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770章 信不信由他

    “这里只有我有钥匙,即便被发现,里边不开门,谁也进不来……”何盼娣边这样解释,边拉二公子直接跟她好在了一起……

    “一旦被堵在里边,不开门能解决问题了?”虽然已经跳到何盼娣的井里开始打水了,但马到成还是这样担心地问。

    “看这里……”何盼娣又指了指二公子站的脚下……

    “这里咋了?”马到成用脚跺了跺脚下,感觉里边空空的,这样问。

    “这里是一个盖子,下边是一个地下管道的通道,我下去过,一直通道外边的地沟里,我曾经下去过一次,里边还挺宽敞的,一旦咱俩被发现,出不去了,从这里逃生吧……”何盼娣居然给出了这样一条逃走的后路!

    “你是不是早想好咱俩可能会在这样的情况下,有这样一次特殊的约会?”马到成会心地一笑,边跟何盼娣缠绵悱恻,边这样问道。

    “原先也没特别想,在刚才,看见二公子看我的眼神里,是那么的忧伤,恋恋不舍的样子,我很心疼,所以,才找了个机会下来,想在这里,最后一次再跟二公子好一把,也算是给彼此留下一个终身难忘的美好记忆吧……”何盼娣则说是看了刚才他的眼神,觉得可怜他,心疼他,才突然做出了这样一个大胆决定,要在婚礼,再跟二公子好一把的!

    “你今天太美了……”其实今天来这里看到打扮成新娘子的何盼娣的时候,马到成的心还真是疼了一下,原来何盼娣还有这么漂亮美艳的一面,假如不是现实的束缚,必须让她嫁给螳螂,而是一辈子做自己的女人的话,那该多好啊!

    “人家是要在这最美的时候,再给二公子一把嘛……”一听二公子表扬自己,何盼娣似乎更加心花怒放了,使出浑身解数将自己的全部美艳都展现出来,奉献给自己最心仪的男人……

    “那我全部收下了……”马到成还真觉得自己将何盼娣一生最美的时刻给收入囊,归档进了自己蚀骨铭心的记忆册,留存到永远……

    “都拿走吧二公子,最好什么都别留下……”何盼娣嫁螳螂纯属无奈,所以,才会说出这样的决绝的情话……

    “好嘞……”马到成对何盼娣的话心领神会,忽然觉得何盼娣如此大胆地带自己到这里来,在她的婚礼,还要这样犒赏一番她心仪的男人,想起了当初第一眼看见何盼娣的时候,居然一点儿感觉都没有,假如不是她带着一个头巾的话,还以为她是个男孩子呢!

    后来帮何家姐妹去办户口的时候,跟她开始有较深入的接触,但那个时候还是没觉得她身有多少女人味儿,还是把她当成一个要好的朋友而已……

    直到后来带他们全家进城,那天在商场给大家买衣服的时候,何家大姐——说是大姐,其实也才二十三四岁而已——居然在试衣间里,只用了两三分钟把那点儿事儿三下五去二地给办了,还没反应过来,人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地,出去该干啥干啥了……

    这件事儿似乎才触动了何盼娣,才开始觉得,这个其他姐妹都叫“二姐夫”的男人应该属于自己,或者说,自己应该变成一个让他爱的女人,这样才会跟他有那种关系吧……

    主要是他们何家姐妹之间很少有争风吃醋的妒忌蔓延在各种交往的关系,甚至还相互提醒相互帮助,何盼娣后来能发明出到她井里去打水的喻,其实不是她的专利,而是大姐何招娣言传身教给她的,而且,在那几个晚,家里只有马到成和她的时候,俩人才真正相亲相爱在了一起……

    至于螳螂的出现以及利用螳螂来接盘何盼娣,也是螳螂真心实意地爱了何盼娣,不然的话,也不会选他做这个“冤大头”按照何盼娣的话说,其实是他小子捡了个大便宜,换做可以妻妾成群的年代,哪里会有他小子什么事儿呢?

    现在好了,现在已经到了跟螳螂举行婚礼,婚礼结束,何盼娣要彻底与二公子“分道扬镳”再也不能像从前那样,可以如胶似漆,酣畅淋漓地到她的井里去打水了,本来以为,昨天夜里是“生离死别”了呢,想不到,今天在几乎不可能的情况下,居然又被她找到了机会,而且,穿着新娘的婚纱,以她平生最好的样貌,给了她心仪男人最满意最刺激的一次……

    心充满了欢爱和满足,所以才如入无人之境一样,将身心的荡漾都哼唧出来了……

    好像世界完全不存在了,只有他们两个在云端飘荡翱翔……完全忘记了这里是婚礼现场,这里是公共场所,这里随时随地都有可能有人经过……

    然而……在俩人几乎同时抵达欲死欲仙境地的时候,忽然听到外边有人在喊:“何盼娣,你在厕所里吗?你咋样了?”

