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宠辣妻:老公别贪欢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17章 不许离开

    这时的楚佑天已经没有任何的理智,只有一个念头在发酵,那就是,乔梓安居然真的想要离开自己,简直就是做梦。

    怎么可能再让你离开呢?哪怕是死都绝对不可能再让你离开了。

    “乔梓安,你想离开我?我告诉你,你休想,我告诉你,你不准离开我。”

    楚佑天用力的掐住乔梓安的脸,无比生气的看着她,那眼睛因为生气而变得红红的,楚佑天自然也看到了乔梓安脸上的泪痕,虽然有些心疼,可是却当作没有看到那泪痕一样,恶狠狠的对着她咆哮道。

    “你不是还要你的儿子吗?我告诉你,你给我听好了,你要是离开了,你这辈子都休想再见到他,好好的在这里呆着,否则我也不知道我会做出什么事情来,你知道我的。”

    楚佑天带着些微的祈求的语气,恶狠狠的对着乔梓安说,楚天佑说完之后,用力的甩掉乔梓安,让她摔在了床上。

    “你想怎样,你到底想要怎样啊?既然这么不相信我为什么不放我走啊,何必呢?”

    乔梓安留着眼泪痛苦的对着楚佑天绝望的喊道。

    “总之你如果还想见到你儿子的话,就乖乖的呆在这里,不要再给我出去招蜂引蝶了。”

    楚佑天说完这话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房间,他知道自己刚刚的话乔梓安已经听进去了,瞬时又为自己感到悲哀,自己要留个女人竟然还要靠个孩子,真是可笑啊!

    别墅里,只留乔梓安一个人坐在冰凉的地板上默默流泪。

    楚佑天离开别墅后,吩咐助理陈思诚准备车,在路上,楚佑天问道,“他在那怎么样?”

    陈思成回答说,“乔小双在那很听话,不哭也不闹,但”

    楚佑天问,“你现在说话怎么了,在我身边这么久难道还不懂规矩吗。”

    虽然楚佑天用的是疑问句,但话里透露出不可抗拒的语气。

    陈思诚警惕的回答说,“不,是您交代的任务没有完成,乔小双至今也没说出他的父亲到底是谁”

    “噢,这么说你连一个小孩都搞不定,花高薪雇你的用处在哪。”

    楚佑天放下手中的策划书,抬头看向已经紧张到不行的陈思诚。最后,车上保持着沉默直至抵达目的地。

    由于这座房子收购于很久以前,并且是在郊外,所以除了他俩,也就没人能找到乔小双。

    刚进去,管家就出门迎接,看到他,楚佑天便问,“他人在哪?”

    管家虽然上了岁数,但见到楚佑天还是得依据规矩办事,他躬着腰做出请的动作,说,“乔小双在房里坐着,这就带您去。”

    乔小双听见有人的脚步在靠近,便迅速从床上坐到椅子上,要知道自从乔小双被抓到这来,已经很久都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尽管步子逐渐靠近,但在他脸上并未出现害怕的神色,但都充满着警惕。

    当门被打开的时候,乔小双先看见一个高个子的男人,虽然第一眼见,却有着莫名的亲切感,而且楚佑天也感觉到了,不过一想他大概是顾俊铭的孩子,便没有了本来该散发的父爱光芒。

    楚佑天走进乔小双,俯视问他,“你妈妈是谁?”

    尽管楚佑天清楚的知道,但他还是想听他亲口说出。

    结果,乔小双就问,“我又不认识你,为什么要告诉你?”

    楚佑天钩唇一笑,但并未看出有什么和悦的神色,楚佑天神态自若的说到,“我是你爸爸。”

    乔小双上下大量了一眼,由于不够高,乔小双还站了起来说到,“你怎么会是我爸爸。”

    原本期待他回答,但被他一说,他的怒火中烧,问道,“难不成还真是顾俊铭?”

