冒牌丈夫了……

    正是因为这个马到成的身上还有很多“处男”的生涩与纯真,才让美仑觉得有可塑性,可以驾驭,可以成为自己的得力帮手,在未来与牛得宝的哥哥牛得才的殊死搏斗中,成为自己的真正同盟和战友!

    “那——我是不是不配给牛得宝当替身了呀!”马到成却因此一下子心虚起来——这扯不扯,都是自己作的,正是应了那句话,不作死就不会死啊!早知道自己会是这个德行,何必逞能非要跟她玩儿对视呢!

    “先别说这些,先把鼻血止住了再说……”美仑此刻倒是开始同情和呵护起马到成了。

    “可能……需要找大蒜……切开了……把蒜汁儿涂抹我脚心上才能止住……”马到成似乎对自己流鼻血有过经验。

    “你早说呀!”美仑一听马到成自己有这样的经验,马上跑到了厨房,在冰箱里找到了大蒜,马上跑回来,剥开一瓣儿,居然不顾形象用牙咬开了,直接往马到成的脚心上画圈涂抹蒜汁……

    哇,居然像足疗一样让马到成一下子觉得身心完全舒泰放松了!

    很快,鼻血真的止住了!

    “你之前有过这样的情况吗?”止住鼻血之后,美仑边帮助马到成清理那些血渍,边这样问道。

    “有过……”美仑对马到成“不离不弃”关怀备至的具体行动感动了他,所以,问及这样问题的时候,只好实话实说了。

    “说说看,是不是也是跟美女对视才这样的?”美仑一听马到成不是第一次,就饶有兴趣地这样问道。

    “那是我读高中的时候,因为暗恋班里的一个女生,整天跟丢了魂儿一样,成绩直线下降,女班主任在摸底考试后,拿着我全班倒数第二的成绩单找我谈话,我当时拿出了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来对抗女班主任,气得她没招了,直接俯身过来,呵斥我说:看着我的眼睛!我当时还真就没在乎她的逼迫,直接去看她的眼睛,哪成想,顺带看见了她哈腰的时候领口里边的光景,所以,跟她还没对视几秒钟,就觉得鼻腔里热乎乎的有东西奔涌而出了……”马到成只好将自己曾经的一次流鼻血事件原原本本地讲了出来。

    “你的女班主任是个美女?”美仑这样说的同时,就是在说自己是美女,呵呵!

    “算不上美女,但在我十七八岁的时候,见到她那样三十出头风韵犹存的女人是绝对没有抵抗力的,所以,一看到她的眼神和胸前的光景,马上就流出了鼻血……还好,女班主任见多识广,马上从抽屉里拿出了蒜瓣儿,嚼碎了,直接涂抹在了我的脚心上,我那止不住的鼻血才止住了……”马到成还是将当时的情况,如实招来。

    “原来你是这样知道止血办法的呀……”美仑这才知道蒜泥抹脚心止鼻血秘方的来源。

    “你是不是觉得我很没出息,不配做牛得宝的替身了呀!”马到成此刻灰心至极,几乎一点儿信心都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