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宠辣妻:老公别贪欢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19章 妄想

    顾俊铭看也没看她一眼,只是把玩着手中的酒杯说道,“不用,还是记得给自己穿多点再出来吧。”

    吴莲看了一眼自己的打扮,浑身上下都穿的很凉快,尤其是胸前的一片风光也是露了很多,这时吴莲反倒有点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但以她一直在这种地方呆久了的情况下,她能感受到他来头不而且可以说是一个很有权势的男人,所以,她,不能放过。

    她再次鼓起勇气走到顾俊铭旁边,紧张到握拳说道,“我其实并不是你想的那种女人。”

    顾俊铭又灌了一杯酒,但这次转过头看着她说,“你是怎样的人我不想了解,不过,我自己有判断的能力。”

    正当顾俊铭打算结账要走的时候,吴莲扯着顾俊铭的衬衫说道“我爸爸病重了,所以我才来这里工作,我也是迫不得已”

    吴莲在说的时候,眼眶微微泛红,虽然显得楚楚可怜,但顾俊铭依然面无表情的看着她,但因为有着酒精的原因,意识显得没那么坚定了。

    “所以,你想怎么样。”顾俊铭扯开被吴莲拉住衣袖的衬衫说道。

    “我想你能帮助我,所以,我想让你帮我。”吴莲小声的回答道。

    虽然顾俊铭从来没有秉持着好人做到底的习惯,但这次,怕是逃不脱了。

    耐着性子的顾俊铭问道“你的目的是什么。”即使这是一句伤人的语气,不过吴莲知道,她的计划以经快成功了。

    “我没有住的地方”吴莲低下头轻声的说。

    在没有等吴莲说完的时候,顾俊铭抢先说道“所以你想去我家”

    吴莲轻声应下。

    顾俊铭走到车子旁打开副驾驶的车门,说了声,“进去吧。”

    当吴莲坐上副驾驶的时候,就更加笃定了自己的眼光还是不错的,毕竟像这样的车,她自己还是很少看见有人买的起的。

    车子发动时,车内的空气依旧很安静,并没有谁去打扰这份清静。

    顾俊铭看到一家酒店的楼下便将车子停下来,吴莲疑惑的看向他,因为她知道他的家一定不在酒店里,因为即使是在这种情况下,她还是不喜欢一夜情过后的负担。

    但当吴莲心里世界丰富的时候,顾俊铭从钱包掏出一千块钱给她,对她说,“这里的保安设施好,你就在这住就行,下去吧。”

    吴莲不甘的想着,明明哪都很好,为什么会只是将我送到酒店。

    还没等吴莲的意图说出口,顾俊铭便说,“我有喜欢的人了,即使她也许不喜欢我,但我依旧不会对不起她。”

    吴莲对于顾俊铭的痴情好感倍增,但却又遗憾顾俊铭不是对自己的情感如此。

    吴莲觉得来日方长,如果现在就在顾俊铭那降低好感值,无疑是愚蠢的做法。

    所以吴莲便浅笑道,“不知是谁这么好能得到你的心许,不过也很高兴认识你,并且也很感谢你的帮助,我能知道你叫什么吗?”

    顾俊铭没想到她会如此识时务,也正好应了他的意,便答说“顾俊铭。”

    当吴莲关车门的时候,对顾俊铭说,“今天真的很感谢你,有时间请你吃饭。”

    顾俊铭应了声嗯。这给了吴莲再次遇见他的勇气。

    当吴莲去到酒店订房的时候,看着这家酒店的陈设与其他酒店不同的是,多了一丝人气,也就是温暖。吴莲心想,遇见顾俊铭,恐怕是今天最大的惊喜。

    顾俊铭回到家中,房子里空无一人,阿姨也已经回家休息了,因为今晚喝的酒实在太多,一进家门便倒床就睡,一夜好梦。

    清晨,叶修在房间里走来走去,为乔梓安的事情担忧。因为自从在餐厅看见楚佑天这样对她她实在放心不下乔梓安一人面对他所想象的家庭暴力。

    他坐在沙发上划开屏幕,想打电话给乔梓安,但又担心会打扰到她。

    终于,担心持续不减,就翻到联系人区找到乔梓安的号码拨过去。

    乔梓安揉着惺忪的睡眼,摸到台面上正在充电的手机,拔了看是叶修打来的。

    便坐起来接听电话,叶修看乔梓安接听了电话便说,“你现在怎么样,没遇到什么困难吧。”

