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始你的表演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十一章 你说是,那就是咯

    “在苍茫的大海上,狂风卷集着乌云。

    在乌云和大海之间,海燕像黑色的闪电,在高傲地飞翔。

    一会儿翅膀碰着波浪,一会儿箭一般地直冲向乌云,它叫喊着──就在这鸟儿勇敢的叫喊声里,乌云听出了欢乐。

    在这叫喊声里──充满着对暴风雨的渴望!在这叫喊声里,乌云听出了愤怒的力量、热情的火焰和胜利的信心。

    海鸥在暴风雨来临之前呻吟着──呻吟着,它们在大海上飞窜,想把自己对暴风雨的恐惧,掩藏到大海深处……”

    说着,袁林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表情也渐渐变的严肃起来,声音急促,高昂:“狂风吼叫,雷声轰响,一堆堆乌云,像黑色的火焰,在无底的大海上燃烧。大海抓住闪电的箭光,把它们熄灭在自己的深渊里。这些闪电的影子,活像一条条火蛇,在大海里蜿蜒游动,一晃就消失了——暴风雨!暴风雨就要来了!这是勇敢的海燕,在怒吼的大海上,在闪电中间,高傲地飞翔;这是胜利的预言家在叫喊……”

    说到这里,袁林猛的沉默了下来,转过头看向范可,想着自己版权受到侵犯,一群不明真相的人跟着人云亦云,一股愤怒的力量在他的心底浮现,伴随着这首自己之前世界那首著名的《海燕》一起喷薄而出:“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随着最后一句诗被袁林喊出,整个会场彻底陷入了一片安静,久久没有人说话。

    他们虽然人云亦云,虽然喜欢范可,但...这首诗歌,写的...真好啊!特别是最后那一句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甚至让他们心底震荡,身上直起鸡皮疙瘩,这首诗..甚至让他们都跟着激动了起来!

    这首诗,直接击在了他们的心底,让他们彻底代入了进去,仿佛他们就是那只海燕,在遇见不公平或者黑暗的事情时,能够化身正义,坚持住自己的梦想。

    甚至有些人,不知道想起了自己发生过的什么事情,竟然哭了起来。

    虽然他们还是没有什么证据证明袁林的《飞鸟与鱼》不是抄袭范可,但能写出《海燕》的人,怎么可能会抄袭!这种风骨的人,怎么能干那种龌龊的事情!

    想着,所有的人目光全部汇聚在了早就已经傻掉的范可身上。

    后台...

    一直看热闹的那个老头儿此时脸上早就没有了之前的戏谑,反而充满了震惊之色,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台上的袁林,嘴巴长的老大,过了许久,他才似乎想起了什么一样,猛的在椅子上站了起来,脸上充满了激动之色,一把抓住苏院长的肩膀:“老苏头儿,这...这真是你们学校的学生???”

    苏院长此时心底也是震惊的,飞鸟与鱼这首情诗的出世,只是被众多年轻人喜欢,苏院长虽然也感觉写的很好,但是却没有心灵上的震撼!

    但...《海燕》可就不一样了!

    这首诗,简直就像神作一般,不仅诗写的好,精神上的表达,更好!

    完全写出了袁林现在的情况!

    面对质疑,黑暗,不公平,他却要像一只海燕一般,做斗争!

    想着,苏院长平定了一下心神,咽了一口口水,看着自己身旁的老头那一脸的震惊,嘴角不禁泛起一丝笑意!

    长脸,太长脸了!

    这老头儿,这些年就一直奚落自己,但是谁让自己学院的学生,没有人家的优秀呢!所以这哑巴亏,自己可是足足吃了五年了!

    但今天,不一样了!自己学校出了一个袁林,还当着这老头儿的面,念了一首必将名垂千古的诗!

    “哈哈,这也没啥,不就是一首诗嘛,这种诗,学校里还有好多呢,哈哈,没什么大不了的,看看就得了。”

    老头儿听见苏院长的话,顿时一头的黑线!

    尼玛,很平常的一首诗?那你笑什么,满脸的皱纹都挤在一起了,看着就和菊花一样!

    老头儿心底吐槽了一下,脸上却依然是满脸的笑容:“苏老哥,你这学生,让给我呗,我明年让你们先招生!”

    “再说,再说。”

    苏院长却是挥了挥手,目光放在了台上,明显是敷衍的说了两句后,就不搭理他了。

    老头儿鄙视的看了苏长生一眼,同样将视线放在了台上!

    此时的范可,心里可以说是崩溃的!

    妈的,这个人特么还是人么?

    这是作诗还是念诗呢,尼玛随口就来!这样做还特么有没有天理了!一首诗做的自己,哑口无言啊!

    但是...想到自己失败的后果,范可咬了咬牙:“你就是写出再多的诗,也证明不了那首《飞鸟与鱼》是你写的!”

    看着范可那张有些狰狞的脸,袁林突然笑了:“你说是你的,那就是咯。”

    说着,袁林随意的将麦克风放在一边,就这么默默的走下台去。

    不知道为什么,看见范可那副可以说是狼狈,狰狞,甚至是疯狂的脸庞,袁林突然...不想争了。

    和同级别的人争,其乐无穷!

    但和这种只有一张脸的跳梁小丑抢版权,他只会感觉这是对自己的一种侮辱。

    但是袁林继续争还好,可他这一走,台下的人更加哗然了!

    袁林可是刚刚才念了一首很nb的诗出来啊,这时候证明自己,是最有利的时候,可现在,他却下去了。

    这说明什么,说明袁林已经懒的争,或者不在乎一首飞鸟与鱼,那答案...还用说么。

    “姓袁的,怕了吧,赶紧滚出南清,还敢欺负我家范可!”

    当然,也不是所有人都会保持理智,有一个已经完完全全被范可颜值吸引住的小学妹,此时冷不丁的站起来,冲着园林的方向喊道。

    但是,出乎意料的,之前都会有很多人跟着一起喊,这次,却只有她孤零零的一个人。

    小学妹一脸疑惑的看了看四周,却发现所有人都像是在看白痴一样的看自己!

    她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还是有些心慌的坐了下去,低下头不再说话。

    袁林看着那个小学妹的方向,笑着摇了摇头,回到了座位。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