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宠辣妻:老公别贪欢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24 章 自顾不暇

    最终,乔梓安还是忍不住压低声道:“楚佑天,你有什么事情,来问我,偷偷溜出去这个事情是我逼着她帮我的。”

    楚佑天微微眯起眼睛,冷笑:“乔梓安啊乔梓安,你倒是去了哪里都有人帮你,只不过是过来送验孕棒的小女孩都这么被你给拐了。”

    她脸色变了变,抿着唇,楚佑天一记凌厉的眼眸扫过去,冷声道:“抬起头来啊,你刚才是去做什么了?不好好说的话,你自己保不住,那个小女孩你也保不住。”

    乔梓安身子一颤,这个男人怎么又用别人来威胁她,她抿着唇。

    楚佑天见她沉默不语,便觉得十分的不舒服,伸手一把把她拽到怀里,眉梢一挑:“不说的话,我亲自去查,那就不是用你说了算了。”

    “我我去了顾氏。”

    话音一落,一道狠厉的力道在乔梓安的下巴上加重,掐上她下巴的手在她的意料之中。

    掐着她下巴的力度大得让她脸色都变得十分的苍白,楚佑天咬牙,看着这女人的目光中充满了恨和爱,道:“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去找顾俊铭吗?就那么舍不得他?”

    下巴上的力度正在一点一点的加大,疼得乔梓安说不出话,牙齿都在颤抖。

    “我我是去辞职痛。”

    掐着下巴的大手,忽然在这一刻被松开,楚佑天脸上浮现出一丝喜悦的表情。

    略有些粗糙的大手在弹的脸颊上轻轻的抚摸,声音都不由变得温柔了些许。

    “嗯?想清楚了?知道要好守好你的本分,不该和野男人厮混了?”

    乔梓安轻轻的应了一声,又密又长的眼睫毛映射出一层阴影,遮住了那双动人的眼眸。

    她苦涩一笑:“我不该明明知道自己是有夫之妇,还任由着顾俊铭来追求我,我不会再让别人,因为我而有麻烦。是我的错,我不该就这么让顾氏陷入危机之中,我也不应该因为我喜爱设计,不趁早退出。”

    听完她这一番忏悔的话,原本楚佑天的脸上还是阳光明媚,此时却是乌云密布了。

    “乔梓安,你是不气我不行是吗?”

    乔梓安一脸茫然的抬起头看着他,紧接着,楚佑天把她翻过身来,让她趴在自己的腿上。

    她一愣,还没有回过神来是要做什么,臀部就感受到一记痛感。

    “我是要该好好教育你,作为楚家是奶奶的职责应该是什么,本分应该是什么。”

    乔梓安来不及痛呼,几下连续的巴掌就打在了她的娇臀上,她的脸红透了。

    在大庭广众之下,她就这么被楚佑天当做小孩子一样压在膝盖上打,**也不是这个时候调啊

    “我是不是告诉过你不准出去?你出去就算了,还去顾氏啧,不知道楚家荒废的家法能不能重新启用。”

    乔梓安惊恐的转过身,不敢置信,楚家她呆了那么长时间,什么时候有家法这个东西?

    楚佑天冷冷一笑,道:“所谓家法,就是执掌家族事业的人,既然你违反我的规矩,那我岂不是要教训教训你才行?”

    她低低一喝:“不要这大庭广众的,你可不可以给我留点面子”

    楚佑天不屑的冷哼一声,道:“还要给你留面子,那不就是变相的默认给你去找野男人吗?”

    乔梓安连忙大呼:“我我都按照了你的要求辞职了,现在怎么还不放过我?”

