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0章:捅死你

    “什么误会,快说你用的是不是易容术,乔装打扮成了牛得宝从样子,潜伏在了别墅里,然后对我妹妹下手骗财骗色了?不说实话,信不信我马上报警,立即抓你到局子里去说清楚?”美仑似乎将马到成的全部行径都给看穿了一样……

    “容我解释,容我解释啊!”马到成被美仑的气势——具体说是她的香气给逼得差点儿窒息了——这样的香气令马到成完全难以招架了,仿佛身体中有个禽兽不如的自己,都这样的时候了,还有某种冲动要直接扑到这个迷死男人的女人,然后……

    “识趣就快点坦白交代,兴许还能给你个宽大处理!”美仑一听对方缴械投降了,马上松开他,退后一步说。

    “好好好,我说实话!”马到成心说,这下彻底完犊子了,不说实话怕是真的过不了美仑这一关了,反正今天的事儿不能全怪我,那就索性实话实说了吧!

    “你先说,你到底是谁吧!”美仑带头坐了在了客厅里的沙发上,开口这样问道。

    “这是我的身份证……”马到成心说,空口白牙说啥你们大概都不会信,看了身份证,你们就知道我是谁了吧,就掏出了身份证,递在了美仑的手里……

    “马到成?!”美奂一把抢了过去,看见上面的名字完全不敢相信!

    “对,我叫马到成,是个孤儿,五年前大学毕业就来到了林海,考研不成考公务员无望就反复换各种工作,最近失业了,就到处溜达,今天在盛地广场的旺天大厦有人叫我牛先生,还塞到我手里一串高级钥匙,上边有凯撒庄园88号的字样,我就想过来还了钥匙,得点报偿,也好给这个月弄点生活费,想不到,家里没人,就直接进来了,更想不到,遇到了美奂把我认作了姐夫,之后的事情,美奂就全知道了……”马到成将整个前期过程都交代清楚明白了……

    “你在撒谎,你说的不是真的!”美奂主观上绝对不愿意相信这个跟自己刚刚欢爱无度过的男人不是姐夫牛得宝,而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叫马到成的男人,这怎么可能呢?这个家伙咋会跟姐夫牛得宝长得一模一样呢?

    “他说的一点儿都没错,你姐夫死的时候,身上的钥匙的确丢了!”美仑居然还说出了旁证。

    “难不成,他就是杀害姐夫的凶手?”美奂立马将姐姐拉到了一边,小声对姐姐这样说。

    “这个不太可能!”美仑却出乎意料地给出了这样的回应……

    “那他的手里咋会有姐夫的钥匙,那他咋会跑到这里来占尽我的便宜!”美奂好像吃了老大的亏一样,这样急赤白脸地问姐姐。

    “他若是凶手的话,就不会承认捡到了钥匙,他若是凶手的话,就不会长得跟你姐夫一模一样……”美仑一直都处在理智的判断中。

    “姐呀,我没说谎吧,不是我水性杨花随便跟了别的男人吧!”美奂的意思是,这个家伙假如长得不像姐夫的话,人家哪里会舍身给他呢!

    “你若是随便跟了别的男人,没把他当成你姐夫,我还能原谅你,偏偏是你看见跟你姐夫长相一样的男人,就直接献身给了他,这其中的性质可就变了……”美仑却一下子揭穿了妹妹这次舍身的性质是什么。

    “姐呀,我也是受害者呀,姐你可得为妹妹做主啊!”美奂马上撒娇地抱住了姐姐的胳膊。

    “好了,你我的事儿以后在说,现在当务之急是如何处理这个叫马到成的人!”美仑知道什么是轻重缓急。

    “姐呀,我被她玷污了清白的身子,这辈子大概都洗不清了,今天我要是放过他,就等于放过了强暴过我的涩狼啊!”美奂忽然转变了对这个假冒姐夫的态度,从极度的爱恋,到了疯狂的仇恨!

    “那你要怎样他?”美仑看见妹妹怒不可遏的样子,反倒这样问她了。

    “我恨不得一刀捅死他!”美奂很是姓感地、咬牙切齿地这样说道。

    “这是刀,你去捅死他吧……”令美奂无论如何都想不到的是,姐姐美仑听了她的话,顺手就从lv包里拿出一把锋利的匕首来,递了过去!

    “姐呀,你真的让我捅死他呀!”美奂接过了那把匕首,居然犹豫不决起来。

    “不捅死他,咋解了你的心头之恨,咋为你舍身给他报仇雪恨呀!”美仑居然用这样的话来激将她。

    “那好,那我今天就豁出去了,非要一刀捅死这个强暴了我的涩狼不可!”美奂边说,边持刀直奔马到成而来!

    此刻的马到成当然是忐忑不安,一副惶惶不可终日的样子,不知道事态发展下去会是个什么爷爷奶奶样,但也没有想好如何金蝉脱壳全身而退的好办法,就只好硬着头皮在一边等着姐妹俩商量完如何处置自己……

    尼玛,真不知道今天是阴差阳错交了桃花运,还是稀里糊涂捅了马蜂窝,还好今天总算跟美奂这样的小美女有过蚀骨**的数次接触了,死活这辈子也算是值了!

    然而,看见美奂白牙咬唇,怒目圆睁,手持一把锋利的匕首直奔自己冲过来的时候,马到成还是觉得就这么被她捅死也太亏了吧!

    撒腿就跑,还是奋起反抗?

    靠,我马到成虽然是个孤儿外加**丝,可是到死也不该做个孬种吧,既然冒充人家的姐夫,拿走了人家的第一次,还酣畅淋漓地欢度数次,现在败露了,也该让人家出了那口恶气,一刀扎死自己就算倒霉,一刀扎不死就算自己命大——你都白刀子进来红刀子出去了,也就该放老子走人了吧——这么想着,马到成居然挺直了腰杆,面对美奂直刺过来的匕首,居然拿出了一副面不改色心不跳,视死如归的神情来坦然面对!

    “好你个披着羊皮的色郎,玷污了姑奶奶的清白,我要你付出血的代价!”美奂边冲过来行刺,边还振振有词地说出了她的心里呐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