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宠辣妻:老公别贪欢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94章 时间不会重来

    而听见这句话的楚佑天,却是嘲讽的勾起了嘴角,她这是什么意思。

    “怎么打扰到你思念你的情人了?还是说在睡梦中也能梦见你的情夫?”

    本来楚佑,是想好好和他说话,可是话到了嘴边又变成了冰冷的语气。

    心里却在不断的鄙视自己,难道他就这么贱吗?

    这个女人很明显已经爱上了别人,甚至还和别人有了孩子,他还要这么下贱的围上去吗?

    这样一想楚佑天对着乔梓安的态度也就更加的冷淡了起来。

    乔子安被噎了一下,没想到她就是问了一句也会让楚佑天这样嘲讽。

    不过随后也释然了,那么刚才那句话肯定是她听错了。这个男人,自从他回到他的身边开始什么时候对自己如此温柔过,是她想多了吧!

    苦涩的笑了笑,随后气氛又恢复了沉静,乔子安觉得自己还是不要说话的好,因为无论她说多少,他也不会相信自己。

    “乔梓安,你怎么不说话了,是理亏了,还是我说的全部都事实?!”

    然而楚佑天还没想没有打算放过乔梓安,一步步的逼近问道。

    “没有,我只是累了。”乔梓安垂下眼帘,不让楚佑天看到她眼底的苦涩。

    都已经过去了,她应该试着接受这样的生活不是吗?

    见乔梓安依旧是这幅样子,楚佑天心里本来压下去的烦闷感仿佛又重新恢复了过来。“我饿了。”

    简简单单的三个字,依旧透露着让人无法忽视的冰冷与气势。

    闻言,乔梓安从沙发上起身,不顾自己的疲惫,一步一步的走向了厨房。

    明亮的灯光打在她的身上,显得那么的瘦弱,在地上投射出的阴影,若有若无。

    这个时候这样说,不是诚心刁难她吗?都这么晚了,楚佑天没有吃饭,让她来做。

    不过这样也好,至少证明了他今天晚上没有和夏雨琴在一起,这是让乔梓安唯一觉得心里有安慰的地方。

    因为爱,所以在乎。

    尽管她面上保持的多么平静,心里也依旧放不下,没有哪个女人不会介意自己的丈夫和别的女人在一起。

    除非是心冷了,不爱了,也就不介意了。

    “框框框框”

    菜刀在切菜板上发出的声音十分的响亮,乔梓安机械般的重复着手下的动作。

    而她不知道的是,此时的楚天坐在沙发上,仿佛在沉思的什么,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的心思也随着乔梓安切菜的声响起起伏伏。

    他到底是怎么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两个人并排坐在餐桌上,面对着面,乔梓安将手中的碗放在了楚佑天的面前。

    默默无言,只有夹菜的动作。

    熟悉的味道蔓延在楚佑天的唇齿间,这样平静的日子不知道能坚持多久。

    一抬头见乔梓安没有动作,只是这样呆呆的看着他,楚佑天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不吃饭看着我做什么?!”语气依旧是十分的不善,可是若是仔细,还是能听出里面淡淡的关心。

    乔梓安摇了摇头,收回自己的目光,“我我已经吃过了。”

    很明显她在说谎,今日的乔子安本来就有些不舒服,不知道在思考什么,就慢慢睡着了,所以根本就没有吃完饭。

    这会儿,同样她也没有丝毫的胃口,也感觉不到饿。

    楚佑天自然看出了面前的女人是在撒谎,却没有揭穿她的小小谎言。和他在一起,毕竟以前在一起生活那么多年,这样小小的把戏,楚佑天还是能够看穿的。

    两人没有再说话,吃完饭之后,乔子安将东西收拾完毕,又帮楚佑天铺好了床。

    就在乔子安像往常一样打算离开的时候,胳膊却被一双强有力的手抓住。

    “你要去哪儿?”依旧是低沉暗哑的声音,带着磁性从乔梓安身后传来。

    她的身子莫名一颤,还是尽量保持平静说道:“我回去睡觉,你也早些休息吧。”

    明明是夫妻,可是乔梓安在面对楚佑天的时候还是有一种惧怕感。

    很明显,楚佑天感受到了她的害怕,却不由分说的把她拉到了自己的怀里。

    “你是我的妻子,打算去哪睡觉?嗯?!”