    紧接着,乔梓安被一个男人用力的横抱而起,冷冷的道:“再有下次,腿打断。”

    乔梓安被他抱去了卧室,看到身后瑟瑟发抖的小女孩,对着佣人道:“好好照顾那个小姑娘”

    很快的,乔梓安就被楚佑天带进了卧室,再也见不到那些人,卧室的窗帘全部被拉起来,四周昏暗昏暗的。

    阴沉的卧室是不免给人带来几分情趣的诱惑,乔梓安被他扔在柔软的大床上。

    乔梓安刚要坐起身来,就被他扣住了双手,按回去,楚佑天严重闪着幽光。

    “楚佑天现在是大白天我待会还要给那个小姑娘相应的报酬,我还要送她回去,你不能”

    还没有说完,楚佑天直接堵住了她的嘴,感受着身下的人的甜美。

    他竟然觉得,这小女人穿这稚嫩的衣服看起来如此的青春动人,让他忍不住,兽性大发。

    他的大手正在粗暴的解开她的衣服,沙哑的嗓音带着炙热的温度:“那个小朋友,我会让管家给她钱,送她离开。”

    说来,他还得谢谢那个小朋友,如果不是她给了乔梓安逃出去的机会,恐怕乔梓安不知道猴年马月才去辞职。

    看来他还是失策,早知道就早点让她辞职了。

    乔梓安被他压在身下,粗重的喘息在身上喷洒,她闭上了眼睛,青天白日的,就要进行这么一个香靡的场面。

    白日的阳光投过窗帘还是偷偷溜了进来,她有些羞涩,不敢太大动作,可这男人却带着一起疯狂。

    白日欢纵,更胜夜间。

    太阳落了山,天边的晚霞格外绚丽多彩,橘红色的晚霞,有一半映着门窗和墙。

    乔梓安站在窗前,看着外面的风景,眼神明灭不济,让人猜不透她心底的想法。

    过了一会儿皎洁的月亮就要出来了,三两颗星星挂在黑色的夜空中,显得神秘而又俏皮。

    夜晚的风轻摇着细柳,人工湖底的星星无声的晃动着,泛出一圈圈的涟漪,满街的霓虹灯逐渐亮起来。

    此时,正是市最热闹、最疯狂的时候了。

    可是,不同于外面的是,此时的别墅里,却是格外的冷清。

    只有散落在地上的衣服,和空气中残留的若有若无的暧昧气息,让人能够猜到,之前这里发生了什么。

    回忆起之前这里的一切,只让她羞的面红耳赤。

    记忆停留在之前的那一刻,仿佛推开别墅的门,便依然可以看见那个愤怒的男人衣衫不整地将她使劲压在身下。

    大手抚上女子胸前的高挺,不分轻重的揉捏,还偶尔用手指缝夹起变红的凸起。雪白的肌肤裸露在外,虽然头发早已散乱,暧昧的气息扑面而来。

    地下全是因为粗暴,被扯的凌碎的衣物以及不远处那紫色的贴身衣物!耳边似乎还有她之前极其不愿意的挣扎声音。

    却又因为生理反应发出的呻吟以及楚佑天的嘲讽和低吼。

    “乔梓安,这样你还满意吗?”

    男人手下的动作变得越来越粗暴,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的样子。

    本来默默承受着这一切的乔梓安突然之前心底升起了一股无名的怒火。

    “楚佑天!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幼稚可笑好吗?我知道我入不了您楚总裁的法眼,既然如此你让我走啊!”

    一脸漠然的乔梓安,趁着上面的男人不注意,用力推开他,直起身来,平静的说到。

    拾起已经有些破损的衣服,快速的套在自己身上,大概理了理。

    不知道为什么,她今天的她不愿意再去承受这些,哪怕是楚佑天接下来再怎么发火,她也不愿意。

    乔梓安正欲转身,却被楚佑天一把抓住,然后,楚佑天冷冷地笑了,笑的乔梓安毛骨悚然,“你想走?!”

    “告诉你,乔梓安别做梦了!除非我不要你!”

    楚佑天的语气压抑着怒气,说着,拉过不愿意的乔梓安,揽在怀里,顺手扯掉了她刚刚穿好的外套。

    乔梓安的全身开始颤栗,挣扎着,“楚佑天你别,别这样啊!这里是是客厅”

    声音都有些颤抖,有些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