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宠辣妻:老公别贪欢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14章 餐厅里的愤怒

    “楚佑天,二十七岁,华裔,身高一米八三,体重八十五千克,哈佛大学经济系毕业,在二十岁就取得了博士学位,服完兵役后前往美国深造。在华尔街被某著名国际公司高薪聘用为总裁,然后自己还独自创造了一家跨国集团”

    叶修毫不胆怯地说着,金丝眼眶里闪过一丝精明,“还有,小姐别把自己说的十分高大上,据我所知,小姐您才是第三者吧?!也就是别说所说的小三儿!”

    “小三儿”这三个字眼,叶修故意咬的很重!

    目的就是要气气这个没有修养的女人!

    夏雨晴气的咬牙,好汉不吃眼前亏!夏语晴见说不过叶修,只好,将气撒在无辜的乔梓安身上。

    在旁边幸灾乐祸、添油加醋的说道,“呵呵,人家佑天的合法妻子,乔梓安跟一个陌生男子暧昧地吃着饭,谁会不生气啊?你说是不是啊乔小姐。”

    楚佑天一听这话,怎么能高兴的起来,自己的妻子正在和一个男人谈笑风生地吃着饭了!

    于是,面色阴狠地挑起乔梓安的下巴,无视掉叶修挑衅的话语,对乔梓安一字一句地说,“乔!梓!安!你这是确定要给我戴绿帽子咯!还敢联合情人来为你出头是吧?”

    乔梓安面色苍白,不知道是被吓得,还是气的,“楚佑天,你也好意思说我!既然如此,这夏雨晴又是怎么回事儿?别这样说我,咱们都是彼此彼此!”

    既然他认定了自己出轨,那么她又何必给他留面子。

    挑衅完楚佑天,乔梓安终是忍不住的缩着脖子靠着墙,受不了楚佑天独裁的她,典雅秀气的脸皱成一团,一双美丽的凤眼也紧闭着,头垂得低低的,小巧的下巴就快贴到胸口了。

    心里默默地想,没关系,没关系,乔梓安!不要害怕,不要害怕,你做的非常好!就是要气死楚佑天这个王八蛋。

    “你吃醋了?”楚佑天扔掉烟头,冷不丁冒出了这句话,好看的眸子盯着乔梓安,盯得乔梓安浑身上下都不自在了。

    “我会吃醋?吃你和夏雨晴的?真是搞笑。”乔梓安说出了这句俗气得不能再俗气的话,显得特别狗血。

    而且,在别人听来更像是个不得宠爱的宠物,然后向主人发脾气一般。

    楚佑天心一软,也像是在同叶修宣示主权一般,对乔梓安说到,“多吃点儿吧,爱吃的话。”

    “你看你那么瘦,要是喜欢吃,完全可以告诉我,不必和别人一起来。”

    乔梓安听了楚佑天这句话,很明显愣住,明明准备好的“狠毒”语句顿时就没有了。

    叶修虽然很生气,也很想维护乔梓安,但是毕竟自己只是一个外人,对于这种事情,并不能说些什么才好,只能装作没有听见,闷闷地生着气。

    乔梓安吐血,心中一万头“草泥妈”奔过,额头上一群乌鸦飞过,尼玛!混蛋王八蛋楚佑天!刚才还那样骂我,现在这又算什么。

    本来想讽刺,却又怕楚佑天来句更狠的,毕竟身边还有一个等着看自己笑话的夏雨晴,乔梓安头也不抬的就努力地吃着饭。

    而夏语晴刚做好的指甲陷在了手掌娇嫩的肉里,脸上的妆容也变的扭曲,良久,夏语晴天才放开了自己握紧的手,五个手指甲的印记赫然出现在她的手上。但是姜还是老的辣!

    夏语晴虽然很气愤,但是碍于叶修还有楚佑天在场,也还是笑着说,“乔小姐,今天吃炸药包了呀!火气这么大,怎么还就扯上我了了!”

    说完,夏语晴不作半分停留,从自己的包包里掏出手机,接通了电话,“呵呵,老朋友嗯,是啊!我们好久都没有见了了,改天出来叙叙旧呗!”

