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宠辣妻:老公别贪欢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22 章 不会客气

    她抓住安小娜在她脸蛋上抚摸的手,轻轻一扭,安小娜痛呼:“啊乔梓安,你个贱人,给我放开”

    乔梓安轻轻松松的就把她的手扭成了麻花状反扣在背上,不客气的道:“你们不就是想要找我麻烦吗?怎么现在又知道不该找了?”

    杨美娜咽了咽口水,没想到乔梓安还会动手,乔梓安冷冷的看着她:“我劝你们最好不要在这种时候惹我,我走了之后你们在顾氏怎么样,都不关我的事。”

    乔梓安手一松,把安小娜一推,就把她退离了自己的身边,微微眯起眼睛:“挑衅人也要量力而行,别自作自受。”

    安小娜揉着自己酸痛的胳膊,怒瞪着乔梓安:“你”

    “怎么了?”

    顾俊铭一身粉色西装走下来,看见三个女人站在一起,安小娜和杨美娜看见他一来,立马换了张脸。

    “顾哥哥,你们公司的乔梓安欺负我,把我打了不说,还把我骂了一轮。”

    安小娜先下手为强,走到顾俊铭面前,可怜兮兮的把刚才乔梓安扭她的手伸出来给他看。

    可谁知道顾俊铭竟然连一个眼神都不给她,目光温柔的看向乔梓安,轻声问道:“怎么突然就来公司了,都不提前和我说一声?”

    安小娜被这么不给面子的直接忽视掉了,她脸色十分不好看,站在顾俊铭的旁边,用眼神把乔梓安千刀万剐。

    乔梓安自然能感受得到她恨不得要把自己大卸八块的怨恨,她轻笑:“你还是先处理一下你的桃花,然后再和你谈事情吧。”

    顾俊铭的目光终于落到了杨美娜和安小娜的身上,目光冰冷,语气更是不善:“安大小姐大驾光临我的公司,不必要给我惹出一些麻烦吧?还有你,杨美娜,不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好好工作,来这里折腾干什么?”

    杨美娜缩了缩头,知道这时候不应该做出头鸟,可她又有些不甘心的就这么放过了乔梓安。

    她的目光移到了安小娜的身上,勾起了嘴角。

    安小娜十分的不服气,嚷嚷道:“顾哥哥,你不能这么偏袒她她就是一个狐狸精”

    “安小姐,请你回去。”

    顾俊铭听着她说的话,神色变得阴沉起来,语气也是愈加的凝重,和她说的话也是十分的强硬,不客气的下逐客令。

    “顾哥哥”

    安小娜不服气的跺了跺脚,狠狠的瞪了乔梓安,气愤的离开了顾氏的大楼。

    顾俊铭的目光移到杨美娜身上,蹙起眉:“还不走?”

    杨美娜一个激灵,连忙快步离开。

    当他再次把目光移回到乔梓安身上的时候,眼中全然是柔情和歉意。

    “抱歉啊,是我没有管好手底下的人,还白白让你遭了这么多委屈。”

    顾俊铭的确感到挺抱歉的,乔梓安好不容易回来了,竟然就被这两个人堵在这里挑衅。

    乔梓安笑着摆手,调侃道:“美人恩难消受啊。”

    他无奈的看了她一眼,道:“你就不要再调侃我了,你这段时间怎么了?一段时间没有来公司,你身上这套衣服又是怎么回事?”

    乔梓安低头一看,苦涩一笑,轻轻的摇头:“这件事情说来话长,我去你办公室说吧。”

    两个人乘坐着电梯到了最高层,乔梓安想到,刚才她竟然蠢到要爬楼梯上来,没等她爬到可能都晕倒在楼梯间了。

    顾俊铭的办公室很明亮,四面是单向玻璃,只有里面的人看得到外面,外面的人是看不到里面的。

    她从上往下看,高楼大厦一览无遗,若是从这里跳下去了,恐怕尸骨无存。

    “你现在可以告诉我这段时间消失的原因了吧?打你电话你也不接,我去楚氏找你,楚佑天也说不知道。”

    顾俊铭十分贴心的给她倒了一杯温水,并没有泡咖啡。

    乔梓安接过温水,道了谢,温热的温度温暖着她的手心,淡淡道:“你去问楚佑天怎么可能会问的出来?我被他关在家里面,手机还被摔了,你自然是联系不到我的。”

    顾俊铭站了起来,不可思议的道:“他居然软禁你?这样是非法拘禁啊,你的人身自由就是这么被他给控制住了?”