    一听是螳螂的声音,何盼娣和马到成立即停止了热烈的动作,竖起耳朵听他到底是在哪里说话……

    “厕所在哪里?”马到成对这里不是很熟悉,所以,一听螳螂在外边喊的内容,知道他已经到了厕所的门外,也这样在何盼娣的耳边问道。

    “在这里五步外的地方……”何盼娣也小声贴着二公子的耳朵这样回答说。

    “那他会不会找到这里呀?”马到成担心这个……

    “应该不会,他只知道我内急去厕所了,不知道我在这里跟二公子好呢……”何盼娣此刻正在某种特殊的快慰,差一把火,可以欲死欲仙了,所以,边说还边示意二公子不要停下来……

    “他若是总也找不到你,一定会发动大家一起找,到了那个时候咋办呢?”马到成也快到了某种极限的边缘了,所以,也没停下来,但还是这样继续担心地问。

    “那也不怕……”何盼娣居然显得很镇定。

    “为啥不怕?”马到成反而紧张起来,不知道何盼娣为啥什么都不怕。

    “实在不行,我把二公子装进一个大筐里,然后,从这里出去……”何盼娣居然还有这样一套方案来解燃眉之急……

    “那你咋跟他们解释呢?”马到成还是觉得,即便这样,你也不好跟他们解释吧。

    “我说,我刚才被烟味儿酒味儿给熏得迷迷糊糊的,想一个人躲在这里清净清净……”何盼娣还真是早有预案了……

    “你觉得,他会信吗?”马到成却觉得,螳螂不可能你说什么,他信什么吧,万一产生怀疑可咋办呢?

    “信不信由他了,实在不信婚礼结束我跟他离婚,然后回到娘家,这样的话,可以一辈子都是二公子的女人了……”何盼娣的心里居然还做好了这样的准备——越是闹出了矛盾,将来她没法跟螳螂维系婚姻了,好像何盼娣越高兴似的!

    “千万别这么想,还是想办法尽可能不让他知道咱们有这样的关系吧,之前做了那么的的努力,一直隐瞒到现在,大家还都相安无事,一旦事情败露了,那后果是啥不用我多说吧……”马到成则这样规劝何盼娣说。

    “什么都别说了二公子,本来人家这辈子是二公子的女人,都是出于无奈,才便宜了螳螂这样的小男人,无论我怎样对他,都是他占了便宜,都是他前世修来的福分,所以,我一点儿都没有愧疚他的心理……”原来,在何盼娣的心目,螳螂永远都是这样一个角色。

    “那咱们最好也把之前的戏继续演下去,别露出马脚破绽最好……”马到成则从大局出发,这样证明劝导何盼娣说。

    “没事儿的二公子,我有一百种对付他的办法呢……”何盼娣这样说的时候,似乎整个人进入到了那种欲死欲仙的状态,动作也主动地加大了幅度,居然还哼唧出了声音……

    一听何盼娣这样说,马到成也觉得,本来该是自己的女人,现在不得已才嫁给了螳螂,所以,即便是在他们的婚礼这样跟新娘子爽一把,也没什么对不起他的吧,也加大了操作力度,想将这次偷爱变成一次酣畅淋漓的约会……

    何盼娣也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快慰欢愉,虽然竭力压制,但还是情不自禁发出了特殊的哼唧声音……

    一定是螳螂在厕所外边喊了一阵,里边没动静,直接闯入厕所了,但发现里边没人,所以,才十分狐疑地从厕所出来,继续寻找何盼娣的下落……

    可是找了一些地方,还是不见何盼娣的身影,又返回到了厕所,居然怀疑是不是何盼娣着急了男厕所……

    可是男厕所也都查过了,没有何盼娣在里边……

    那她去哪里了呢?干脆直接去问问大姐何招娣吧,也许她会知道何盼娣到底去了哪里,为什么不见了踪影吧……

    可是走过小仓库的时候,忽然听到里边有女人哼唧的声音,一下子站住了……

    螳螂仔细贴近了门板听里边的动静,还真好像是何盼娣在哼唧呢,她这是干啥呢?难道在婚礼,偷偷溜到了这里,来偷别的男人了?

    螳螂的那颗小心脏差点儿直接停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