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774章 还有完没完

    “顾客吃完走了许多,现在在四处寻找,找到地近去的医院和抢救的方式都不同,所以,需要大量现金呀,您念在人命关天的份儿,快点儿跟您的级领导沟通,给我提出这一百万现金,我好去救这些人的性命啊!”何招娣再次佩服二公子,在电话也预测到了银行可能会这样问,也按照二公子的建议,给出了这样的回答……

    “好好好,我这去沟通……”银行的负责人似乎没话说了,马出门找人商量去了……

    居然很快拿到了钱,而且是五十万一个包装袋,常俊杰一手一个,拎着出银行,银行保安一直护送到了常俊杰的车子前,看他将钱袋放在了后座,俩人都了车,并且目送他们离开才撤离……

    “待会儿跟那个家伙交换解药的时候,还是我来拎钱吧——这些钱挺沉的,您若是亲自拎,手腕子一定受不了……”常俊杰边开车往回赶,边还这样说了一句。

    “多谢你,二公子之所以能派你跟我来取钱,一定是对你百分之百地信赖,所以,我接受你的建议……”何招娣给出了这样的回复……

    “二公子也曾救过我的命,现在我是他新公司的副总裁,什么都是他给我的,我对他是百分之百的忠诚,所以,您也只管信赖我好了……”常俊杰这样表达自己与二公子之间关系。

    “当然百分之百信赖……”何招娣一看唐小欧的这个未婚夫一表人才不说,还如此仗义,知道二公子信赖交往的人应该没错,这样回答说。

    说话间已经回到了炖菜馆的现场,焦急等待命运判决的众人好像盼来了救命稻草一样,都聚拢过来看事态的进一步发展……

    “邓汇清,你要是一百万我取回来了,而且已经分装在了两个钱袋里,说吧,我们如何交换……”何招娣回到现场,直接对一直抱着他那个装有所谓解药背包的邓汇清这样说道。

    “你拎着钱跟我一起到街对面去,然后咱俩一手交钱一手交货!”邓汇清似乎早备好了逃离的交通工具,所以,才提出了这样的要求。

    “这些钱太沉,我一个女人家拎不动……我可以指派一个人帮我拎……”何招娣则提出了这样的问题——本想让常俊杰帮自己拎着钱,然后跟邓汇清进行交换呢,想不到,这家伙生怕有男人跟了去,回头趁机一下子制服了他,他的阴谋也功亏一篑了,所以,才提出了这样的要求,但何招娣也提出自己的困难。

    “不行,不能指派别人,必须是你自己……”邓汇清认定了必须何招娣本人才行……

    “我自己拎不动……”何招娣则再次这样说。

    “那让何盼娣帮你拎一个……”邓汇清似乎也觉得,让一个女人拎一百万现金到街对面去,也是有点难为她,立即提出了这样一个妥协的办法。

    “你……”螳螂一听这个禽兽姐夫再次点了何盼娣的名字,再次暴怒着要冲过去削他,却被何盼娣给拦住了,并且直接对邓汇清说:“行,我帮我姐拎一个——走吧大姐!”

    “还不行!”邓汇清却又这样说。

    “为啥还不行?”何招娣不知道邓汇清又玩儿什么花样,这样问。

    “我要看一看你取回来的钱是真是假……”邓汇清还要检验是真钞还是假币。

    “刚才银行取出来的,还能有假——这是银行取钱的取款凭条,你看看,是真是假!”何招娣边说边将银行取出百万现金的凭条给他看。

    “我才不看这些,我要看包里的钱是真是假!”邓汇清心说,可能你是从银行取出了一百万,可是这能保证你途是不是又换成了冥币之类的假钱来蒙骗我呢?

    “邓汇清,你以为是你谁,别得寸进尺蹬鼻子脸,别以为我们的忍耐是软弱,信不信你再这样拖延,我们对你不客气……”螳螂终于将心的怒火喷了出来!

    “好啊,你来呀,快点对我不客气呀!”邓汇清居然还成心激怒螳螂!

