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始你的表演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七章 服用力量胶囊

    看见袁林的表情,苏染忍不住笑了笑:“我爸是咱们学校的校长,开除一个学生还是可以的。你想啥呢?”

    “哦...校长啊,啊?校长???”

    袁林楞了一下,卧槽,对于学生来说,校长这个身份,绝对比黑社会要牛逼的很啊!

    苏染点了点头,盯着袁林的脸庞许久,脸有些羞红了起来,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有些害羞的低下了头,用一种蚊子大小的声音说道:“那天...你...你写的诗,很好听,很动人。我...我很喜欢。”说着,苏染突然抬起头看着袁林,眼睛明亮:“我可以把你写的诗发表出去么?用你的署名?”

    袁林尴尬的挠了挠头:“额...这个无所谓,我不在乎这些的。”

    袁林只是随便的一句话,苏染却仿佛像是听见了世界上最好的话一般,开心的一笑,向远处跑去,转眼间消失不见。

    袁林看着苏染的背影,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随后往宿舍的大楼走去,从始至终,两个人都没有关注过已经晕倒的林烨哪怕一眼。

    甚至围观的学生们,都纷纷摇头散去,只留下林烨一个人可怜兮兮的倒在地上,显得如此可怜。

    过了大概10分钟左右,林烨才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前,痛苦的皱起眉头,看了看四周,发现整个宿舍楼下都已经没有了行人,脑海中回想起自己失去意识前的最后一幕,眼中露出浓浓的狰狞以及恨意。

    “袁林,特么害老子丢这么大脸,我不打折你一条腿,我就不姓林!!!”

    说着,林烨站了起来,掏出手机找到一个号码拨了出去,随后转身离去。

    当然,这一切袁林是不知道,也是不想知道的。回到宿舍后,袁林摆脱掉了胖子的纠缠之后,就飞快的倒在了床上,看着脑海中的系统,直流口水。

    力量胶囊!

    服用后可以使宿主力量得到强化,效果永久。

    后面那效果永久几个大字,简直让袁林乐不可支!

    作为一名骨灰级的游戏玩家,他对这些数据是敏感的。有时间限制,和永久,那就是两个级别。

    就算一个差一点儿的装备,只要是永久,也比那些顶级武器的7天使用强的多。

    就是不知道,这个力量到底能给自己增加多少。

    伟大的哲学家那谁那谁曾经说过....真理,永远是实践出来的!

    好吧,其实袁林也没记住是谁说的,反正是有这么一句话!想着,袁林看了一眼倒在床上玩儿手机,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胖子,心顿时放了下来,掏出一直放在口袋中的力量胶囊,塞进了嘴里!

    “也没什么味道啊,不会是什么假冒伪劣产品吧。”

    袁林自言自语的嘟囔了一句,但是就在他刚说完之后,一股炙热的感觉在他的身体中浮现,让他忍不住发出一声呻吟。

    热感来的快,去的也快,仅仅三秒钟的时候,他的身体就已经渐渐恢复正常,只留下满头的大汗。

    “呼呼...”

    袁林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在床上坐了起来。

    不远处的胖子再听见袁林的呻吟声后,身体一僵,随后猛的坐了起来,看向袁林,又看了看袁林身上的汗水,嘴角浮现出一丝猥琐的笑意,眼中透露出我懂的眼神,坏笑着说道:“可以啊兄弟,大白天就有这个情调!不过你怎么没用卫生纸啊,准备洗裤子?”说着,胖子还恰到好处的看向了袁林裤裆的位置。

    袁林顿时一头的黑线,想要辩驳两句,但是想到自己之前的呻吟,和打透衬衫的汗水,吧唧吧唧嘴,没有说完,再次倒在床上,闭上自己的眼睛!

    不能和这种货对话!

    恩,不能和他说话,会侮辱自己的智商。

    袁林只能这样安慰自己。

    不过虽然被胖子说的郁闷,但袁林内心还是有点儿窃喜的!因为之前自己的身体总感觉有些有气无力,提不上来劲儿!这是一名宅男正常的身体素质。

    但是现在,不知道为什么,袁林感觉自己的力气比起之前,要好上太多了!虽然没有实践过,可就是有这么一种莫名奇妙的感觉!哪怕给他一袋大米,他也能扛上跑个几圈!

    这是源自于一种对自己身体机能的直觉!

    看起来,这个系统给的奖励,还是蛮不错的嘛,也算是对的起自己的付出了。袁林心中默默的想着,随后一股股的倦意浮现,让他忍不住睡了过去。

    折腾了一整天的他,实在有点儿太累了。

    清晨,阳光照射在袁林的眼上,让他下意识的睁开了自己的眼睛。

    “咦?疯子和老刘昨晚没回来啊?”

    袁林看了看身旁的空床,迷糊着眼睛问道。

    此时胖子也是刚醒,一边穿衣服,一边有些怨气的说道:“刚开学,都带着女朋友出去浪了呗!玛德,这两个重色轻友的货,等他们回来,看我不宰他们一顿。”

    “好吧,我出去买点儿早餐。”

    袁林说着,随意的挠了挠头发,穿上衣服站了起来。

    “食堂不是有早餐么?”

    “那包子做的,和馒头似得,吃不来!”袁林懒洋洋的回了一句,已经推开门走了出去。

    ....

    校外,对面位置的一个早餐摊,袁林拎着几个包子,嘴里叼着一根油条,懒洋洋的往校门出走去。

    “哎,你看到飞鸟与鱼了么?”

    “看到了看到了,在校园论坛上,写的真好啊!据说是一个表演系叫袁林的人写的,之前我怎么没听说过这人啊,真有才华啊!”

    “谁知道呢,可能是凑巧写出来一个吧!”

    “恩,也没准儿是在哪儿抄的呢!”

    “管他呢,诗好就行呗!世界上最远的距离,就是飞鸟与鱼的距离.....写的真好,我都已经改成个性签名了。”

    “恩恩,我也是。”

    两个女生,从袁林的身边路过,嘴里还不停的讨论着。

    飞鸟与鱼?

    自己在平行世界抄的第一首诗,怎么就这么莫名其妙的传开了?

    咦,有点儿不对!昨天下午,似乎...苏染似乎和自己说,要公布一下!!!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