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宠辣妻:老公别贪欢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2章5章 强迫

    明明愤怒,明明不愿意,可是却拒绝不了他这样的折磨。

    话还未说完,就被楚佑天使劲儿往上面揉了揉,“你的身体可是比你说的话诚实多了!乔梓安你还要给我装什么装!你不是喜欢激情吗?在客厅里不正合你的意吗?”

    虽然,是这样说的,楚佑天还是一把抱起乔梓安,将她抱近了卧室里的大床上。

    明晃晃的欧式风格吊灯之下,一张冷色调的大床与周围暧昧的气氛显得格格不入。

    床上,楚佑天愈发得不耐烦了,粗暴地解着拼命抵抗的乔梓安的衣服,那若隐若现的玲珑身姿在了楚佑天的眼睛里,一股无名欲火陡然升起,楚佑天更加的急切了。

    那双修长、白皙、骨节分明的手指灵活的环绕在衣扣之间,正如它的主人一般急不可耐。只是此时此刻那粗暴的动作一点儿也不优雅高贵。不知不觉之间,乔梓安的肩上的衣服就被身上的男人,动作大力的给撕成了碎片,露出了漂亮的锁骨。

    因为乔梓安的挣扎,所以乔梓安那双软绵绵的小手总会在不经意间碰触到楚佑天结实小麦色的肌肤上。这一细小的动作对于楚佑天来说,却无疑于点火,眸子更加的深邃了。

    很显然,乔梓安也发觉了这个问题,晕红了双颊,考虑自己到底应不应该继续反抗。

    “啊!楚佑天你”

    还没有反应得过来,惊恐得乔梓安就被楚佑天敏捷地按在了床上,双手被楚佑天一只手举过头顶,死死的按牢了。不给乔梓安任何缓冲的时间,楚佑天便迅速的欺身而上。

    乔梓安不满意现在的这种状态,于是将吃奶的劲儿都用上了,准备起来,谁知,楚佑天的力气大得惊人,就那么一推,乔梓安的后背就撞在了床柜上,疼得乔梓安倒吸一口冷气。

    紧接着,耳边又想起了楚佑天那挖苦的话语,“乔梓安,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

    “你以为,你这样欲擒故纵的把戏,我会看不穿吗?”说着话时,还不忘记在乔梓安身上到处点火。

    乔梓安十分不悦地皱起了眉,这样的误会,已经不止一次了不是吗,可是她还是想说清楚。

    “啊楚,楚佑天!你你听我解释解释啊!”

    一边抵抗着楚佑天,他的重量实在惊人,乔梓安语无伦次地说道,她现在真的是好害怕啊!别无他法,只能求这个禽兽放过自己了。

    只可惜,**中的男人,那里有什么理智。

    听了这话,楚佑天没有停止上下游移的双手,一双鹰眸冷冽地盯着乔梓安,好像把她洞穿。

    乔梓安知道楚佑天这是代表着不相信自己,实在是委屈极了,乔梓安看向楚佑天的眼睛全是雾水,“我,我真的真的只是再,在打电话而已。”

    乔梓安整张脸绯红,看起来像个诱人的红苹果,咬上一口应该不错!这样想着的楚佑天,便是真的张嘴咬了乔梓安的脸一口。

    嗯!口感不错,肌肤滑嫩,如刚剥了壳儿的鸡蛋。

    于是,已经完全丧失理智、被欲火与愤怒控制的楚佑天又狠狠地咬了几口,方才觉得过瘾。“挣扎什么!乔梓安,你是我的妻子,就应该履行你妻子的义务!”

    乔梓安情不自禁整个人都紧张起来了,全身因为楚佑天游移的大掌而打了个颤,听着楚佑天类似侮辱人的话语,乔梓安倔强地咬着牙,不哭。

    其实,乔梓安的身体已经是在打颤的。感觉到了身下女人的敏感,楚佑天深不见底的眼眸中闪过一丝阴鸷,随即,男人勾起薄唇,眸中的**一点点泄露。“呵呵身体可真是诚实啊!乔梓安,你玩儿欲擒故纵了!”

