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23章:去卧室

    “

    还真有点饿了……”马到成一看茶几上的那盘披萨,完全超乎想象,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披萨,虽然形状是圆的,主体颜色也都是暖红色的,但内容质感却从未见过,好像特别有料的样子“这个披萨——一定很贵吧……”

    “不贵,才五百多一点……”美仑边说边用餐刀对披萨进行小心翼翼的分割。

    “五百还不贵?切成十块一块还五十块呢,我吃过的最贵的披萨还不到五十块钱呢!”马到成情不自禁就露怯了。

    “今非昔比嘛,你现在要适应这样档次的生活,这款披萨是牛得宝平日里最喜欢吃的一种,看这焦香的饼底、浓郁的芝士、丰富的馅料……五百块钱一点儿都不贵……”美仑马上这样提醒对方说——你要时时刻刻把自己当成牛得宝才行。

    “味道跟普通的披萨有啥不一样的呢?”马到成看见色香味俱全的昂贵披萨,口水都快下来了。

    “尝尝就知道了……”美仑说着,将切好的一块儿递到了他的手里。

    一口下去,奶奶的,满口浓郁的甜蜜瞬间汁水满溢,松软有嚼劲,香浓却不腻,真是一分钱一分货,贵有贵的道理呀!

    一口气吃了三块儿马到成才止住,不是吃饱了,而是觉得一块儿差不多五六十块钱,自己这么快就造掉了二百来块钱,实在是太奢靡了吧,这样的心理导致他不得不停了下来……

    “吃好了,再喝点红酒吧……”美仑一直在看着马到成大快朵颐,见他停下了,又走到酒柜前,拿出一瓶外文商标的红酒和两个高脚杯走了回来。

    “这酒……也一定很贵的吧……”马到成算是认定了一个道理,这里的任何东西都应该超乎想象的贵,不然就不是富豪的生活了……

    “这是1997款的勃艮第红酒,是世界上最好的红酒,1500一瓶……”美仑边开酒瓶塞儿,边这样对马到成介绍说。

    “这么贵,喝一口差不多要十几二十块的吧……”马到成立即换算出喝一口大概多少钱了。

    “我说的1500是美元……”美仑一听马到成又是对价格大惊小怪的,就这样加了一句。

    “那岂不是喝一口要一两百块钱了?”马到成有点瞠目结舌地惊叹道……

    “记住了,你现在是牛得宝了,不要见了什么都用多少钱来衡量,要渐渐改变穷人的思维方式,用富人追求生活品质的态度来适应全新的境界……只有这样,才不会被外人看出破绽……”美仑似乎再也无法忍受马到成对任何食物都用价格来衡量的**丝状态了,就这样批评他说。

    “对不起,之前我可能是太苦逼了,突然如此奢华让我有点……就像……”马到成也觉得自己刘姥姥进大观园的熊样有点讨厌……

    “不用解释了,我能理解你,但你必须尽快适应牛得宝的身份,并且在每个生活细节上,尽可能地跟他的爱好习性相似才行……”美仑却宽宏大量地这样原谅对方说。

    “这种红酒是不是牛得宝最喜欢的红酒啊?”马到成马上转移话题说。

    “对,他平时只喝这个品牌旗下的红酒,通常都是一下子订购一百瓶窖藏起来……”美仑这样说,也是在告诉马到成,谁提及到这个话题,他也好知道之前牛得宝在红酒方面的喜好和手笔有多大。

    “哦,那我尝尝这么贵的红酒到底是个什么味道吧……”马到成有点急不可耐了。

    “那你告诉我,之前都喝过什么品牌的红酒吧……”美仑边往高脚玻璃杯里倒酒,边这样问了一句。

    “没喝过像模像样的红酒,最贵的就是长城干邑,对了,喝的最多的就是通化葡萄酒了……”马到成只能实话实说。

    “跟勃艮第比起来,那些红酒都应该算是泔水了……来,尝一口这个感觉一下……”美仑立即给了这样的评价。

    “好,我尝尝……”马到成接过美仑倒在高脚玻璃杯中的红酒,心里还在掂量就这么一点点会价值多少钱,放在嘴里抿了一口,奶奶的,还真是味道独特呢……

    “品出什么味道了吗?”美仑似乎在做一种测试,倒要从这品酒的角度,来看看这个家伙是个什么品位和档次的男人……

    “好像有草莓、香料和皮革味……”马到成喝了一口,皱起眉头,略加思索,直接说出了自己的感受。

    “你还真行呢,牛得宝品了这么多年都没品出这样的味道来,你第一口就品出来了,还有吗?”美仑却很惊喜地给出了这样的评价。

    “还有就是淡淡的酱油香、花香和甘草味……”马到成又品了一口之后,眨了眨眼,似乎更多地品味到了其中的滋味,就说出了这样的感受。

    “行啊你,居然真的品出了这款名酒的味道,是不是你骗我,之前喝过这样的酒啊!”美仑有点吃惊了,这个穷小子居然一语中的将这款名贵的红酒特色准确无误地都说了出来,是不是他之前品尝或者接触过呀!

