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22章:试定力

    “很简单的,只要有耐心,懂技巧,很容易做到的……”马到成知道自己又给了美仑一个惊喜,所以,很惬意地这样解释说。

    “你可知道,我这只猫之前从来不允许我和美奂之外的人触碰它的,就连牛得宝也不行,更别说哄它睡觉了,真想不到,你居然有这样的手艺这么快就跟丫蛋儿成了朋友……”其实美仑的心里是在说,难怪美奂那么快就委身给了你这个冒牌的姐夫,原来你比她原本的姐夫多了不止一下子两下子呀!

    “也算我幸运,丫蛋儿对我没有陌生感,或许是它还记得刚才卡在树枝上是我把它救了下来,才对我有了好感,才允许我跟它玩耍,甚至可以撸它后背,令它彻底愉悦放松,才一下子睡着了吧……”马到成并不居功自傲,而是说出了其中的道理。

    “太好了,今后你可以为我分担很多用在丫蛋儿身上的心思了……”美仑一听这个家伙居然还会哄猫,又是一阵暗喜,心里着实高兴起来……

    “这个没问题,只要我有时间,就跟它玩耍,让它不再孤单寂寞……”马到成越发觉得自己跟丫蛋儿搞好关系是多么的重要了。

    “真是想不到,你跟我家这么有缘,先是美奂跟你一见钟情,还那么快就以身相许了,从来没见过美奂跟我那么急眼巴登的呢,还有这只猫,从前牛得才跟它几乎不交流,他们俩就好像反冲似的,也许是打心里往外就讨厌我养猫吧……”美仑似乎还要多跟马到成谈及猫咪的话题。

    “这也许纯属个人喜好吧,兴许牛得宝喜欢养狗也说不一定呢!”马到成善解人意地这样说。

    “他才不喜欢狗呢……”美仑马上这样否定说。

    “或许是因为童年的时候遭遇了猫狗的袭击,长大了也就不再喜欢猫狗了吧……”马到成又这样理解说。

    “你这个人,还真是善解人意——对了,你也出了一身臭汗吧,也去洗个澡吧……”美仑转而给出了这样的建议。

    “这好吗?”马到成有点猝不及防,瞅瞅卫生间的方向,这样问道。

    “你客气啥呀,今后这可就是你的家了!”美仑用一种貌似妻子对丈夫的口气这样对马到成说……

    “我是说,我们可以共用一个卫生间吗?”马到成真有点承受不了美仑的亲昵说法,慌乱中,胡乱提出了这样担心……

    “这个容我解释一下,之前我从来不在一楼这个公共卫生间里洗浴的,可是牛得宝出事儿之后,我马上打发走了家里的几个不知情的下人,同时也不想再到二楼的那个卫生间去洗浴了,因为那里有很多牛得宝专用的东西,看到那些我就不舒服,所以,我今天才第一次用了这个卫生间洗浴的……”美仑立即说明了为什么“外人”可是到她洗浴的卫生间去洗浴。

    “哦,是这样啊,我在来这里的路上还真是惊出几身冷汗来,自己闻不出来,可能别人闻了就有汗味儿了吧……”马到成一听原来是公共的卫生间,马上想起了之前美仑让他闻身上汗味儿的情景,也想炮制一下,但又不敢直说。

    “对呀,刚才你闻我的时候,我就闻到你身上的味道了……”美仑似乎一下子看透了马到成想说什么,立即这样回答说。

    “那我就赶紧去洗洗吧……”马到成一听美仑完全懂了自己的意思,有些难为情,立即这样说。

    “好,我也去换件干净的衣服了……”

    于是,马到成起身朝美仑刚刚出来的卫生间走,美仑则上了二楼去自己的更衣室去换衣服了……

    马到成进到一楼的卫生间里才发现,虽然说是公共卫生间,但装修也十分讲究,浴缸,喷头,龙头,瓷砖,隔断,热水器等等一看就知道都是高档货,英文标识的所以不知道什么什么牌子,可一看那造型质感就知道都价值不菲。

    赶紧脱了身上的衣服,刚要一步跨入淋浴池,却突然被眼前挂在白钢横杆上的几件女人的贴身小物件给惊呆了——美仑不会如此大意吧,洗完澡这些私内的东西不收起来?是成心遗忘在这里,还是故意试探老子的定力?

    管她什么目的呢,先闻闻上边的味道再说吧……

    这个娘们儿一定是成心设计老子的,明明应该在她二楼自己的卧室里洗浴的,却偏偏说什么看到了牛得宝的遗物心情不好,才到了一楼这个客人和佣人用的卫生间来洗浴,走的时候居然将这些私物件裤遗留在这里,肯定知道老子进来洗的时候会发现,发现了之后会情不自禁?

