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宠辣妻:老公别贪欢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20章 必须坏上孩子

    乔梓安愣愣的看着他的动作,许久轻声回答说,“我不会。”

    不过这正是楚佑天想听到的答复,这样就表明他是她第一个系领带的人,也无疑会成为最后一个。

    这时,楚佑天便手把手的教她,直至会为止。

    当学习完后,便亲手为他系了一遍,所以楚佑天便情不自禁的吻着她,看着他。

    乔子安没有拒绝,只是很顺从的顺着他。

    然而这对于楚佑天来说,这是一个十分愉快的早餐。

    吃完饭之后楚佑天穿上外套开车去了公司。

    等楚佑天去公司的时候,乔梓安便打电话给叶修,说道,“您能帮我找下小双吗,他现在被劫走已经很多天没见到他了。”

    说着,乔梓安便红了眼眶。

    没有当过母亲的人是不会理解孩子对于一个母亲是有多么的重要。

    他不知道为什么要找叶修帮忙,可是自己在这座城市认识的人除了洛芳菲,顾俊明就只剩下叶修了。

    出于一种直觉,她觉得叶修可能会帮他,毕竟熊双也算是叶修的学生。

    叶修答应了下来,便到处联系人看下有没有帮助。

    对于叶修的热心帮助,乔梓安还是十分谢谢他的。

    由于楚佑天不准她上班,所以整天便闷在家里,只能种种草养养花打发时日。

    当楚佑天抵达公司的时候,助理陈思诚便走上前告诉楚佑天说,“现在董事会召开了会议,恐怕会对您不利啊。”

    楚佑天好似还沉浸在今早的愉快事情中,所以并不觉得是什么大事,便没多想的进入会议室。

    怎知,会议室竟挤满了人,但脸色依然不变的坐在了最上的位置。

    有个人竟先站起来,批判楚佑天道,“你知道因为昨天你的一句话,给我们公司造成了多大的损失,你弥补的了吗?”

    看见有一个人站出来,便有许多马后炮争先恐后的指责楚佑天,因为要是在平时,是谁也没有资格的。

    但没过多久,楚佑天就拍响桌子说道,“安静,如果各位都觉得是我造成了对公司的伤害那么我也已经有了解决方案,正好可以堵住你们的嘴。”

    说着打了一声响指,助理便将策划书递给在座的每一位董事人,过了一会,楚佑天问,“大家还有什么地方对策划不满意吗,都可以向刚才踊跃发言。”

    可这时没有一个人提出反驳,无疑,他的这份策划的确打动了董事们谋取利益的心。

    楚佑天见状便说,“那既然这样,我花一夜写的策划应该有成效了,那我就先走了。”

    一会儿,楚佑天便跨步走向自己的办公室。

    留着董事会的人还在背后议论。

    为了实行这个策划,楚佑天启用了大量的人力物力,直至忙到晚上才回家。

    这一边的乔梓安因为今早楚佑天的伤势便想起了顾俊铭应该也受了伤,便打电话过去,原本这时还忙于工作的顾俊铭看是乔梓安打来的电话,便放下手头的工作接听起来。

    乔梓安首先问道,“你的伤好了吗?”

    顾俊铭听到乔梓安的慰问惊喜的说到,“伤的不是很重,涂了药也差不多了。”

    很显然他没有料到乔梓安,居然会给自己打电话,本来以为经过上次的事情以后他应该不会理自己了。

    那,她现在的语气是在关心他吧?这样,想着顾俊明本来不好的心情也一扫而光。

    虽然话是这样讲,乔梓安还是认为是自己连累了他,便说,“对不起,是我不好,让你去面对这些。”

    他们两个认识的,一开始是他帮顾俊铭当了挡箭牌,可是后来每一次都是顾俊民帮他,然后被楚佑天误会。

    但对于顾俊铭来说,他最害怕的也是乔梓安所说的对不起,便安慰她说,“我都说我没事的,不用担心。我给你讲个笑话吧。人生若是经历事事不顺,就连坐公交车投币都想默默许愿。”

    对于乔梓安来说,这个笑话还是很贴合实际的,便轻声笑了起来。

    这时,楚佑天从公司回到别墅来,一打开乔梓安的房门便看见她对着电话有说有笑的,便没听乔梓安解释便将她握着的手机甩在地上,另一边的顾俊铭还感到奇怪,但也没多谢,认为应该是有事耽搁了。

    乔梓安不解的看向他说,“你这是感受么,甩手机干嘛?”

