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6章:哪成想

    “那是因为……”美奂此刻似乎有些骑虎难下……

    “你正在跟一个男人在在一起?我都听到他的呼哧声了,赶紧告诉他快点停下来,十万火急,你必须赶回市里跟姐商量下一步该咋办!”美仑一下子将妹妹的行径给彻底揭穿了!

    “好……我这就让他停下来……”美奂这才算承认了自己不是在跑步机上,而是在跟一个陌生的男人在一起……

    然而,此时此刻,马到成的心理十分复杂——奶奶的,这么快就要穿帮露馅了?管不了那么多了,那就让他来个痛快的,哪怕是因此就死在了这个靓妞的手里,这辈子也没白活,也算是值了!

    “姐夫啊,这下完蛋了……”美奂突然沮丧起来,像是从天堂瞬间跌入了地狱一样……

    “咋了,你姐知道真相了?”马到成断断续续地听到了美奂和她姐姐美仑的对话,本以为美奂会直接质问自己——你到底是谁?姐姐说姐夫已经被毒死了,你到底是人是鬼!然而,这个美奂却完全没这样质问自己,反而是一副无可奈何的表情,这说明她还是相信跟她在一起的男人就是她的真姐夫吧!

    “我说过我姐的直觉可准了,一定是她预感到了姐夫正在跟我好呢,才谎称姐夫被毒死了,看看我的反应,我本来想瞒过她的,可是,还是让她猜出来我正在跟姐夫在一起呢!”美奂居然这样理解姐姐来电话的用意。

    “那她也不至于用那么恶毒地咒自己的男人死掉吧!”马到成却提出了这样的质疑。

    “我姐就是这样的女人,但凡姐夫有一点儿活思想,都会被我姐给发现,回头跟姐夫没完没了的,这次若是被她揭穿了,我到是没啥,是她亲妹妹,姐夫你可就要遭殃了!”美奂这样披露姐姐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人!

    “她能把我咋样?”马到成心说,反正回头受罚的不是我马到成,是那个牛先生,索性装一把逼,显示一下老子的威风爽爽又如何?

    “具体咋样我也说不清,反正姐夫就等着遭罪吧!”美奂投来一副同情可怜的表情。

    “假如你我死不承认她也就没话可说了吧!”马到成这样试着问道。

    “姐夫能扛得住我姐的犀利审问?姐夫忘了去年春节的时候,在城里的房子里,姐夫喝醉了我到屋里给姐夫送解酒茶,刚要对姐夫好,我姐就出现了,事后我姐说,是她直觉告诉她,若是她不出来阻止,姐夫就会在我身上犯错误了——这次一定是我姐感觉到了,所以才打了这样一个电话来阻止我跟姐夫好的……”美奂却给出了这样的答复。

    “可是,现在生米已经煮成熟饭了,想抵赖都没用了吧……”马到成才不怕乱子大呢!

    “那我就跟我姐摊牌!”美奂突然发狠了,好像跟姐夫生米煮成熟饭之后,一切都不在乎,也什么都豁出去了……

    “摊啥牌呀?”马到成就想看到这个牛先生的小姨子,将来会咋跟她姐摊牌,带着某种幸灾乐祸的心理,这样问道。

    “直接告诉我姐,我跟姐夫已经那个了,而且是两厢情愿,要杀要剐,随姐姐的便吧!”美奂还真是融入角色了。

    “哎呀,那可不行吧!”尽管马到成的心里有某种无名的亢奋,知道将来在他们姐妹之间,当然包括那个牛先生在内会不可避免地爆发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可是还要从姐夫的角度来提出某种担忧。

    “咋不行啊?难道姐夫害怕了?”美奂以为姐夫因此就要退缩了。

    “怎么会呢!男子汉大丈夫,敢作敢当,做了就是做了,有什么可怕的!”马到成心说,老子是个冒牌货,回头洪水滔天,天下大乱又跟自己有啥关系呢?所以,话只管说得满满的,反正也不用真正负责任!

    “我就知道姐夫是真正的男人嘛!那我姐问及今天的事儿,我可就都实话实说了!”美奂居然还认定眼前的这个男人就是她姐夫,姐姐说的被害死的姐夫完全是为了逼出真相才想出的招数,幸亏没上当,才让姐夫跟自己有了这样的海誓山盟!

    “只管说吧,天塌下来,由姐夫扛着呢!”马到成越说越来劲了——这辈子,还从来没在任何女人面前说过这么爽快的话呢!

    “姐夫你太了不起了,我就爱姐夫这一点!”美奂的身心,在这一刻,似乎彻底被姐夫给征服了,一下子扑到了马到成的身上……

    马到成心想,最后再爽一把,然后见好就收,趁她疲惫不堪,自己就溜之乎也,逃之夭夭,从此彻底消失,把所有的麻烦都留给那个真正的冤大头的姐夫去收拾残局吧!

    哈哈,长这么大,头回遇到这么大的便宜让老子给碰上了!

    哪成想,正做得荡魄**热火朝天呢,美奂的手机又TM地响了起来!

    “姐夫别停……”美奂一准知道是姐姐打来的,边像吸盘一样揽住马到成,边伸出手去抓起了手机……

    “太过分了吧你,你把姐的话都当是放屁了吧!”手机里立即传来了美仑厉声呵斥的声音。

    “姐你听我解释!”美奂似乎还想心平气和地跟姐姐说明具体情况呢。

    “什么都别解释,立马给我滚回来,再迟疑,别怪我跟你断绝姐妹关系!”美仑那边似乎遇到了十万火急的情况等着跟唯一的亲人想出紧急对策呢,然而,心急火燎地等待妹妹回去跟她见面,却迟迟不见她的踪影,心中的恼火就腾地燃烧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