    乔梓安在电话边摇着头说,“没有,不用担心我,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叶修还是放心不下,说道,“那有时间出来吃顿饭吗?”

    乔梓安想了一会说,“不用了,叶老师,我可能不方便出去。”

    而另一边,叶修的老婆喊他吃早餐,所以这边也就匆忙的挂了电话,最后说,“那你一定好好照顾自己,我有时间还会答电话给你的。”

    乔梓安轻声应了声好便挂了。

    乔梓安走到浴室里,洗漱之后便走到餐厅吃早饭。让她惊喜的就是,餐桌上空无一人,也就避免了遇见楚佑天的尴尬。

    当乔梓安正以为自己能躲过一个早饭的时候,管家说道,“少爷要您去他房间上药。”说着,拿出一盒医药箱。

    乔梓安心想,要是不去应该也没关系,所以回了句,“我饿了,得先吃早餐。”

    管家微笑着说,“我们少爷还说,如果您不去,是会不提供早餐的。”

    乔梓安也实在坳不过,就只好提着医药箱上楼。但当乔梓安去到楚佑天房间的时候,便看见他还没起床,反正下去也没早餐吃,所以干脆坐在椅子上等他。

    不过乔梓安明显感到奇怪,因为像以前的话,楚佑天肯定会早早起床去公司的,但今天突然睡到现在还没起床,便悄悄的走到他身边,用手摸着楚佑天的额头心想,他也没发烧啊。

    这时,楚佑天突然睁开眼睛,将乔梓安扯到床上,用腿压着乔梓安,让她无法动弹。

    楚佑天开口道,“怎么,投怀送抱?”

    由于两人的距离只有一只手那么宽,所以乔梓安便扭过头说道,“管家说让我给你上药,不然没早餐吃。”正当乔梓安在为自己的机智庆幸时。

    楚佑天便说到,“那我问你,早餐重要还是我重要?”

    乔梓安调皮的说,“要是平时,我会选前者,但现在看你受伤,就选你了。”

    楚佑天像小孩得到自己想要的时候一样开心,便放开束缚了她的脚。

    楚佑天起床到浴室洗漱的时候,也就坐到椅子上等他,给他上药。因为她知道,这是打架而受伤的,而对象是顾俊铭,那么他也应该受伤了。

    正当担心的时候,楚佑天走出来看见出神的她,便坐到床上说,“还不过来上药。”

    乔梓安凑上去,仔细看他的伤口,幸好还不是很重,便先拿碘酒消毒,然后轻轻地往脸上涂药,本来想再贴一张创口贴的,但想到应该会有损形象便没贴了。

    上完药之后,楚佑天拉着乔梓安进到了衣帽室,然后对她说,“你帮我选一套吧。”

    因为像楚佑天的服装一般都会由专人搭配,所以,乔梓安有点为难的说,“还是算了吧,我挑的没有他们好看。”

    但楚佑天渐渐喜欢上和她这样的相处模式,便说,“但唯独你挑的,我最愿意穿。”

    听到这句话,乔梓安便走到西装旁,给楚佑天挑了一套灰色的西装,然后黑色的领带以及经典的白衬衫。

    当楚佑天想逗她在这里就换的时候,乔梓安便转过头去,害羞的捂起眼睛,防止看到不该看的。

    最后还是在乔梓安的催促下去了更衣室。

    当楚佑天换好之后,便拿着那条黑色领带走过来说,“帮我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