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21章:撸猫师

    “不过姐可别忘了自己说的话!”美奂还给出了这样的提醒。

    “姐说什么了?”美仑好像不记得自己给过美奂什么特殊的承诺了。

    “姐可说好了不跟我争姐夫的!”美奂再次强调这一点。

    “看你那点出息,姐什么时候食言过……”美仑一听妹妹还记得这件事儿,就觉得好笑。

    “姐这么说人家就放心了……”美奂马上兴高采烈起来。

    “你那边没事儿吧……”美仑趁机转移话题。

    “没事儿,谁敢来进犯,定让他有来无回!”美奂立即给出了嘎嘣溜脆的回答。

    “好,你多长点精神,发现情况赶紧给我打电话!”美仑这样叮嘱说。

    “放心吧姐——对了,要好好对方姐夫哦,别饿着他,渴着他,他有什么需要就满足他……”美奂反过来又这样叮嘱姐姐说。

    “你这话啥意思呀,他要是有那方面的需要姐也满足他?”美仑的声音压得更低,居然这样理解美奂说的意思。

    “不是不是,我说的是温饱方面的,绝对不是那方面的,姐不是说了不跟我争姐夫嘛,咋转眼就忘了呢……”美奂马上就急赤白脸了。

    “逗你玩儿呢,你还当真了!好了挂了,有事儿记得第一个给姐打电话!”美仑马上给出了这样的回应。

    “记住了姐!”美奂这才放下心来。

    挂断美奂的电话,美仑回身一眼看见马到成正眼巴巴地看着她,想知道美奂打电话都说些什么,立即对他说:“美奂说了,那边没事儿,对了,还说不让我跟她争你……你说呢?”

    听美仑居然将姐妹俩之间的“私房话”都透露给自己了,马到成有点懵懂——她说这话是啥意思呀?就想到她的眼睛里找到答案。

    可是不知道为啥,眼神刚刚对上,马上就打滑一样刺溜一下闪开了,人都因此晃悠了一下……

    “你倒是给个回应啊!”美仑看见马到成毫无反应,就这样逼了他一句。

    “哦……”马到成这才激灵一下反应过来,稍微迟钝了一下,灵机一动地回答说:“我现在……不是牛得宝了嘛,名义上……也就是你的丈夫了,哪里还谈得上争不争的呢……”

    “嗯,你还真会回答问题——好了,刚才救猫的时候,吓出我一身臭汗来,你闻闻,是不是必须洗个澡了?”美仑边说,边将身子凑到了马到成的跟前,还真的做出了让他闻一闻身上是否臭汗气味儿,是不是该洗澡的动作来。

    尼玛,普天之下,哪有美女身上出了臭汗还还会让男人闻她呢?避之不及还来不及呢,哪里还会主动送上来让别人闻呢?

    一定是这个又冷又艳的女人想趁机玩儿什么花样,假装出了一身臭汗让老子来闻,其实就是要让老子近距离地感受一下她身上特有的气息!

    还口口声声说不跟她妹妹美奂争老子这个冒牌姐夫,这些特别的动作又是啥意思呢?

    一旦识破了对方用意,马到成立即凑近了美仑的身体,来了一个深呼吸——尼玛,这哪里是臭汗的味道呢?这分明就是特有的女人香嘛!那种沁人心脾,馥郁芬芳的气味儿若是真的洗掉了那才是可惜了呢!

    然而,马到成的机灵就在这里,尽管自己一下子就沉迷在了来自美仑身体上的那一阵阵的芳香中,恨不能直接抱在怀里,软玉温香勾连悱恻一番再说!但理性马上提醒他,此刻还不是放松自己跟她那个的时候,所以,立即回答说:“嗯,是该洗洗了……”

    “那好,那你帮我看护一会儿我的心肝儿丫蛋儿,我有半个小时就够了!”美仑马上提出了这样的请求。

    不是吧,洗洗身上的汗味儿,需要半个小时的时间?马到成想起自己冲个澡最快的时候只需三五分钟,在心里就这样嘀咕,但嘴上却说:“这只名贵的猫叫丫蛋儿?”

    “是啊,忘了告诉你了,这是我和美奂给它起的名字,不过虽然叫丫蛋儿,却是一只公猫……”美仑马上给出了这样的回答。

    “哦,不说出来,我还真分不出公母呢……可是,为啥公猫却叫丫蛋儿呢?”马到成对这样的反差有点搞不懂,就这样问道。

    “你不觉得像我这样高贵的女人抱一只公猫会让人说三道四吗?”美仑这样反问道。

    “于是就叫这只猫丫蛋儿,别人听了以为是只母猫?”马到成这样理解道。

    “对呀,到现在,除了美奂还有牛得宝,还没谁知道丫蛋儿是只公猫呢!”美仑话里话外的是在暗示你小子现在也算是这个家里的人了,可以知道这样的秘密了。

    “还别说,连我都没分清它是公是母呢……”马到成这样附和说。

    “好了,帮我看护一会儿丫蛋儿,我去洗澡了……”

    看着美仑安顿好了那只猫咪,就朝一楼的卫生间走去的背影,马到成心想,这个美仑还真是跟美奂有天壤之别,说她冷艳吧,还时时处处都给你某种暗示让你有接近她甚至嬉戏她的机会——可她心里到底想的是啥,你却完全摸不着头脑——唉,美人已经令人荡魄**了,美人若是让你猜不透,就更令人魂牵梦绕了!