    “你……”螳螂再次要冲去削他,还是被何盼娣给拦住了……

    “那好,我们答应打开一包钱让你检验……你别再拖延时间了,算我求你了……”何招娣焦急地这样妥协,是因为再次看到了二公子的眼神,和微微点头……

    于是,何招娣让何盼娣拎着一包钱走到了邓汇清近前,将包装打开,邓汇清伸手过来,掏出一捆十万块,一看边都是银行捆封的印记,再看其他的,也多是没开封的样子,也信了——他似乎也知道,这里的人每个都是定时炸弹,自己待久了,指不定哪一个控制不住情绪,真的冲过来把自己给按倒,也没什么能制约他们的了,所以,差不多也该见好收,立即逃离此地,拿到钱安全离开才是自己最想要的……

    “好了,我检查完了,可以跟我到街对面去进行交换了——只许你们姐妹俩拿钱过去,谁都不许跟着去……”邓汇清心说,只要有五十万是真的也ok了,假如另外一半是假钱的话,那给到牛欢手里也是没办法,谁让你小子躲在暗处不出来帮老子忙呢,即便是假钱也得认了——只要我的这五十万是真的也行了——邓汇清心里这样想了之后,又提出了最后的要求……

    “那好吧,我们走吧……”何招娣还是看到了二公子在不远处朝她微微点头,才答应了邓汇清的要求,与何盼娣一人一个钱袋子,一左一右跟着邓汇清出了炖菜馆,朝街对面走了过去……

    “宝哥哥,这样让这个家伙得逞了?”唐小欧这个时候凑近了马到成,这样来了一句。

    “啥都别说,快把你的黑丝袜脱下来……”马到成的眼睛一直在看走出门去的邓汇清他们……

    “脱丝袜干嘛呢?”唐小欧一时没懂二公子这是咋了,难道他因为无法阻止这个恶魔而导致了心理扭曲变态,这样的情况下,要直接摸摸女人的大腿来缓解心的郁闷和怒火?

    “让你脱你脱!”马到成的眼睛一直紧盯着何招娣他们的动向,一听唐小欧没按照他的指令做,有点急眼地这样命令说……

    “好好好,我脱我脱……”唐小欧心说,虽然这是公共场所,虽然常俊杰在不远处,但到了这样关键的时刻,二公子提出任何要求,自己都该舍出自己,豁出一切地满足他的所有需求吧!也真的脱掉了今天特地穿的一款黑色的长丝袜……

    “好了,一只够了……”马到成一看唐小欧脱掉一只,还要脱第二只,马阻止她的同时,拿到了她脱掉的那只,留下了一句话:“你快去告诉常俊杰,尽可能地一直跟在我十米以外的地方,快去……”

    “这是要干嘛去呢?”唐小欧没明白二公子这是要干嘛……

    “别问那么多,快去呀!”马到成没时间解释,只能这样命令说。

    “好好好,我去我去……”唐小欧忽然感觉到,二公子这是要进行非常行动,不敢怠慢,立即去寻找常俊杰的身影……

    马到成拿到了唐小欧的黑色长丝袜,从炖菜馆的侧门出去,立即戴在了头,这样的话,一般人还真是没法第一眼认出他到底是谁……

    当然,在戴黑丝袜之前,看见跟在自己身后十米的常俊杰,朝他打了个ok的手势,常俊杰似乎心领神会,也回了这样一个手势,表示自己已经准备好了,一直跟在二公子十米之外的地方,随时准备接应……

    何招娣和何盼娣一人拎着五十万现金,跟随拿着所谓解药的邓汇清,到了街对面的一棵大树下,邓汇清指着一辆电动自行车说:“把钱放在这辆车的车筐里吧……”

    何招娣一看,这是一辆改装过的电动自行车,车后座的车筐能有二尺来宽,三尺来长,一掀开盖子,里边是空的,将钱袋子放进去,居然还很宽裕——知道这是这个该死的家伙精心谋划好的逃离套路啊,也再次感觉到,真是一次地地道道的在劫难逃……

    两袋子钱都放进了车筐,何招娣和何盼娣站在车筐旁边,伸手跟邓汇清要那个装了所谓解药的背包……

    “姓邓的,这回你满意了吧,快把解药给我!”何招娣这样说道。

    “我把解药放在十米外,然后我朝车子走,你们朝解药走……”邓汇清生怕这姐俩一旦解药到手,联手将他制服,所以,又提出了这样的要求……

    “姓邓的,你还有完没完,我们的耐性已经到了极限了,你还要怎样?”何盼娣这样喊道。

    “我才不管你们怎么想,反正必须按照我说的做……”邓汇清似乎还是胜券在握的样子,这样坚持说。

    “好吧,听你的,你把你的包放在十米之外吧……”何招娣则一直在心里念叨着二公子的话——别的都是次要的,来宾的性命才是最重要的——所以,邓汇清提出什么要求她都会接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