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宠辣妻:老公别贪欢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15章 有些后悔

    楚佑天的声音刚落便又响起了夏雨晴的附和,“就是,普通朋友也不至于吧,更何况只是老师和家长的关系,没有什么谁信,而且还只听说过老师教学生的还没听说过老师教学生还连带这勾引家长的。”

    说完夏雨晴看了一眼楚佑天,见他神色不变,便知道了他对自己的放纵,便得意了起来,鼻孔都快翘到天上去了。

    虽然刚才受了一点小伤,可是此时的乔梓安应该更加难过吧?

    楚佑天并没有注意夏雨晴的小动作,而是看向楞在一旁的乔梓安接着说,“要这样没有为人师表的老师来教学生,能教好吗?”

    夏雨晴见状,特别的开心,便得意的搂着楚佑天的胳膊嚣张的看着乔梓安附和楚佑天,“就是,这样的老师能教出什么样的学生。”

    叶修看着这俩人一唱一和的,脸色瞬间变得铁青,“先生,请注意你的用词,什么叫勾引,我只是和乔小姐吃个饭就成勾引了?”

    “吃个饭?哼,谁知道你们背后的勾当,现在只看到一次,谁知道你们以前的事。”夏雨晴不等楚佑天说话,便抢先讽刺的对着叶修这边说。

    叶修被他气不清,刚想说什么,望楚佑天那边一看,便看见了夏雨晴正亲密的搂着楚佑天的手臂,瞬间觉得不可思议和愤怒。

    为乔梓安刚到愤怒,“你这又算怎么回事,我只是请她吃个饭,而你却公然跟另外的女人那么亲热,你认为乔小姐对不起你,而你又对得起乔小姐吗,你有什么资格来说她。”

    不同于叶修,楚佑天很平静,且一脸不屑的说,“对你还真不需要注意什么用词,而且我的事,似乎还轮不到你来插手,况且,我需要怎么对的起她,在我家她吃得饱睡的着的我还要这样对的起她。”

    楚佑天不复以往,竟变得口无遮难,变得毒舌。

    “那她的事,你又有什么资格管什么?”叶修很愤怒,觉得这二人根本就在贼喊抓贼。

    “我劝你还是不要多管闲事的好,免得惹火上身。”夏雨晴高傲得不可一世的对着叶修说。

    “我多管闲事?到底是谁多管我们在这吃饭吃的好好的,是你们突然过来打扰的吧。”对于女士,叶修还是极有修养的耐着性子。

    “看见自己老婆跟别人谈笑风生的,谁好受啊。”夏雨晴顺势搂住了楚佑天的腰,叶修向楚佑天看去,而他没有半点阻止的意思。

    叶修感觉自己的人生观的崩坏了,他从未见过如此不要脸的人,小三光明正大的搂着正牌的老公,骂着正牌不要脸,而这男人还帮着小三,还认为正牌对不起他。

    “够了。”乔梓安再也忍不住了,把手中紧握的桌布一掀,便穿来了一阵餐具落地的声音。

    餐厅的人都看了过来。而乔梓安像没看到一样,依然紧握着拳头,瘦弱的手上可以看到血管若隐若现,她低着头,让人看不到她的表情。

    夏雨晴被她这样子吓到了,尖叫这望楚佑天身后躲,手还紧紧的拽着楚佑天的衣服,一副兔子受惊的样子,不过不可爱。

    楚佑天楞了一下,随机便冷笑着看着乔梓安说,“找到下家就这么狂妄了?原来你是这种人,以前怎么就没发现,还是你隐藏的太好。”

    听到这话受了几天的侮辱的乔梓安再也不想忍了,抬手便给了楚佑天一巴掌,这一巴掌用了乔梓安全部的力气,也把她含泪的双眼暴露在了众人面前。

    楚佑天被乔梓安打的有点蒙,捂着被打的那一边脸,刚想说什么但一转头,便看见了乔梓安的泪水流了下来,瞬间强硬的心便软了下来,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说了些什么。觉得不可思议,又有些自责,可是已经无法挽救了。

