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9章:再一次

    马到成的心都快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了,心说,彻底完犊子了,到了还是没逃脱,这下真的死定了,居然本能地一下子将打开的门又给关上了!

    门外的美仑冷眼一看也惊呆了,难道牛得宝没死?

    定睛再看,发现对方一闪即逝的时候,睡衣的下襬露出的腿上有一颗牛得宝没有的蚕豆大的黑痣,这才让仿佛出现幻觉的美仑回过神来!

    世界上居然有跟牛得宝长得一模一样的男人?而且还打着姐夫的名义,跑到这别墅中跟妹妹美奂来偷腥约会了?

    正不知道该如何开口说话的时候,房门居然被砰地一声给关上了,这才反应过来,立即使劲儿拍门,叫道:“美奂,快开门,姐有话要问你!”

    “千万别开……”门里的马到成浑身颤抖,情不自禁这样小声地央求翘着嘴角完全不屑姐姐这么快就出现的美奂耳边说道。

    “既然死到临头了,也就没什么好怕的了,开门,我就不信我姐能把咱们生吞活剥了!”美奂也不等马到成同意,上前一步,一把将房门给拉开了!

    美仑看见是妹妹美奂将房门打开的,跨进一步,一把将她拉了出去,藏在自己的身后,然后对不敢直视她的,这个貌似牛得宝的男人厉声问道:“你是谁!”

    “姐呀,都说一日夫妻百日恩,跟姐夫恋爱就谈了六年,结婚又过了六年,咋到头来,连自己的男人都不认得了呢!”美奂一听姐姐见了姐夫居然这样开口问话,就用这样的口吻来揶揄姐姐说。

    “一边呆着去——我再问你一次,你到底是谁!”美仑一把再次将凑到前边来的美奂给扯到自己的身后,进了一步逼近早已心慌气短的马到成这样逼问道……

    “我知道姐姐为什么这样问了,换了我老公跟小姨子好上了,我也会感觉他十分陌生,完全不认识他了,那今天咱们还是把话都挑明了说吧,我跟姐夫已经生米煮成熟饭了,现在就要姐姐一句话,是成全我们,大家都相安无事,还是撕破脸皮大家拼个鱼死网破!”

    “啪!”美仑回手一巴掌打在了美奂的脸上,低声骂道:“你给我闭嘴……”

    “凭什么打人家呀,人家跟姐夫好又不是一天两天了,只不过今天天赐良缘让我跟姐夫在这里有了私会的机会,也就把生米煮成熟饭了,姐姐若是真的看不下去我跟姐夫好,那就跟姐夫离婚,让姐夫娶我好了,反正姐姐也不能生育,那就让我替姐夫生个一男半女的,也好给牛家传宗接代,继承家业呀……”美奂捂着她的粉红的小脸,泪眼巴嚓地这样说道。

    “你个死丫头片子,都什么时候了,还说这样的傻话!”美仑却是一副顿足捶胸的样子狠狠地回了一句。

    “我说的都是真心话呀姐,我跟姐夫是真心相爱的呀!”美奂还是蒙在鼓里,不知道姐姐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那你得先知道他是人还是鬼!”美仑用手一指眼前的马到成,最是那胸前的一抖,令她那傲娇的身材得以细微的扭摆,让人不经意间发现了她那难以掩饰的魅人风情。

    “为什么这样说呀!”美奂完全不懂姐姐为什么这样说。

    “别问我,你问他!”美仑一个眼神横扫过来,就好像一束激光令人不寒而栗!

    “他是活生生的人呀,刚刚跟我做过爱,姐你看,他还有影子呢,咋能是鬼呢?”美奂完全不能立即姐姐为啥要说姐夫是鬼的说法。

    “不是鬼,那躺在城里地下室冰柜里的那具尸体又是谁呢?”美仑立即这样反问道。

    “姐姐说什么呢?我咋听不懂呢?”美奂之前完全没有从这样的角度来思考问题,以为姐姐说的姐夫被害都是在咒姐夫不得好死呢,现在姐姐居然当着姐夫的面儿这说,这到底是咋回事呢?

    “不懂就问他!”美仑再次伸出了手指直指马到成的鼻子说。

    “他真的是我姐夫啊,真的跟我好了呀,我们真的相亲相爱呀……”美奂眼睁睁地看着早已蔫头耷脑可怜兮兮的姐夫,还在坚信自己跟姐夫的海誓山盟呢!

    “也好,既然不是鬼,那就快说你到底是什么人吧!”美仑这样说着,薅住美奂的胳膊,就快步闯进客厅,将这个跟牛得宝几乎一模一样的男人也给逼到了沙发前,并且这样逼问道……

    “我是……”马到成此刻真的被这个叫美仑的姐姐给弄得麻爪蒙圈了,这个女人的样貌跟美奂比起来都属于极品尤物型的女人,可是气质上却比美奂平添了不止一个档次的魅力气场,让人在她面前不能不自惭形秽,再也没了在美奂面前那种肆无忌惮冒名顶替的勇气和胆量了,就好像一眼就让她给彻底看穿了一样……

    “姐夫别怕,既然我们相爱了,而且都有了夫妻之实了,也就什么都不用怕了!”美奂一看姐夫支支吾吾一副怯生生的模样,马上过来,搀扶住他的胳膊,还这样鼓励和安慰他说。

    “你给我闭嘴,再多说一句,信不信我就撕烂你的嘴!”美仑却再次一把将不知真相的妹妹给猛地扯到身后,这样警告说。

    “姐姐干嘛这么凶啊,虽然我跟姐夫好,姐夫心里难受,可是这未必是坏事儿呀,姐姐不能生养,就应该把位置腾出来,让我给姐夫生个孩子,这样的话,咱们姐妹在牛家也就有了根基和位置了,也就不怕那个牛得才搞什么花样名堂了!”美奂却一肚子委屈地这样据理力争说。

    “你再说话我就用胶带给的嘴封上了!”美仑这样说完,马上冲过去,一把薅住马到成的衣领凶巴巴地逼问道:“看来你手段可以呀,不但冒充了我男人,还欺骗了我妹妹的感情,骗了色不说,大概接下来,还要骗取牛家的财富吧!”

    “没有没有,都是误会,都是误会呀!”尼玛,假如是个普通的女人这样凶巴巴地逼问自己,马到成兴许还能招架一阵,可是这个美仑过来薅住自己脖领子的时候,高耸的前部几乎像枪口顶在了自己的胸膛上一样,哪里还有抵赖和反抗的气力呀,呼吸严重不畅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