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始你的表演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十章 你们学校有能人啊

    听到台下的怒吼声,袁林的表情没有一丝变化,嘴角反而露出一丝微笑:“你确定...不要脸的人是我?飞鸟与鱼,你理解那首诗的意思么?他讲述的是什么?这首诗中蕴含着什么道理?而且,你有没有发现,其实中间还有着一点儿缺陷的!”

    “缺陷?什么缺陷?我写的诗,我自己都没有发现缺陷,你会发现?”范可楞了一下。

    “呵呵....缺陷是有的,因为....那首诗,我少写了两句话。”

    “啊???”

    范可这下是真的懵了!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不是明明知道彼此相爱

    却不能在一起

    而是明明无法抵挡这股思念

    却要装作丝毫没有把你放在心里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是对心爱的人掘了一条无法跨越的沟渠”

    袁林站在讲台上,看着范可,平淡的说出了飞鸟与鱼中,消失的那句话。

    整个会场,都陷入了安静当中,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袁林吸引了过去。范可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微微往后退了几步

    “《飞鸟与鱼》是我闲下来没事儿的时候,写的一首诗,后来,在向我的女神表白时,念了出来。”说着,袁林恰到好处的转过身,看向苏染,嘴角泛起一丝阳光的微笑。

    苏染坐在台下,看着袁林的笑容,心底不由一暖,脸色微红。

    而袁林则是顿了顿,继续说道:“因为当时的情况,这段话并不适合,所以我没有加进去,这下,可以证明了么?”

    说着,袁林回过头,看着范可,微笑着说道。

    范可的眼底闪过一丝慌乱,下意识的看了看台下的同学们。

    他清楚,如果今天自己真被证实是愿望袁林的话,那么自己在学校辛辛苦苦才积累起来的人气,恐怕一瞬间就付之东流了。

    不止是人气消失,恐怕甚至自己都会因此在学校里变的臭名昭著!

    这对于一心想要去演艺圈扬名的范可来说,是无法接受的。

    想着,范可强行压下了自己心底的惊慌,抬起头看着袁林说道:“谁知道这两句话是不是你编出来的,这就能证明《飞鸟与鱼》是你写的了?可笑!”

    随着范可的话,台下的同学们眼中纷纷露出一丝释然之色。

    “没错,一定是你编出来的!”

    “可怜我家范可竟然被你这种无耻的人冤枉!”

    “开除袁林!”

    “开除袁林!”

    台下再次响起了斥责声!

    听见台下的声音,范可的底气渐渐又足了起来,看着袁林,嘴角露出一丝得意的微笑。

    当然,也有一些理智派的人,也在小声讨论。

    “我感觉袁林说的那句诗也挺好啊!”

    “是啊,不像是后加进去的,意境,对词,规整,不比之前的差。”

    “估计这里面有什么猫腻吧。”

    当然,说出这种话的,大半都是男生。

    后台...

    “这个范可,简直胡闹!”

    苏染的父亲,也就是院长一脸的气愤之色!

    不管这个抄袭事件到底是不是真的,也不能搬到台上去闹啊!

    今天学校开学,来了很多新生,让他们看见这样的事情,对学校的第一印象就好不到哪儿去。

    还有就是,今天可是有好几个其他学校的高层来参观,这一下,学校的脸都丢尽了。

    果然,校长身边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儿看着这一幕,笑呵呵的说道:“我说苏长生,你们学校,真热闹啊!”

    说话的时候,老头儿一脸的戏谑之色,完全没有看到任何同情的意味。

    苏长生的脸色漆黑,冷哼了一声,没有说话,老头儿却悠哉悠哉的走到了一个舒服的位置,安心的看起了热闹。

    台上的事情还在继续,范可拿着麦克风,心中的底气越来越足,后来甚至自己都以为《飞鸟与鱼》是自己写的了,义正言辞的对着袁林说道:“你抄袭我的诗,我都可以不怪你,但你冤枉我,就实在太过分了吧!”

    “就是,我家范可好心不和你计较,你还冤枉他,真是不要脸!”

    “真没见过这么无耻的!”

    台下,无数的小迷妹纷纷力挺范可,至于诗本身,已经不重要了,他们现在感觉,自己是在和范可一起战斗,这就够了!至于自己做的是对是错...这重要么?

    谁帅,谁对!

    这就是她们的心里,至于剩下的,大部分都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

    袁林看着范可,不禁冷笑了两声:“水至清则无鱼,人至贱则无敌啊!”

    “呦呦,这小伙子不错啊!话糙点儿,但是在理,你们学校有能人啊!”那个老头儿还在看着热闹,听到袁林说的话,还忍不住回过头调侃苏长生一下,气的苏长生脸色发青。

    范可的脸色同样不好,任谁在台上,无数人的注视之下,被人骂了一句之后,心情都好不起来!

    “你...你竟然骂我?有没有素质啊你这个人!”

    范可气的浑身颤抖,伸出手指着袁林说道。只不过除了袁林,谁也没有看到,他的眼底闪过一丝喜色!

    这个袁林,终于忍不住骂自己了!最好再动手打自己一下,这样他就百口莫辩了,这时自己在发表一下声音,说同学一场,自己不怪袁林,原谅袁林的话!

    到时候,不仅自己得到了诗,得到了苏染,还能得到同学们的好评!

    如果这件事儿能再上一下新闻,就更好了!

    想着,范可心底不禁更加得意了起来!一个听都没有听说过的**丝穷小子,拿什么和自己斗!

    这种人,怎么配苏染这种女神!

    想着,范可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坐在观众席上的苏染,眼中的欲火越加的浓郁起来!他甚至已经幻想到,苏染在自己胯下承欢的景象了!

    苏染看着台上,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眼神中充满了担忧之色。

    在袁林念出缺少的那句诗时,她就可以肯定,飞鸟与鱼,肯定是袁林写的了。

    只是她没想到,一直在学校受到好评的范可,竟然能干出这种不要脸的事情了。

    现在,就怕袁林证明不了自己啊...

    想着,苏染脸上的担忧之色,更加深了起来。

    而这时,一直站在台上没有说话,只是安静看着范可表演的袁林,嘴角终于露出一丝笑意,举起手中的麦克风,轻声的说起话来。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