    楚佑天怒气充斥着大脑,无暇顾及她的情绪便说,“你说你身为人妻,半夜不睡和其他男人说笑,你觉得你的行为是有多高尚。”

    乔梓安也委屈说道,“你知道你的行为是有多伤人心吗?”

    楚佑天反驳道,“那么你呢,和今早的变化是有多大,难不成还真如我所想,你在外面有人了。”

    乔梓安心酸的说到,“为什么爱你是跪着爱,因为你从来没有想到对方的感受。”

    楚佑天听到这话也火了说,“你可别忘了,当年是谁先离开,让我等了这么多年,你说我没有替你想过,你又何尝不是。”

    乔梓安觉得再这样对话下去已然没有了任何意义,便不想纠缠,离开的时候楚佑天又紧握住乔梓安的手对她说,“我要你给我生个孩子。”

    乔梓安转过头去说,“我不生。”她想挣脱楚佑天的手,奈何抓的太紧,只能不挣扎才不会过于疼痛。

    楚佑天问道,“跟我生就不行,跟别的男人生就能了吗,看来你也没多干净啊。”

    还没等乔梓安的话说出口,楚佑天便凑上了她的唇,不像之前的温柔,反倒跟加强势,楚佑天一只手抓着乔梓安的手另一只按着她的头被迫接吻。

    乔梓安一只手推着楚佑天的胸部,似乎并未受一丝影响,继续发泄着刚才的怒火,就算是乔梓安呼吸不过来,依旧不肯放过她。

    过了很久,楚佑天把按着她头的手渐渐松了些力道,再次说,“我要你和我的孩子。”

    可乔梓安哪会答应他,因为她已经生了属于他俩的孩子已经不想再生了,便说,“你别乱来,我不同意。”

    可哪有等乔梓安不同意的机会,楚佑天一把便将乔梓安扔在了床上,由于刚才的撩拨,楚佑天已经快控制不住自己了。

    乔梓安对楚佑天说,“我现在是危险期,你不能这样。”

    楚佑天却轻笑到,“那正好,对于我可是黄金时期,那可不能浪费。”

    因为乔梓安是洗完澡没多久,睡裙透露出乔梓安极佳的身材,让楚佑天面对喜欢的女人不禁忍不住,便直接将上衣脱去,轻吻着着乔梓安的脸庞,一夜无眠。

    早上起来的时候,乔梓安感觉到浑身上下都觉得疼痛,便扶起腰板勉强坐起来,看向旁边,人已经离开了,现在乔梓安最担心的,便是怀了孩子,所以,她准备出门一趟,去药店买一条验孕棒。

    但还没等她出这别墅的门便被保镖给拦下来了。

    “少爷让你做好少奶奶的本分,希望您不要随意外出,所以也不要为难我们。”那保镖对乔梓安说。

    对于楚佑天调教的人,肯定是不会通融的,所以要想出去,就必须还是得得到楚佑天的同意。

    但她想起自己的手机被楚佑天给甩烂了,也没什么通话用的工具,便问管家要电话。

    那管家就说,“家里有座机是直通少爷办公室的,您跟我来。”

    管家带她来到大厅的座机旁拨通了电话递给乔梓安便离开了。

    “是家里发生什么事了吗?”楚佑天以为是管家便,便就此问道。

    乔梓安回答说,“我想去药店一趟,但守卫不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