    还有一点马到成有点纳闷——按说美仑的男人牛得宝刚刚死掉,她也算刚刚成了新寡,咋说也应该从里到外地表现出某种忧伤悲哀吧,可是除了提到那个死鬼丈夫的时候,脸色有点暗淡之外,别的根本就看不出她是个刚刚成了新寡的女人……

    这其中,到底是因为马上就找到了我这个酷似他丈夫,又不断给她惊喜的冒牌男人,还是压根儿跟她那个死鬼丈夫同床异梦,貌合神离?若不是为了他的财富,早就离他而去了?现在被人做掉了,虽然担心可能得不到什么牛家的遗产财富,可是马上就有了个酷似的男人出现,也就让她悬着的心一下子落地安生了?

    马到成边这样想,边试图去接近和触碰那只名贵的猫咪……边抚慰丫蛋儿那丝滑的皮毛,边继续捉摸自己到底该如何扮演好这也许让自己一步登天,也许让自己瞬间堕入深渊的角色……

    真是过了半个多小时,美仑才从浴室里出来,洁白的毛巾将湿漉漉的头发高高地包裹在头顶,偶尔散落下来的一缕头发,很是俏皮地勾勒在她那本来就标致到倾国倾城的脸上,身体却是被一条同样洁白的高级浴巾从后背盘绕到前边,只在左侧腋窝下叠加后临时掖成了一个筒裙的样子,半个胸连同两个香肩完全显露在外,几滴幸运的水珠还在她的皮肤上流连忘返,似乎要与她水嫩润滑的肌肤完全交融在一起……

    马到成完全看傻眼了。

    尼玛,这样简单地围拢一下就出来了?浴巾之下一定是真空状态吧!

    只要轻轻一拉,那条洁白的浴巾就会轻松滑落,让她那魔鬼般的身材原形毕露吧!

    难道你这个妖娆到极致的娘们儿是要考验老子到底是不是那种见了美女就会扑上去一顿饕餮的涩狼?

    马到成的心里腾地一下子真是本能地燃起了某种畜生才有的欲念!

    本来以为,之前看见的美奂出浴的样子就是天下第一美人了呢,现在想起来,跟美仑一比,立马分了胜负见了高低……

    美奂真该算是小家碧玉,美仑却是当之无愧的大家闺秀,那种端庄典雅又仪态万方的姿色,大概跟当红的“二冰”都有一拼吧!

    美仑也就是没进军演艺界,不然的话,怕是很多明星都黯然失色了吧!

    “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呀!”美仑一出来,看见马到成那样傻愣愣地盯着自己看,居然如此接地气地来了一句。

    “见过美女,但没见过你这么美的美女!”马到成反应还算快,没因为自己刚才的那些活思想而穿帮露怯。

    “少拍马屁啦——我的丫蛋儿呢?”美仑嘴上阻止马到成赞美她,心里却是美滋滋的,但又不好表现出来,就马上转移话题说。

    “刚刚被我给哄睡了……”马到成马上这样回答说,

    “怎么可能呢?”美仑一眼看见了那只名贵的猫咪果真首尾盘成一个圆圈,实实在在地睡在了“猫床”里,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平时丫蛋儿从来不这个时间睡觉的,尤其是在受到了惊吓之后,你是怎么做到的?”美仑一副无比惊奇的眼神盯看着马到成,倒要听听他用了什么手段让如此娇贵挑剔的博美拉,如此恬静地睡着了……

    “不瞒你说,我之前换过很多工作,其中一项就是‘撸猫师’……”马到成给出了这样一个出人意料的解释。

    “啥?撸啥师?”美仑好像从来没听说过还有这样一个职业。

    “撸猫师,这是日本人发明的职业,很多上班族家里养猫一到白天自己在家的过于孤单寂寞,于是,就送到一个宠物中心去,由专人陪伴这些猫咪进行各种玩耍娱乐,其中就有个不停地撸猫背的动作,这样会令猫咪十分的舒服惬意,甚至可以进入香甜的睡眠,所以,这个职业因此得名,叫了撸猫师……”马到成将到底什么是撸猫师来历说了出来。

    “原来你还有这两下子呀!”美仑在“铁的事实”面前,再次打心里往外对这个**丝出身的家伙刮目相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