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5章:疑心重

    “除了这些,姐夫还要答应跟人家有个蜜月旅行……”眼看就要成好事了,美奂又提出了新的要求。

    “你刚刚不是说不让我跟你姐离婚娶你吗?”马到成以为对方是这个意思——本想啥都不说就答应她,反正老子不是她的真姐夫,答应什么都属于子虚乌有,所以,只管答应她好了……但为了显得真实可信,还是延续刚才的话题这样反问道。但嘴上还是这样问道。

    “不娶我就不能跟人家有个蜜月旅行了……”这样说的时候,美奂支撑住对方的手臂渐渐松开了……

    “行行行,回头我找个理由,说要出差一个月,然后就带你一起去周游世界一个月,就算我们的蜜月旅行了,这总行了吧……”马到成赶紧给出了这样虚构的承诺,就是要尽快与之来个酣畅淋漓的鱼水之欢!

    “还有,姐夫要答应让我生下一个咱俩的孩子……”就在关键时刻,美奂提出了最后的要求……

    “这个有点过分了吧,你不是说你姐特别敏感,凡事都逃不过她的直觉吗?偷个情什么的还可以,若是有了孩子,那可就是纸里包不住火了吧!”虽然马到成可以无条件地答应对方提出的一切,但戏还是要演得更像才好,所以,假装提出了这样的质疑。

    “我不管,反正姐夫若是要了人家,就要答应这几个条件……”美奂撒娇的样子没有任何男人能抵挡得住。

    “好好好,我都答应你,只要你不让我跟你姐离婚娶你,剩下的,我什么都答应你!”马到成再也无法克制自己的火山猛烈喷发了,只能气喘吁吁地什么都答应了对方……

    “姐夫若是早点答应人家这些的话,人家早就是姐夫的人了……”美奂在跟她心目中的姐夫合为一体的瞬间,还这样热切地来了一句……

    然而,正当假姐夫马到成与这个真小姨子活蹦乱跳的时候,美奂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快帮我看看是谁来的电话……有显示……”美仑这样请求马到成说。

    “好像是……美仑……”马到成这才瞥了一眼豪华的床头柜上,那个最新款的苹果手机屏幕上的来电显示,看见了美仑两个字,就这样回答说。

    “快把手机拿给我……”美奂这才说明了自己的意图。

    “那咱们停一会,等你接完电话再说吧……”马到成竭力克制自己,这样询问说。

    “不用停……”美仑却直接拿过手机,接通了姐姐的电话……

    “美奂吗?”手机接通,马到成听见对方这样急迫地问。

    “姐姐……是我呀……”美奂还在刚才的氛围节奏中,所以,回答起来还是断断续续的……

    “你在干嘛?”手机里的美仑马上这样质疑说。

    “我……我……我在健身呀!”美奂的反应还真是快!

    “健身?”美仑马上这样诘问道。

    “是啊……”美奂回答的是那么的从容。

    “听你连气儿都喘不匀了……”手机里的美仑这样揭穿说。

    “人家正在跑步机上跑步呢……”美奂却给出了这样的合理解释。

    “快点停下来!”想不到,手机里的美仑态度十分急迫和生硬地命令说。

    “干嘛呀姐!”美奂很不情愿……

    “必须停下来听姐说!”美仑却像急眼了一样,声嘶力竭地呵斥道。

    “为什么呀姐?”美奂以为是姐姐听出自己在跟姐夫好了,但还是这样问了一句。

    “你姐夫出事儿了!”美仑却给出了这样一个完全出乎意料的答案。

    “啥?”美奂简直比关系自己的耳朵——姐夫出事儿了?出什么事儿了?难道是姐夫找不到姐夫,就用她的直觉认定姐夫是在跟别的女人在一起了,所以,才打电话告诉自己姐夫出事儿了?而此时此刻,姐夫真的正在跟自己做好事呢,嘻嘻……这可真好笑,真刺激呢!

    “你姐夫被他哥牛得才给毒死了!”手机里居然传来了这样振聋发聩的消息!

    “姐你再说一遍?”美奂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在马到成的节奏里,有点蒙圈的感觉了……

    “你姐夫昨天夜里去跟牛得才谈事儿,说是商量明天老爷子遗嘱的事情,可是今天早上回来就说不舒服,躺了一会儿就嘴吐白沫,还没等送医院就……”美仑马上说明了具体情况!

    “不可能啊姐!”美奂心里一定在说:姐姐说姐夫已经被牛得才给毒死了,那自己身上的这个是谁呢?

    “咋不可能呢?”美仑大概凭借她强大的直觉感觉到了妹妹话里有话!

    “姐夫真的被毒死了?”美奂却没直接回答,而是进一步提问道。

    “这还有假,姐什么时候跟你开过这样的玩笑?”美仑却一本正经十分严肃地这样回答说……

    “可是姐……”美奂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回应姐姐了——大概姐姐从来没跟她开过这样的玩笑,一旦姐姐说姐夫真的死了,那就一定不会是假的,可是,正跟自己在一起的这个男人又是谁呢?

    “你这个没心没肺的傻狍子,咋还没从跑步机上下来呢?”手机另一端的美仑这样呵斥道。

    “不是啊姐……”美奂真的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了!明明自己正在跟姐夫好嘛,姐姐为何如此歹毒地说姐夫已经被毒死了呢?姐姐这是在玩儿什么花样呢?

    “那是什么?”美仑的疑心更重了,这样关键的时候,妹妹在跟自己搞什么花样呢,免不了气不打一处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