    而在楚佑天身后的夏雨晴看到乔梓安既然敢打楚佑天,吓楞了在那,漂亮的脸蛋上写满了不可置信。

    乔梓安的双手握着,发着抖,满脸通红,像是想把眼泪忍回去,可是这都没用,眼泪还是一滴一滴的从她的脸上流下,滴到地上。

    四周一片死一般的寂静,乔梓安接着不等他们说什么,便开口说,“楚佑天,你根本就不值得我这么多的付出。”

    她的声音里带着颤抖和失望,“我向你解释了,你又不信,你到底要怎样,现在又去攻击一个与你素不相识的人,我跟你什么仇什么怨,你要这么对我。”

    最后,她似乎想到了什么,望楚佑天那边看去,她顺着楚佑天手臂上那双白嫩的手望上看,对着这手的主人冷笑道,“夏雨晴,你不想要这楚家少奶奶的位置吗?好,我给你,我不稀罕。”

    紧接着她转过头,想着楚佑天说,“楚佑天,你把我儿子还给我,我这就离开楚家不用你们赶,你只要把孩子给我,我随时可以跟你离婚,这楚家少奶奶你想要谁来当谁来,我不稀罕,我儿子还紧不起你们这么的折腾。”

    全场的寂静了,似乎还听得见乔梓安眼泪掉下去的声音。

    待乔梓安平静后她转身对叶修说,“叶老师,不好意思本来是请你吃饭的,现在到让您难堪了,下次有机会再向您赔罪。”

    她的声音里还带着颤抖,看来被气的不清,但她尽量压着声音,不让自己看起来那么狼狈。

    “没事的,就是你回去要注意身体,这会说

    是碰到了我,下回要是一个人晕倒在街上,可没那么多好心人。”

    叶修微笑着对她说,他并没有计较那么多,只是满满的为她心疼,虽然修养极好的他从未被人如此侮辱过,但这世上,总会发生一些让人难以预料的事。

    乔梓安非常感谢他,但不想再待在这个地方,道谢之后便头也不回的带着眼泪走了。

    而现在楚佑天失措了,他不知道刚刚自己为什么会说出那样的话,他后悔了。

    楚佑天就这样看着她头也不回的走了,可他却拉不下面子,没有勇气去追她,他退缩了。

    叶修看了看他眼前这个骄傲狂妄的男人指责的说:“先生,您作为乔小姐的老公却从没有给过她信任和安全感,那么您觉得你这样的占有,难道不是在折磨她吗?我再奉劝您一句请不有拥有了这个,还想着那个。”

    最后霸气的走了。

    站在旁边的夏雨晴又摆出一副委屈的样子假心心的对楚佑天说,“佑天,你看看,你看看那对狗男女是怎么说我们的太不识抬举了,对吧!”

    她奶声奶气的说着,希望能让楚佑天更加烟雾那个女人。

    这时楚佑天好像若有所思,他似乎明白了什么,他知道了自己是真的错了,他现在只想向乔梓安道歉,希望她不要离开自己。

    因为他知道自己是很在乎她的,他给了夏雨晴一个冷冷的眼神,这女人他本来是借她来气气乔梓安的她还来劲了。

    随后他便对夏雨晴说了一句:“不要太把自己当回事。你知道的,我不喜欢别人自作主张!”

    还没到夏雨晴反应过来他就长腿一迈豪不留情的走到之前定好的位置上坐下。

    夏雨晴心里憋屈了,跺了跺脚,心里想着都是那个死乔梓安,还得楚佑天对她这么冷漠,心里越想越来气,走了过去。

    其实,楚佑天说的没错,刚才夏语晴在一边看着楚佑天和乔梓安的争吵,面上一副想要阻止他们继续下去的举动,可是却又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