    呼出来的热气吹在乔梓安的耳朵上,让她的身子忍不住战栗。

    有些浓重的鼻音,在这寂静的夜里却十分的性感迷人。

    “没没有。”感受到身上那不规矩游走的双手,乔梓安的声音都颤了起来。

    今天明明不是排卵期,楚佑天怎么会

    因为前几次楚佑天的粗鲁,让乔梓安不由自主的害怕。

    可是她却无法拒绝,因为她就算是拒绝,也没有任何的作用。

    感受到怀里女人的颤抖,楚佑天却依旧没有停止手上的动作。

    心里却忍不住烦躁,这个女人是在排斥自己吗?难道和他亲密就这么的难过。

    越是这样,他越是要将乔梓安绑在自己的身边,这是他的女人,只能是他的专属物品。

    一只手十分熟练的在乔梓安羞于启齿的地方游走着,楚佑天的眼底闪烁着暗流。

    就算是他自己,也不得不承认,一向自制能力很好的他,在这个女人的面前,却总是情不自禁。

    楚佑天的动作越来越过分,乔梓安身上的衣服已经凌乱不堪,却依旧忍着心底的害怕,不敢拒绝他的动作。

    泪水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浸满了眼眶,乔梓安却忍住不让它流出来。

    每次和楚佑天亲近,她都觉得屈辱异常。

    她明明很爱这个男人,可是这个男人却只把她当做发泄**的物品,活着传宗接代的工具。

    许久,乔梓安有些无力的闭上了眼睛,将所有的痛楚和麻木都遮掩,“楚佑天,今天不是排卵期”

    他都这样说了,她想她应该明白的吧。

    他从来都不排斥和楚佑天在一起,或者他们刚结婚的时候,日子也十分的甜蜜。可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抱歉她无法和他最爱的男人发生关系。

    即使是他最爱的人,她也无法像个物品一样任由他作为。

    一句话,让所有暧昧的动作都戛然而止。本来蓄势待发的动作,因为乔梓安的这一句话停在了原地。

    楚佑天僵硬的顿在原地,身上仿佛被浇了一盆凉水,所有的激情个**都被从头到脚的熄灭。

    “好,很好,乔梓安我真是小看你了!”

    一句话仿佛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一样,听不出喜怒。随后楚佑天漠然的起身,整理好自己的衣服。

    只是几分钟的时间,他已经恢复了之前的样子,要不是乔子安还衣衫凌乱的躺在原地,真怀疑之前的那一幕完完全全都没有发生过。

    话音落地,乔梓安的泪水顺着眼角滑落,很快坠落到看不到的地方。

    从床上起身,也机械化的整理好着自己的衣服,许久才开口说道,“我只不过是按照你的意愿来罢了。”

    一句话让楚佑天无言以对。是的,是他说的,只要乔梓安生下自己的孩子就离婚,所以他明明也在她排卵期的时候才会和他发生关系。

    可是今天晚上,心情烦闷的他不知为何

    但最后却被这个女人冰冷无情的拒绝了。

    明明他们之间可以更好一点,不是他的错,而是乔梓安自始至终都没有爱过他,不愿意去接受他。

    起身,之后没有一句话就出门了。

    这天夜里没有任何意外,乔梓安再一次失眠了。

    所以次日起来精神也不是很好,本来以为楚佑天会像往常一样不断的冷嘲热讽他,可是却没有。

    两人之间十分的平静,甚至连多余的一句话都不会说,如同一个最熟悉的陌生人。