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始你的表演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五十九章 你错了

    这家西餐厅是有二楼的,装修也很别致,非常华丽,二楼有一个类似天台的地方,上方摆着一架钢琴,有专业的琴师弹琴。

    而恰巧的是,死者坐在的位置,恰巧就是二楼这个天台的正下方。

    胖子眉头微皱,眼中闪过思索之色,许久后眼睛一亮,似乎突然想明白了什么,急拖着笨拙,肥胖的身躯匆匆的跑到了一名警员的身边,小声说道:“控制住那个新来的服务员,还有琴师,快!”

    警员有些不解,但服从上级领导的命令是自己的职责,几名警员迅速的抓住了那名服务员,以及长相清纯漂亮的琴师。

    袁林则是懒洋洋的伸了一个懒腰,走到了付军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

    “没事了。”

    付军此时还是有些发呆,有些不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

    刚刚还有两名警察控制自己,怎么一转眼的功夫,大家就都完全忽略自己了,甚至连那两名警察都不在管自己。

    袁林笑着摇了摇头,只是笑容有些苦涩,没有再和付军说些什么,微微叹了一口气,转身带着还在一边看热闹的白何离开。

    有些事情,白何还是不知道的好。

    小姑娘还小,对一些事物想的还是太简单,平时也因为家里有钱,受宠的原因,并不算懂人情世故。

    如果她知道这一切的真相,对谁都不好。

    至于付军,可能会麻木吧。

    其实事情很简单,在看见剧本的一瞬间,他就已经知道了事情的所有走向。

    其实说起来有些可笑,死者贾仁,也就是自己之前面试那个剧的导演,平时看起来为人很正直,当然,只能说他伪装的很好,不然付军也不可能相信他,并且在他手底下干了几年。

    但是在私下,这个贾仁,和其他的导演并没有什么区别,甚至还要有所不如。

    那名琴师,曾经是一名刚在学校毕业的大学生,去面试这个导演的戏,结果因为长相清秀,引得贾仁起了色心。

    但是在人前,贾仁还要维持自己那伟光正的形象,所以只是形式上的宣布琴师面试成功。

    当然,这一切是无可挑剔的,因为这名琴师无论是演技,还是颜值,都很不错。

    当时这名琴师很开心,因为贾仁在业内是比较有名的。

    晚上,贾仁叫她过去一趟,说角色有些变动,教教她这个角色改动后的细节。

    因为贾仁的名声在业内一直很好,琴师也没有想太多,就这么去了。

    结果...

    迷药,宾馆,录像。

    一套标准的套餐就这么被贾仁砸了下来。

    事后,贾仁威胁,琴师敢说出去,他就公布录像,保准琴师在业内混不下去,同时还给了琴师一个女二的戏份。

    他这么玩儿过很多次,都是不了了之。所以贾仁也很放心。

    但是这次,他错了。

    琴师的性格是很刚烈的,而且她和男友非常恩爱,于是...就有了餐厅发生的这一幕。

    男友先是打听清楚贾仁经常上这里吃饭,于是提前来面试了服务员,一名重点大学毕业,精通三国语言的优秀人才,来面试服务生,还是很容易通过的。

    而琴师同样面试成功。

    接下来,两个人开始了等待。

    终于,贾仁来了。

    男友先是带着贾仁来到了这个座位,紧接着,琴师坐在楼上位置,在弹完一曲之后,装作找琴谱,随后将一滴毒液趁着贾仁看手机的时候,通过楼上位置,滴落在了他的酒杯当中。

    餐厅内雅致的灯光略显昏暗,所以连监控都没能捕捉到毒液低落酒杯的一幕。

    事情并不复杂。

    只是...这件事,究竟是谁做错了...

    贾仁?

    他利用权限,强行**琴师,并且威胁。

    男友,琴师...两个人为了报复,无视法律,杀了贾仁。

    他们都有错,甚至贾仁的错,要更大一些。

    而其实想一想,男友和琴师,他们并不是无视法律,是他们无力伸冤。

    报警?那一位女孩儿的清白,就这么毁掉了。

    错的...究竟是人,还是娱乐圈这潭混水。

    袁林第一次在完成任务后,并没有开心,也没有兴奋的去查看奖励,反而心底有些沉重。

    自己这次...做的是对,还是错。

    自己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

    虚伪?为了利益,牺牲别人?然后在自责么?

    如果这个任务没有奖励,自己是否会为了完成任务,找出这两名凶手...

    袁林站在西餐厅的门口,抬起头,看着被乌云遮挡住的月光,陷入了沉思...

    许久...

    袁林的嘴角散发出一丝笑意。

    自己应该,还是会的吧。

    这并不是不仗义,也不是残忍,而是无论怎样,做了事,就要承担相应的责任。

    贾仁做错了事,他死了。承担了相应的责任。

    男友和琴师,杀人。

    同样承担相应的责任。

    如果自己有一天做错了事,同样是要对自己做出的事,负责的。

    也许这个世界上有因果,也许没有,谁说的准呢。

    白何似乎感觉到袁林今天的情绪有些不对,难得的乖巧了起来,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跟在袁林的身后。

    一大一小两道身影,就这么在漆黑的夜里,渐渐走远...

    直到许久,才仿佛听到一道叹息...

    “系统,这回,你错了。”

    袁林说到底...还是有些愧疚。

    哪怕找到了解释,他的心,还是有些不安。

    而餐厅内,男友很快的交代了罪行,在琴师说话之前,以一种最快的语速,将整件事揽在了自己的头上。

    是他将人带到了座位上,同样也是他在二楼位置,向下滴毒。

    琴师什么都不知道。

    而胖子在听了前因后果后,有些沉默...

    他似乎想听听那位神奇的青年的意见,但是在四下寻找后,却发现...袁林早已经不见...

    一周后...

    法院开庭。

    判琴师无罪,男友10年有期徒刑。

    5年后,因男友服刑态度良好,释放...

    而琴师也已经告别了娱乐圈,自己在外面找了一家公司上班,等男友出狱,两个人很快的结婚,从此过上了幸福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