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24章:一瞬间

    “那是当然啊,死里逃生已经不止十回八回了,这次到了最关键的时刻,明天就要一锤子定音,敲定他们哥俩各自到底继承老爷子多少遗产了,就被人下了死手,一命呜呼,去天堂找他娘去了,把我和美奂丢在了茄子地里……”

    说到这里,美仑停顿了一下,好像有很多悲愤涌上了心头需要平复一些,沉了一会儿,才又说:“假如没有你的出现,大概明天就是个分水岭,不说把我和美奂扫地出门净身出户,也肯定不会再过现在的奢华生活了……”美仑说着说着,将牛得宝的死跟她还有妹妹美奂的命运给联系在了一起。

    “咋说你们也是六年的夫妻了,无论如何也应该获得一定的遗产份额吧……”马到成还替美仑心存侥幸呢。

    “没用的,没给牛家生下一儿半女的基本上就不算牛家的人,加上婚前早就做了财产公证,即便是牛得宝不死跟我离婚的话,我也得不到什么财产分割的……”美仑说出了其中的隐情。

    “那这么说,美奂说的要跟姐夫生个孩子的想法也是不无道理的?”马到成想起了美奂之前苦苦挣扎和追求的一个话题。

    “是啊,虽然我很嫉妒美奂跟她姐夫好,但说实在的,最后没招了,也只好舍出我妹妹跟牛得宝好,生下个一男半女的,继承哪怕十分之一的牛家财富,也够我们姐妹活一辈子了……”美仑也无奈地这样回应说。

    “可是现在风云突变,牛得宝这一死,一定让你们姐妹措手不及吧!”马到成越发觉得这样一对美艳绝伦的姐妹花,原来也会遭遇如此风雨飘摇的命运变故啊!

    “那是当然啊,你都不知道我看见牛得宝死在我面前的时候有多恐慌,就好像我和美奂一下子都被逼到了悬崖上一样,之前一直紧张明天的遗产公证酒会牛得才如何对牛得宝发难,找出种种理由来剥夺削减他的继承份额,可是现在好,人都没了,哪里还谈得上任何份额呢?就等着被牛得才给撵出这里和凯撒庄园的别墅——可能到了那个时候,我和美奂一落千丈,也变成了跟你之前一样的苦逼穷光蛋吧……”美仑连这样的惨烈后果都想到了。

    “现在——有了我的出现,或许能力挽狂澜扭转这一切吧……”马到成想再次刺探一下自己在美仑和美奂的命运中,是不是开始扮演不可或缺的角色了……

    “也许吧,当我打电话给美奂,听她说跟姐夫在一起的时候,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人就死在我面前,也刚刚放进了地下室的冰柜里,咋会在三十里外的别墅里,还有另外一个姐夫出现呢?可是听到妹妹跟我摊牌叫板的架势,我当时就意识到,有个超级骗子让我那个傻逼妹妹落入了圈套,刚刚男人被人害死了,不会是牛得才使了什么魔法,让美奂出现了幻觉,明明是跟一个牛得才派去的男人厮混在一起,却口口声声说是跟姐夫牛得宝在一起,所以,我才火速赶到了凯撒庄园的别墅,结果,第一眼看见你的时候,我都恍惚了,以为家里死的这个牛得宝也许是假的,而站在眼前的你,才是真的牛得宝……”美仑想起了第一眼看见马到成时候的感受。

    “可是,你当时一眼就认出我不是牛得宝的呀!”马到成对这个有点疑惑,就趁机提了出来。

    “对呀,就是因为我看见了一个细节,才断定你不是真的牛得宝……”美仑却这样说。

    “什么细节?我哪里跟牛得宝不一样呢?”马到成却浑然不知,自己到底跟牛得宝哪里有差别,到底是哪里露出了破绽,才让美仑认出自己不是真的牛得宝的。

    “把睡衣脱了吧!”美仑不回答马到成的问题,却提出了这样一个突然的要求。

    “脱衣服干嘛呀!”马到成本能地捂住了真空的裆下。

    “叫你脱你就脱!”美仑看见他像个男孩子一样害怕的样子,有点忍俊不禁,但还是这样命令说。

    “我里边可什么都没穿!”马到成趁机这样警告对方说。

    “我里边什么也都没穿呀——你怕啥呢?”美仑居然给出了这样的神回复!

    尼玛,这是啥逻辑呢?你里边什么都没穿就可以让我毫无顾忌地脱掉什么都没穿的外衣?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这可不是老子主动要脱的,更不是老子有暴露狂的癖好,完全是被你请求下,才不明真相脱掉的,至于脱掉之后产生的一切后果,老子概不负责!