    说完,夏语晴挂断了电话,踩着高跟鞋“哒哒哒哒”地走过来挽着楚佑天的手臂。

    一脸志在必得的神情挑衅地看着乔梓安,将女主人的气势发挥地淋漓尽致。

    忍不住,实在忍不住夏雨晴那副狗仗人势的模样,乔梓安故意走过去推了夏语晴一把。

    虽然说,刚才楚佑天及时拉住了夏语晴,但还是来不及了,夏语晴的左膝已经“光荣”地撞在了地上,皮是破了,血也开始慢慢地渗了出来凝结成了血珠。

    夏语晴顿时脸红一阵,白一阵的,糗大了!今天她又刚好穿的是迷你超短裙,膝盖部分完全没有保护,疼得夏语晴直吸气。

    “啊!夏小姐,对不起啊!你没事儿吧?”乔梓安故意装作抱歉地看着恶狠狠的夏语晴。

    她露出的一小截白皙的膝盖都受伤了,看得人都只觉得心里好疼。但是比起这个毒妇对自己所做的那一切的一切,乔梓安觉得自己已经够仁慈了。

    然后,乔梓安看着楚佑天并没有要帮助夏语晴的意思,又觉得还不够过瘾似的,笑了笑,嘲讽着夏语晴。

    “呵呵刚才夏小姐不是说我和叶先生在一起不应该,说我是楚佑天的合法妻子吗?既然夏小姐你知道我才是楚佑天的妻子,楚家名正言顺的楚太太,你却还要勾引楚佑天,那你这个小三儿是不是应该滚啊!”

    夏语晴顿时就后悔自己说那句话了,真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啊!

    随即泪光闪闪的看着身旁的楚佑天,仿佛自己受了多么大的委屈希望。

    可是,楚佑天此时的心思却都在乔梓安的身上,没功夫搭理她,这让夏雨晴气的差点咬碎一口的银牙。

    听了夏雨晴的话,叶修才知道眼前的这个冷酷,毒舌的男人就是乔梓安的老公,便知道他误会了他俩的关系,脸上的表情便缓和了些。

    但对乔梓安感到不值,乔梓安性格这么好,为什么会有这样一个老公,连自己老婆的身体不好都不管,也对乔梓安,因为似乎因为他,而让这一对本来看起来不怎么和谐的夫妻关系更加糟糕了。

    为了不想让乔梓安为难,叶修只能对着楚佑天解释道,“先生,你误会了,我是小双的老师,在街上看见乔小姐精神状态不是很好,似乎这俩天都没好好吃饭,差点饿晕了,便邀请她一起吃饭,你不要误会。”

    楚佑天一顿,心想,她这不会是因为担心乔小双这俩天都没吃饭吧。

    瞬间,楚佑天有一些心软,但转念一想,她那么担心别人的孩子,却不想和他有孩子,想到这,楚佑天又更加确定那孩子是顾俊铭的了,于是本来软下去的心又强硬了起来,变得更加冷酷。

    “我家里难道没有吃的,还是我家饭菜不合你胃口,都需要别人请来吃饭了,而且你这意思是怪我没照顾好她是吗?”楚佑天冷笑着看着叶修和乔梓安,表情要都冷有多冷。

    “这,我不是这意思。”叶修不知道说什么好,感觉自己百口莫辩了。

    而乔梓安则低着头,放在桌下的手不知什么抓着桌布,手上青筋暴起,还似乎看得见骨头,她在强忍着,因为乔小双还在楚佑天的手上,要是得罪了他,不知道他会不会对乔小双做什么。

    看着乔梓安的沉默和叶修的不知所措,楚佑天不知怎么竟觉得有些烦躁,但在明面上却并没有表现出来,依旧是那副表情,没有过多的变化,

    一瞬间的安静后,没有太多让人思考的时间,而是紧接着又响起楚佑天嘲讽的声音,“没有这意思?那怎么那么关心她普通朋友关系?还第一次听说老师勾引家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