    “真不骗你,这是我平生第一次喝这么好的红酒……”马到成却十分憨实地这样回答说。

    “嗯,你这个人,是有点与众不同……好了,喝完了这杯,我们到二楼的卧室去吧……”美仑似乎再次从马到成的身上获得了意外惊喜——这个穷小子还真有可塑性呢!马上给出了这样的指令……

    去卧室?马到成一听美仑这样吩咐,立即意识到一个问题——刚才洗完澡的时候是换上了牛得宝没穿过的睡衣,可是,里边却是真空的呀,在客厅还好掩人耳目,可是到了卧室万一这个娘们儿对自己提出什么非分的要求,自己能应付得了吗?

    你个没出息的东西,又不是黄花大闺女,怕她个大西瓜!反正你现在已经是她名义上的丈夫了,难道还怕她对你索欢求爱?

    既然走上了这样一条没法回头的路,那就硬着头皮由她去吧,反正老子也吃不了什么亏,还有啥顾虑的呢?去,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何况是老子喜欢的母老虎呢!

    上了二楼,美仑将马到成带进了她跟牛得宝住的卧房。

    一进门,马到成就看见了美仑的放大结婚照,镶嵌在夸张的油画框里,尼玛,那个幸福的新郎猛不丁一看不就是老子吗!

    可惜呀,那不是老子,那是跟自己长相酷似的牛得宝!

    还好,此时此刻你牛得宝再牛逼不是也死翘翘了?我马到成再苦逼不也是替代了你,被你老婆给引到了只有你们夫妻才可以进入的卧房了吗?

    谁叫老子命好,一步登天脱胎换骨成了你这个无福享受这富华生活的替身呢!

    “这是我跟牛得宝结婚的时候照的婚纱照……”一定是看见马到成看着婚床上方的结婚照发呆,美仑才从卧房的五斗橱里拿出一本老大的相册来,边递给马到成边说。

    “看这些东西……有必要吗?”马到成越是在美仑的身边看见貌似自己的男人跟她幸福地拍照心里就越不是滋味——那么像老子,却不是老子,老子的心里能好受吗?还是不看的好吧!

    “当然了,你要尽快直观或者间接地了解牛得宝的所有过去和经历,这样才会在面对牛得才他们的时候不至于露出马脚来……”美仑边解释,边亲自过来,靠近马到成,准确地说,是肩并肩地坐在了一起,边翻动那本巨大的相册。

    “哦,可是我看这些相册,就好像看自己再跟你结婚的时候照的一样,只不过,那个时候我根本就不知道你是谁,更是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个跟我长相几乎一样的男人叫牛得宝……”马到成边看美仑翻动的相册里,那些精美绝伦的婚纱照,边发出了这样的感慨。

    “是啊,谁能想到还有你这样一个跟他一模一样的男人存在呢?若不是你身份证的年龄跟牛得宝差三岁的话,我真怀疑,当初牛得宝的母亲生的就是双胞胎,只不过,将你送给民间的一户人家去养了,就是生怕被大房生的牛得才给一起干掉了……”美仑居然这样假想过。

    “对了,说说牛得宝的母亲吧,现在哪里?”马到成这样问道。

    “在天堂……”

    “已经过世了?”

    “是啊,就在牛得宝刚刚懂事的时候,出了一场离奇的车祸,就撒手人寰,丢下了不到未成年的牛得宝,到另一个世界去了……”美仑提到此事,神情有些暗淡。

    “估计也是有人成心迫害她吧……”马到成一听就不是普通的车祸,就猜测一定是被人成心陷害的。

    “理论上是一山不能存二虎,除非一公和一母,但那个时候牛旺天的大老婆已经故去了,不可能是她对牛得宝的母亲怀恨在心,雇凶做掉了牛得宝的母亲……”美仑马上给出了这样的判断。

    “那会是谁干的呢?不会也是牛得才干的吧!”马到成这样猜测说。

    “十有**是他干的,但一直都没有确凿的证据。”美仑给出了这样的回应。

    “那牛得宝能活到现在也不是一帆风顺吧……”马到成预感到了牛得宝的身世一定十分坎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