    脱!

    脱了之后马到成立即后悔了,因为他完全没发觉自己早就反应了,而且反应异常强烈!

    “看,就是这里有一颗黑痣,牛得宝没有……”美仑对马到成的反应似乎视而不见,直接指着他膝盖内侧的一颗黑痣这样说道。

    “你是咋发现的?”马到成不可思议的是,自己这颗黑痣长在膝盖内侧,一般情形下没谁会发现呀,美仑是咋发现的呢?

    “就是你打开门看见我又立即关上的一瞬间,衣服的下襬掀起来让我瞥见了!”美仑说出了是什么时候发现的。

    “这个特征美奂咋没发现呢?”马到成的意思是,老子跟美奂什么都敞开了面对,她咋就没发现老子是假姐夫呢?

    “她口口声声说跟姐夫如何如何好,其实之前我几乎没给过她们机会。我估计美奂对牛得宝的身体几乎不了解,别说是一个膝盖旁边的黑痣,即便是肚子上有个刀疤什么的她也不会知道吧……”美仑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那,若是黑灯瞎火的,你看不见我这颗黑痣,是不是就分不清我是谁了?”马到成这样问的心理是,你说的是大白天,若是夜里老子摸上你的床,你就未必能认出老子不是你男人吧!

    “那也分得清……”美仑却不假思索马上给出了这样肯定的回应。

    “你凭啥分清呢?”马到成却搞不懂,美仑为啥不要光线就能辨别出老子是真是假。

    “这里呀,牛得宝的比你小不止一号呢!”美仑说的时候,居然还上去像挑选胡萝卜一样上下捏了几把,表示大小!

    “那个……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马到成顿时觉得满脸发烧,窘迫不安,毕竟这样的反应是可耻的,是不应该的,是动物本能的……

    “这个我理解,男人嘛,本能反应没什么大不了的……但你在公共场所可千万别这样!”美仑却没什么大惊小怪的,只是给了这样的提醒。

    “不会不会,只要我穿上裤子,有了约束,就不会出这样的状况了!”马到成强调都是因为真空的关系。

    “那就好……”美仑似乎一点儿都不追究马到成为啥会有这样的强烈反应。

    “对了,你不是说让我尽快熟悉牛得宝熟悉的一切吗?那是不是说,你也该脱掉衣服,让我也熟悉熟悉你的身体呢?”马到成却突然有了这样的心理——老子不该只让你这样摆布吧,这样不公平吧,是不是也该像老子一样,你也脱给老子看看呀!

    “想什么哪!”美仑一听突然嗔怒起来。

    “有错吗?”马到成却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

    “别忘了,从美奂那边论,你应该算我妹夫呢!”美仑立即说出了无可反驳的理由来!

    “可是,从牛得宝这边论,你还是我妻子呢!”马到成反应极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那也不行!”

    “咋不行啊?”

    “一码是一码,虽然现在名义上我是你妻子,你是我丈夫,可是咱们早已经有言在先,你现在是美奂的人了,所以,我们之间不可能有夫妻之间的那些行为了……你懂我的意思吧?”美仑说明了具体理由。

    “可是,这样的话,我害怕到了关键时刻,我跟你之间,没有那种夫妻感觉是不是会露馅穿帮啊!”马到成反过来将了对方一军。

    “别拿这个说事儿,你现在连我的眼神都不敢看,我若是脱了给你看,你还不当场晕厥呀!”美仑反倒抓住马到成的这个弱点猛烈地还击!

    “应该不会吧,谁知道呢,也许试试就知道了……”马到成知道自己最怕的就是美仑那勾魂荡魄的眼神了,但此刻,已经骑虎难下,只能硬着头皮这样说了。

    “我才不跟你打这样的赌呢,除非你敢盯看我的眼神超过30秒!”美仑说是不跟马到成打赌,却开了这样一个口子!

    “30秒?!太长了吧!”马到成一听,要对视三十秒,谁受得了啊!就马上这样讨价还价说。

    “那就20秒!”美仑居然妥协了!

    “20秒也长……”马到成索性乘胜追击。

    “那就10秒,不能再短了……”美仑还真是一让再让,居然让到了10秒这么短,可想而知,她对自己眼神的杀伤力多么的自信!

    “一言为定,假如我能盯看你的眼神10秒以上,你就让我看你脱了衣服啥样!”马到成一听,美仑答应只对视10秒就算自己赢,立即这样强调说!

    “一言为定!”美仑似乎完全相信自己的判断,对方绝对抗不过自己对他的10秒对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