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始你的表演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三十章 我没什么好说的

    范可左看右看了许久,咬了咬牙,随后悄悄的离开了混乱的中心,躲在角落里,看着袁林的背影,脸色很难看。

    原本他和林烨的计划里,是自己故意放水,然后给袁林难看。然后在比赛的最后关头,自己再来几个漂亮的进球,最后无奈的输掉比赛。

    但结果自己的这一系列设计都还没有用上,场面就已经失控,根本不给自己机会!!

    场上,袁林却没有想那么多的东西,而是骑在林烨的头上,对准林烨,疯狂的挥舞着拳头,仅仅几秒钟,林烨就已经鼻青脸肿,完全看不出原来的样子了。

    而胖子则是呼和着,发出一声震天的叫喊,压在了裁判的身上,一动不动。

    裁判眼睛在这一刻猛的睁的老大,随后闭上眼睛,晕倒了过去。

    就这样,整个赛馆足足混乱了有10分钟!

    到底还是有胆小的学生急急忙忙的跑到苏院长的办公室汇报了情况,得到消息的苏院长,匆忙赶到,但是等他到来的时候,在场的几十人,脸上都已经带着伤痕了。

    就连袁林的嘴角都流下一丝血迹,不过袁林却没有在意,只是胡乱的擦了擦。

    看着众人,苏院长的脸色铁青:“这到底是什么情况,谁能告诉我一下,成何体统!!!”

    那个裁判看见苏院长,眼睛转了转,捂着脸站了起来:“他这个学生犯规,我罚球,他就打我!”裁判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指向袁林。

    “放屁,明明是你黑箱操作!”

    “就是,不要脸!”

    表演系的人纷纷对着裁判骂了起来!

    苏院长听到是袁林,忍不住皱了皱眉,一脸的无力感。

    这叫什么事儿啊

    这个裁判是学校大校长的小舅子,靠关系进来的,自己不说惹不惹得起,就算想动这个裁判,估计都动不了。

    虽然这件事几乎一打眼就能看得出谁对谁错。

    毕竟那位校长可是出了名的不讲理。自己虽然作为院长,副校长,但也很无力。

    最主要的是

    自己还有几年就退休了。

    但是这个学生,也是一个人才啊!

    想着,苏院长不禁有些头疼了起来。

    “谁先动的手。”苏院长有些疲倦的问道。

    “他,这个叫袁林的先动的手。”

    裁判,林烨,以及一众体育系的学生纷纷用手指向袁林说道。

    苏院长的头,更加疼了起来。

    “算了,袁林,林烨,还有你,跟我去办公室一趟。”

    苏院长无奈的挥了挥手,指了指裁判,林烨,袁林三人,说道。

    裁判看向袁林的眼中闪过一丝得意,嘴角露出不屑的笑意,昂首挺胸,一马当先的对着苏院长办公室的方向走去。

    如果不看他那充满淤青的脸庞,还真有点儿威风的感觉。

    袁林只是无所谓的耸了耸肩,没有在意。既然动手,就会想到后果,而且袁林刚刚也有了一点自己的想法。

    而刚才袁林脑海中响起的声音,也让袁林对自己的想法,更加的坚定了下来。

    院长办公室。

    苏院长无奈的坐在椅子上,老王头儿则是一头雾水的坐在一边,在看见袁林的瞬间眼睛亮了一下。

    他虽然平时无耻一点,但关键时候还是有点尺度的。

    刚才有人急匆匆的来找苏院长,他就知道,肯定是比较重要的事儿,自己跟过去不好,而过了一会儿,苏院长就带了三个人回来。

    甚至其中还有袁林。

    老王头儿看到苏院长的表情,难得的没有说话,而是安静的坐在一个角落里。

    “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苏院长此时不是一般的后悔,为什么去的人是自己,这简直就是一个难题。

    那个裁判眼睛转了转,急忙说道:“袁林无组织,无纪律,不尊重老师,违反纪律,我建议开除掉他。这件事我也会向我姐夫反应的。”

    听着这个裁判的话,苏院长的脸色有些难看。

    就这么一个走关系进来的人,都能来向自己施压,自己这个院长当得,真没有存在感啊。

    林烨也是点了点头,附和着说道:“对,我觉得我叔不,林老师说的有道理,这个袁林太张狂了!而且还要报警,袁林带头打架,必须判刑。”

    只有袁林只是嘴角带着微笑,安静的站在那里,没有说话。

    “你有什么想说的么?”

    苏院长看了袁林半天,发现袁林根本没有解释的想法,无奈的问道。

    听着苏院长的话,袁林微微笑了笑,摇了摇头:“我没什么好说的。”

    苏院长怔了一下:“真没什么说的?”

    袁林笑着摇头。

    苏院长的脸色顿时难看了起来。

    他知道袁林是无辜的,虽然这件事让他进退两难,但是他还是想让袁林说些什么出来,不说其他,至少也要保住袁林不被开除啊!

    毕竟在校内学生主动殴打老师,是一件极其恶劣的事件!

    看到袁林的表现,裁判眼中闪过一丝得意之色,嘴角泛起不屑的笑容:“像你这种没有纪律,没有素质的学生,就应该开除!”

    林烨一脸认同的点头。

    袁林倒是看着仿佛小丑一般的两个人笑了笑,没有说话。

    整个办公室,陷入了诡异的安静当中,只有一直坐在角落里没有说话的老王头儿,低着头陷入了沉思当中。

    过了许久

    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人一脸怒容的走了进来,一边走嘴里还喊着:“让我看看是谁这么大胆,竟然殴打老师!”

    看着这个中年人,苏院长一脸无奈的站了起来,该来的,终于还是来了。

    这个中年人,就是南清的总校长,平时比较惧内,把一群娘家亲戚都塞进了学校里面,完全没有原则。

    而且因为是娘家人,那不是一般的护短,只是为了回家不再睡沙发。

    现在这人来,绝对没好事儿,估计他那个败家媳妇是又给他下达什么命令了。

    果然

    校长进来皱着眉看了一眼四周,随后视线很快的注意在袁林身上:“你就是袁林?”

    袁林笑着点了点头,专心的玩儿着自己手中的手机。

    呵呵,来发难了么?

    就连学校,现在也都是一丘之貉了,袁林有些感叹,不过该来的总会来,既然自己已经做了一些决定,那自然也就不会为了学生这个身份,来装孙子了。

    其实不管什么人,身体里都是有着一股傲气的,只不过受到身份的约束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