    老子还就将计就计了,老子就给你来个:让我一次闻个够了!

    然而,正闻得心荡神摇,不要不要的,却听见了浴室的门在响……

    几乎是同时,浴室的门居然真的被打开了,回身一看,尼玛,居然是美仑径直走了进来,边将两瓶浴液放在平台上,边十分自然亲切地对马到成说:“忘了告诉你,这里只有女士用的浴液,没有男士用的浴液,我就给你找了两瓶,你自己试试哪样好,随便用好了……”

    说完,又像到树杈上收她晾晒的衣服一样,将她有意无意留下的那些私内物件,包括挂在马到成反应上的那件,都捡拾在了手里,还十分自然地解释说:“看我这记性,刚才忘了一起带走了……”说完,完全不顾及马到成的感受,没事儿人地出去了!

    尼玛,难道你真把老子当成你男人牛得宝了?

    夫妻之间这个时候也得事先打打个招呼吧,不能说进来就进来吧,何况老子完全是个陌生的男人呢!你咋就如此毫无顾忌地直接闯入,没费吹灰之力就让老子的彻底出了洋相呢!只不过,马到成的心里边这么臭骂边有一股子美滋滋的暖流从内心深处源源不断地涌动出来——这个美仑口口声声说她不跟美奂争我这个冒牌的姐夫,实际上,咋感觉她时时处处都在表明一件事,那就是她根本就不用争——这个男人就是老娘的男人,就是牛得宝,完全没有陌生感,更是不用试用期,看刚才突然闯进来说话办事儿的神情样子,完全是多年夫妻之间才会有的没有任何忌惮的行径嘛!

    这样的感受让马到成很是舒爽惬意,看见美仑这次进来拿走私内物件的瞬间嘴角露出的一丝丝不为人知的窃笑,就彻底知道了她的良苦用心——那好吧,老子绝不辜负了你的殷切期望,不但用你刚刚送来的男士洗浴液痛快淋漓地洗个澡,还要将所有残留在老子的肺叶上的你的那些私内物件上的气味都变成肺结核,留作永久的纪念和回味……

    只是,更令马到成想不到的是,还没等洗完呢,换上一套浅蓝丝绸吊带短裙的美仑居然二次进出城门般地不敲门就进到了浴室里。

    “这是牛得宝没穿过的睡衣,你洗完之后换上吧……”美仑说完,将那摞衣服放下,本该直接出去了吧,居然还来了一句:“不用我给你搓搓后背吧……”

    尼玛,有完没完了!

    老子的定力再强,也禁不住你这样的明晃晃撩拨啊,难道你就不怕老子一时兴起,直接扑上去,做出那什么都不如的苟且之事来?

    嗯,你一定心里就是这么想的吧,老子偏偏不上你的美当,尽管心里在不住的呐喊——好啊,老子真需要美女搓背呢!

    可是嘴上却道貌岸然地回答说:“不用不用,我自己用毛巾已经搓过了……”

    “那就好,那我回客厅等你去了……”

    马到成本想听到美仑二次发起进攻的时候,来个顺水推舟的妥协,就范美女的好意呢,可是她却见好就收,立马鸣金收兵了!

    尼玛,真像歌中唱到的,把我丢在了井底下,割断了绳子就走了,你呀,你呀……

    但转念一想,或许美仑这样做就是考验老子的定力,试探老子的德行,假如自己能克制本能的想法,那就给老子加分,假如自己稍微过格行事,虽然她不会把老子咋样,但一定是大大减分的吧……

    现在还没真正成为牛得宝呢,你小子毛躁啥呢?等到明天开完了那个重要的遗产公证酒会,没漏出破绽,大家都认定你就是活着的牛得宝的时候,锅里碗里还不都是你的菜嘛……

    这样想着,马到成的心绪也就平和下来,赶紧洗完了,穿上了美仑刚刚送来的,牛得宝没穿过的睡衣,一照镜子,尼玛,又像个人样了!

    从卫生间里出来,突然发现整个客厅的色调都变了,之前明亮的灯光不知道为什么变得柔和了,而且不知道从哪里漂浮着一种似有似无只有在高级餐厅才会有的柔美音乐……

    再看美仑正坐在客厅沙发的茶几前忙着什么,走近了才听她说:“饿了吧,我刚刚从意大利餐厅叫的外卖披萨,吃点吧,吃完咱们再干正事儿……”

    干正事儿?什么是正事儿?马到成立即搜肠刮肚绞尽脑汁琢磨美仑说的正事儿会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