    于是,楚佑天说完,又扯掉了乔梓安的最后一层遮羞物,霎时间春光乍泄。

    那惹火的身材,直勾楚佑天的眼睛,紧紧的抱着她,楚佑天把不停挣扎的乔梓安固定在床上,死死的。

    乔梓安动弹不得,随即,楚佑天又贴上去。他抚摸着她的腰,动作极尽暧昧,红晕从她的脸上蔓延到脖颈,羞愧难当。

    接下来的粗暴,让乔梓安体力不支昏死过去,途中醒过来几次,却发现楚佑天还是精力旺盛地“耕耘”着,然后又昏死过去乔梓安感觉自己濒临死亡。

    抵死缠绵,不知是谁将谁揉入了骨血。

    回忆过去,乔梓安默默的收拾好凌乱,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

    她觉得这一天的运气真是坏到了极点,此时心情更是糟糕透了!

    这一天好像经历了很多很多,要不是还有信念,对世界几乎已经绝望透顶了。

    现在的自己就好像已经被偌大的世界无情、残酷的给抛弃了一般失败的婚姻,被囚禁的自由。

    还记得之前的那些日子,清晨第一缕阳光照射近窗时,室内一片淤泥。

    清脆的开门声响起,推门而出的是面无表情的楚佑天,乔梓安迷迷糊糊,分不清是梦还是现实,只觉得嗓子干渴得厉害,想说什么,却终究是没有发出声音,只能望着楚佑天的背影消逝在这个房间里。

    他楚佑天什么话都没有说便离开,这让床上浑身上下酸痛无力的她的心有些冰冷。

    但是,乔梓安明白,也没有再做过多的挽留,是啊!人变了,心情再不好,日子还是要过的,所以,乔梓安也并没有多伤心,只是无时无刻胆心着乔小双。

    回忆不断的错乱着,让她的思绪变得越来越模糊不清。

    她记得我刚回来,被那个自己深爱的男人羞辱之后,后来的每一天,她都安安分分地呆在别墅里,什么事情也不做。

    有时候坐在窗前呆呆地看着窗外的景色,幻想着,六年来发生的一切,只不过是一场梦罢了。

    可是,这一切都是现实,她不知道,一切都只是一个未知数,说不定自己美好的时光还没有到来之前,自己就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

    有时候看着看着,会不小心睡着,醒了后,才发现自己的身变空洞洞的,只有时间“滴滴答答”地走着,证明自己还活着。

    然后,想完了这一些哀伤,乔梓安又会雷打不动的做好三餐,用双手撑着脑袋,坐在餐桌的椅子上,安安静静地等楚佑天回来。

    可是一切都和以前一模一样,唯独与以往不同的是,楚佑天不再夜夜回来了,只是偶尔回来。

    就是说偶尔回来也是冷言冷语,或是嘲讽相对,甚至还会挑剔自己做的饭菜,或者故意和别的女人亲密,然而她也只能装作熟视无睹,咬着牙不让自己哭泣。

    至从她回来以后,楚佑天有时候也会彻也不归,不知道为什么,总会没有安全感。所以,她每晚都等到很晚很晚才睡的。

    今日也不例外,乔梓安照例安安静静坐在沙发上,等着楚佑天却在沙发上睡着了。

    不知什么时候,她感觉浑身上下都有些发冷,口干舌燥,想要喝水,却迷迷糊糊的,怎么也醒不过来。

    “咔嚓!”

    别墅的门被打开,借着月色,一道修长挺拔的身影走了进来。

    楚佑天打量着没有一丝光亮的空间,有些不悦的皱了皱眉头。

    因为某些原因,原本别墅的佣人,都被他辞退了,所以偌大的别墅里,显得没有丝毫的人气。

    本来今天在公司加班的楚佑天,是不打算回来了,可是看着天色越来越晚,不知为何,他的心里有些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