    乔小双又说道:“我不认识他,我并不知道我爸爸是谁。”

    尽管乔小双在外人眼里如何坚强,但只有他自己清楚,他也想拥有父爱。

    楚佑天深邃的看向乔小双问他,“你妈难道没跟你提起过?”

    乔小双摇晃着他的小脑袋,说道,“我一直是单亲家庭里的孩子,并且我妈一人把我带大很辛苦,现在她一定很担心我,叔叔,你什么时候能放我走。”

    一句叔叔彻底划清了界限,不得不说楚佑天对乔小双的身世更加迷离了。

    楚佑天回答道,“我自然会放你走,但不是现在,你妈那边不用担心,有我在,现在去吃中餐。”

    管家带领两人来到餐桌旁,让两人就餐。

    虽然乔小双已经很饿了,但基本的礼仪也还是懂一点的,就是在主人没动餐的时候,自己是不能开始吃的,楚佑天看见他这样,对他还是有好感的。

    声下令,佣人们就端着各色菜肴上来,可以说乔小双从未见过如此丰盛的午餐,一上来看见楚佑天也开始用餐,自己也就开始了。

    虽然楚佑天是个大人,但饭量还不算太大,当他吃完的时候,乔小双还在埋头奋斗。这不禁让楚佑天想到,这小家伙可比他妈的食量大太多了,不过看着他与乔梓安五分像,倒觉得很亲切。

    楚佑天接到商务电话,随即吩咐下人好好照看乔小双后便去了公司处理事务。

    在车上,楚佑天再次拿起那本策划书,仔细的审核属于自己的利益,楚佑天觉的这份策划不错,便让助理约代理人前来会谈。

    抵达公司时,陈思诚说道,“人已经在会议室等您了,董事会那边希望您能拿下这个项目”

    楚佑天看了一眼陈思诚说道“用你教我怎么做吗”

    走到会议室门口时,工作人员帮楚佑天把门推开,当楚佑天一走近,原本该有的商讨声音都禁止了。

    楚佑天跨步走到正座,对于这种环境无疑为愉快合作奠定了基础。

    但,合作人竟是顾俊铭,然而从楚佑天看见顾俊铭的那刻起,合作的进度已然改变。

    每个人似乎都等待着楚佑天宣布会议开始,但他并没有如任何人的意,而是把目光集聚在顾俊铭身上。

    虽然顾俊铭清楚的知道,合不合作有可能就是他楚佑天一句话的事,但要是他想做什么,顾俊铭肯定会奉陪到底。

    楚佑天微微勾起嘴角,让人捉弄不清他的意图和想法到底是什么。

    他点头示意会议可以开始了,顾俊铭的助理便播放幻灯片,放到一半,楚佑天说了声停便问道,“你是这个作品的负责人吗?”

    助理点头说,“是的,不知道是哪里出问题了吗?”

    这时所有人都为这位助理担心,因为一半喊停,一定是有不满意的地方。

    楚佑天说道,“我要的不是只有你自己了解作品,而是也让你们的代表人也同样注重这次季度的设计理念,你说对吧。”

    他再次将目光转向顾俊铭。

    顾俊铭起身,绕过桌子拿起遥控说,“那就由我来为你讲解我们公司的设计理念”

    一小时逐渐流逝,楚佑天公司的一些董事很满意顾俊铭的讲解表现,可谁知楚佑天说道,“可能不能如贵公司的意愿了,我们公司并没有与贵公司合作的打算。”

    几个董事对楚佑天的决定感觉很不满意。

    但当事人顾俊铭似乎并没有什么失望的感觉,而是让团队带好东西准备离开。

    在最后离开的片刻,楚佑天让所有人都离开,让顾俊铭单独留下,楚佑天也站起来向顾俊铭走去,两人的身高都差不多,但双眼的硝烟没有丝毫减弱。

    楚佑天问道,“难道对于今天的结果你没有心有不甘?”

    他这样没有任何理由拒绝了顾俊铭,他不相信对方会这么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