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始你的表演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四十四章 流氓,变态啊你(为柯哀小风加更)

    白何这个问题让袁林也楞了一下,他之前确实没有考虑过,这个小丫头...睡哪儿。

    屋子里就一张床啊,甚至沙发都没有...

    想着,袁林认真的想了想,随后指了指地板:“睡地板吧。”

    白何两对儿可爱的虎牙磨了磨,恶狠狠的看着袁林:“我说你这个人也太...有没有点儿绅士风度啊!我一个小姑娘唉,你让我睡地板?”

    袁林却平淡的摇了摇头:“绅士风度,都是没有生活负担的有钱人讲的,但我不是...我还在考虑我什么时候能够有钱买房子,有我自己的家。当这些都不存在的时候,我没有心情和资格去考虑什么绅士风度。所以我认为,我的身体健康还是很重要的,如果我的身体出了问题,那我只会成为家庭负担,连累我的父母。”

    “你!!!”

    白何气的指了袁林半天都没有说出一句话来,最后只能恶狠狠的哼了一声,赌气的说道:“有没有被子!”

    “有!”袁林点了点头,真的给他在柜子里找了一套被褥出来,这是房东丢在这里的。只不过...貌似没枕头。

    袁林思索了一下,翻出了自己的背包,递给了白何:“这个可以当枕头,只不过有拉锁,可能你会感觉不舒服,建议你把被子叠好,当枕头用。现在天气不冷,不盖被也没有什么问题。”

    白何没想到袁林竟然真的这么...无耻!好吧,她认为就是无耻,原本以为他只是说说而已,竟然是玩儿真的!

    虽然自己和他并不熟,但好歹也应该有点绅士风度的吧!

    当然,这只是白何的想法,在袁林看来,这是很正常的事情。突然有人敲自己家的门,然后闯进来,赖着不走。

    如果真的面临困难,袁林感觉在自己能力范围之内,帮一帮也没什么。

    但现在问题的关键点是...这就是一个家里很有钱,却想玩儿离家出走的小丫头而已。

    什么时候,小姑娘自己感觉没意思,自然就回去了。

    而自己和她也并不认识,称不上朋友,一个有钱的陌生人却要来分自己的东西,这是没道理的事情。

    虽然袁林的行为看起来有些自私,但却是人最基本的想法。

    当然...从来没有和女人睡在一起过的处男,和真正有钱,喜欢玩绅士风度的除外。

    但这两种人,会帮助白何,也只是一个原因,是妹子。

    如果白何是男人呢?

    是有些丑的女人呢?比如很胖,很丑,还有脚气的那种。

    袁林倒在床上,随意的翻了翻系统商城,看了看自己的几种货币,思索了一下。

    通过最近的几个任务,自己的导演币依旧为零,演员币倒是涨了一些。

    虽然很微弱,但已经能买一些商城中最基本的东西了。但袁林却没有脑袋一热,来一场说买就买的购物。

    因为那几种东西对自己的实用价值很有限。

    就比如说那个桃花运药水,可以让自己在10分钟内获得桃花运。这东西看起来还不错,但袁林却感觉很鸡肋。

    自己现在不能说一无所有,至少自己也勉强算是一个新锐畅销书作家了,存款也有了20万。

    看起来很不错,但自己只有一本心理罪,就算什么时候想出一本新书,还要靠任务,或者表演币来买其他书的使用权。

    存在不稳定性...

    而钱...20万,还真不够在北城市买一个厕所的。

    就这些东西,自己现在就去考虑桃花运的话,只会离目标越来越远。

    不得不说,有的时候,袁林几乎变态的冷静。

    现在袁林就盯上了商城中的一样东西,不过表演币还差了一些,唉...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给自己新的任务。

    不知不觉间,袁林睡着,而白何气呼呼的在地板上倒了一会儿后,也进入了梦乡。

    白天经历了一番折腾,她也有些累了。

    ....

    清晨。

    “啊!!流氓,变态啊你!”

    白何的尖叫声在房间中响了起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倒在了袁林的床上,一条腿还搭在袁林的腰间,双手搂着袁林的脖子...

    她以前在家里睡觉,就喜欢用这个姿势抱住大熊。

    袁林被白何的叫声吓了一跳,也醒了过来,看着白何,也是楞了一下,急忙推开白何,坐了起来。

    而白何则是气的直瞪袁林:“你个流氓!原先只是以为你没有绅士风度,现在才知道,你还是个变态啊!都这么大岁数了,还为老不尊,调戏我个未成年的小姑娘!”

    白何捂着胸口,眼神警惕的看着袁林,下意识的往后退了几步!

    好吧,她一直以为袁林年纪应该不小了!

    不过也可以理解,袁林现在几乎以一种死宅的方式待在家里,直播的时候关着灯,平时也不出门,所以他每天除了洗脸刷牙外,也懒得刮胡子了。

    至于跑步...

    这个小区里,很少有人晨练,所以袁林还真没怎么碰到过人。

    就连出版社的人来,都以为袁林怎么也有30多岁了。

    袁林则是有些头疼,无奈的摇了摇头:“首先,这是我的床,看位置,是你自己爬上来的,所以我感觉是我被你非礼!其次...我才23岁,并不算是为老不尊。”

    “什么?你才23,?怎么可能!!”

    好吧,都说女人的思维很跳跃,抓不住重点,袁林之前还有些怀疑,现在倒是理解了。上一秒还在说非礼的问题,现在却一瞬间关心上了袁林的年龄。

    袁林实在懒的搭理这个无聊的富二代,打了一个哈欠在床上坐了起来,走到洗手间洗漱后走到门口:“我出去一会儿,别乱翻。”

    “你干嘛!!不会去通风报信吧!”

    白何更加警惕了,她有些后悔,那么多的门,自己为什么要敲袁林的!现在她怎么看袁林都不像是个好人。

    袁林一脸黑线,实在懒得解释,推开门走了出去。

    作为一名表演系的人,身体是要健康的,这很重要,所以不管有什么事情,每天早上的晨练,袁林一直没有断过。

    而白何看着关上的门,气的咬了咬牙,随手抓住了身边的枕头,丢了出去,发泄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