    乔梓安苦涩一笑,摇摇头:“那又能怎么样,他是我的老公,他是楚佑天。”

    顾俊铭听到她那一句“他是我的老公”,脸色白了白,很快又恢复如常。

    她从兜里面拿出来一个信封,信封外面写着三个大字:辞职信。

    顾俊铭感觉到心口猛地一缩,眯起眼睛:“你要辞职?”

    乔梓安把辞职信放在他的面前,故作轻松的松了一口气,道:“我呆在你们的公司就是一个麻烦,而且他本来就不希望我和你有过多的接触,我继续待下去,对公司,对你来说都是有很不好的影响。”

    这一个“他”,他们两个人都心知肚明。

    顾俊铭炽热的目光看着桌上那封辞职信,紧紧的皱起眉,握紧了双拳:“我不同意。”

    乔梓安目光略淡,眼前的男人帮过她不少忙,她不能这样害了人家。

    她正了正神色,语重心长的道:“顾俊铭,这个公司不只是你的,也是顾家的,你们董事会的那些人如果知道这个公司是因为我而垮的,那他们也会找我的麻烦,这也算是为自己着想。”

    “顾氏能够发扬强大也是我的功劳,和他们有什么关系?他们只不过是一些马后炮,有利益的时候过来分一杯羹,有危难的时候把责任全推我身上,我不管,不管楚佑天是想要怎么样,我都要留你下来”

    此时的顾俊铭像是在十几岁时候的叛逆少年,为了所爱之人反抗身上应该担下的责任。

    乔梓安有些歉意,站起来,对着他郑重其事的鞠了个躬:“很抱歉,这些日子以来,顾氏所遭受到的这些困难,很多都是因为我,不能再因为自己而祸害别人。”

    “你的能力是大家有目共睹的,谁会说你半分坏话?”

    顾俊铭双目猩红,他追求她的机会已经微乎其乎,现在她又要离开顾氏。

    这不是要断了联系吗?

    “顾俊铭,我希望你以大局为重,天下优秀的设计师那么多,优秀的女人这么多,何必苦苦执着于我?”

    乔梓安低下头来,面无表情的样子像是一个十分绝情的人,她此时的决绝,也是为了他好。

    偌大的办公室只剩下两个人的呼吸声,顾俊铭粗重的喘息声,尤为明显。

    他双目充血,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段时间辛苦工作的原因,他眉间尽是疲惫和沧桑。

    “因为你是乔梓安,我不管你身上是有诅咒还是带刺,我就是要追你。”

    某个在门外偷听的女人咬牙切齿,眼中嫉妒的火焰快要把人给烧毁。

    顾俊铭上来,一把搂住她,低沉的嗓音饱含深情:“你知道吗?你是我第一个用情至深的女人你为什么不能早点遇见我”

    乔梓安苦涩一笑,故作镇定的把他的手拽开,冷声道:“顾俊铭,我是一个有夫之妇,而且我还有一个孩子,单单凭这些,恐怕你们顾家的门,我就进不去了。”

    “你有孩子又如何?我把他视如己出。”

    “好了,我该走了。”

    她打断了这一次谈话,此时的顾俊铭已经有些疯狂,她冷冷的结束了话题,时间已经不多了,她该回去了。

    乔梓安打开门,顾俊铭眼睁睁的看着她离开,不知道那抹身影什么时候才能又回到她身旁。

    也许自己再也没有机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